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一个城,一座坟!
    完了,完了,

    铁憨憨上头了,上头了。

    周泽在心里有些无奈地想着,却没有想象中那般的焦躁,其实,一些事情,在你开始做之前,就已经预想到了结局。

    与其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去逃,

    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最后干一场,

    好好地享受这一个过程。

    只是,

    你特么是智障吧,

    不说你现在根本没完全恢复,

    可能只恢复了一成的样子,

    就算你完全恢复了,

    你这站在这里喊头顶的月亮下来,

    和夸父追日有什么区别?

    可不可以不要丢脸?

    你这样和阳间的人喊王思聪老公喊马云爸爸有什么区别?

    丢人!

    然后,

    很快,

    周泽发现自己才是一个智障。

    因为这地狱天空上的血月,

    居然真的下来了!

    “…………”周咸鱼。

    它,

    它,

    它下来了!

    周泽觉得自己有些凌乱,

    一同觉得凌乱的,

    还有远处天上的大长秋,

    嘴巴张得大大的,

    大到足以一口吞下十个他的宝贝的那种程度,

    杂家看见了啥?

    我看见了啥子?

    月亮,

    好大的月亮,

    越来越大的月亮!

    宋帝城内的无数官吏们也是一时愕然,

    集体抬着头,

    看着这不断在他们视线中被放大的月亮,

    大家此时有一种集体哔了狗的感觉,

    这一定是梦,

    肯定是梦,

    这月亮,

    怎么可能下来的!

    宋帝城内那道巨大的身影也是一颤,

    原本向下压的手也暂停住了,

    目光看着上方的血月,

    显然,

    即使身为十殿阎罗之一,

    这位宋帝王余,

    也是有些懵逼了。

    赢勾站在城墙上,

    举起了手,

    不喜不悲,

    似乎觉得一切,

    都理所应当,

    毕竟,

    日月安敢不拜我!

    地狱的阴风不断地吹拂,

    吹起他的头发,

    而后,

    血月下来了,

    拉到了一个距离他,距离这座宋帝城很近的距离。

    庞大的血月,

    和这宋帝城几乎等同,

    再加上它的光晕,

    其实比宋帝城还要大得多得多。

    “朋友…………”

    宋帝王余开口了,

    又喊起了朋友。

    赢勾笑了,

    回应道:

    “朋……友……”

    “来者是客…………”

    宋帝王余语气越发和善。

    “见……面……礼……”

    今日访友,

    以月送之!

    “轰隆隆!”

    血月开始砸落下来,

    很慢很慢,

    非常非常地慢,

    却以一种很不讲理的姿态一点点一寸寸以匀速地方式,

    硬生生地碾碎了宋帝城外围的结界,

    连带着,

    碾碎了宋帝城内,

    上上下下无数人的“世界观”。

    之前,

    周泽在看大长秋平等王他们交战时,

    感慨着自己觉得匪夷所思的东西对他们这种大人物来说,

    宛若吃饭喝水一般寻常。

    现在,

    他仍然是这种感慨,

    在大长秋宋帝王余他们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

    对于赢勾来说,

    也是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寻常。

    月亮,

    不是挂在天上看的,

    如果不能拿下来砸人?

    那它干嘛还要挂在天上?

    还不如放一块板砖!

    “竖子,敢尔!”

    宋帝王余那尊巨大的虚影双手托起,

    企图将这一轮血月给推开,

    否则一旦血月碾压下来,

    这座宋帝城被毁倒还是其次,

    关键城内如此多的部下官吏,

    一旦这些人集体被碾碎,

    那么自己和那个第九殿平等王不成了一样的光杆司令了么?

    “轰!”

    宋帝王余的双手虚影在此时崩碎,

    显然,

    他的双手,

    无法托得起这一轮血月的重量!

    赢勾依旧站在城墙上,

    看着血月一年年的压了下去,

    面无表情。

    “啊啊啊啊!!!!”

    “逃啊啊!!!!”

    “快打开出去的结界!”

    “快走!”

    城内,

    平日里无数高高在上的官吏开始奔逃,

    神圣不可侵犯的判官开始慌乱,

    平日里鼻子朝天的巡检大人们开始仓惶,

    下面的基层官吏更是惶惶不可自抑。

    几千年来,

    屹立于此神圣不可侵犯的宋帝城,

    谁能预料到在今日会莫名其妙地遭遇这种惨烈的碾压?

    宋帝王余不停地发出着嘶吼,

    这时候,

    即使是他也不得不喊道:

    “速速离开!”

    他只能尽力减缓血月砸下来的速度,

    却不能改变这一结果,

    眼下,

    他只能为自己的手下,

    为这一整座城的人争取逃走的时间。

    “嗖!”

    “嗖!”

    “嗖!”

    一道道颜色各不同的光芒开始疾射而出,

    大家开始了逃跑。

    赢勾仍然站在城墙上,

    没有出手去阻拦,

    与其现在花时间去“拣麦穗”,

    倒不如站在这里,

    静静地欣赏一轮月毁一座城的“美景”。

    “精……彩……么……”

    周泽点点头。

    “还……不……够……”

    赢勾身形飘浮了起来,来到了血月之上。

    “大长秋,速来助本王!”

    宋帝王余高呼道。

    他在喊边上的大长秋来帮忙,

    要知道,

    今日的事儿,

    本就是因他而起!

