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愤怒的咆哮!(第四更!)
    “吱吱吱!!!!”

    周泽把车停了下来,

    抱着小猴子下了车,

    老道跟在后头,左顾右盼,道:“这儿条件不错啊。”

    确实条件不错,这里虽说算不上什么市区繁华地带,没改造之前也算是农村,但和所谓的山区里的村落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然而,

    没有道理是说偏远偏僻的地方就一定愚昧,城市的霓虹灯之下就肯定干净。

    “仔细分辨一下,别找错房子了。”

    周泽对小猴子嘱咐道。

    “吱吱吱!”

    小猴子继续指向前方。

    周泽继续稳步前进,看起来,没有丝毫犹豫。

    “吱!”

    小猴子指着前面的这栋小楼。

    “找到了。”

    周泽长舒一口气,把猴子放了下来。

    老道站在了周泽身边,看着眼前的房门。

    “人就在里头,你去办吧。”

    周泽抽出一根烟,递给了老道,

    “抽根烟,壮壮胆。”

    老道咬住了烟头,

    闭上眼,

    深呼吸后再深呼吸,

    却没有真的迈进去。

    他没去问周泽为什么不报警?

    因为自家老板如果想报警靠警方来解决这件事的话,就不会拉上自己而是会拉上老张了。

    他也不能问周泽为什么让自己先进去?

    因为不是看着自己之前坐在芳杏之前工作的地方,老板也不会拉着自己出来,帮芳杏报仇。

    期期艾艾的是自己,

    浑浑噩噩的是自己,

    受打击愤怒的是自己,

    自然,

    这件事,

    也应该由自己去解决。

    理所应当的,

    为了公理,

    为了公道,

    为了芳杏,

    老道深呼吸,再深呼吸,他在不断地催眠自己,在不停地劝说着自己,

    但这只脚,

    却还是迈不进去,

    “啪!”

    老道自己给了自己一巴掌,

    抽得那叫一个脆生。

    小猴子在旁边都被吓到了,马上窜到了老道的肩膀上,用自己的小肉爪帮老道揉揉脸。

    周泽也点了根烟,

    站在老道身边等了很久,

    道:

    “合着,您这是在发功呢?

    等着里头的拐子被你给克死?”

    “吱吱吱!”

    小猴子忽然面向周泽,一怒想怒又不敢怒的样子。

    小猴子是怕周泽的,从一开始就怕,但它又是灵猴,所以一路以来,包括现在,小猴子能明显地感觉到周泽似乎是在逼迫着老道。

    周泽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反正有小猴子在这儿,里头的目标人物想跑也不可能跑得掉。

    “老道,你知道么,人都有想毁掉美好事物的冲动,这是人的本性。”

    老道有些愕然地看着周泽,他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行了,我去解决吧,不难为你了,你就站我后面看着,慢慢欣赏,可以吧?”

    说着,

    周泽把烟头丢在了地上,踩了踩,然后站起身,向里走去。

    “老板!”

    老道伸手攥住了周泽的手腕,

    抿了抿嘴唇,

    那句,

    报警吧,

    或者通知老张吧,

    这几句话,还是没办法说出口。

    他总觉得说这些话,太没点担当。

    都找到这儿了,人就在里头,不光是拐子,还是杀人凶手,里面的人,死有余辜!

    老道实在不晓得,该用什么理由去阻止自家老板。

    毕竟,

    自家老板是鬼,

    而法律,

    无法约束鬼。

    “你还要拦我?”

    周泽反问道,眼底出现了一抹血丝。

    老道被这目光给唬了一跳,

    他真的觉得,

    今天的老板好像有些不对劲,

    是真的不对劲,

    像是哪里出现了一些问题,

    因为以往老板是最怕事儿的,

    遇事儿也不会这么冲动,

    至于老板说的孤儿院的同病相怜什么的,

    说句淡薄一点的话,

    至于么?

    “老板,老板,别去,别去!”

    老道伸手用力攥住了周泽的手,没有放开,这可是鼓足了勇气!

    他不想再失去第二个老板了!

    “你放开!”

    周泽猛地一拽,老道身形一个踉跄,但还是没放开。

    “我不放,老板,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陆放翁,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我是没出息,我是没出息,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人就是个烂好人,就是个没担当的家伙,就只想着一辈子活在自己的梦里,做好事是这样,做人也是这样,这七十来岁,就是这样糊弄自个儿给糊弄出来的!

    芳杏死了,我难过,我恨这帮混蛋,我恨不得杀了他们,但老板,你今天真的,真的有点…………”

    “跟我一起进去!”

    周泽拖拽着老道往里走。

    “老板,老板!”

    老道低声喊着。

    忽然间,

    周泽觉得自己灵魂深处的像是发出了崩塌一样,

    一阵巨响传来,

    “嘶!”

