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周老板的愤怒!
    白狐走了,

    但最后那句话,

    东北有蛟,君敢取否,

    倒是让周泽心神荡漾了许久。

    试想一下,

    若是自己的阴阳冊里,真的可以装一头蛟在里头的话,

    在铁憨憨不在且想念他的日子里,

    自己应该能获得极大的安全感吧。

    何况,

    之前的鬼玉,

    直接被那个阴柔男子给一巴掌拍死了,

    死得那叫一个干脆,

    周老板连心疼都没来得及。

    现在看看,

    自己身边似乎还真的缺点儿挂件,

    这就像是出门兜里不揣点儿钱,心里就没安全感一样。

    唉,

    鬼玉是个好孩子啊。

    周泽靠在沙发上,默默地又拿起了报纸。

    去东北,暂时没这个打算,毕竟安律师前不久才说过去云南,准备进阶捕头的事儿。

    这一南一北,几乎是横跨整个中国了。

    “中午吃什么?”

    许清朗一边系围裙一边问道。

    “清淡一点的吧。”

    “成。”

    许清朗去厨房准备了。

    晒着太阳,

    等着吃饭,

    这种感觉,

    美滴很美滴很。

    周泽翻了一页报纸,

    目光不经意间瞥了一下外面,正好看见渠明明同学发了疯一样往这里跑来!

    “砰!”

    头撞到了书店玻璃门上,

    整个人摔了进来。

    “救救,救救我妹妹,救救我妹妹!”

    ………………

    周泽本来是不想来的,

    毕竟估计谁也不想一个安静祥和的上午被一群到处乱爬的虫子给打破,

    眼前,

    虫子的数目真的很多,

    不光是蛊虫,

    还吸引了附近不少普通的虫子聚集了过来,

    好在网咖在这一层楼下,否则下面玩电脑的人可能得亲身体验一把星际玩家的快感了。

    虫群之中,

    隐约可见一个人,

    大部分面积都被虫子给遮掩着,

    偶尔露出属于少女的白皙皮肤。

    “我不是这专业的啊?”

    周泽看了看身边的渠明明,

    有点爱莫能助。

    养蛊者被反噬,

    就像是作奸犯科的人进了监狱,

    活该呗。

    “求求你,帮帮忙,帮帮忙,救救她,救救她!”

    “你妹子这是自己出问题了,术业有专攻,怎么鼓捣虫子,我真的不会。”

    周泽咬了咬牙,想了想,道:

    “能不能把她身上的虫子先驱散开?”

    “以前是可以的,现在我做不到,这些虫子,根本就不听我的命令了,我妹妹早上的时候,忽然就摔在了地上,然后她体内的蛊虫就自己跑了出来,还吸引了附近很多虫子一起聚集到了这里。”

    “这是要登基么?”

    周泽蹲了下来,

    伸手一压,

    压死了一大片的蚂蚁。

    这些倒不是什么白蚁食人蚁这类的“爸爸”,

    只是当地普通的蚂蚁,

    所以,攻击力着实有限,但这密密麻麻的样子,还是能够让普通人头皮发麻。

    “怎么会忽然这样,你们又搞出什么新花样了?”

    “没有,真的没有,确实是毫无预兆就这样了。”

    周泽伸手指了指身旁的莺莺,“暴力清扫。”

    莺莺点点头,

    走上前,

    周身的煞气宣泄而出,

    “唰!唰!”

    来回几遍,

    把一批又一批的虫子直接掀翻,

    虽说不可能做到绝对干净,

    渠真真身上还有很多虫子在爬行,

    但比之前的景象确实是好多了。

    渠明明这个时候则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了周泽手里。

    “见外了啊。”

    周泽一边说着一边把卡放进自己口袋中。

    “这卡里没几个钱,只要您这次能救得了她,我连这网咖和楼上的房产,全都送给你!

    我只求她能够好好的,

    我要带她回家,

    去我们小时候住过的老屋。”

    其实,

    渠真真因为小时候的疾病,导致几乎早夭,若非是渠明明同学靠养蛊的法子把她给强行续了起来,

    估计现在坟头的草已经很茂密了。

    而现在,

    渠明明似乎也不打算玩了,

    他也知道自己妹妹的情况已经很艰难了,

    所以打算带妹妹回老家,

    这网咖什么的这些地方,

    反正是要处理卖的,不如直接给周泽当出手的工钱。

    听到送网咖,

    莺莺的眼睛都亮了,

    作为一个网瘾少女,

    拥有一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大网咖,

    简直就是美梦成真啊!

    周泽则是正色道:

    “治病救人,本就是医生的本分,你也是个医生,干嘛说这种见外话嘛。”

    随即,

    周泽又环顾了一下四周,

    似乎都来不及看躺在地上急需拯救的渠真真,

    而是装作很随意地问道:

    “你这楼上公摊是怎么算的来着?”

    “…………”渠明明。

    “开玩笑,开玩笑。”

    周泽走到了渠真真身边,

    女孩躺在地上不动很久了,

    如果是救治一个普通的伤者,那时间就是生命,每个曾在急诊科待过的医生,都会有这种切身体会。

    但渠真真不同,

    因为她本就是个死人!

