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第四更!)
    “老张。”

    “嗯?”

    “把枪给我。”

    “我没带枪啊。”

    周泽有些意外地看向老张,

    “你个刑警不带枪?”

    “我是异地配合调查的,而且案子也结束了,老板,怎么了?”

    “哦,那你现在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出去,把那个在楼道里喊人的小男孩给掐死。”

    “…………”张燕丰。

    “他不死我就得被他玩死了。”周泽咬了咬牙,同时疑惑道:“不是,这法医室内不应该也在警局里头么,那小屁孩是怎么进来的?”

    “咔嚓!”

    法医室的门被推开,

    露出了小男孩的身形。

    他今天是一身运动休闲服,身后居然还背着书包,进来时还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不过,

    当小男孩看见站在周泽身边的张燕丰时,

    明显一愣,

    然后气呼呼地道:

    “叔叔,你坏,不等我,你居然先陪别人玩起来了。”

    “老张,扁他!”

    周泽指着那个孩子说道。

    老张站起来了,向男孩走去。

    讲真,

    让他一个老刑警去揍一个小孩子,放在以往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但他记起来了,这个男孩就是昨晚自己在河边碰见老板时站在老板身边的孩子。

    这个孩子,不正常。

    “叔叔,你让我很失望啊!”

    小男孩负手而立,

    气呼呼的样子,

    “我好心好意来看你,怕你一个人躺在这里寂寞,你居然不领情,还叫人来打我!”

    老张走到了小男孩面前,

    举起了拳头,

    但,

    但,

    但落不下去啊。

    不是妇人之仁,就是纯粹地下不去手。

    “哼,不理你了,不陪你玩了!”

    小男孩转过身,居然自顾自地走出了法医室,

    跑的时候,

    似乎还带着哭声,

    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额…………”

    张燕丰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

    回过头看了看自家老板。

    “不对啊。”

    周泽嘴里默念着。

    这小屁孩怎么今天就这么乖了?

    别说人只是小孩子,

    你家小孩子会晚上不睡觉跑去停尸房开party?

    而且昨晚他逃跑时,给自己身体下的指令是“弄死”老张。

    “老板,现在怎么办?”

    “过来,背我离开这里,等莺莺他们白天赶来。”

    老张点点头,马上走过去把周泽背了起来,然后推开门,跑了出去。

    楼道口的阴影深处,

    传来了“咯哒咯哒”的声响,

    走出来的,

    是陈警官的身形。

    她还是在习惯性地咬着自己的手指甲,

    这似乎是她思考时的习惯。

    在她的视线中,

    张燕丰正背着一具尸体远去。

    “呵,这是玩得哪一出?”

    陈警官有些疑惑。

    那个尸体没看错的是,还是那天晚上自己开枪爆头的那个。

    如果当时那个人是活人被自己枪杀的话,

    会有不少的麻烦,

    但后来调查结果是这是一具死去很久的尸体,而且连尸体的身份都查明了,是殡仪馆里丢失的,这件事才能被压制下去,没有宣扬到社会媒体上。

    “姐姐,你陪我玩好么?”

    脸上还噙着泪水的小男孩委屈巴巴地走近了陈警官,

    且伸手抓住了陈警官的裤腿,

    拉了拉。

    当真是我见犹怜的正太可爱,

    其他女人见了,估计会瞬间母性泛滥喊着“真卡哇伊”扑上来。

    然而,

    在小男孩的手触碰到自己身体时,

    陈警官的眼眸深处瞬间有了一层暗绿色的光泽闪过,

    “嘶…………疼啊!姐姐,疼啊!!!!”

    陈警官的手居然直接抓住了小男孩的头发,

    此时的陈警官面无表情,连指甲都不咬了,气质上来看,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姐姐,松手啊,疼啊,疼啊!”

    小男孩不停地喊着。

    但接下来,

    陈警官拽着他的头发,

    对着身侧的墙壁直接砸去!

    “砰!”

    “砰!”

    “砰!”

    一时间,

    他脸上血流如注,

    卡哇伊的脸变得不再卡哇伊了!

