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九章 天干物燥
    “喂,做饭。”

    书店里,小萝莉坐在周老板最喜欢坐的靠窗的位置,手里拿着一本经济杂志随意地翻阅着。

    翻着翻着,

    她饿了,

    既然饿了,

    就得吃饭。

    然而,书店里现在周泽不在,那头蠢萌僵尸也不在,

    厨娘还在昏迷,

    死侍还在长草,

    只剩下老道这个活人。

    老道撇撇嘴,没搭理她,他这会儿正拿着小澡盆子在给自家猴砸洗澡呢,晚饭他在回来时就在路上吃过了,还是那位张警官请的客。

    小萝莉习惯性地想生气,

    她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回去了,

    当初周泽在她面前时只能当一只小鹌鹑,生死都捏在自己手心里,

    而现在,

    周泽下面一个打杂的老头居然都敢不鸟自己。

    无奈地拿出手机,点开了外卖软件,准备点个餐。

    “吱吱吱…………”

    澡盆里的猴子忽然手舞足蹈起来。

    “啪!”

    老道对着猴子脑袋拍了一下,“乖乖洗澡,别调皮,你想以后自己身上长虱子么?以后还得给你配种呢,多么珍贵的时间,结果你让人家母猴子给你抓虱子耽搁了一大半,不觉得亏得慌?”

    猴子捂着脑袋,很是委屈。

    小萝莉则是放下了手机,她看见了,书店玻璃门外,有一只白猫匍匐在那里。

    白猫应该是一只野猫吧,身上脏兮兮的,而且有好几处伤口。

    一开始,小萝莉没在意,但猴子的叫声提醒了她,让她对那白猫多看了几眼。

    随后,

    她发现了不对。

    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玻璃门。

    白猫抬起头,看着小萝莉,面露畏惧之色,下意识地开始拖着疲惫的身体后退。

    “妖?”

    小萝莉马上弯下腰,将白猫抱在怀中,而后走到吧台边上,将其放在那里。

    两只手抓住了白猫的前爪,把它掀过来翻过去,来来回回查看了几遍,猫脸都红了,显得很是羞愤。

    “是母的。”

    小萝莉微微皱眉。

    “这什么妖啊,明明是一只狐狸。”

    老道刚给猴子擦好了身子走过来,扫了一眼吧台上的白猫直接说道。

    “狐狸?”

    “对啊,狐狸,不过尾巴被人剪掉了,这他娘的也是奇怪,这年头狐狸也得跟柯基一样参加选美了吗?”

    白狐侧过头,看向了老头,咧开嘴,露出了牙齿,发出了“嘶嘶嘶”的声音,带着一种威胁之意。

    “吱吱吱!”

    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猴砸马上跳上了吧台,对着狐狸瞪了回去!

    老道目录思索之色,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蹲下来,看着吧台上的狐狸,疑惑道:

    “会所?”

    狐狸点了点头。

    “娘咧!”

    老道当即吓得倒退好几步,整个人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被人伤了,废了道行了,尾巴都没了,你怕个什么劲儿?”小萝莉很不屑地扫了一眼老道,指着面前的白狐道:“眼下你想红烧还是清蒸又或者更决绝点,直接来一场不伦她也只能任你施为。”

    白狐看着小萝莉,面露讨好祈求之色。

    狐狸最会做人,

    人们常常会把那些活的时间长人生哲理丰富的老者称作为……老狐狸,也是这个道理。

    狐狸清楚,在这个书店里,自己眼下需要讨好谁。

    事实上,

    她也是实在没地方可以去了,又过了很长时间的颠沛流离之后,才不得已低下头,找到了这家书店,想来投靠一下周泽。

    但谁知道,

    她来得不巧,

    周老板此时不在店里,

    店里有一个小女孩,

    但这个小女孩可不会对什么萌宠之类的东西两眼亮晶晶。

    “给她洗个澡,身上臭死了,她是来找周泽的,让她等着吧。”

    小萝莉最终还是决定不去越俎代庖了,反正周泽那条咸鱼有这种收集癖,喜欢往自己住的地方收集各种各样的东西。

    “洗澡?”

    老道愣了一下,然后走了过来。

    狐狸吓得不停后退,

    虽说这狐狸身上也没穿衣服啥的吧,几乎算是光着身子,但这时候让老道看和之后让老道帮自己洗澡,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修为百年以上的狐妖,在族群里都得被小字辈儿们喊老祖宗了,当年的她甚至能和袁世凯一夕缱绻,怎么可能让老道这般亵渎了自己的身子。

    一想到自己身子进水之后变成脱毛鸡的样子要被这个老道全程目睹,

    狐狸就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老道其实也不敢,

    妈的,

    这是狐妖啊!

    当初自己就被她修理过,哪怕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但谁能确认这货以后不能再复原?

    除非现在自己给她炖了吃了,彻底让她GG,否则老道绝对不敢去亵渎她。

    “额,还是你去吧,我去给你买饭咋样?”老道对小萝莉道。

    小萝莉一脸的不愿意。

    “老板对她挺感兴趣的,当初在会所里,嘿嘿。”

    老道一边说着一边对那狐狸使眼色。

    狐狸眼里也露出了感激。

    她知道,这老道是在给自己加戏,给自己扯虎皮做大衣。

    “周泽?”