    周泽把她的身子给翻开,

    此时她的身上虽然没有出现尸僵,

    但整个身子,已然进入了一种假死的状态,有点像是深度植物人,而且是基本没可能醒过来的那种。

    这是为了让蛊入体提供的方面吧,

    用特殊的手段,把人体的经脉彻底锁死,

    将人体本身的机能压制到最低点,近乎活死人的状态,

    才能不和蛊虫冲突紊乱,最后,导入蛊虫的生机进入体内。

    人,

    也就“活”过来了。

    虽说在国内,中西医互相影响,每个西医也能知道甚至懂一些中医的道理,但这种手法,是周泽以前从未遇到过的。

    回头,

    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渠明明。

    这家伙,

    是真正的中医高手啊,

    搁在古代,

    在太医院也是得有牌位的吧。

    好在周老板不当医生很久了,也没那个心思在这里去切磋医术什么的。

    当即,

    周泽的指甲长了出来,

    而后默默地刺入了渠真真的手腕之中。

    渠真真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白莺莺在旁边抿了抿嘴唇,

    老板指甲的酸爽刺激,

    她是经历过的。

    当初的她,在书店刚醒来时,就被老板插得一泻千里。

    渠真真的脸上,开始出现一抹血色,这是身体机能被重新刺激苏醒的征兆,但周泽的指甲实在是太霸道了,不一会儿,渠真真的脸上就又呈现出了暗青色。

    尸毒的影响,

    已然显现!

    渠明明在旁边看得大气都不敢出,他虽然是中医高手,但眼前的人,早就不能用普通人的视角去看待了,所以哪怕自己妹妹的情况在自己看来愈发急转直下,他依旧忍着没说话。

    周泽的指甲开始不拘于在手腕处活动,而是开始在渠真真全身上下来回“行走”。

    此时此刻此景看起来,

    真的有点登徒子的味道。

    但在下一刻,

    周泽目光一凝,

    指甲刺入其体内,

    而后一个拉拽,

    一条黑色的蠕虫被他用指甲抓了出来。

    指甲迅速摩擦,

    蠕虫直接化作了飞灰。

    拍了拍手,

    周泽起身,

    走向了卫生间,

    他要洗手。

    “哇塞,老板好厉害呢!”

    莺莺也来到旁边赞叹道。

    “无非是把手术刀换成自己的指甲,把核磁共振换成了煞气感应而已。”

    周泽洗了三遍手,

    而后对着镜子摇了摇头,

    干脆又洗了把脸。

    等从卫生间走出来时,

    整个客厅里已经不见一只虫子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渠明明弯腰鞠躬。

    “有副作用的,不过那些尸毒你应该没问题,至于蛊虫,应该都回去了,调理恢复的事儿,你拿手的。”

    “理当如此,理当如此。”

    渠明明说完,笑了笑,

    “确实神乎其神。”

    “客气了,客气了,行了,你照顾你妹妹吧,你有的忙呢,莺莺,我们走。”

    “好的,老板!”

    周泽和白莺莺走到了门口,

    渠明明多远送,

    而是继续在客厅里查看自己妹妹恢复的情况。

    周泽停了下来,

    没急着出门。

    莺莺也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家老板。

    周泽弯腰,

    手指着地下的瓷砖,

    问道:

    “莺莺啊,你说这地下的瓷砖方方正正的,像什么?”

    “像……像白雪?”

    “不不不。”

    周泽摇头挥手,

    然后故意提高了音量纠正道:

    “像不像一张张房产证?”

    “…………”渠明明同学。

    …………

    过户的事儿,等过阵子渠明明把自己妹妹安顿调理好了,就会亲自去负责办理,他又走到门对天发誓决不食言之后,周泽才和莺莺一起离开。

    “老板,洗澡么?”

    莺莺知道周泽喜欢干净,刚刚只是洗手,可能老板未必满意。

    “再过会儿吧,我去隔壁田里看看。”

    推开书屋里头的小门,

    周泽走到了菜园里,

    菜园里的菜已经长出了茎叶来了,下方泥土上,一层黑黑的雾气遮绕着,看起来很是神秘。

    这就是彼岸花的异象所在了。

    黑小妞坐在板凳上,

    在她面前的坑里,

    死侍被埋在里头,

    头顶的头发都变成了绿色。

    “哎哟,我的甩手掌柜终于舍得来看看自家的奴隶了。”

    黑小妞开口道。

    周泽走到黑小妞身边,

    “你辛苦了。”

    “不敢当,客气客气,还得指望你给我解毒了,是吧?”

    周泽点了点头,“时间还早。”

    黑小妞也点了点头,

    拿起旁边的水壶,给死侍浇了点水。

    紧接着放下水壶,看了一眼还站在这里的周泽,好奇道:

    “您还有事儿?”

    周泽点点头,

    “啪!”

    一巴掌抽出去,

    黑小妞整个人被抽翻在了地上,

    她腿被当初赢勾弄断了,

    起不来,

    只能一边嘴角流着血一边在地上蠕动着。

    “呵呵,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黑小妞躺在地上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看着周泽。

    “这句话,

    应该我来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