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七百零八章 赢勾,归来!
    “旺财”这两个字,

    让陈警官原本一直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波动。

    这个称呼,

    代表着耻辱,

    一种伴随着它不知道多少岁月的“伤疤”,

    而且还被死死地钉在了耻辱柱上!

    古往今来,很多衙门门前都会放它的雕塑法像,祈法兽监管之寓,警告这里的官员遵纪守法,有守法畏法之心。

    若是别人或者其他的存在看见自己无数岁月以来一直被人这般供奉着,肯定会很开心,很惬意,忍不住去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活得可真倍儿有面子。

    但那上面,

    可都是独角啊!

    而她,

    可是天生双角!

    这就像是你曾经的一个很难以启齿的黑历史,结果被人满世界的贴大字报贴满了大街小巷,且一贴就是无数岁月,

    这,

    能忍?

    陈警官双手迅速抓起瘫在地上的周泽,

    厉声道:

    “谁告诉你的,谁告诉你的!”

    哪怕是到现在,

    陈警官也没有把周泽和那位联系在一起,那位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这或许就是陈警官,

    哦不,

    其实是獬豸的局限性了。

    上古时期,獬豸去地狱想要宣扬法度,惩戒尸位素餐的那位,结果被那位打断了一只角最后不得不灰溜溜地跑出了地狱。

    这件事所带来的影响一直蔓延到了现在,

    因为自那之后,獬豸哪怕在阳间拥有无数分身,成为法度的图腾,但是在地狱,它完全没办法涉足一丝一毫。

    这是规矩,

    哪怕那位不在了之后,

    这个规矩也一直被后来的地狱执掌者们恪守和奉行着,

    无论是泰山府君年代还是阴司年代,

    獬豸想要把手伸进地狱都是不可能的事,毕竟,他们也不愿意自己的地盘被别人插手然后对自己指手画脚。

    而獬豸,也是因为那一次之后,彻底熄灭了干预地狱的念头。

    再加上这些年来,天地法则变化,獬豸都不得不选择“装瞎”了,本尊几乎一直陷入着半沉睡状态,且陈警官的出现,是在地狱大动之后,分身和本尊本就不是那种瞬间互通的关系。

    这一切一切的原因,

    造成了地狱的那场大动乱,

    陈警官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的风声!

    所以,它还不知道自己当年的大仇人,曾经在地狱忽然出现,大战阴司大军后“彻底消亡”的事儿。

    “你听谁说的,你听谁说的!”

    上古的秘辛,

    在那时知道的人本就不多,

    现如今依旧还活着的还存在的,自然就更少了。

    是谁,

    到底是谁,

    在她已经学会对那件事心平气和之后,

    却依然敢传出这些闲话,来撩拨自己的怒气!

    周泽张开嘴,

    似乎是打算说些什么,

    陈警官还下意识地往前凑了一点,

    但在下一刻,

    周泽的身体忽然发力,

    一口咬在了陈警官的脖颈位置。

    陈警官一只手狠狠地砸在了周泽胸口位置,

    只听得“砰”的闷响,

    但周泽依旧死活不松口,

    陈警官再度一拳砸下去,

    周泽仍然不松口!

    感知着自己血液似乎正在被对方吸食走的声响,

    陈警官眉头一皱,

    双手抓住了周泽的脖子,

    使劲地往外拽,

    “嘶啦!”

    周泽身子还是被陈警官给强行拽开,

    但连带着陈警官本人的脖颈位置,也被撕扯下来了一大块血肉。

    周泽脸上和唇下,全是鲜血,但却是以陈警官的鲜血居多,齿间还能清晰可见些许的皮肉残留。

    这是实打实地,

    老子就算打不过你,

    但哪怕是拼了命,

    也要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

    让你多放点血!

    “你,找死!”

    陈警官单手抓住了周泽的脖颈,直接向地上砸去。

    “轰!”

    周泽被砸在了地上,头部先着地。

    “给我,去死!”

    陈警官伸脚,

    重重地踩在了周泽的胸口位置。

    只听得“嘎嘣”一声声脆响,

    周泽胸口的肋骨此时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了。

    但陈警官扔不罢休,

    脖子上的伤口一直在告诉她自己刚刚被反咬的耻辱,

    而“旺财”那两个字,更是让其彻底陷入了恼羞成怒!

    她蹲下了身子,

    双手狠狠地刺向了周泽的胸口。

    “砰!”

    “砰!”

    “砰!”

    “砰!”

    老妇舂米,

    却次次刚猛无比!

    周泽先前和陈警官一战,身上本就有一点伤,但最关键的还是在那一刻被老头儿的用血布置出来的阵法给阴了,体内的煞气直接被破开!

    此时的周泽,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就像是一个没有燃料的坦克。

    看起来依旧坚固无比,却失去了移动能力,只能被动挨打。

    当然了,

    陈警官想要完全解决掉周泽,

    也需要费一些的功夫,

    哪怕周泽无法进行防御和其他有效的攻击,

    但就算拆塔,也是需要一定时间。

    “我要捏碎你的心脏,搅乱你体内的一切,让你这具引以为豪的肉身,一步一步地完全崩溃,彻底瓦解!”

    “呵……”

    就在此时,

    之前几乎已经一声不吭的周泽,身体猛地又蜷缩起来,双手双脚居然直接攀附在了陈警官的身上。

    该死,

    他居然还有力气!

    陈警官下意识地就是一拳砸出去,

    “砰!”

    然而,

    周泽的双脚和双手却死死地勾住了她,且硬生生地承受了这一记。

    “噗哧!”

    獠牙,

    刺入到了陈警官的左臂之中,

    周泽一边恣意地大笑一边在疯狂地撕咬着,吞咽着!

