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看家护院
    对于旱魃来说,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过这么充实的一天了。

    在这一天里,

    以虚弱还远远没复原的状态,

    先后和末代府君以及地藏王菩萨对拼了一手,

    换做是其他人,可能早就灰飞烟灭,但旱魃依旧站在这里。

    到底是和赢勾一个时代的存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句话,在她的身上,得到了极为深刻的诠释。

    然而,

    在这个时候,

    她的身躯也已经变得无比僵硬。

    瘫坐在地上的老道,一副没多久就要咽气的样子,但若是细看的话,能够发现他的指尖和唇边,仿佛有淡淡的金色在酝酿。

    和上次发病时的状态差不多,当时周老板都已经漱口咬他将其变成僵尸强行续命了,结果被人给提前续了。

    就像是拿着别人的信用卡出去随便消费,这是最爽的。

    吃的,喝的,玩儿的,都有别人帮你买单,你只负责浪就是了。

    “咔嚓……”

    女孩儿的膝盖开始变形也开始变软,身体也倾斜了过来,这具身体,刚刚被她自己剥了皮,所以此时能够清晰地看见体内的血液循环已经近乎于停滞。

    与其说是这具身体已经濒临崩溃,倒不如说是这一股属于旱魃的气势,已经被肢解掉了。

    她的本尊距离这里数千里之遥,出现在这里的,是她的精气神,而为了保持这种“一鼓作气”的气势,在这之前,她并不能杀生。

    一旦杀了一个,就像是泄了气一样。

    原本,她以为只要只要那个男人不在这里,没人能破掉自己的这口气,自己可以顺顺利利地从女僵尸身上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回到自己该在的地方。

    结果,

    没想到的是,

    这家书店,给她准备了大礼,而且还是双份的。

    双重大礼之下,即使她硬撑过来了,但这一口气,其实也已经卸掉得七七八八了。

    四周,弥漫在整个书店里的老旧照片氛围开始逐渐地变淡,显然,随着旱魃被重创,她已经虚弱到连结界都没办法继续维持住了。

    “嗡!嗡!嗡!嗡!”

    旱魃侧过脸,看向身后的墙壁位置,白发的女僵尸正在疯狂地冲击着她的禁制。

    一声声咆哮怒吼从莺莺口中发出,僵尸煞气被浓缩在了一个狭小区域后,不停地发出爆裂的声响。

    显然,身为被禁锢的一方,莺莺能更为清晰地感受到压制自己的力量正在变得虚弱,所以开始了更为强有力地反抗。

    莺莺眸子里泛着冷光,自打被老板从棺材里抱出来开始,书屋,其实就是她的家,而眼前这个女人,却几乎将她的家彻底倾覆!

    女僵尸的脾气本就很暴躁,

    这一刻,

    她想要挣脱这束缚,

    然后去把这个女人撕碎了吞咽下去!

    僵尸和僵尸之间,很少有同类的友情,因为大家都想着吞掉对方,当初的小男孩在地洞里长住,为了排解寂寞,倒是收了俩僵尸在身边,但最后还是遭受到了反噬;

    同理,女人和女人之间,一旦产生了矛盾,很容易就演化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尤其这两个女人,还都深爱着“一个男人”;

    虽说彼此目标不同,但天然的对立面,其实从一开始就被设定好了,能互相看对眼才真见鬼了呢。

    旱魃笑了笑,她没继续看着莺莺,转而看向自己身前瘫坐着的老道。

    这一瞬间,她的杀机再度浮现,但旱魃不敢赌,这会儿,固然是杀了老道的好机会。

    但先前难道不是么?

    若是再对他出手,再来个什么东西和自己抗一下,

    自己的这一缕精气神想离开这里,都几乎不可能了。

    若真这般,自己的损失,将无比的巨大,可能一甲子的时间里都无法恢复元气从那个地方走出来了。

    至于回头再把女僵尸给吞掉,

    旱魃清楚,

    以自己现在的状态,

    如果禁锢打开,

    到底是谁吞谁,还真不一定。

    总之,

    这一次,

    她算是失败了。

    即使有再大的不甘心,即使有再多的不情愿,她也只能咬着牙,走到自己刚刚剥下的皮肉面前,重新穿上了自己的这套“衣服”。

    “砰!砰!砰!砰!”

    似乎是知道旱魃打算走,莺莺开始更为愤怒地反抗起来,禁锢也在变得越来越松垮,随时都可能破裂的样子。

    旱魃阴沉着脸,

    曾经历过上古战争时代的她,

    可能偶尔会一时受情绪影响而茫然冲动,

    但涉及到自己根本的时候,她还是懂得保持冷静的。

    虽说眼下女僵尸的造次在她眼里是一种对她的严重亵渎,但她能选择无视。

    以现在的状态,继续留在这里,是真的危险了。

    然而,

    就在这时,

    一辆警车在书屋面前停了下来。

    一脸倦容的老张从车里走下来,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扭着脖子,

    都没看屋子里的情况,

    推开门就喊:

    “好巧啊,吃夜…………”

    随即,

    老张愣住了。

    他感觉自己像是忽然穿越到了九十年代黑白电视的画面里,这画风,这色调,不对啊,这布局陈设也没变啊,怎么忽然给人一种复古的感觉?

