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来自地狱的窥觑
    周泽一阵恍然,

    这下子,

    他好像意识到这个老尼姑以及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了。

    前天刘楚宇曾给他做过一个介绍,怪不得那个恶鬼忍受着钟声的痛苦也要在这附近徘徊和逗留。

    他跟自己不一样,自己只是简单地享受,像是那些去一趟西藏就喜欢发朋友圈感觉自己被净化心灵的小清新一样,获得一种自我上的满足感。

    嗯,

    周老板一边喝茶一边“爽”,也和这个算是差不多的心态。

    但那个恶鬼是来寺庙见自己母亲和女儿的,刘楚宇上次之所以能抓住他,也是因为调查出了他的身份,所以提前在这个寺庙外围布控。

    同理,

    照此推断的话,

    那个忽然出现,

    把刘楚宇打成猪头的,

    应该就是那位律师了。

    借尸还魂从地狱偷渡出来的恶鬼,

    最后开车撞死了自己亲妈?

    这个故事

    还真是有头有尾啊。

    周老板环视四周,

    但现在有一个问题,

    就是那个恶鬼,

    他人在哪里?

    “没找到么?”

    安律师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走了过来,站定后双手捂着自己的膝盖,继续大口地喘息着,显然,他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没有,人不见了,车子留在这里。”

    “那么他人应该还在附近,能找到的,能找到的。”

    安律师扫了一眼血泊中的老尼姑以及其旁边的女人,

    有些不解地问道:

    “他撞死的?”

    “估计是逃跑时撞的。”

    “呸!”

    安律师对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周泽说道。

    “报应到他妈头上?”安律师笑了笑,伸手在周泽肩膀上拍了拍,借力站直了身子,道:“老子两辈子当人,就从真得见过实实在在的报应。老天爷才懒得给你算什么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呢,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是这意思。”

    “先找人。”周泽提醒道。

    安律师点点头,

    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扑克牌,这扑克牌两面都沾染着银色的粉末,上面还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呼!”

    安律师对着扑克牌吹了一口气,而后双手猛地一搓!

    扑克牌燃烧了起来,迅速化为了灰烬。

    安律师又弯下腰,重重地喘着气,道:

    “你再感应一下,我把他身上的屏蔽给解除了。”

    “还有这种东西?”

    周泽有些诧异,

    妈的,

    怪不得自己像是个ZZ一样,

    好多次遇到鬼或者是鬼在自己面前和自己吃饭自己都发现不了他是鬼,

    他原本还以为是自己这个鬼差不够格,

    现在才明白原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家早就有屏蔽鬼差对鬼魂感知的高科技了。

    “快!”

    安律师吼道。

    周泽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几乎就是几秒的时间,

    周泽马上确定了一个方向。

    解除屏蔽之后,

    那中年男身上的鬼气就跟黑夜里的白炽灯一样,

    足以亮瞎你的钛合金狗眼。

    周老板马上冲了出去,对方就在不远处,就在寺庙外面。

    那个位置,

    是公交站台,

    周泽看见那个中年男子正坐在那里,和周围人一样,像是在等着公交车。

    对方脖颈位置的伤口被用衣服死死地包裹住,虽说大夏天裹了一条厚围巾有点不伦不类,但民众对这种非主流行为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周泽靠近时,

    对方也马上看向了他。

    不过,

    这次,

    他没跑,

    他像是一直坐在那里,

    等着周泽来抓他。

    公交车来了,站台上原本就不多的几个人都上了车,中年男继续坐在那里,没上车。

    等公交车开走后,站台位置就只剩下了周泽和那个中年男。

    中年男脸色很是苍白,流血这么多,如果还白里透红那才真叫见了…………嘶,好像也不对。

    “坐。”

    中年男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横杠,示意周泽坐下来。

    周泽没坐,就这样看着他。

    “我刚把我妈撞了。”

    中年男笑着说道,

    这笑,

    比哭更难看。

    “我看见了,她不让我救,人现在已经死了。”周泽说道。

    这时候,也没什么需要照顾家属情绪的了,因为这货已经在自己面前,这一次,无论如何,周泽都不会让他再离开自己的视线,

    哪怕拼着抓不了活的,

    少一点绩点,

    也要把他给打得魂飞魄散。

    “这是报应啊,真是报应啊。”

    中年男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随即,

    他用拳头用力地捶打着面前的林志玲广告牌,把志玲姐姐的脸都打变形了才停了下来。

    “但为什么报应在我妈身上,我妈有什么错?”

    “那报应在谁身上?你都已经死了,对吧?”

    “对,对。”

    中年男子咬着牙说道。

    随即,

    他摊开了双手,

    “我费尽心思,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再加上很好的运气,才从地狱逃了出来,但我现在有些迷茫了。

    我现在在人间,是我在地狱里朝思暮想的人间。

    但我忽然间有些模糊了,也不确定了,

    究竟哪边才是真正的地狱!”

