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坟头蹦迪!
    老太婆的笑容在慢慢地凝固,取而代之,是一种在眼眸深处不断涌动的深寒,尤其是当男主人喊出“妈”这个字时,

    似乎将她内心深处的母爱彻底激发出来了,

    她扭动着脖子,像是极为“享受”这个称呼,身体也随之颤栗起来,像是一个瘾君子在断粮许久之后忽然美美地吸了一口。

    紧接着,她如同一只壁虎一样在地上爬行,直接冲到了男主人的跟前,双手像是两把“铁锹”一样,死死地压在沙发上,身子则是如脱缰猛虎扑了过去。

    “砰!”

    沙发被撞翻,

    男主人更是倒翻出去,滚落到了地上,这一撞,力道极大,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倒在地上一时间根本站不起来。

    “妈,妈,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别过来!!!”

    男主人跪在地上哭喊道,

    这就像是小时候在和母亲玩捉迷藏的游戏,

    不过这儿子有点大,

    这母亲也有点敏捷。

    母爱如山,

    真的要,

    压死你了!

    老太婆纵身一跃,张开了她的嘴,露出了可怖阴森的獠牙,獠牙和唇齿间,还没凝固的鲜血不断地流淌和滴落,那是她儿媳妇的血,是她孙子的血!

    对于她的儿子,她似乎显得更加地疯狂,也是更加地迫不及待,就像是一场盛宴,先一道道品尝前面的菜,到最后压轴菜上来后,才是整场宴会真正的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黑雾忽然升腾而起,扫中了老太婆,老太婆发出了一声类似猫被踩到尾巴的厉啸,身形倒退出去。

    更为夸张的是,

    她居然真的攀爬在了墙壁上,侧着头查看情况,而且从身法上来说,很是稳定。

    周泽走到了客厅里,看着墙壁上的老太婆,面露凝重之色,这老太婆的速度,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快上很多。

    “救我…………救救我…………”

    男主人倒在地上,伸手向周泽求救。

    “她是你妈?”

    周泽问道。

    “是我妈。”男主人点头道。

    “哦。”

    周泽再次看向那个墙壁上的老太婆。

    那就是血亲复仇么?

    一般来说,如果埋藏在地下的先祖尸变出来之后,它最容易感应到的,应该就是和自己有直系血缘关系的人,这对于刚成为僵尸的它们来说,就像是黑夜里的明灯,会指引着他们前去,将其杀死。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成新生命对旧有关系的一种斩断。

    “我妈死了啊,死了好几年了啊。”男主人对着周泽哭喊道,他的世界观已经崩塌了。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看见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要搞死自己,这种精神冲击,足以让人崩溃。

    周泽没理会这个在旁边自言自语的儿子,

    而是伸手指了指那个在墙壁上张望着这里的老太婆。

    “你想杀他么?”

    周泽指了指男主人,

    “那就下来杀啊。”

    老太婆还是谨慎不向前,她的眸子不时地在周泽手指甲那里逡巡,显然,她很忌惮这个东西。

    “呵呵。”

    周泽有些苦恼,

    他是真没见过这么敏捷的僵尸,哪怕是白莺莺,她的特点也仅仅是体现在力量强大方面,但你让白莺莺飞檐走壁,也不现实。

    只是眼前的这个老太婆就做到了,她显得更加地灵活,如果不是她身上的尸气是如此的浓郁,周泽都要开始怀疑这他娘的到底是僵尸还是猴子大仙上身了。

    很难受,

    人家在墙壁上,

    周老板又不会轻功,上不去啊;

    同时,周泽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之前和这老太婆没能碰到,这老太婆估计先前一直在房子外部墙壁上来回移动,伺机进来杀人,她根本就不需要跟自己一样从门那边走进来。

    “喂,你杀不杀?”

    周泽把地上的男主人提了起来,

    晃了晃,

    “来杀啊,给你杀,真的,不骗你,乖,你下来。”

    “…………”男主人。

    老太婆还是不下来,她忌惮周泽,怕周泽,这种畏惧情绪,甚至压制了她想要杀自己儿子的冲动。

    “喂,你再叫几声妈妈,喊你妈妈过来。”

    周泽对男主人说道。

    男主人哭丧着脸,

    他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啊。

    “你是谁…………”男主人问周泽。

    “我叫你喊妈妈,你问这么多干嘛。”

    说着,周泽一巴掌抽在了男主人的脸上,然后又看向墙壁上的老太婆,

    “喂,你再不下来我就给你儿子撕票啦。”

    老太婆微微扭了扭头,继续作壁上观。

    周泽摇摇头,将男主人又丢在了地上,也就在此时,老太婆忽然动了,她原本是在墙壁侧面的,这下子直接壁虎漫步,

    从天花板上移动过来,而后垂直落下!

    速度奇快,

    果然妈妈最是放不下儿子啊。

    周泽身形一顿,而后双手张开向上,十根指甲瞬间长长,化作了类似镰刀一般的长度,直接怼了上去!

    老太婆来势如风,当她看见周泽那可怖的指甲后,整个人直接愣住了,但她的去势已经无法被阻拦,也无法滞缓。

    “哗啦啦…………”

    指甲撕开了她的身体,刺入了她的体内,那么的干脆,那么的顺滑,没有丝毫的阻滞,论起打僵尸,周泽比植物更加的专业。

    吃过牙签肉么?

