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周老板的笔友
    一条虫子,可不过瘾啊。

    只能算是,解馋而已。

    周泽对着小丑,挥挥手,像是示意服务员,该上菜了。

    小丑开始后退,但书屋就这么大,他又能去哪里?

    所以,他把书屋给变没了,这里,变成了一片荒漠,但他和周泽所处的位置,却是这荒漠中的面积不到两百平的小绿洲。

    四周,流沙滚滚,带着一种炙热的温度。

    小丑尝试跑出去,但他一脚踩下去,面前的流沙就一下子变成了一堵高墙,将其挡住。

    高强很高,遮天蔽日。

    周泽站在原地,

    叉腰,

    就看着小丑在折腾。

    小丑再度让这里变化,这里,变成了车水马龙的街道,他和周泽正位于街道的正中央。

    然而,当他打算躲入人群之中时,面前的人流忽然变得无比的密集,走着的是人,爬着的是人,想钻,你也找不到人缝!

    你想从人头顶上跑过去,但你刚跳上去,一只只手忽然从下面伸出来,把你又抓着丢回了原位。

    还是出不去,

    不管自己如何变幻场景,

    都出不去!

    周泽测了侧头,半眯着眼,他没急着动手,倒是兴趣盎然地看着小丑做着他的本职工作。

    如果能出去的话,

    自己早就出去了,

    问题是,

    有个煞笔。

    画面,

    回到了最为原始的混沌,

    小丑和周泽脚下,是一片灰色的地面,而四周,则是被完全的黑暗所笼罩。

    头顶上方,

    则是有着一个巨大的“封”字悬浮。

    小丑绝望了,他出不去了。

    见他放弃了,周泽也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他慢慢走过去,在他的身上,一缕缕黑雾慢慢地扩散出去,封锁住了小丑的四肢。

    也因此,哪怕他已经越来越近了,但小丑依旧站在那里无法动弹。

    周泽伸手,

    摘下了小丑脸上的面具,

    面具之下,

    是一张极为魅惑的脸。

    这让周泽不禁想起了自家看门狗开的书店里的那个厨娘。

    长得,

    还真不错,

    却又是个男人。

    不阴不阳,才是最为优秀的混血。

    小丑眼里露出了惊恐之色,他很害怕,非常地害怕,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小白兔,特意跑到老虎的洞穴里问它有没有吃过午餐。

    “别怕…………”

    周泽伸手,

    在小丑脸颊上轻轻掠过。

    小丑更害怕了,

    眼睛里甚至有泪珠开始闪烁,

    而且还有不少滴淌了下来。

    周泽弯下腰,

    牵起小丑的手,

    放在自己唇边,

    做了一个很绅士的亲吻动作。

    但小丑并没有因此觉得感动,

    反而更是惊骇。

    接下来的一幕,也证实了小丑的猜测。

    “嘎嘣……嘎嘣……嘎嘣……”

    脆脆的声音,

    录音下来可以直接拿去做妙脆角可比克或者骨肉相连这类的广告去播放。

    周泽咀嚼着面前的“鸡爪”,

    像是在玩弄着一件有趣的玩具。

    而后,

    从手掌吃到手臂,

    从手臂吃到胸膛,

    从胸膛吃到脖子……

    “你是越来越变态了啊。”

    一道声音传来,

    周泽愣住了,

    随即目光中充斥着血红色,

    抬起头,

    他看见头顶位置,

    在“封”字上面趴着向下看的男人。

    那个男人,

    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周老板这时候脑袋上都是血污,惨得不能再惨,原本他以为自己要完了,谁知道最为贴心的还是身边的这个煞笔。

    那个小丑应该就是那个“鬼”,

    煞笔把小丑直接送到了自己体内那个意识面前,

    自己体内的那个意识果然没让自己失望,所谓的七罪宗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影响,因为这货本身就是一个暴戾的集合体。

    但这种慢慢啃食的画面,

    还是让周泽有些头皮发麻。

    还是以前那位一口吞来得更为亲切一些。

    下面正在进餐的周泽一下子暴跳如雷,

    这感觉,

    就像是少男躲在房间里打火机时忽然老师同学们忽然冲进他家里要给他一个惊喜给他过生日。

    自己最羞羞的画面被看门狗看见了,

    这当然让他无比愤怒!