    “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姐姐,我不要你陪我玩了,不玩了,不玩了啊。”

    “砰!”

    “砰!”

    “砰!”

    撞击,

    还在继续;

    而法医室内的那几具被安置的尸体,原本都已经走到门口位置了,

    此时像是忽然失去了力气,

    颓然倒地。

    最后,

    陈警官撒开了手,

    低头,

    看着伤痕累累的小男孩,

    再看看自己沾着鲜血的手,

    有些惊慌,

    也有些不敢置信。

    陈警官蹲下来,

    发现倒在地上的小男孩还清醒着,

    陈警官指了指自己的脸道:

    “我打的?”

    “不是不是…………”

    小男孩倒在地上吓得直接摇头。

    “哦,我就说不可能是我打的,我怎么可能会打小孩子。”

    说着,

    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手上的鲜血,

    然后跨过了男孩,

    向老张之前下去的楼道口方向走去,

    同时不忘记提醒道:

    “大晚上的,小孩子家家,早点回家,省得自己爹妈担心。”

    “…………”小男孩。

    ………………

    便利店门口的长椅上,

    老张手里夹着烟。

    周泽就坐他身边,换了一身衣服。

    老张有些自责,

    他把人家服装店的门砸开,进去给周泽拿了一套衣服,不过他留下钱了,不过,这种事情终究是不对的。

    “我说老张,你这种联合调查的事儿以后还多不多?”

    周泽没点烟,

    他倒是想抽,

    但体内器官都不全了,

    抽烟也没个滋味。

    “额,应该吧。”

    张燕丰倒是没有对周泽讲出陈警官打算提携自己的事情。

    “下次能推就推掉吧,不要在通城外面乱跑了。”

    周泽提醒道。

    “为什么?”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鬼差体系,跑过界的话,容易被人家误以为是侵犯,可能会对你攻击。”

    “好,我知道了。”

    “嗯。”

    周泽靠在了长椅上,拿起老张的手机,拨了电话过去。

    “喂,老张,你个王八蛋,我家老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告你啊,我家老板要是有啥三长两短,老娘让你抵命!”

    “莺莺啊。”

    “王八…………嘤嘤嘤!

    老板,

    人家好想你哟。”

    “我微信发个定位给你,你们抓紧时间过来吧。”

    “好的,老板,我们坐的是高铁,还有一个多小时到徐州站,然后我们马上来找你,放心吧,老板,你的身子我一直保护得好好地,也带上了。”

    “嗯。”

    挂断了电话,

    周泽伸了个懒腰,

    差点把自己胸口的刀口给撑裂开。

    这身子,

    当真是经不起什么折腾了啊。

    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天还没亮,但也快了。

    老张穿着警服,比比直直地坐在那里。

    周泽则是横躺在长椅上,拿老张的手机刷微博。

    一辆保时捷开到了24h便利店门口停了下来,从下面走下来一个穿着皮衣皮裤的女人。

    穿得挺漂亮的,但这个天儿穿这么多,不热么?

    女人走进了便利店,买了盒东西走了出来。

    走到长椅边上时,

    她忽然停了下来,

    仔细看了看老张。

    老张被盯得有点不自然,反看回去。

    女人笑了笑,

    居然走到长椅中间,

    很不客气地伸手推开了周泽的脚,

    在老张身边坐了下来。

    同时,

    她还给老张递了根烟。

    老张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不像是风尘女子,虽然她是来买那盒东西的,风尘的话开这么好的车?

    就算风尘的能开这么好的车,

    也不可能大街上拉客吧?

    而且自己穿的还是警服。

    女人为了自己做得更舒服一些,

    把周泽直接推下了长椅。

    “噗通”

    正在刷微博的周老板被推到了地上。

    “…………”周泽。

    “老哥,来这儿公差?”

    女人见老张不接自己的烟,主动问道。

    “嗯。”

    张燕丰应了一声。

    “那就好。”

    女人笑了笑,自顾自地点了烟,道

    “下次老哥来徐州,提前支应一声,妹子我也好方便做点接待。”

    “客气了。”

    这种自来熟,

    很奇怪,

    张燕丰马上想到了女人的身份,

    她应该是徐州当地的鬼差。

    “不客气不客气,我们徐州人最好客了,欢迎大家朋友来做客。”

    女人站起身,

    伸脚踹了一下刚刚被自己推下去的周泽,

    道:

    “老哥,你走的也是炼制傀儡的路数么?

