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安律师觉得就像是大内总管,皇帝搂着爱妃们睡觉时,自己还得在旁边拿个牌子记录着某年某月某日,

    射否?

    等妃嫔怀孕时,拿出来比对,确认到底是不是龙种。

    在轿车里这一坐,就坐了四五个小时。

    等到老道醒来,打开了书店的门,安律师才沉着脸,带着月牙和郑强两个人进了书屋。

    不是他不想休息,虽说冥想比不上直接睡觉舒服,但好歹也是一种另类的休息方式,只是这两个宝宝还必须有人看着。

    纵观整个书店,虽说这俩鬼差已经受了伤,但有能力有资格看住他们的人,也就两个半。

    一个是自己,

    另一个是周泽,

    那半个,则是小萝莉。

    之所以说小萝莉是半个,则是因为让小萝莉一个人来看,可能会存在失误的风险。

    问题是你又不能虐待他们,故意弄残他们,

    当然了,

    昨晚对郑强的那顿痛扁,在安律师看来,是自己对郑强爱的关怀。

    这两个,安律师是准备给周泽收做手下的,周泽想要进阶捕头,也必须最好得有五个手下,现在,还缺三个。

    小萝莉是一个,常州那边有一个,回去探亲慰问的张燕丰是一个,再加上这两个,也算是齐活了。

    周泽之所以带着他俩回来,在安律师看来,也是有着这方面的意思。

    既然以后都是自己人,还得一起做事,你总不可能故意折磨他们或者把他们搞残喽,否则这以后在一起做事,就别扭了。

    安律师自己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特意从里间偷拿出来了周泽最喜欢的猫屎味的那一款。

    老板他睡得舒服,自己当了一宿的牢头,总得找回点补偿。

    一念至此,

    又给自己多放了个十几勺。

    也因此,

    安律师泡完咖啡,走出来时,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容积堪比水瓶的那种大保温杯。

    脸肿成猪头一样的郑强就在那儿坐着,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心思。

    倒是月牙既来之则安之的样子,拿了本杂志随意地翻阅着。

    老道没细问,但人既然是周泽昨晚带回来的,今儿个又被安律师看着,肯定是有用的人。

    殷勤地端着茶水送上去,

    当然,

    老道也没忘记把柜台上的付款二维码拿了过来,

    月牙和郑强一脸懵逼,

    但还是拿出了手机扫码付款了。

    过了会儿,周泽下来了,周老板扫了一眼坐在大厅里的众人,点点头,也没急着过来,老规矩,睡醒起床后先冲个澡。

    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周泽才走了过来,继续坐在自己那个可以晒到太阳的位置。

    白莺莺拿上来熨贴好的报纸以及橙汁。

    周泽看了一眼橙汁,有些疑惑道:

    “咖啡呢?”

    白莺莺嘟了嘟嘴,道:

    “不知怎么的,咖啡罐里见底了呢。”

    周老板的眼睛当即瞪大了起来,

    甚至,

    还有血丝开始慢慢弥漫而出,

    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泄漏了出来,

    估摸着体内封印里的那位还惊疑了一下子,

    又遇到大敌了?

    否则这股子几乎抑制不住的愤怒是从何而来?

    安律师打开自己的保温杯,

    里面当即弥漫出浓郁的咖啡香味,

    他喝了一大口,

    像是田地里劳作的老农喝着自己带过来的凉白开,

    那个洒脱,

    那个惬意。

    周泽看着安律师,

    指节开始作响。

    月牙和郑强坐在周泽前面一点点,原本还装作镇定自若的他们俩,忽然感知到了来自背后的杀机,一时间惊愕住了。

    难不成,

    这位通城的鬼差改变主意了?

    他想杀人?

    一时间,

    二人眼里都出现了焦急之色,原本他们是有点自持身份的,哪怕马上要被人家按着头签卖身契了,

    却依旧要昂着自己高傲的头颅,维持住自己的颜面。

    但这会儿,他们是真的怕周泽改变注意,不要自己了啊。

    二人一起起身,

    准备做一下自我推销,

    表明自己会是个很有能力的小弟(小妹)。

    但就在这时,周泽咬牙切齿道:“安不起!”

    月牙和郑强面面相觑,

    这怒火,

    不是对他们的?

    二人又乖乖地坐了回去,

    像是俩被吓坏的鹌鹑。

    安律师又扭开了盖子,大喝了几口咖啡,仿佛对于周泽的怒火,根本就没察觉到一样。

    周老板点点头,

    穷人,

    也是要面子的,

    越穷的人,

    就越是要面子!

    周老板艰难地露出了一个笑脸,问道:

    “咖啡,好喝么?”

