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八十五章 白夫人的秘密!
    周泽现在有些焦急,寒衣节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对于白夫人当初给的忠告,以现在周泽和莺莺的关系,根本就不可能去考虑把莺莺一把火烧掉的可能。

    只是,

    莫名其妙地,

    刚刚躲藏在卡通套里的人所说的话,

    又是什么意思?

    真的是白夫人?还是其他的什么玩意儿在这里作妖?

    周泽眼眸深处闪现出一抹赤红色,这纯粹是因为发怒,

    原本因为铁憨憨陷入了无休止的沉睡,

    周泽觉得自己得低调一点,

    之前杀光会所里的鬼差,实在是因为自己太饿了,那是没办法的选择,而且此时地狱正陷入自己的动荡之中,无论是阴司还是负责这次试练的陆判都无法顾及到这里,所以杀了也就杀了,吃了也就吃了,自己又有鬼差证遮掩,不会起什么波澜。

    这次自己真的是打算带莺莺在迪士尼玩一趟回去后,

    就好好地韬光养晦,

    先让自己晋升到捕头,

    然后再试着找一下能唤醒铁憨憨的办法。

    然而,

    低调不是意味着要当缩头乌龟,

    距离之前在地狱亲身经历打爆阎罗们的场面才过去一个晚上,周老板此时的情绪本就有些不稳定,何况,现在又诡异地出现一个家伙,居然敢来撩拨自己的逆鳞!

    “贫道打电话问一下。”

    老道拿出了手机,过了一会儿,道:

    “没人接,老板。”

    周泽马上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遮盖住了自己的脸,两颗獠牙长出,发出了一声压抑的低吼。

    寻常人听不清楚,

    但周泽相信,

    和莺莺在一起的小男孩肯定能感应到。

    很快,

    在西侧方向传来了两声一样的讯号,

    一个是小男孩的,

    另一个则是莺莺的。

    呼……

    莺莺没事。

    “那边,是极速光轮?”

    周泽向着那边跑去,老道紧随其后,很快,在出口处,周泽看见也是一脸急匆匆跑出来的莺莺和小男孩。

    小萝莉手里拿着果汁,站在不远处,她似乎没兴趣去玩那个,之前也没进去。

    想来之前老道打电话没人接,是因为他们正好在玩这个项目。

    “老板,发生什么事了?”

    莺莺有些着急地走到周泽身边。

    周泽则是直接伸手,

    将莺莺抱住,

    一只手贴着她的后脑勺,

    将她压在自己胸口。

    “嘤~~~”

    莺莺一愣,但还是本能地开始惊喜,要知道自家老板可不会在外面表现出这种亲昵的举动。

    而且,

    她似乎还感应到了一种迫不及待。

    边上喝橙汁的小萝莉撇撇嘴,一脸的不屑,

    而后瞪了一眼站在她身边准备伸手依葫芦画瓢的小男孩。

    “死开!”

    “都玩够了吧,我们回去,回通城。”

    这一行人里,周泽说什么就是什么,当下,众人在出口处等到了许清朗,随后直接在停车场把车开出来,一点都不耽搁,直接向通城方向开回去。

    人一旦遇到不可控的威胁,下意识地反应就是先跑回自己的老窝,

    熟悉的主场,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氛围,

    哪怕没实质性的帮助效果,却也能让人觉得心安。

    周泽和白莺莺一辆车,其他人则是另一辆车。

    等车开到了高速路上时,

    白莺莺才有些紧张地问道:

    “老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

    “莺莺,你家夫人,当初真的只是清朝的一个富家小姐?”

    上次听见白夫人的声音,

    已经是一年半以前了,

    虽说之前“白雪公主”说话的声音确实很像白夫人的,但周泽也无法真的确定是她。

    而如果是白夫人的话,

    地狱刚刚遭遇了这么恐怖的打击和动荡,阴司十殿阎罗有九个都出了大问题,她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跑到阳间来当着自己的面装一把“先知”?

    一般只有欧美爆米花大片里才喜欢玩这种调调才对,

    她真的那么闲?

    “额,是的呀。”

    周泽用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是不停地抓着自己的额头,一直以来,自己对白夫人的认知,大部分都是从莺莺的叙述中得到的。

    而莺莺之前两百年,都躺在棺材里,她的认知,其实都是和白夫人聊天时得到的。

    “你待会儿回到书店,就不要出去……

    算了,你跟着我一起走,现在打电话给老安,让他在高速下面等我。”

    “好。”

    莺莺马上拿出手机给老安打电话,

    把老板的要求说了之后,

    莺莺拿着手机看向老板,道:

    “老板,安律师说你把他手机号拉黑了,微信也不回,他现在想和你通话。”

    “把电话挂掉!”

    “嗯。”

    莺莺挂断了电话,

    有些小心翼翼地又看了几眼老板,

    她不知道老板遇到了什么事儿,

    但记忆里似乎很少见到老板这般慌张的样子。

    车速很快,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就过了苏通大桥下了高速,算是进入了通城地界了。

    果不其然,安律师的车就在那里等着。

    周泽把车停了下来,

    安律师马上推开车门下了车,

    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喊道:

    “我艹,老板,整个地狱前阵子都打成一锅粥了,

    和你有关系的吧,老板!”