    这傀儡选材,也忒差了一些吧?”

    “…………”周泽。

    “啊,额,嗯,呵呵。”

    张燕丰弯下腰,把周泽扶起来,

    他知道这个时候少说话是最好的,对方误解就误解了吧。

    周泽闭着眼,

    没说话,也没动作,

    在心里默默念着:

    我忍!

    你最好别走,

    大妹子,

    等老子肉身来了,

    老子插得你叫爸爸!

    鬼差了不起啊???

    谁知道女人没急着回车里去,而是捂着嘴笑道:

    “巧了,老哥,我车里正好有个朋友,他在傀儡炼制方面有很高的造诣,我介绍给你们认识一下吧。

    秦师傅,有个和你同行的朋友,想认识一下不?”

    徐州人这么热情的么?

    这是周泽和张燕丰此时共同的想法,

    大姐,

    你就老老实实地拿着你的套套回家嗨皮不好么?

    “咔嚓!”

    后车座的两个车门被打开了,

    走下来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

    两个男子一起走到前车门副驾驶位置边,

    一个用手撑着车门顶部,

    一个开车门,

    从下面走出来一个大晚上戴着墨镜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不是个普通人至少是个神经病的老者。

    “呼…………呸!”

    老者仰头,

    在清嗓子。

    身边的一个西装男子马上伸手放在老者嘴边接住了老者吐出来的浓痰,一点都不嫌弃。

    随后,

    两个西装男子站在了老者身旁两侧,

    像是最为称职的保镖。

    不对,

    周泽有些疑惑地打量着,

    这两个穿西装的,

    是傀儡!

    “哟,是哪里来的朋友啊?”

    老者推了推自己的墨镜问道。

    “通城。”

    张燕丰回答道。

    “通城?”

    闻言,

    老者摘下了墨镜,

    仔细地看着张燕丰。

    “呵呵,通城那边,能人辈出啊,前阵子我刚去过通城,和当地的几个鬼差把酒言欢来着,怎么没看见过兄弟你啊?”

    老者似乎话里有话。

    而这时,

    周泽的眼睛越睁越大,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那两个西装男有些“体熟”,

    意思就是对方的体形好像是不久前才见过,不是脸熟。

    等到周泽开始脑补,

    把这两个西装男身上的西装全都涂抹成黑色后,

    周泽心里顿时一惊,

    脑海中瞬间将这两个家伙和之前在通城解决朱胜男事件时忽然冒出的两个黑影重叠在了一起!

    是他们,

    他们就是那晚出现的两道黑影,

    还会用和安律师一样的招式,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

    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境况下,

    居然碰到了这批人?

    这个徐州本地的女鬼差周泽不清楚,

    但这个老头,

    和朱胜男事件以及山里的牌坊拐卖村的几件事,绝对脱不了干系,他可能不是领头人,但绝对是参与过其中。

    再联想到他现在在徐州,和那片出事儿的山区不是很远,就更能确定一些事情了。

    周老板一动不动,

    老实说,

    他心里有点虚,

    靠这副身体去战斗?

    或者,

    靠身边说是鬼差其实和普通警察叔叔没啥区别的老张去战斗?

    尤其老张连枪都没带!

    而且,

    老者在听到张燕丰回答是从通城来的之后,

    他身边的两个西装男子已经在慢慢地向这边走来,

    朱胜男事件,

    如果是老者他所在的势力在背后煽动推动的话,

    那么当时的周泽和安律师等人无疑时挫败了他们原本的计划,这算是结仇了的。

    “哦,我一般不管事儿,一些事儿,让小辈们去做就是了,

    我啊,忙着,为人民服务呢。”

    张燕丰云淡风轻地说道。

    老者一愣,

    周泽一愣,

    女人一愣,

    装逼如风,

    常伴吾身!

