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初代,肉身!
    周老板反正是没见过这种人,

    你没我的精华,

    能活得这么久?

    我擦,

    你得有多大脸才好意思说出这种话?

    你当初可是强了人家,

    结果人家还得对你感恩戴德才行?

    以前,周泽看一些电视剧或者历史类小说,上面常有“雷霆雨露俱是天恩”这种话,本以为只是场面上哄哄人的,但现在看来,至少很多上位者,是真的这样认为的。

    比如,

    此时的铁憨憨。

    华冠女人似乎是被噎住了,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等了这么久,

    盼了这么久,

    恨了这么久,

    结果见面后,

    是这么一句话,

    换哪个女人来都一脸懵逼。

    好在,

    尴尬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远处,

    已然黑云逼近了!

    周泽看向那边,

    一时间,

    他也有些愕然。

    从宫殿里踩爆了黑猫出来,

    再到拿一轮月亮砸毁了宋帝城,

    之后一路杀戮而起,

    其实,

    大场面,

    也见得多了,

    但此时,

    周泽才明白,

    什么才叫真正的大场面!

    之前和五常侍交手时,四周虽然也聚集了不少巨擘,但那都是有滚滚乌云做遮挡,宛若犹抱琵琶半遮面,而眼下,

    是真正的撕开脸皮剑拔弩张了。

    黑压压的下面,

    一头头凶兽被驱使着向这边推进而来,

    还有无数亡魂推动着战车呼啸而起,

    判官、巡检在上方压阵,

    下面,

    无数手持兵刃的亡魂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际。

    这还算是正常的,

    总共有七面阎罗殿的旗帜打起,

    意味着有七位阎罗王在军中坐镇,

    同时,

    在最前列,

    还有一批披甲奴,

    全身上下都被披着甲胄,

    且在身上有一张符纸贴着。

    “这些,都是近千年来阴司看押的叛逆。”

    身边的女人解释道。

    寻常的小鬼,被惩处就被惩处了,哪怕是魂飞魄散,也只是轻轻松松的事儿,能被阴司正儿八经判定为钦犯的,也决不会是简单的人物。

    直接灭杀了可惜,

    所以封印关押了起来,

    等需要时,

    再押上来当作炮灰使用。

    赢勾的强大,

    阴司清楚,

    哪怕现在水漏得差不多了,

    但谁知道他还剩下多少实力?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也因此,

    这些炮灰拿来此时消耗,

    是最合适不过的。

    周泽记得以前安律师说过,他就是因为给钦犯传递信息才惹祸上身被革职追杀的,也就不知道这里头,到底有没有和安律师有关系的人在里头。

    当然,

    最最引人注目的,

    还是那四口巨大的棺材,

    每个棺材上都画着符文,贴着符纸,

    分别由三位判官看护,

    在一众巡检的推动下,

    走在队伍的前列。

    看见这四口棺材,

    赢勾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他动怒了。

    “这是,四代泰山府君之灵柩!”

    女人长叹一口气。

    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之后,

    阴司建立,

    执掌地狱乾坤,

    作为奈何桥这边的“首领”,

    她之前就听说过似乎阴司早就将历代泰山府君的陵寝给挖掘出来了,

    她原本不信,

    但此时却是信了。

    不要以为当鬼就是不死的,

    事实上,

    当鬼确实能活得比普通人久很多,但也不是不死的,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大限。

    而这四口棺材里,

    躺着的肯定不是泰山府君的尸身,

    估计是衣冠冢或者残念,

    但阴司有办法将他们控制住,

    等到交战时,

    引得四代泰山府君之灵降临再操控他们御敌。

    也难怪赢勾会生气了,

    莫说是在地狱了,

    就是阳间的俗世王朝,

    也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

    那就是善待前朝的皇陵。

    因为嘴上说的好听,铁箍一桶万万年,但万一呢?

