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三十章 保护伞
    “你的这个生意,行情怎么样?”

    刚才,安律师还一脸笑嘻嘻,

    现在,安律师顿时妈卖批!

    周泽问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

    这是打算横插一脚了。

    安律师刚刚把自己的基本盘挪到长三角这边来,如果周泽也从事这个行业的话,无疑就是他的直接竞争对手。

    而且你当从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鬼是地上长的韭菜啊,

    你“咔嚓”一下收一茬,

    我“咔嚓”一下收一茬,

    韭菜也不能这么收啊,

    得让它们有时间有养分长长。

    况且,每年能从地狱逃出来的恶鬼,真的是屈指可数,长三角的份额,真的也就这么多。

    “唉……苦啊。”

    安律师长叹一口气啊,

    感觉像是背负着莫大的心酸和困苦,夹杂着属于男人才懂的生活艰辛以及不易。

    “生意很差么?”

    周泽问道。

    “确实不怎么样。”安律师马上点头,继续道:“如果不是我在地狱里有些人情要还,有些熟人不得不照应,我早不做这一行了,舒舒服服地去度假多舒服啊,谁愿意成天跟鬼打交道啊。”

    说完,安律师又叹了一口气。

    “苦啊。”

    周泽看了看一脸苦相的安律师,

    再看了一眼刚刚被他随手丢在茶几上的那包利群富春山居图。

    “看来,的确很艰难啊。”

    “可不是嘛,艰难啊。”安律师一副你懂我的表情,“男人嘛,就得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你说对不?”

    “嗯。”周泽应和着。

    “唉。”

    “这样吧,我帮你解脱痛苦吧,你把这个受苦的差事交给我,然后你就可以去愉快地度假了,两全其美,对吧?”

    “…………”安律师。

    一边的小萝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她早就猜出了周泽的想法,老板就是这种见到好处就想上的男人。

    一边的刘楚宇则是有些心惊,

    卧槽,

    为什么要我坐在这里听你们聊这件事?

    “这个…………真的…………很苦…………”

    安律师一时感到一阵牙疼,也很纠结。

    “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为了构建和谐社会,为了实现…………”

    “这是违法的。”

    安律师打断了周泽。

    周泽恍然,同时有些痛心疾首道:

    “这就更有必要让我去做了,既然这种罪恶和潜规则没办法完全消失,哪怕你安律师今天走出门忽然被车撞死了…………”

    “这…………”

    “我说是假如,假如你走出门头上忽然砸下来一个花瓶,你被砸死了……”

    “我…………”

    “仅仅是假如,真的只是假如,比如你忽然被十根指甲插死了。”

    “…………”安律师。

    “没了你安律师,也会有赵律师,孙律师,王律师,对吧?只要有这个利益链条存在,就肯定会有人不停地前仆后继。

    所以,

    倒不如让这一切的罪恶都放在政府的眼皮底下,由我来监管。

    我可以筛选出适合安排的人,那些穷凶极恶,精神不正常的恶鬼,哪里来就回哪里去,我们不接这个单子,这样也能把控住这个事态所可能造成的危害程度。”

    安律师嗫嚅着嘴唇,

    半天,

    才挤出一句话:

    “您……”

    “怎么了?”

    “真不要脸啊。”

    “这就是同意了?”周泽问道。

    “你真想做?”安律师翘起腿。

    “嗯。”

    “不怕风险?”安律师继续问道。

    “嗯,任何想让懒人得以发财的方法,基本都写在刑法上了。”

    “但你没有关系啊,这得认识到地狱里的人,否则接不上线,生意就做不成,没客源的。”

    “没事,你有就可以。”

    安律师嘴角抽了抽,

    这么直接的吗?

    “所以,您的意思是,想入股?”

    “差不多吧,我可以当你的保护伞,这种事儿,没官面上的人保护你,也搞不起来,对吧?

    至少,我能保证其他的鬼差,不会来找你麻烦。”

    其他的鬼差我也不怕啊……安律师。

    “这事儿,一个弄不好,可能会出大麻烦,当初我也是干这一行的,就是因为犯了事儿,才沦落到这个地步。

    生活窘迫,在下面也没地位,也就只能抽抽富春山居图才能过过日子的样子。”

    “…………”周泽。

    “这不是炫耀,真的不是炫耀。”安律师笑道,指了指面前的烟,“老子混得好的时候,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垃圾烟?”

    “…………”周泽。

    周泽抑制住叫小萝莉关门杀人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合不合作吧,八二分。”

    “两成,也很多了啊。”安律师有些肉疼。

    “咚咚咚!”