    安律师有自己和地狱沟通的渠道,

    而前几天传来的讯息,

    足以让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半天没合起来。

    本能地,

    他想到了自家的老板,

    因为事情不会那么巧,老板刚下地狱,结果地狱就出现这种大乱子,说和老板没半点关系,安律师是不信的。

    虽说老板没这个能力,但老板体内的那位,当年可是幽冥之海的主人,他如果想要搞事情,是真的能搞起来的。

    最气人的是,

    自老板回来后,

    自己打电话发微信对方都不回,

    安律师急躁地差点直接开车追到上海去当面问,反正距离又不远。

    “这件事待会儿说,现在先…………”

    “不行,没有什么事儿比那件事儿更大了,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安律师很是激动地双手抓着周泽的肩膀喊道,

    “我特么在店里都快被好奇心给憋死了你知道么!”

    “赢勾做的,打爆了七八个阎罗的法身,平等王之前没死,但这次是真死了,现在赢勾醒不来了,好了,讲述完毕。”

    “…………”安律师。

    安律师一副极为便秘的样子看着周泽,

    你特么能不能再简略一点?

    有你这样讲故事的么?

    过程呢?细节呢?爽感呢?

    “现在先和我去通城博物馆,是小的那个,我有些事情要调查清楚。”

    “不是,老板…………”

    安律师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很重要!”

    “行,好吧。”

    “嗯,地狱的事,等之后我好好和你说,现在没什么事情比眼前的这件事更重要。”

    安律师点点头,答应了。

    没等后面开的有点慢的许清朗等人,周泽之前已经让白莺莺发微信告诉他们先回书店,随后,周泽就带着莺莺和安律师两辆车直接开到了通城小博物馆。

    通城有好几个博物馆,但周泽这次去的是比较小的一个,小到里头连停车场都没有,只能把车停在外面的马路上。

    其实,通城并不是一个以旅游出名的城市,它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虽说改革开放以来,GDP成就显著,甚至比其他地区的省会城市都高,但论起文化底蕴旅游资源这类的,和同省的扬州、淮安这些兄弟城市,就不在一个量级上了。

    这家小博物馆外面挂着一个牌子,连保安都没有,走进去后,更像是走进了一家中学的图书馆。

    里头也没什么人,一路走进去,也就看见一个扫地的大妈坐在那儿,拿着手机好像是在刷抖音。

    等再往里走之后,

    看见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坐在办公桌前像是在整理着什么资料,见有人进来,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不需要任何的证件,

    不需要任何的安检,

    你进来就进来吧。

    “老安,我记得和你说过,白夫人当初不是被通城百姓建立过祠庙的么?”

    “对啊,怎么了?”

    “就依照这个线索,找出当年的记载。”

    说完,

    周泽又看向了白莺莺,

    “莺莺,你也一起找。”

    “老板,寒衣节不是已经过去了么?”

    “找!”

    “安静一点。”

    办公桌前的老者有些无奈地白了一眼周泽等人,

    而后继续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

    “地方志,当地记载,开始找吧。”

    如果不能找到关于那个祠庙的记载,也没办法,但如果有记载可以找的话,那就只能在这个地方。

    通城另外几个知名博物馆,里面展出的大部分是刺绣、近代民族工业等等这些东西,而存放真正史料的,也就只有这里了。

    这一找,

    就是很长时间,

    因为这里堆积着太多的资料文档,平时也没多少人真的会来这里,这里头也没多少正儿八经的员工。

    等到外面都快傍晚时,

    老头走了过来,问道:

    “喂,要关门了喂。”

    意思是要关门下班回家了。

    周泽没理会,继续找自己的,安律师和白莺莺自然也没理会,继续翻阅着手头上的东西。

    老头有些无奈,

    这里又没保安,

    他这一把骨头,又不能赶人,只能走过来问道:

    “找什么啊?”

    “祠庙,很早以前的,解放前好像就被推了。”

    “哟,这哪里能找得到啊,如果是找个名人什么的说不定还有可能。”

    “我记得张謇先生好像给那里题过字的。”

    “张謇先生?”老头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家祠庙供奉的,是不是一个姓白的娘娘?”

    “你知道?”

    周泽放下手中的东西看向老头,

    早知道这老头水平这么高,

    自己之前还费这么多功夫找什么?

    “张謇先生日记里,倒是有记载。”

    说着,

    老头走到书架一侧,伸手,取下了一本书,里面有照片,算是便于文档处理的安置方法。

    “找到了么?那个庙好像解放后就被推掉了。”周泽问道。

    “喏,找到了,可不是解放后被推掉的,解放前老早就没了,这里日记上写着呢,不过那时候不叫日记,很多是家书和书信里的记载。“

    “解放前就被推掉了?知道是谁推的么?”

    “张謇先生本人啊。”

    “什么?”周泽觉得有些荒谬,当初可是他给白夫人题的字,“不可能吧?”

    “这封是张謇先生写给自己侄子的信,就讲到这件事,信里头张謇先生说自己被骗了,给一个yin祠题了字,差点铸成大错,信里后面还说了,他愧疚难安,已经让人把那个祠庙给推了。”

    “具体是怎么回事,张謇先生发现了什么?”

    老头耸了耸肩,

    “你问我今晚家里晚餐吃什么,我倒是能回答一下,你问我当初张謇先生发现了什么,既然他信里没写出来,我去哪儿问去?”

    周泽把“日记本”拿了过来,

    开始亲自翻阅,

    张謇,算是通城近代历史上最有名的一个人,本人是清末状元,清帝退位诏书就是他草拟的,后来还在通城兴办近代民族工业,在清末民初那会儿,哪怕是放在全国也是极有名气的一个人。

    这样子的一个能在历史中有浓重一笔的人物,

    他当初,

    到底发现了什么,

    才一怒之下赶忙将自己亲自题字的祠庙给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