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六年前杀人魔再现!(月票加更!)
    吃了?

    老道听到这里,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十六年前,那时候生活条件肯定比现在差很多,如果谁上下班途中或者路过的老太太老爷爷发现了这个被包装得好好的肉,

    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美滋滋带回家做菜吃,估计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

    而且人肉口感虽说是和猪肉有点不同,但你要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也谈不上,当年就曾有一个杀人魔杀了人之后把人肉当鸵鸟肉卖过,还卖了好久,都快成当地特色菜了。

    “一直到,发现了rf上的肉块后,捡到的人才选择了去派出所报警。”

    张燕丰点了根烟,继续道:

    “警方出动进行走访调查,自那一天之后,凶手就再没有丢肉块了,还有就是,发现了大概七八户捡过肉的人家,其中有两家的肉还没来得及吃,被我们当物证取回来了,另外的五家,则是早就吃完了。

    我估计,应该还有更多的人捡到过,有的可能不好意思承认和主动汇报,有的可能是附近的流动人口我们没调查走访的到。”

    张燕丰吐出一口烟圈,“当时,我才工作几年,类似这种情节恶劣的案子,还是第一次碰到。

    如果是简单的杀人抛尸,大部分都是激情式杀人,而这个凶手在杀人之后分尸抛尸至少半个月的行为,就是一种故意地玩乐心态了。

    只可惜,

    当时局里已经竭尽全力了,

    却依旧连被害者的身份都没能找到。”

    周泽也点了一根烟,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奈道:

    “这个案子你找我也没办法啊,十六年过去了,就算是当初被杀害的女孩变成了厉鬼,也不可能存在十六年的时间不散的。

    没有鬼魂可以问,而且按照你的叙述,可能是变态杀人的概率比较大,并不属于灵异事件。”

    鬼做的事情,周老板擅长,

    但人做的案子,你让周老板真的去cos一下刑警,真的是有些难为人了。

    这点自知之明,周泽还是有的。

    “事在人为嘛。”张燕丰说道。

    “有些事,人力很难办到。”

    “那感情好,反正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人,是鬼了。”

    “…………”周泽。

    张燕丰舔了舔嘴唇,“凶手丢尸块的位置,在小石桥附近的一个小路上,现在那条路早就被翻修过了,以前是柏油路,现在是水泥路,而且周围的地标环境,包括商场和一些老单位,也早就搬迁的搬迁,变化的变化。

    毕竟,这些年通城的城市化建设确实进展太快了。”

    “那不就得了,这个案子,没法查了。”

    周泽觉得有必要结束掉这个话题,如果是普通的案子,看在老张的面子上能帮忙就帮忙了,但这个案子,简直就是悬案中的悬案。

    老张是想变成鬼之后去满足一下自己刚当警察时留下的“情怀”,

    但周老板可不想为了这一分不值的情怀跑出去瞎奔波白费功夫。

    “我带你去丢尸块的地方看看去吧,怎么样?”张燕丰有些期待地看着周泽,“说不定,你会有一些发现。”

    周泽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道:

    “我是谁?”

    “周泽?”

    周泽摇摇头。

    “老板?”

    “我只是一个鬼差,我不是巡检,也不是判官,更不是阎王,这个案子,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查出个什么东西。”

    这时候,

    刚画完符的许清朗走下了楼。

    周泽马上岔开话题,喊道:“老许,中午吃什么?”

    “我卤了猪蹄,还炖了蹄花汤。”

    “这么油腻的么?”

    周泽皱了皱眉。

    “不是啊,是你们整天‘大猪蹄子’来‘大猪蹄子’去的,

    我还以为是你们想吃猪蹄呢,就一口气多做了些。”

    ………………

    晚上,一辆车开到了小石桥附近一片老小区后头的小马路上。

    周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手里拿着的是一个驾驶证,上面是周泽的照片。

    “到了,就是这儿,我们下去看看吧?老板。”

    周泽没急着点头,而是拿着驾驶证问道:“不对啊,老张,你今天才上班,这么快就打通关系帮我弄好驾驶证了?”

    就算大家都卖他这个新晋刑警队长的面子,但你弄出来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没错,老张就是拿这个驾驶证给周泽,终于换取了周泽不得不点头答应陪他来十六年前抛尸现场走一趟。

    “嘿嘿,其实,我死之前就做好了,忘了给你了,一直丢在我家里,我下午的时候又偷偷翻回家找出来了。”

    老张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

    “嘶…………合着这次不是你要求我帮忙,你都不打算给我了是吧?”