    “我,让你咬,让你继续咬!”

    陈警官这次没有再尝试打飞周泽,而是特意转了一下身子,一只手掐住了周泽的下颚位置,另一只手则是直接抓向了周泽的一颗獠牙。

    “拔了你的牙,我让你咬,咬啊!”

    “嚓嚓!”

    一颗獠牙,

    被陈警官从周泽嘴里硬生生地拔了出来,

    然而,

    周泽却依旧不为所动,

    另一颗獠牙还是继续死死地嵌在了陈警官的手臂血肉里,疯狂地搅动!

    陈警官又抓住了另一只,

    “拔了毛的凤凰,拔了牙的僵尸,呵呵。”

    “嚓嚓!”

    当第二颗獠牙也被拔出来之后,

    周泽体内的一切气力似乎都被抽去一空。

    陈警官单手抓着周泽的脖颈,狠狠地向下一摔!

    “砰!”

    周泽这次是真的四肢摊开,

    摔在了地上。

    胸口几乎被捶烂了,

    脸上全是鲜血,

    身子一颤一颤的。

    陈警官胸口一阵起伏,

    身后的独角兽黑影也是在不停地怒吼咆哮着。

    她一只脚踩在了周泽的胸口位置,

    双手拽住了周泽的一条胳膊,

    开始发力,

    宛若拔河。

    “嘎吱嘎吱嘎吱!!!!!!!!!”

    周泽的这条胳膊正在变长,肩膀位置的骨肉也在慢慢地被分离出去,骨骼深处的摩擦断裂声,更是如此的清晰!

    “啪!”

    很脆很脆的声响,

    周泽的一条胳膊被完全扯断了下来,

    落在了陈警官的手中。

    “法兽”的身上,

    也完全被自己的和周泽的鲜血给彻底污染,

    看起来极为阴森可怖。

    刚刚复原才一天功夫的胳膊,

    又断了。

    “你听,结界外面,你的人还想要来救你呢,呵呵。”

    陈警官把脸凑到了周泽的面前,

    “他们破不开这个结界的,哦不,或许,也不一定,但哪怕她们能破开结界,等她们进来时,

    你也早就已经被我大卸八块了!

    不过你放心,

    我不会让你走得孤单的,

    我会让他们陪着你,一起上路。

    谁叫你成功惹怒了我呢?

    旺财,

    也是你配叫的!!!!!!”

    龙有逆鳞,獬豸也是如此,每个人心底都有着自己和别人都无法去触摸和撩拨的区域,很显然的是,周泽这次是真的把獬豸给刺激得狠了,竟然使得其内心深处的凶兽本性也彻底爆发了出来。

    法兽,法兽,

    它本就是帝尧饲养的凶兽,

    脾气自然不可能好,

    否则让它当法兽还如何去执法严正?

    陈警官说完,双手抓住了周泽的脖子,双脚则是踩在周泽的胸膛位置,下一步,她要把周泽的头颅给扭断下来。

    只是,

    当她的双手刚刚抓起周泽的头时,周泽忽然侧过脸,张开嘴,咬住了陈警官的手掌。

    陈警官却笑了,

    “你咬啊,你继续咬啊,像一条狗一样,给我咬啊!”

    没了僵尸獠牙,

    靠和普通人无二的牙齿,怎么可能破开陈警官的身体防御?

    但周泽还是在用力地咬着,拼了命地咬着。

    “可笑!”

    “砰!”

    陈警官的一只手故意放在周泽的嘴里,让他继续咬着,反正又咬不破自己的皮肤;

    而另一只手则是挥拳对着周泽的脸砸去!

    “砰!”

    “荒谬!”

    “砰!”

    “自不量力!”

    “砰!”

    “罪大恶极!”

    “砰!”

    “你松不松口?”

    “砰!”

    “还不松口么?”

    “砰!”

    “来,你继续咬啊!”

    “砰!”

    周泽的半张脸,几乎都塌陷了下去,在陈警官一次次地重锤之下,虽然以其肉身强悍程度,没有被爆头,却也是无比地凄惨。

    但周老板这次是真的发了真狠,

    宁愿自己的头被砸烂,

    也依旧不松口!

    咬不咬得破,

    是能力问题,

    但咬不咬,松不松口,

    却是态度问题!

    他不服,

    他真的不服!

    若不是之前老头儿的阵法打击,

    周泽不认为这只獬豸分身能打得过自己。

    甚至,

    如果不是一开始她仗着老头儿的血线补充作弊,

    周泽相信在那时最开始的交锋中,

    自己就能把她给打趴下!

    结界,

    隔绝了内外,

    周泽听不到莺莺她们的声音,

    或许,

    这也是一种清静吧,

    这次似乎要死得很难看了啊,

    莺莺如果亲眼看着的话,

    应该会哭得很伤心的吧,自己也会很烦的吧。

    但这次,如果真的交代了,是真的憋屈啊!

    以前,是打不过,是自己太弱,被欺负,没辙,只能低头做小。

    但这一次,

    周泽真的觉得自己是可以凭自己现在的力量打赢的,

    他能打赢的,

    真的可以赢的,

    却又以这种方式,变成了这般结局!

    哪怕他以前心性再咸鱼,心里也生出了浓浓的不甘!

    只是这一抹不甘,

    也只能坚持到这里了,

    周泽已经感觉到自己意识的涣散,他已经支撑不住了,一直这样被动挨打,对方又是獬豸的分身,哪怕以他的僵尸体魄,也只能坚持到现在了。

    然而,

    就在此时,

    一道熟悉且很久没有听见的声音自周泽心底缓缓地响起:

    “表……现……不……错……可……以……输……不……能……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