    原本,

    宋帝王余以为是那虚无之地又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反正那个地方经常有这类的东西出来,也见怪不怪了。

    虽说大长秋的逃跑有些奇怪,

    但顺水人情,能帮就帮了,在自己的地盘上,他宋帝王余有这个底气。

    虚无之地,

    位于阴阳之外的一片蛮荒之地,

    有点像是现实世界里的待开发区域,

    那里,

    阴阳不分,

    也有一些奇怪的种族生存着,

    偶尔也有东西会从里面跑出来,肆虐一下地狱,但基本都会被剪除。

    哪怕偶尔会有一些实力很强的东西出来,

    但面对成建制的阴司力量打击,也基本翻不出什么浪花。

    只是,

    这一次的东西,

    居然能砸下月亮!

    大长秋愣了一下,

    没有下去帮忙,

    而是马上转身,

    逃!

    先前那只大黑猫被抽血踩爆,

    这只是一种直接的威慑,

    让大长秋知道这个人不好惹,

    而眼下,

    直接砸下一轮血月轰城,

    已经是颠覆了大长秋的认知了。

    陪你一起扛?

    杂家和你很熟么?

    杂家下面宝贝都没了,

    就剩下这条命了,

    和你一起扛个屁!

    大长秋又溜了,

    在狠狠地坑了一把宋帝王余之后,

    果断地选择卖队友。

    宋帝王余的巨大虚影哪怕是双手崩碎了,

    却依旧用着自己的身躯,用着自己的胸膛,用着自己的肩膀,在勉力地扛着这轮血月!

    十殿阎罗之威,

    在此时亦然显露无余!

    他,

    还能扛!

    赢勾微微抬起头,

    看着下方的血月,

    轻声道:

    “还……想……回……到……天……上……去?”

    就这点本事,

    还好意思再回到天上继续挂着?

    这么弱,

    还好意思继续回到天上俯瞰众生?

    你,

    也配再挂在上面?

    “嗡!”

    血月一颤,

    似乎是被刺激到了,

    当下,

    血月之上,

    开始有数之不尽的红色岩浆滴淌下来,

    这岩浆代表着的不是寻常的温度,

    这其中,

    蕴含着的是无数年月以来,

    血月挂在地狱空中一天天一年年目睹着的无数地狱亡魂的哀嚎,

    诅咒、

    灾厄、

    怨念、

    毁灭、

    浓郁到几乎能让僵尸都觉得窒息的负面属性像是破了口的大堤一样,

    倾泻而出!

    “该死!”

    宋帝王余发出了一声怒吼,

    他的巨大虚影开始被染上了红色,

    而这岩浆更是席卷入自己身下的宋帝城之中,

    无数的官吏在在诅咒的气息之中沉沦,

    甚至开始了自相残杀,

    能够在一开始就来得及逃出去的毕竟是少数,

    眼下,

    绝大部分的人还是在里头聚集着,

    第三殿的祖庭,

    在此时,

    彻底化作了地狱最为惨烈的修罗场!

    赢勾摇摇头,

    还是不满意,

    “太……慢……了……”

    他还要去追人,

    不能耽搁太久。

    他想早点看到结果,

    而不是在这里继续看这无聊的僵持场面。

    “十息……之……内……结束……日……后……吾……为……汝……封正!”

    封正,

    是大人物对山河湖海对除人之外的一切进行的一种肯定!

    古代历代王朝都会对境内的“神祗”进行封正,意味着它们是王朝正儿八经认定的存在,对它们的修行有着很大的好处。

    这其实有点像是一种肯定,但却超出了肯定的力量,

    层次越高,地位越高的人,

    他们的封正效果就越大!

    血月位于地狱上方不知道多少年,

    今日,

    却因为赢勾的这句话彻底癫狂了!

    周泽很难以理解这种癫狂,

    在他看来,

    铁憨憨什么都没付出,

    充其量不过是拍拍它的肩膀,

    说一句:你很牛逼。

    这就值得你激动成这样?

    事实上,

    血月确实激动成了这样!

    “轰!轰!轰!”

    三声巨响传来,

    血月内部发生了爆炸,

    “啊啊啊!!!!”

    宋帝王余的巨大虚影应声破碎,

    血月的身形也消减了几乎一大半,

    但剩下的身躯依然足够庞大,

    在碾碎了宋帝王余的虚影之后,

    终于无人再能阻拦住它,

    恶狠狠地直接碾压向了宋帝城!

    “轰!”

    血肉模糊,

    灵魂崩碎,

    无数高高在上的阴司人物,

    在此时娇小柔弱得比遇到天灾的凡人都不如,

    他们叫喊,

    他们哭泣,

    他们灭亡。

    辉煌,

    在今日被践踏,

    尊严,

    在眼前被碾碎,

    权力,

    在此刻被撕碎!

    这是一场浩大的劫难,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却站在那里,

    头微微地抬起,

    十指似乎也有些颤抖,

    呼吸也有些急促,

    哀嚎、

    惨叫、

    咆哮、

    城中的散发出来的密集的声音,

    仿佛是世间最为动听的音符,

    正在为自己独自演奏着,

    他陶醉,

    他沉迷,

    他喜悦,

    他……享受!

    这里发生的一切,

    瞬间震动了整个地狱!

    今日,

    故人归来,

    一个城,

    一座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