    而在地狱,

    这些“神鬼”传说中的人们,似乎没这等讲究,

    阴司挖掘泰山府君陵寝,

    将人家死后炼制成战争兵器,

    这种手段,

    当真是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或许这种事儿阴司自己也清楚,但没办法,

    不拿这些东西去消耗赢勾,

    就得拿阎罗们以及手下判官们的性命去消耗,

    打赢肯定是能打得赢的,

    但若是镇杀了赢勾,

    却把阴司自己也给打残了,

    那这煌煌地狱到底谁说的算,就难说了。

    女人素手一挥,

    一面方巾出现,

    却被赢勾一伸手,

    扯了下来。

    “何故?”

    女人不解,

    “我奈何桥能独立于阴司之外,掌这生死职责,当真是因为阴司心善念我一脉无数岁月劳苦功高么?”

    这是要打算喊人,

    帮铁憨憨打架了。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女人也是一样,跟你打跟你闹,但关键时刻,还是跟着你的。

    周泽觉得这位疑似孟婆的大姐肯定是有很深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否则你无法理解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对一个当初曾强过自己的负心汉做到这一步!

    又或者,

    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可惜,

    这不是现实里的无脑言情剧,

    铁憨憨也不会无聊到在此时对周泽讲述“自己过去的青葱岁月”。

    “男……人……打……架……女……人……别……管……”

    “呵呵。”

    女人后退几步,

    抬起头,

    似乎听之任之了。

    其实,

    周泽倒是有些同情这个女人,

    而且,

    周泽也感觉,

    铁憨憨之所以不要他帮忙,

    并不是他所说的原因。

    之前地藏王菩萨也说过,

    铁憨憨有很多的手段没有用,

    甚至还故意分身上千来到这里,

    其实是加剧了自己的虚弱。

    他是有什么打算?

    “也好,你今日就彻底陨落在此,日后我就在这里给你立个碑,竖个坟,以后,这无尽的孤独岁月,你也能在这里陪着我。”

    爱他,

    就给他埋了吧!

    赢勾只是抬抬手,

    道:

    “待……会……儿……我……走……一……趟……奈……何……”

    “你要转生?”

    女人很是意外,

    “你疯了!”

    转生,

    其实不像是神话志怪里说得那般随意,

    这有点像是古代的爵位,老子死了,下一代承袭爵位的就会降等,然后一路降下去,转生回去的人,会比较优秀,但也是意味着自己生命层次的大退步。

    而且,

    真的就是两个人了。

    想还阳,

    就从黄泉路上上去,

    想转生,

    就走奈何桥走正规手续。

    再加上奈何桥的掌权人还是自家…………

    额,

    所以不会遇到有关部门踢皮球的情况。

    其实,之前很多次赢勾的转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转生,并没有走奈何桥。

    而女人之所以说赢勾疯了,

    是因为她清楚,

    对于阴司的人来说,

    赢勾是被战死还是走奈何桥,

    和阴司所要的结果,

    是一致的。

    所以,

    之前地藏王菩萨发兵镇守黄泉路,

    却没有派人来奈何桥,也是这个原因。

    “会……有……生……路……”

    “你疯了,你是真的疯了!”

    赢勾笑了笑,

    没解释什么,

    奈何桥上分两世,

    但若是有人开路呢?

    “你真的这么决定好了?”

    女人有些犹豫地问道。

    赢勾点点头。

    “那就去吧。”

    赢勾摇摇头,

    “不……急……”

    “要等什么?”

    “等……给……他……们……一……个……教……训……”

    “呵。”

    仿佛劝说在外喝酒打牌的丈夫不听,

    女人也心死了,干脆随他去,

    正如她之前所说,

    他若是死了,

    立个碑,

    刚好可以陪她。

    阴司的大军已经逼近,

    这种阵仗,

    相当恐怖。

    而女人的脸色,也越发阴沉,因为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阴司这次集结了这般阵仗和底蕴出动,

    若是不仅仅想要灭赢勾,

    还想顺势将奈何桥的势力扑灭,

    将这生死轮回终端之地给纳入阴司直辖呢?