    小萝莉敲墙板,

    道:

    “注意听重点,记笔记,是你二,我们八。”

    “嘶…………”安律师倒吸一口凉气。

    当下,

    他也有一种想要关门把这一客厅不要脸吃人不吐骨头的亡魂公仆给全杀了!

    他做得到,

    真的做得到!

    如果是面对普通鬼差的话,

    否则他运作身份弄来的鬼差证难不成还都是其他鬼差不小心遗落的?

    “那真的很难聊了。”

    “三七吧。”周泽说道。

    “你这…………”

    “五五分。”周泽开口道,“这下你满意了吧,你负责联系,负责包装,负责隐藏,我负责给你望风提供保护。”

    合着你啥事儿都不要做就分一半走?

    “您如果缺冥钞了,我可以上供给您一点儿,没关系,但这个生意,实在是…………”

    这已经触碰到安律师的底线了,

    饭碗啊。

    周泽正准备说什么,小萝莉却抢先开口,以一种很得瑟的语气说道:

    “我们老板再抓几个鬼差当小弟,再赚点绩点,就能升捕头了,前途不可限量。”

    捕头?

    呵呵。

    安律师低下头,

    忍住不笑。

    “不信?”小萝莉看着安律师。

    “我信,我信,噗…………”

    安律师捂着嘴,继续点头,

    “信的,信的。”

    小萝莉气鼓鼓地扭头看向周泽,很生气地喊道:“老板,他不信呢!”

    周泽也有些纳闷,

    小萝莉这是来大姨妈了?

    也不像啊,

    没到时候吧,

    早熟得这么快?

    “老板,气死人了,他不信呢!”

    小萝莉双手抓着周泽的肩膀来回摇晃着,

    像是女儿回来跟爸爸说她同学不信自己爸爸是超人,能飞上天!

    刘楚宇都有些无语了,这是演得哪一出?

    人安律师都说明白了,他以前也是混这一行的,而且他能把自己瞬间撂倒,想来当初他没被革职时,级别肯定不低。

    一个捕头,人家可能还真不怎么看得上眼吧。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他居然不信!”

    小萝莉还在继续发嗲。

    “别闹了。”周泽开口道。

    “不嘛,不嘛,人家不嘛!”小萝莉挥舞着小粉拳,“老板,把你鬼差证给他看看,看看是不是绩点已经很高高了!”

    周泽正准备拒绝,

    却看见小萝莉手已经伸入自己怀中,

    取出了鬼差证。

    周泽也就没阻止。

    小萝莉举着鬼差证,特意跳下沙发,走到安律师面前,把鬼差证拿着在他面前晃了晃,

    “见过没,见过没?”

    “…………”安律师。

    “来,给你,再看看绩点数目,记住,别弄脏了或者弄褶皱了。”

    小萝莉把周泽的鬼差证丢给了安律师。

    安律师接过证件,点头笑笑,“好,我看看。”

    打开鬼差证,

    先是周泽的照片,

    再下来是名字等等栏目,

    再看到了绩点,

    才过一半多,

    这么懒的么?

    安律师正准备把鬼差证还回去,很是无所谓的样子,

    但当他闭合上鬼差证,

    手指在封面上轻轻摩挲了一下时,

    他整个人忽然愣住了,

    然后猛地低下头,

    对着这张鬼差证狂瞅!

    一边瞅着,一边在抚摸着,

    眼睛瞪得大大的,

    身体还在微微地颤抖。

    “看到没有,我们老板是不是再过段时间就能升任捕头了,我们老板是不是前途不可鲜亮?”

    小萝莉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看着安律师,

    还对他人畜无害地眨眨眼。

    “前…………前…………前途…………无量。”

    安律师说话都有些哆嗦了。

    “那证件还给我们老板吧。”小萝莉说道。

    “好,还给他。”

    安律师想要站起身,

    结果忽然“噗通”一声跪倒了下来,

    就对着周泽跪了下来。

    “怎么了?”

    周泽伸手从安律师手中拿回自己的鬼差证。

    “那个…………钟声效果…………腿软…………还没好…………”

    安律师解释道。

    “哦,这合作是不是真的不成了?”周泽问道。

    “不成!肯定不成!怎么可能成!”

    周泽有些遗憾,

    如果安律师死猪不怕开水烫,自己还真的不怎么好强求人家,哪怕打架的话,人家怂是怂,但也是属于那种:

    怂强怂强的类型。

    就是周泽,

    在不开无双的前提下,

    也没把握一下子撂倒刘楚宇。

    “怎么能成呢!不像话呐这!”安律师激动地吼叫道,“五五分肯定不行啊!!!!!!”

    “…………”周泽。

    “就二八,二八,我二,您八!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感谢您赏我一口饭吃,

    人家开个大卡车的都要找保护伞呢,

    更别说是我们这种了,

    您说,

    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