    “呵呵,毕竟这种事儿,不符合规矩,不过反正你也会开车,怎么说呢,不符合法但符合情,而且,这也牵扯到一桩十六年前的悬案,还是值得的。”

    周老板虽然很不满老张这种对待上级的态度,但还是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有过几次被无证驾驶被抓经历的周老板,还是很需要这个证证的。

    马路不是很宽,也就是个双向车道,路边有路灯。

    周泽伸了个懒腰,老张则是按照自己的记忆和卷宗指了指前面墙角的一处位置道:

    “这是一处抛尸的位置,还有前面那个路灯下面差不多的位置,以及再前面那个井盖位置,也是抛尸位置。

    再加上后来调查走访的线索,基本捡到肉的人,都是在这条路上的。

    也就是说,在十六年前,那个凶手在杀了人之后,至少连续不间断半个月的时间,每天都到这里来丢一份尸块。”

    听着老张那细致的叙述和方位标注,

    周老板哪怕表面上依旧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但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

    一个年轻的女人被杀了,

    结果她的尸体被分成一块块洒落在这条路上。

    如果是普通人听到这个案子,此时站在这里,估计已经感觉到冷风袭来了。

    既然来了,也没必要太敷衍,周泽在这条路上走走看看,这条路虽然不宽,但来往的行人和车辆还是不少的。

    这时候,周泽指着另一侧的路灯下面,那里,有一个小卖报纸的小摊位,有一个老太婆坐在那里,垂着头。

    满头的银丝在晚风中拂动,她自己本人则是一动不动。

    “那个?”张燕丰皱了皱眉,有些担心地问道:“是不是鬼?”

    周泽笑了笑;“你自己都成鬼了,还怕鬼?”

    “暂时还没完全适应新身份。”

    说着,

    张燕丰主动走了过去,和那个老太婆攀谈起来。

    过了会儿,张燕丰走了回来,道:“就是个在这里摆地摊卖报纸的老人,在这里摆摊好多年了。”

    “那你帮我挡一下。”周泽说完,蹲了下来。

    张燕丰往周泽身侧站了站,挡住了来往行人车辆的目光。

    周泽的指甲长出了一些,而后刺入了马路之中。

    黑雾开始逸散出来,

    但只是围绕着周泽身边,并没有指向一个方向。

    周泽把手拔出来,

    拍拍手,

    道:“没有鬼魂的气息。”

    那边卖报纸的老太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头来,一边拿着自己的杯子喝着水一边看向周泽和张燕丰所在的位置。

    像是在好奇着这两个人大半夜地在这里做什么。

    张燕丰咬了咬牙,叉着腰,环顾四周,他知道这件案子很难破,也基本不可能破,但总希望寄托以非人力的方式去试一试。

    但现实还是那么的残酷。

    十六年前,在这里被害的那个年轻女人,不说是找到杀害她的凶手了,甚至连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也没找到。

    她就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

    静悄悄地来到这个世界上,

    又静悄悄地离开。

    身为警察,老张对这位受害人有一种埋藏在心底的愧疚,

    在老张心底,

    确实是“人命关天”。

    “掉东西了?”

    老太婆喊道。

    “对,掉了东西,来找找。”周泽回答道。

    “掉了什么东西?手机,还是钱包?”

    “掉了几块肉。”周泽笑道。

    这个老人是个活人,不是鬼。

    老太婆“呵呵”一笑,笑骂道:“好心问你们掉没掉东西,还戏弄老太婆我,坏伢子。”

    “走吧,老张。”周泽说道。

    老张有些不甘心地点点头,

    只能,

    走了。

    回到书屋时,才晚上十二点,周老板又值夜到了凌晨三点,碰到一个上门的鬼魂,送他下地狱完成一笔业绩后也就和莺莺回房间睡觉去了。

    一般来说,周泽得睡到上午九点左右才会起床,毕竟晚上睡得晚,但今儿个,七点多的时候周泽就被白莺莺推醒了。

    “怎么了?”

    周泽问道,

    他是清楚的,没有急事儿,白莺莺不可能中断自己的睡眠。

    “老板,老张来电话了,说有很急的事儿,让我一定要叫醒你。”

    白莺莺嘟着嘴说道,她是对老张很不满意的,在她看来,天大地大,都没有老板睡觉这件事大。

    周泽都想骂人了,

    该不会这老张又拿出什么陈年旧案要求自己吧?

    “喂。”

    “老板,人死了,人死了!”

    “什么?”周泽有些糊涂了,“谁死了?”

    “昨晚我们见到的那个卖报纸的老太婆,你记得么?

    她今早被发现死在自己家里!”

    ………………

    今天零点后更新的上一章和这一章,是六千月票和七千张月票的加更,不过上一章忘记写标注了。

    也就是说,今天还有两更。

    莫慌,抱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