    一想到这个,

    女人悚然一惊,

    却又想起自己的手帕已然被赢勾拿走,

    他拒绝自己调兵相助,

    难道是为了给自己……

    一时间,

    华冠面纱下的眼睛,

    似有特殊的光华在流转。

    “你还能打得动么?”

    周泽问道。

    “打……不……动……了……”

    这是实话实说。

    “那你这是要?”

    “喂……”

    “嗯?”

    “如……果……我……死……了……”

    “嗯。”

    “你……能……活……的……话……就……好……好……活……吧……”

    “…………”周泽。

    说罢,

    赢勾侧过身,

    面向阴司的大军坐着,

    山峦之上,

    端坐一个男子,

    而在他面前,

    则是铺天盖地的阴司大军!

    赢勾轻声开口道:

    “再……给……条……路……”

    话音刚落,

    无尽远处,

    也就是之前被“众生平等”削平的阴间泰山整座山体,

    忽然震颤了一下,

    那被赢勾轰出来的“泰山”二字,

    散发出刺目的光泽。

    留守在这里没有离开的地藏王菩萨此时目光一凝,

    直接飞向了空中。

    他看见泰山在崩塌,

    他看见整座山在移动,

    他看见,

    随着山体移动,

    于泰山之下最深处,

    慢慢显露出的一具满身恐怖伤痕的躯体!

    “居然……在这里藏着!是初代泰山府君藏的么!”

    自执掌阴司权柄以来,

    连历代泰山府君的陵寝都被发掘了,

    阴司又怎会忘记当年幽冥之海主人留下的躯体?

    但苦苦搜寻,又因为年代实在是太过久远,哪怕地藏王菩萨知道那只大黑猫当年曾在大战后找到机会舔舐过赢勾尸体上的血液,

    但关于那具尸身到底在哪里,

    真的找不到,

    也推演不出来!

    谁曾料到,

    居然就藏在这泰山之下!

    这绝对是第一代泰山府君的手笔!

    …………

    坐在山峦之上的赢勾,

    看着不断逼近的阴司大军,

    再看着更远处飘荡着的阎罗旗帜,

    轻轻挥手,

    道:

    “回……来……吧……

    吾……之……初……代……肉……身……!”

    …………

    “轰!轰!轰!轰!轰!!!!!!!!”

    这一刻,

    地藏王菩萨终于明白,

    为什么赢勾有那么多的后手他没用,

    是,

    他可能是在藏着掖着,有其他打算,

    但若是有这具肉身在,

    什么九黎魔兵,什么万里沼泽亡魂,

    这些东西,

    又算得了什么?

    要知道,

    这可不是之前周泽在日本人研究所里遇到的那具肉身,

    那只是赢勾人间不断往复转生时因为受到其灵魂气息浸染产生异变的身体,

    而这一具埋藏在泰山下面的,

    则是赢勾当年跟随黄帝征战天下,

    又征伐地狱,

    最后和天上那一双手厮杀的真正依靠!

    再形象一点的话,

    当年有位追日的夸父,

    而他,

    和当年的赢勾,

    是同辈!

    “阿弥陀佛,镇!”

    地藏王菩萨瞬间打出巨大的佛印,

    打算将这具刚刚出现的肉身给镇压住!

    他清楚,

    一旦这具肉身去到那边战场的话,

    对于阴司的大军,

    对于那几位阎罗来说,

    将意味着什么!

    ………………

    山峦上,

    赢勾微微皱眉,

    而后道:

    “滚!”

    ………………

    “滚!”

    下方的尸体,

    忽然张嘴,

    喊出了这一个字,

    刹那间,

    巨大的佛印直接崩溃,

    而那具身体,

    更是冲破了早就自己解开的阵法,

    直接向着远方的战场,

    快速疾驰而去!

    ………………

    赢勾站起身,

    面向下方黑压压的阴司大军,

    道:

    “接……下……来……才……是……我……想……给……你……看……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