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五十章 命运啊,这条线
    “妈嘢,你们这是干啥子咧!”

    显然,老道是被眼前这一幕给吓了一跳。

    且在惊吓之余,

    老道的目光还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坐在那里的老板。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这要是因此刺到了老板的某个神经,以为自己要扯旗造反那可怎么办?

    不过想想,老道又释然了,

    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清楚么?

    自己造反呢?

    谁信呢?

    谁又愿意跟着自己造反呢?

    庆仨人跪姿极为标准,

    不得不说,

    这种跪姿真的可以上升到“仪式”的角度了。

    实际上,一些庙宇里络绎不绝的游客,仔细观察的话,跪蒲团上拜佛磕头的姿势那可真叫一个五花八门,仿佛每个人都有自家祖传的磕头方法。

    中国人民确实是站起来了,标准跪姿都没几个人会了。

    老道暗戳戳地往老板身后移动,

    庆仨人宛若雷达捕捉到了目标一样,开始转变自己跪拜的方向。

    等老道走到老板身后,庆仨人也就跪向了周泽这个方向。

    呼…………

    对喽!

    老道这才觉得自己的世界恢复了正常。

    周泽则是摇摇头,他清楚,庆他们,可能早就猜出老道的身份了。

    当然了,有件事,周泽是不清楚的,老道是根据他的吩咐,每天去探病三次,等于是每天三次去装神秘“洗脑”;

    一年多的时间下来,

    庆他们在不停地自我脑补,

    居然被老道成功地洗出了一个“心悦诚服”。

    “好了,你们既然醒了,就去对面网咖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吧,我只有一个要求,没我的命令和允许,你们不能擅自离开南大街一步。”

    暂时也没什么事儿交给他们去做,

    外加,

    有这仨保镖在这儿长住,

    周泽也就不用时刻担心有人来偷家了。

    若是这样子家都能再被人偷,那真的是防不防守都没意义了。

    庆仨人缓缓地站起身,

    良和佑都没说话,

    庆开口道:

    “好。”

    言简意赅。

    “对了,你体内封印的那个家伙,过几天去后头的蜡像馆交出去,这事儿,算你立了一个大功。”

    化肥还是要的,花生米能否变成土豆,赢勾能否靠“种田流”进行恢复,就看这一遭了。

    “好。”

    依旧是言简意赅。

    周泽点点头,挥挥手道:“行了,去吧。”

    这仨能在隔壁药店躺一年,足以可见心性之坚韧。

    不坚韧的那个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所以,周泽也不用额外多吩咐什么,到底是曾经的军统头子,该如何隐藏自己该如何低调他们自己肯定有数的。

    仨人离开了,

    老道走到周泽的面前,

    小声道:

    “老板,咱们网咖那边的房间,好像不太够了。”

    “做那种学生宿舍的上下铺,一个人一个房间还是太奢侈了。”

    剥削员工,是每个老板的自带天赋,都不用浪费技能点去特意点上。

    “明白,老板。”

    “怎么,还有什么事儿?”

    周泽见老道还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这样子的,咱们斜对面的那家快餐店,老板儿子赌博欠高炮不少钱,正急着出手呢,价格只有平时的六成,唯一的条件是要全款。

    我寻思着,咱们书店里现在人越来越多了,听安律师说,刘楚宇和林可他们以后也是要收鬼差小弟的。

    书店一楼还是太小了,而且次次吃饭影响也太大了,毕竟咱这儿是书店不是?每次吃完饭屋子里都是油水味儿真是玷污了这里的书香气息。”

    “说重点。”

    “贫道觉得,咱们可以把斜对门的快餐店接手过来,是继续做生意也好,或是干脆关起门来当咱书屋的机关内部食堂也很好。

    以后做饭吃饭,大家也有个敞亮的地儿。”

    “我没钱。”

    不知什么时候起,

    周老板说出这仨字时,

    面不红心不跳了。

    哪怕大家都喊他老板,

    但没钱的老板多了去了,

    负债的老板更是多了去了。

    “贫道还有点儿存款,可以先盘下来,这不地狱之门昨儿个晚上正式开了么,打今晚起,咱们书店以前的生意客户就该自己上门了,以后,会好的。”

    “行,你看着办吧,装修你也看着弄。”

    反正你出钱,你高兴就好。

    “唉,好嘞,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其实那家快餐店,贫道寻思着,有很大的改良空间的,以前他做得有点没档次,实际上咱这边的白领或者小个体老板多的是,专门做那种高端点儿的外卖,相信生意还是很好做的。

    这不以后要收鬼差小弟的嘛,那些刚进门的,就让他们白天来送外卖好了。”