    小萝莉一脸狐疑地看向老道,

    分明是在问,

    周泽有那个“感兴趣”的能力?

    “千真万确!”

    老道拍了拍胸脯,

    “所以,您就受点累,帮她打理一下吧。”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忽悠我?”

    如果周泽真的喜欢这只狐妖,那么自己作为手下,理所应当地应该给她示好,洗个澡,不算什么。

    “我怎么敢骗您呢,你想啊,

    老板对僵尸不感兴趣,

    对男人不感兴趣,

    对处女不感兴趣,

    他总得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吧?”

    “所以,他就对妖感兴趣?”

    “可不是嘛,你看那八姑奶,当初老板和她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收了她?这不是明白着嘛!”

    小萝莉目露惊恐之色。

    这个真相,

    好可怕。

    老道说完后心里也是一阵惊恐,

    下意识地回头看看,

    呼,

    还好,

    这次老板没有像鬼一样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后。

    咦,

    不对,

    老板本来就是一个鬼。

    小萝莉摇摇头,

    提着狐狸进了卫生间。

    老道搂着猴砸坐在吧台后面,帮小萝莉点了一份外卖后,自顾自地就着花生和白酒,跟猴砸你一粒我一粒地对饮着。

    对于老道来说,在书屋上班,相当于是在养老了。

    当初在蓉城他选择跟上一任老板,是为了体验一般隔三差五就能见鬼的刺激,

    这次跟周泽,在书屋待下去,没跟着唐诗他们去上海,其实也是他自个儿清楚,他老了,也累了,一辈子颠簸,走南闯北的,

    大风大浪见过,

    人心险恶见过,

    鬼也见过了,

    就想着安稳一点。

    在这“咸鱼之家”,

    哦,

    不对,

    在这“深夜书屋”里,

    他能得到最大的安稳,不枯燥,但也不累,乐呵乐呵地把人生的夕阳看完,也就得了。

    “吱吱吱!”

    猴子忽然叫了起来。

    老道眯了眯因为喝酒而有些泛红的眼睛,拿出了牛眼泪,抹了一下,看见门口站着一对老人,一男一女。

    男女互相搀扶,走了进来。

    老道站起身,示意他们走进来,然后去后面准备了几个冷盘摆放在包间的小木桌上,还倒上了三杯米酒。

    这对老夫妻在小桌边坐了下来,

    老道举杯,

    和他们慢慢地喝酒。

    大家聊着家常,

    说着这个年纪的人才会说的一些废话。

    时代在变,

    人也在变,

    老去了也就老去了。

    老道和他们聊了好一会儿,

    才知道老头是八天前死的,而老太是在老头死后一天死的,

    老头在等老太,

    老太在追老头,

    等老太过了头七之后,

    二老一起携手,

    一起往前走,

    走着走着,

    就走到了书店门口。

    老道和他们聊以前的事儿,

    听他们聊孩子,

    听他们讲孙子,

    听他们讲以前住的房子,现在住的房子。

    老道没子女,但也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地捡块茶干或者花生米丢入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酒续了两次,

    花生米也见底了,

    这时候,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

    小萝莉提着洗干净且吹干了毛发的白狐走了出来。

    小萝莉是很嫌弃这个书屋环境的,

    又是猴子又是狐狸的,

    整得跟动物园一样,

    而且一个个都是珍惜保护动物,便宜不犯法的人周老板还不高兴收养。

    指不定以后书屋里还会出现大熊猫东北虎这类的东西。

    放下狐狸,

    小萝莉走到了包间,伸手敲了敲门,

    “吃好喝好了么,该上路了。”

    老头老太一起起身,跟老道告别。

    “大哥,大嫂子,走好啊。”

    老道对他们也挥手。

    小萝莉张开嘴,

    舌头吐出来,

    宛若肉红色的地毯铺陈开去,

    “阴司有序,黄泉可渡…………”

    老头跟老太手牵着,

    他们扶持着走过了大半辈子,

    现在还得继续扶持着继续走下去,

    路还长,

    还能走好久好久呢。

    等到送了二人下去,

    小萝莉收回了舌头,

    有点开心,

    有点高兴,

    趁着周老板不在,

    偷偷做成了一笔生意,

    绩点还是自己的,

    美滋滋。

    顺带着连揉捏狐狸皮毛时也变得比之前洗澡时温柔了许多。

    老道叹了口气,坐回了吧台后面,

    开始继续喝酒。

    猴砸跳到老道肩膀上,

    给他捶着肩膀。

    “姓周的今晚是不回来了啊?”小萝莉问道。

    “对头,估摸着是吧,跟莺莺一起去过二人世界去了。”

    “咸鱼就是咸鱼,住个别墅就觉得是什么大喜事儿一样,我当年…………”

    说到这里,

    小萝莉不说了,

    再说当年,

    没什么意思了。

    “不该拿的,拿多了,老天爷会给你找机会吐出来的。”

    听到这话,小萝莉脸色一沉,盯着老道的背影。

    老道又抿了一口白酒,

    咂咂嘴,

    “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有些深不可测?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