    他扑了上来,对着那个“封”字不停地怒吼着,咆哮着,使劲地敲击着。

    这个“封”字正在不停地颤抖着,有些笔画还在消散,但身边的煞笔马上就上来补两笔,又描了回去。

    周老板一边擦着头上的血一边笑着,

    “这感觉不错,以后谁要是对老子再用什么幻境或者这类的东西,我就直接把自己打晕,到时候你来对付好了。”

    “你…………想得美…………”

    “啧,别急嘛,咱俩在一具身体里,帮我也是帮你自己。”

    “解开…………封印…………解开…………”

    “好,我帮你解开,煞笔,快过来。”

    煞笔马上来了。

    “这一笔还是有点淡啊,你再多描描,给它弄得深一些,别怕浪费墨水,大不了我以后多吃点饭,再买点人参虫草之类的补补气血,你渴着劲儿造就行了。”

    说完,

    周老板对着下面的那位挥挥手,

    “谢啦,我得醒了,下次再来看你。

    不过还真是有些意外啊,

    感觉有这支笔后反而拉近了我和你之间的距离,

    咱们这样子,

    算不算的上是,

    笔友?”

    咆哮还在继续,愤怒还在升腾,

    但周泽懒得管下面这家伙了,他闭上了眼。

    …………

    眼睛睁开,

    比之前更清晰更强烈的刺痛眩晕感传来,

    周老板从地上坐起来,

    而后捂着胸口干呕了大概十多分钟,站起身时还感觉这个大地在摇晃,自己脚步虚浮得很。

    “不会是脑震荡了吧,而且看样子不是轻微的那种。”

    上辈子是医生,周泽当然清楚脑震荡的问题可大可小,算是比较棘手的一类问题。

    弯下腰,

    又缓了大概几分钟,

    周泽这才重新站直了身子。

    在他面前,古河已经凉了,

    而且是凉得透透的。

    身为捕头,如果在承受过周泽那洞穿一击之后马上想办法补救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活下来。

    毕竟身体虽然是普通人,但灵魂不是啊,想一想,总是能想到办法的。

    只可惜,他在倒下后也就被黑影侵入,这下子就直接凉得飞起。

    这也就是鬼差的脆弱之处了,身体,还是以普通人为根本的。

    当初小萝莉变出本相吓那个司机,

    结果人一脚踩上油门怼上去,

    如果不是恰好周泽那时候正好在医院把自己的原配,

    可能小萝莉就得直接嘎屁回地狱报道去了。

    “灵魂,也没了么?”

    周泽没能从古河身上感知到灵魂,当下,他顾不得多想,又往前走了几步。

    郑强也躺在地上,但他的胸口还有着轻微地起伏,虽然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了。

    但这货还是没死。

    因为小丑在周泽体内被吃掉了,所以导致他在其他人体内的活动也停止了下来。

    周泽伸手,在郑强胸口用力拍了下来。

    “喂,你还好吧?”

    嘴里着急地喊着。

    却故意没收力,

    想着直接让这货断气吧,

    也省得麻烦,

    自己还能顺走鬼差证,美滋滋。

    自己和安律师搭伙做人蛇生意,鬼差证这玩意儿,当然是多多益善。

    然而,

    周泽这一巴掌却真的把郑强给拍醒了。

    他睁开眼看着周泽,对周泽笑了笑,道:

    “谢谢你……救了我……”

    周老板犹豫了一下,

    最后还是没有把这货给重新掐死。

    起身,走向另一端楼梯,开始往下走。

    李森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货的嫉妒之火太强大了,分分钟把自己烧死。

    但还有一个,

    那个针眼妹。

    死了的话那自己就收走鬼差证,

    那些银针金针的看起来也不错,也要收走,

    莺莺以后如果觉得无聊的话,还能做做针线活。

    周老板在这个时候显得很是持家。

    只是,当周泽走过去时,却发现月牙躺在地上,但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势,再靠近点,周泽笑了。

    没气息了啊。

    死了啊。

    周泽的双手开始在月牙身上摸索着,

    针呢,

    藏哪里了?

    金针银针。

    摸索了许久,

    周泽终于摸索到了一个硬硬的长长的东西,

    用力一拔,

    一根长针被周泽抽了出来。

    卧槽,

    好大的一根针啊,足足有两只成年人巴掌那么长。

    当这根针拔出来后,

    月牙脖子、胸口位置,又出现了好几根针,这些针开始自己慢慢地浮出来,却没有鲜血流出,也没看出明显的伤口。

    等这些针浮现出来后,

    月牙的眼皮开始翻动起来。

    周泽恍然,

    没死?

    这是拿这些针提前锁住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保命的法术?

    当然,如果周泽没吃掉小丑,月牙也瞒不住,肯定还是得死,这个法术,其实就是赌一个希望吧。

    周老板犹豫着,

    要不要拿手里的这根针,

    戳死她?

    也不知道怎么的了,

    可能是互相影响吧,

    周老板现在看见鬼差,

    第一本能就是能不能弄死他?

    忽然间,

    月牙眼角开始有泪水滴淌出来,像是在说梦话一样,呢喃道:

    “对不起…………我生不出孩子…………对不起…………别离开我…………”

    愤怒过后,则是令人绝望的凄清。

    周泽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针,

    砸吧砸吧了嘴,安慰道:

    “行吧,不生就不生,反正又没王位要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