    周泽现在觉得自己就像是“串串香”后台串肉的伙计,

    那个老太婆的胸膛位置,被自己十根指甲完全刺入,同时,当老太婆滑下来时,还没死透的她居然张开嘴企图咬周泽。

    周泽马上一个侧步,双臂向下一挥,老太婆被周泽狠狠地甩了出去,砸翻了电视,落在了地上。

    她想要爬起来,但却显得很艰难,但她的眼眸却一直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儿子。

    周泽扫了一眼自己指甲上流下的黄黄绿绿液体,只觉得无比恶心,现在他只想着早点解决掉这个老太婆然后去修修自己的指甲。

    然而,当周泽再度走向老太婆时,楼梯口位置冲上来一个人。

    居然是崔老头!

    崔老头看见了周泽,然后举起了手臂,他的手上,拿着的是一把斧头。

    “呼…………”

    崔老头毫不犹豫地将斧头投掷向了周泽,周泽指甲一挥,将斧头给格挡开,但在下一刻,崔老头又把背上背着的一个东西拿了起来,竟然是一把弩!

    一把游乐园里经常可以看见打气球获奖品的弩。

    “嗡!”

    一声脆响,

    刚刚扫开斧头的周老板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胸口一沉,整个人后退了两步后,不得不跪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

    老太婆挣扎着双手在地上攀爬着,她没敢再冲向客厅,而是朝着崔老头所在的位置冲过去了,不过她并没有攻击崔老头,而是用自己的手臂夹着瘦小的崔老头直接跳下了阳台。

    周泽只听见一阵“噗通”的声响,那两个家伙应该落地了。

    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周泽站了起来,追向了阳台,崔老头那种穷逼,当然玩不起高端的东西,否则崔老头出现时拿的就不是弩箭而是RPG了!

    而且,

    这弩箭也不是真正的行货,估计真可能是崔老头从游乐场里偷来的,射出的箭矢只有箭头刺入了周泽的身上,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然而,

    当周泽来到阳台位置准备也跳下去继续追时,

    他的身形忽然一个踉跄,

    整个人竟然跪伏在了地上,

    视线开始旋转,

    脑子开始陷入了混沌,

    艹,

    这老头,

    在箭头上抹了药。

    周泽的眼睛一阵泛红,

    他下意识地想要进入那种状态再度追上去,

    事实上,

    周泽清楚,

    一旦进入那个状态,那个崔老头跟老太婆肯定跑不掉,但是周泽不敢,也不愿意。

    以前不知道副作用,随便开大瞎几把爽。

    现在周泽可不敢再这样继续刺激那个东西不断苏醒了。

    哪怕这栋屋子里已经死了好几个人,

    但周泽也没有牺牲自己给他们报仇的想法,

    或许,

    还是因为自私吧?

    周泽靠着阳台栏杆坐了下来,意识开始陷入混沌。

    …………

    “她……怎么会…………怎么会…………”

    在周老板靠在阳台上昏昏沉沉时,

    那个男主人终于踉踉跄跄地爬起来了,

    他先本能地去了卧室,他要喊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一起跑,家里来怪物了,

    他妈居然复活了!

    只是,当他推开卧室门时,

    看见床上的惨剧后,

    他惊恐地抱着自己的头,嘴巴张得大大的,他不敢相信面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的妻子,

    他的儿子……

    都……

    都……

    男主人浑浑噩噩地又走回了客厅,

    他觉得这是一场噩梦,

    一场让他心悸让他渴望立刻醒来的噩梦。

    默默地,

    他扫了一眼坐在阳台上的周泽,

    然后,

    他捡起了地上刚刚崔老头丢出来的斧头,

    一步一晃地走向了阳台。

    “你们…………都是魔鬼…………都是刽子手…………都是…………魔鬼…………”

    男主人提着斧头,

    走向了周泽。

    而周泽的眼睛一直是眯着,他头好疼,按理说,他应该被麻醉睡着的,但是他睡不着,麻药安眠药都没用的,然而,就是这种死活睡不着的感觉才最为难熬。

    周泽甚至不清楚周围的情况,只是不停地在和体内的药效进行着抗争。

    “砰!”

    一声闷响传来,

    周泽强撑着睁开了眼,

    他看见男主人倒在自己面前,男主人的身边还掉落着一把斧头,在男主人身后,他看见了模模糊糊的熟悉的身影。

    ……

    哦,

    是老许你来了啊……

    老许,

    我头好晕,

    那个崔老头,

    果然跟那头僵尸,

    是一伙的啊。

    ……

    “擦……擦……”

    脚步声传来。

    ……

    老许,

    扶我起来,

    先离开这里,免得天亮了有麻烦,我兜里还有冥钞,可以烧一些。

    ……

    周泽感知到自己脸上传来了对方呼出的气息,

    带着点温热和潮湿,

    他知道,是许清朗蹲在他面前了。

    紧接着,

    周泽感到自己脸上传来了湿腻的感觉。

    ……

    老许,

    快扶我起来啊,

    额,

    我艹,

    你有病啊,

    你舔我脸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