    老张把放在身边的警帽拿了起来,

    抖了抖灰尘,

    戴在了自己头上,

    且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

    这才站了起来。

    此时,

    穿着警服的老张,

    在便利店灯光的映照下,

    熠熠生辉,

    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和气质一览无余!

    老张本就是两辈子的好警察,

    上辈子为救孩子和凶徒同归于尽,

    这辈子附身的身子还是一个牺牲的缉毒警,

    这气场,

    不用装,

    挺起胸膛,

    就他娘的是浩然正气!

    警帽上头的国徽,

    亮得直刺眼睛!

    周泽以前体会过这种感觉,

    上次上千辆出租车集体送别那位警察局长时,

    那位局长的亡魂曾进过书店买过书,

    那气场,

    如今在老张身上重现了。

    品德高尚的警察本身就是邪祟不侵的存在,

    比庙宇里供奉的那些驴屎蛋儿泥胎有用多了。

    “怎么,你和小辈们有事儿?”

    “没事儿。”

    老张身边的两个西装男停止了脚步,

    老者的眼里也露出了些许疑惑之色。

    这其中,

    还有一抹,

    忌惮!

    张燕丰伸了个懒腰,

    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伸手指了指自己,

    道:

    “有事儿的话,别藏着掖着,跟警察说;

    帮人民群众解决烦恼问题,

    是我们警察的责任,

    您说,

    对吧?”

    “对,对。”老者附和道。

    一边的徐州本地女鬼差都有些不敢说话了。

    张燕丰主动走到了老者面前,

    伸手,

    在老者脸上拍了拍,

    “啪!”

    老者不敢动,

    张燕丰越拍越用力了,

    “啪!啪!啪!啪!!!”

    几乎是在抽他巴掌了。

    老者反而更不敢动了。

    不能说老者怂,

    最关键的是,

    老者根本无法从张燕丰身上感知到任何力量波动啊!

    这意味着,

    双方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恐惧,

    大恐惧!

    眼前的这个人,深不可测,

    该死,

    那通城,真的是卧虎藏龙!

    其实,

    双方实力确实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

    老者想的没错,

    但他把方向搞反了。

    一直到老头的脸被张燕丰给抽红了,

    张燕丰才停下手,

    仔细看着老者,

    道:

    “下次,再到通城来的话,可以直接找我。”

    “好的,好的。”

    “有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好的,嗯,好的。”

    “实在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可以把提出问题的人给解决了嘛,

    也算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

    你说对么?”

    “…………”老者。

    张燕丰转身,走回到了长椅上,慢慢地重新坐了下来。

    那边的老者对张燕丰哈腰点点头,

    “您忙,我先走了。”

    女鬼差和老头包括他的俩傀儡都上车了,

    看着保时捷开走,

    消失在了马路的尽头。

    老张长舒一口气,

    而后,

    几乎瘫软在了长椅上,

    “老板啊……老板啊……我后背全是汗啊………”

    “老张啊,你做得很好。”

    张燕丰看向周泽,一边笑一边实话实说:

    “刚刚,吓死我了。”

    “你认识他们?”

    周泽有些意外,上次朱胜男的事儿,到最后自己并没喊老张参加。

    “不认识,但我这么多年做警察的直觉告诉我,

    那老东西,

    刚才,

    想杀我。”

    ——————

    第四更了,

    这章是5k字大章,放其他2K字一章的作者那里都可以算两章了。

    加上之前的三章,加起来有一万四五的字数,相当于其他作者的七章爆发。

    刚查了一下,这个月已经更新了15.6万字,3K字一章算,有52章,每天2章保底的话,今天23号,也就是说龙已经算是加更了6章。

    算这个,不是为了求月票,因为上个月求月票承诺的加更,龙拖到现在才算是慢慢地还上,这个月,暂时不好意思腆着脸求什么东西。

    很抱歉,因为上半月出差在外以及龙身体方面的原因,导致欠大家的加更拖到现在,现在又作息崩溃,更新都是从凌晨后半夜开始了,给大家阅读带来了不便。

    龙现在去睡觉,争取醒来再来一波爆发。

    莫慌,

    抱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