    周泽脸上痛苦之色稍纵即逝,眼里,多出了一抹其他的神采。

    周泽忽然笑了笑,道:“我又没说我要进去杀人,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啊,不杀人?”

    老道懵了。

    这不是奔着虐杀坏人的目标去的么?

    “这么说吧,我昨天精神受到点刺激,很难受的感觉,导致我现在压力很大,需要发泄一下。你可以这样理解吧。

    不杀人,

    但我打一顿,打断几个骨头,再玩点折磨人的小把戏可以的吧?”

    “哦,好,可以,可以。”

    老道一边点头一边主动往里走。

    “老板,我去打,我给他们都打一顿,狠狠地收拾一顿,这帮王八羔子,打一顿后,再送他们去吃花生米!

    让他们去接受法律的审判!”

    老道走到一半,见周泽没跟上来,忽然停下了脚步,有些面色讪讪地指了指自己的脸,

    道:

    “老板,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连个人都不敢杀?”

    周泽的眼睛忽然一红,

    老道吓得一个哆嗦,

    这个眼神的老板,

    好可怕!

    老道马上扭过头,继续往前走,不敢再往后看了。

    少顷,

    周泽闭上眼了,

    露出微笑,

    摇摇头,

    但这微笑,

    看起来却这般的勉强。

    “该死,铁憨憨,你在做什么!!!!”

    周泽一只手猛地攥住了自己的胸口,在心底愤怒地咆哮!

    “才……发……现……么……”

    “我就说,我的怒火,我的杀意,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你有病吧!”

    “他……才……有……病……”

    “我是我,你是你,我今晚就去把煞笔要回来,看以后你还敢不敢再悄悄地在后面影响我的情绪!”

    “随……便……你……”

    “你逼我大开杀戒,有什么好处,你让我反着逼他,又有什么好处!

    你闲着无聊可以继续去玩你的手办啊,

    你不是收集了那么多么!

    一个个人偶,柱子上绑着,海里藏着,

    你去满足你的人形手办收集癖好啊!”

    “有……人……需……要……见……血……”

    “去你吗的!赢勾,这具身体,你要,趁着煞笔不在,你可以来夺!

    背地里搞这些东西,你什么意思!”

    有句话周泽没说,但意思很明白了,这不是你的画风!

    “你……在……对……我……吼……么……看……门……狗……”

    “这帮人,我想杀就杀,但那是建立我愿意的基础上,我不用你给我乱施加情绪!

    我说你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

    人间的事情,你也感兴趣了?

    你想杀他们,

    你直接强占我身体去杀啊,

    你现在怎么越来越女人了!”

    “放…………肆…………”

    “轰!”

    周泽灵魂深处,

    那座泰山忽然震颤了一下,

    “你……也……放……肆……”

    “轰!”

    周泽只觉得自己一阵眩晕,

    整个人直接跪伏在了地上,

    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眼耳口鼻位置,

    不停地有鲜血滴淌出来。

    小猴子回头,看见了周泽这个样子,马上窜了过来,蹲在周泽面前,小心翼翼地打量着。

    而老道那边,

    还在继续尝试着开门进去,门似乎没关实,是可以打开的,只是需要伸手勾一下。

    周泽只觉得自己识海之中,一阵乱颤,整得他跟天旋地转一样。

    “一……堆……废……物……”

    赢勾充满愤怒的咆哮来临。

    “你也是!”

    周泽回骂道。

    周泽现在真的不介意赢勾直接抢夺自己的身体,无论是暂时还是永久的,否则他也不会把煞笔放在老张体内去镇压獬豸了。

    但这种背地里不打个招呼,直接给自己情绪施加影响的行为,让周老板难以接受。

    就算是死,老子也得以“自己”的姿态去死,而不是做你赢勾的一个提线木偶!

    “你……们……都……是……废……物……”

    “轰!”

    “噗!”

    周泽吐出一口鲜血,

    双手死死地抓着地面的冻土。

    良久,

    良久,

    良久,

    灵魂深处,终于消停了下来。

    周泽长舒一口气,

    扶着地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他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赢勾会忽然莫名其妙地给自己输入了怨念,悄无声息间挑起了自己的情绪。

    如果不是最后老道抓着他,

    周泽真的很可能强行带着老道进去大开杀戒,

    要当着老道的面,

    把那几个人渣人道毁灭!

    “难不成你上古时就被拐卖过?”

    周泽自嘲道。

    只是,

    这一次,

    赢勾没有声音传来。

    周泽继续地喘息着,

    而这时,

    完全不知道身后的老板刚刚正经历着天人交战的老道,

    终于成功地打开了房门,

    “咔嚓”一声脆响,

    房门被他推开,

    入眼之处,

    就是连着灶台的厨房客厅,

    老道目光向里一扫,

    当即惊呼道:

    “妈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