    周泽看了看时间,又靠近了中年男子两步,道:

    “发泄得够了吧,时间差不多了。”

    “别急,有烟么,再给我根烟,我不跑了,也懒得跑了,放心吧,我不会去报复社会的,我还没那么极端。

    我让你抓,也让你杀,我束手就擒,

    真的。

    如果想跑的话,

    把我妈撞飞后,

    我直接开车逃离那里就可以了。

    你们鬼差再牛逼,

    能在天上飞过来抓我?”

    周泽伸手摸了摸口袋,才记起来自己没烟了,但再摸摸,却发现自己口袋里多出了半包九五之尊。

    是那个胖和尚偷偷塞给自己的孝敬,

    或者说,

    是可怜自己抽不起好烟的施舍?

    取出一根烟,递给对方,不是周老板忽然心善,而是因为对方刚死了妈。

    “我妈对我很好,我爸走得早,她一个人把我拉扯大,但我没让她过上一天舒坦日子,车祸之后,我死了,一了百了下地狱去了。

    但她把家里房子卖了赔钱给死伤者,哪怕公交公司已经赔了钱,还有保险,但她还是把家里东西都卖了再赔给人家。

    这些年也一直在寺庙里当尼姑,给僧人扫地做饭,给我当年害死的那些个乘客诵经祈福。

    我回来,想见她们,费了很多周折。

    结果,

    却是这种结局。”

    “我现在把你送下地狱,说不定还能在黄泉路上追上你妈。”周泽提醒道。

    “呵呵。”中年男子冷笑了一声,“我是戴罪之身,送下去后,直接会被缉拿,走不了黄泉路的。

    而且,

    黄泉路上,

    谁又认识谁?”

    周泽默然。

    很多爱情小说或者影视剧里经常会出现的台词就是,黄泉路上有你陪伴一点都不寂寞,XX郎,黄泉路上等我!

    想想看,

    电视剧里的俊男美女真的一起殉情死后,

    到黄泉路上时不是携手一起看着路边的彼岸花嘻嘻哈哈你侬我侬地去地狱报道,

    而是一起踮着脚尖,

    表情麻木呆滞,

    魂不守舍地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往前走着。

    什么情啊,

    爱啊,

    不存在的。

    “求你一件事儿,别把我送下去,我不想再下去经历那种折磨了,求你把我打得魂飞魄散,让我直接了结了自己吧。

    我真的不想再下去了。”

    基本上每个从地狱偷渡出来的人,都对地狱有着一种很深层次的恐惧,都不愿意再下去。

    周泽摇摇头,“那我会亏本。”

    是的,

    杀了你估计才十几不到二十个绩点,

    但把你送下去的话,有一百个绩点。

    到底哪个划算,周泽还是分得清楚的。

    “我可以拿一个情报和你交换,这可能对你有用。”中年男子看着周泽,“你是从通城来的鬼差吧?”

    周泽点点头。

    “呵呵,你知道的,我能从下面上来,而且上来就有专门的人接应负责安排隐蔽身份,这意味着我上面……是下面有人。”

    周泽继续听着他说,至于下面有人这件事,小萝莉也和自己说过,既然《西游记》的孙大圣都能理解,那么周泽自然也能理解。

    朝中有人好办事,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不分阴间和阳间,都是如此。

    “那个人让我上来,调查一件事。”中年男子看着周泽,吸了一口烟,吐出来,继续道:“让我去通城调查一个鬼差。”

    周泽目光一凝。

    “嘿嘿,你可以回去问问安律师,按照原本的安排,我应该是去通城当鬼差的,因为通城那边就俩鬼差,正好有一个空缺,他只需要运作一下等待一个时机就可以,这也是下面那位和安律师谈的具体买卖。

    但你看我现在,

    我也懒得去管这些事儿和利益交换以及承诺了,

    我现在就想烟消云散,

    就想早点找个办法把自己给抹去!”

    中年男子说得很诚恳。

    地狱,

    已经有人注意到自己了?

    又或者,

    是注意到自己体内那个还在沉睡恢复的意识?

    一种危机感,

    当即笼罩住周泽,

    仿佛有一条毒蛇,

    在黑暗处已经悄无声息地盯上了自己,

    而且已经在着手安排人上来接近自己。

    如果没有寺庙里今天的意外,

    自己可能在半年之后,会在通城遇到一个新同事,也就是眼前的这位。

    “所以,还是别送我下去了,那个人让我调查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中年男子指了指周泽,继续道:

    “别把我灵魂送下去,打散吧;

    如果我再回了地狱,

    别说我没那个动力帮你保守什么秘密,

    就是我愿意帮你保守秘密,

    我也挨不过地狱的酷刑,

    在地狱,

    鬼,

    可是没人权保护的。

    当然,

    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秘密,

    所以以上我都有说了废话的嫌疑,

    但你还是不敢让我灵魂再下去的,

    万一呢,

    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