    “唔……老道啊,你这个想法很不错。”

    “嘿嘿,还是老板您教导得好。”

    “好了,别拍马屁了,你自己看着做吧。”

    “行,老板,有时候我做梦会梦到自己在开饭店,所以和那个老板聊天时知道这事儿后,我就心痒痒了。”

    老道又兴冲冲地出门了。

    周老板端起有些凉了的咖啡,抿了一口。

    怎么感觉,

    自己像是在玩儿地产大亨一样,

    南大街,

    一家书店,

    一家网咖,

    一家蜡像馆,

    一家药店,

    隔壁还有以前最开始开垦出来的一块地,现在专门拿来种彼岸花。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

    以后说不定整条南大街都将是自己的产业。

    那南大街可以改名叫“阴间风情街”了。

    周泽记得重庆那边也有一个“丰都鬼城”,但更像是一个鬼幌子的主题乐园,其实名不副实,也没多大的意思。

    但以现在的风向来看,想让通城的领导支持自己开“阴间风情街”估计可能性也是接近于零。

    “老板,要换一杯咖啡么?”

    莺莺此时走过来问道。

    “不用了,对了,莺莺,你换身衣服,陪我出去逛逛。”

    “好嘞,老板。”

    ………………

    逛逛并不是去逛街,周泽很少去逛街,上辈子是穷过来的,哪怕是工作后,衣服也是能简单就简单,医院的那个工作环境,比穿什么名牌也比不了,医生护士之间倒是比车子的比较多。

    这辈子,周泽的衣服基本都是莺莺负责买的,也不用周泽亲自去,周泽上上下下每个地方的尺码,莺莺都了然于心。

    驱车四十分钟,到了长江边。

    这里,距离苏通大桥也不远,车停在下面,前方,是宽阔的江面。

    “老板,我们来这里,是看风景么?”

    风吹动着莺莺的头发,带来万种风情,她走到周泽的身后小声地问道。

    “算是吧。”

    周泽开始往前走,

    其实,

    他是在找寻一个类似自己晚上梦境的画面。

    原本,他是不打算费这个事儿的,但老道的话语让周泽忽然心有所触,让他想到了这个地方。

    当然,这里肯定不是梦中环境的原型,但当周泽双脚走到江面上之后,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是很快地涌现出来。

    古代王朝,都会有专门的一个机构来负责对天象的分析或者是对未来的预测。

    远古一点的是巫祝,随后就是钦天监这类的机构。

    人们总是相信,冥冥之中,是存在着一条能够和未来以及过去呼应上的线的。

    “何…………必…………”

    赢勾的声音响起。

    周泽微微皱眉,

    原本,

    他只是好玩,

    所以来看看,来走走,也没存着必须要解梦成功或者要堪破什么的心思。

    但赢勾这次忽然主动的发问,

    让周老板忽热感觉到,

    事情,

    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脚下,

    是江面,

    周泽干脆蹲了下来,

    掏出了一根烟,

    咬在了嘴里。

    这是一个很“朴实”很接地气的动作,一般火车站公交站外面比较多,

    但再结合周老板现在所处的环境来看,

    一时间,

    逼格无限。

    可惜附近渺无人烟,苏通大桥还在远方的高处,若是有人发现了这一幕,可能会惊叹于“铁掌水上漂”竟然重现江湖!

    吐出一口烟圈,

    周泽咳了一声,

    道:

    “以前,有些事儿,我懒得问,所以你懒得答,我们都很懒,我知道。

    但这次我就奇怪了,

    你居然会主动地隐瞒我?”

    大家都是懒人,

    懒人之间往往能惺惺相惜的,

    就像是同一个物种,彼此习性如何都熟悉无比。

    “徒…………增…………烦…………恼…………”

    “你最近信佛了?”

    “…………”赢勾。

    “能落个痛快话么?难不成,还是你不想让我知道,是心疼我?”

    “…………”赢勾。

    “抱歉,我口误了,这话听起来太恶心了。”

    周泽抖了抖烟灰,

    打了个呵欠,

    而后,

    仰面躺在了江面上,

    你可以清晰地听到下方江水依旧在流动的声响,甚至还有鱼虾的活跃,静中有动的氛围。

    而此时,

    在周泽身影下方,

    也就是江面之下,

    倒映出了另一个周泽的影子,

    宛若梦中的镜面一样,

    那个周泽也这般躺着,

    只是方向和周泽是相反的。

    但在他的那里,

    依旧有江面中倒仰出来的蓝天白云,依旧有属于他的风景和辽阔。

    下方的人影似乎叹了口气,

    道: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