    “唔,咖啡啊,将就能喝吧。”

    “…………”周泽。

    这时,许清朗的尼桑车开了回来,下来的是张燕丰。

    老张结束了探亲假期,回来了。

    一进来,老张就乐不可支道:

    “申请通过了,我会被调到通城来当刑警队长,你们说巧不巧,正好补了我之前空出来的缺。”

    自己牺牲了,然后自己又补了自己的缺。

    周老板忽然好羡慕老张这货,

    好人,

    真的就这样好命?

    “口渴了。”

    说着,

    老张从安律师那里接过了大保温杯,

    牛饮一样狂喝一气,

    随后打了个嗝儿,

    有些不满地用手背擦擦嘴:

    “怎么是咖啡啊,我还以为是纯净水呢,这解渴,靠饮料不管用。”

    老张没注意到,

    对面坐在那里的周老板,

    嘴角下意识地又抽了抽。

    “我还有一个礼拜的假期,等一个礼拜之后我就要去复职去了。”

    老张开心得,像是个孩子。

    确实值得开心,

    借尸还魂回来,

    还是刑警,

    还能回到自己原来的岗位,还能继续做警察,挺好。

    他反正就一个早就能独立明年就能从警校毕业的孩子,父母亡故,妹妹亡故,自己也早就离婚很多年了,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孤家寡人一个。

    这等于就是年轻了十来岁的重生,其他什么都没变。

    “正好你回来了,就把事儿都一起办了吧,老道啊。”安律师喊老道。

    “在的,啥事儿?”老道问道。

    “去通城大饭店订一桌席面,让他们送来,不,算了,我们中午直接去那里吃饭吧,你去订一个包厢,把菜点好,另外再去买些烟花。

    菜不要点太多,海鲜什么的少点一些,如果有野味或者犯禁的东西,记住也少点一点,一桌子菜,不要超过五万块。”

    一边的周泽手指猛地一颤,

    少点一点,

    不要超过五万?

    两世为人,

    周泽觉得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思维。

    “烟花的话,也不要买太多,订个三卡车的货就行了,通城这边没禁燃放烟花吧,但咱们也得低调点,放多了扰民就不好了。”

    不要买太多,

    三卡车就可以了?

    周老板拿着报纸的手,微微颤抖。

    “走公帐么?”老道问道。

    “嗯,走公帐。”

    周老板坐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如果不起来说几句话的话,今儿个感觉二十万打不住啊。

    “不要这么麻烦吧,一切从简吧。”周泽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

    一切从简,

    有时候,

    是“我穷”的同义词。

    “如果是一个人拜你做捕头的话,倒是可以一切从简,现在是是那个人一起拜你为捕头,这就跟古代的拜师一样,得隆重一点。

    一旦拜你为捕头,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就真的和你休戚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不值得郑重一点么?”

    “…………”周泽。

    你说得好有道理,让我想想如何去反驳……

    郑强和月牙也没再说什么,他们知道,自己昨天在大学里能活命,昨晚眼前这个姓安的男子没有杀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认主的。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在这个时候,

    他们没有资格哔哔,

    乖乖认命就好。

    这时候,小萝莉也梳洗好下来了,见了下面这群人,有些感慨道:

    “哟,今儿个真的好热闹呢。”

    安律师对小萝莉招招手,道:

    “你来得正好,你是老板收的第一个鬼差,算是姐姐了,中午是你弟弟妹妹们入门的宴会,你也得来参加。”

    小萝莉有些惊喜道:“我做大,他们做小是吧?”

    随即,

    小萝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呸呸呸”道,“该死,平白让这个大猪蹄子占了我便宜。”

    老道在旁边忍不住想笑,

    天天都钻一个被窝了,

    啥便宜没被占过?

    小萝莉咳嗽了几声,问道:“居然收五个啊,这么大的场面。”

    闻言,

    周泽忽然皱眉道:“当捕头不是说要收五个鬼差的么?”

    “必须?谁告诉你的啊。”小萝莉疑惑道。

    “你啊。”

    “我?”小萝莉指了指自己,有些好笑道:“你记错了吧,我记得我和你说的是收三个就可以了,最低收三个。”

    周泽看向安律师,

    安律师也惊讶了一下,

    心道:不是你昨晚把这俩货带回来就准备收小弟的么?

    但安律师还是回答道:“想当捕头,最少收三个,最多是五个,最完美是五个,因为等你升任捕头之后,你手底下每个鬼差拿十个绩点,你就能分得三个,他们却分不掉你的,这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而且这个得在正式晋升捕头前完成,等真的成为捕头后,就不能再收手下了。一些只收三个的捕头,等以后手底下鬼差死了几个,就真的成光杆司令了。

    我是按照最高配备标准给你安排筹划的,你也明白的,一个高质量的起点,是很重要的…………”

    周泽抬起手,打断了安律师的话,问道:

    “我记得你刚才说,如果只手一个鬼差的话,就可以一切从简了对吧?”

    听到这句话,

    一边站着的月牙和郑强,

    只觉得脖颈边忽然感知到了一阵恐怖的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