    老张知道老板他们出去了,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后,一是担心着老板那边的情况,二是肚子也饿了,觉得书店今晚大概率会熬夜,所以夜宵肯定是有的,就过来了。

    等到老张看见瘫坐在地上近乎老年痴呆状的老道,看见躺在地上身体庞大的猴子,看见紧贴着墙壁不停地撞击着什么的莺莺时,

    老张明白,

    出事儿了。

    到最后,

    老张才把目光落在了眼前的女孩儿身上。

    皮肉是穿起来了,

    但衣服还没穿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

    有些少儿不宜,

    但老张还是下意识地做出了摸枪的动作。

    “滚!”

    旱魃身形一闪,直接撞到了老张的身上。

    “砰!”

    老张直接撞破了书屋的玻璃窗飞了出去,砸落在了外面的街道上。

    许是因为旱魃身上的煞气过于浓郁,虽说受创严重,但遮掩住周围普通人的感应还是小事一桩。

    “咳咳…………咳咳…………”

    老张捂着自己的胸口剧烈地咳嗽着,但还是马上身体一侧,挡在了旱魃的面前。

    紧接着,

    老张开始极为笨拙地掐印:

    “阴司有序,黄泉…………”

    “滚!”

    “砰!”

    老张再度飞了出去。

    如果不是旱魃为了保住这一口气不至于彻底散掉,可能早就对老张动杀手了。

    再度落地后的老张只觉得浑身酸痛,天知道肋骨到底在两次撞击中断了多少根,但老张还是强行撑着身子不瘫下去,左手手背擦了一下嘴角溢出的鲜血,显得很刚毅。

    当初的他,在绑架现场能毫不犹豫地和绑匪一起烧死,就足以说明他的性格。

    虽说他常常被老板和安律师调侃成政治正确,但你不得不说,政治正确其实也是一种安稳和可靠,至少,无论是老板还是安律师,都不会担心把后背交给老张会有什么意外情况,如果真的出现了意外,只可能是站在后面的老张已经死了。

    没这股子劲儿,当初的獬豸也不可能选择他主动上身,至于被周老板顺势切断了联系将獬豸分身封印在了老张体内,这只能说是后续发展了。

    一缕缕黑雾开始将旱魃环绕,她要离开这里了,她清楚,这家书店的老板这会儿应该在快速地赶回。

    然而,

    她的身形还没能完全隐没在黑雾中呢,

    一只手,

    从下面抓住了她的脚踝,

    顷刻间,

    她刚刚凝聚出来的黑雾居然一颤,消散了一半。

    怎么可能?

    旱魃低下头,

    看见趴在地上却依旧死死抓着自己脚踝的老张。

    她果断地抬起另一只脚,对着老张的后背踩了下去!

    踩不死你,但至少能将你踩瘫痪!

    然而,

    就在这时,

    一道白光从老张身上升腾而起,

    随之出现的,

    还有一尊独角兽的虚影。

    “吼!”

    老张发出了一声怒吼,

    旱魃猝不及防之下,

    竟然被老张掀翻在了地上。

    法兽的身形显化而出,

    似乎是受到了来自旱魃气息的刺激,

    导致这一次,冥冥之中,封印在老张体内的法兽分身得到了增强。

    这雄浑的气势,

    这恐怖的威严,

    当真有一种吞没洪荒称量天下的强横。

    旱魃的身上不断释放出强横的煞气,将这尊法兽的虚影给侵蚀地不停发出热油下水的爆裂声响,但这法兽的虚影却显得很是顽强,一直死死地压制着旱魃不松开。

    四周,不停地有白气向这边汇聚过来,通城的法院、警局各个司法机关上方,都出现了白色的气团,且主动地向这边呼应支援。

    若是换做以往,老张定然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他和法兽的关系毕竟和自家老板与赢勾之间的关系没得比。

    但正如周老板的煞笔对封印赢勾这样子的大佬能够表现出极为狂热的兴奋一样,

    法兽对于封印镇压这种邪恶的存在,也是有着一种本能地冲动,现在是自我沸腾自嗨了起来。

    旱魃只觉得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开始越来越大,

    同时,

    她认出了这气息的主人究竟是谁,

    随即发出了一声不敢置信的怒骂:

    “獬豸,怎么可能!

    你怎么可能为他看家护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