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召集令!
    “呀,咋滴了?”

    老道见安律师一个人坐在吧台后面发呆,有些好奇地跑过来问了一下。

    安律师手里拿着超霸杯,借咖消愁。

    咖啡是苦的,

    过期的咖啡更苦,

    现在则等于是苦中加苦。

    “没事儿,可能过会儿要出个远门了。”

    “哦。”

    老道见安律师兴致不高,也就没打算继续问一下,而是转身,直接去把书店的门给打开了,阳光照射了进来,新的一天也就开始了!

    端了个小板凳,在门口坐了下来,点了根烟。

    老道发现自己这阵子越来越喜欢看朝阳了,

    这其实是一种很不好的兆头,

    就像是一些人标榜着要养身不喝饮料而喝温开水一样,

    事实上,

    这也只不过是一种对自身步入中年身体条件开始下降的无奈妥协,

    然后对种依旧坚持喝冰阔落的人,

    投去艳羡目光的同时,鄙视一句:你们不懂得养生。

    但有些时候,是真的控制不住的,比如,老道就无法控制住自己对朝阳的喜爱,总觉得自己大早上地打开店门后往这里一坐,就能让自己一整天身上和心里都暖洋洋的。

    老道侧过头,看向那个老板一直坐的那张沙发。

    兴许,

    老板早就是这种心态了吧。

    繁忙过,紧迫过,到头来,才终于明白,真正的美好其实就在自己的身边。

    “安律师啊,你没睡啊?”

    老道有些好奇地又回过头问道。

    安律师睁着泛红的眼睛,摇摇头。

    “哦。”

    老道站起身,拿起扫帚和簸箕,开始出去扫地。

    书屋门口,是要扫的,左边是自家的菜园子,右边是自家的药店,顺手也就扫了吧。

    其实这并不累,比起那种当创卫先锋标兵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而且,老道也挺满足的,有种老财主每天抽出时间围绕着自家田地转圈圈的感觉。

    他这辈子,不带什么浮财,钱财来得容易,走得也容易,但并不是意味着他不爱财,财富和产业所带来的踏实感和满足感,依旧可以打动得了他。

    等老道清扫好回来时,厨房里已经在热闹起来了,老道无奈地扶额,得嘞,肯定又是许娘娘在用傀儡操练了。

    然而,

    就当老道放下东西准备出去买早餐时,

    却看见系着围裙的许清朗从厨房里走出来,

    淡淡地道:

    “布置一下桌子,吃早餐。”

    “哟,好嘞!”

    餐桌很快就布置好了,

    很快,

    来蹭早餐的人也来了,

    一大圈子的,除了莺莺和小男孩以及喜欢玩儿光合作用的死侍没上桌以外,

    大家都围绕着桌边坐定了。

    等老板冲好澡出来在首位坐定之后,

    许清朗端出了早餐。

    不是什么豆浆油条,也不是什么饵丝小面儿,

    第一道就是个硬菜,一大盆甲鱼汤,然后又是红烧肘子、小鸡炖蘑菇、酸菜煮大骨,紧接着又是好几个热炒,外加几个冷盘。

    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早餐?

    书屋的生活水平已经提高到这种地步了么?

    饶是以喜欢蹭饭出名的老张,此时也有些下不起筷子了,这大早上的吃这么油,合适么?

    周泽拿起筷子,

    先从红烧肘子的大盆里夹起茼蒿放入自己碗里,

    道:

    “吃。”

    老板发话了,

    大家吃吧。

    少顷,

    许清朗还送上来一瓶茅台,且依次给大家斟酒。

    大家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啥情况?

    周泽端起酒杯,对安律师道:

    “干杯。”

    大家的眼神齐刷刷地都盯向了安律师,

    原来,

    问题出在这里!

    安律师端起酒杯,和周泽碰了一下,又和大家虚应了一下,而后一饮而尽。

    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这顿饭,

    他吃得不少,

    有点像是断头饭。

    一顿油腻得不能再油腻的早餐结束,

    周泽走到沙发上,躺了下来。

    其余人没急着走,也都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有看报纸的,有看杂志的。

    过了会儿,

    安律师抱着一个婴儿从菜园子里出来,背上还背着一大包的东西。

    “老板,我走了啊。”

    安律师对周泽喊道。

    这声音,

    如泣如诉,

    几乎是摆明了,

    老板你快喊住我,喊住我!

    但周泽没动,翻了一下报纸页,抽空微微点头。

    安律师饱含深情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似乎是要把书屋里的一草一木全都记在自己的脑海中,

    然后,

    他用力地盯着书屋里的那帮人,

    妈了个巴子,

    老板老子不敢瞪,

    你们呢?

    还不快点过来抓住我,抓住我啊!

    只是,

    大家都忽然觉得自己手中的刊物是如此地好看,如此地吸引人,都低头,认真地阅读,徜徉在了知识的海洋之中不可自拔。

    第一次,

    书屋的学习氛围是这般的浓厚。

    安律师绝望了,

    他看向了小男孩,

    小男孩却拿着布丁,在喂小萝莉,连看都不看这里一眼。

    有异性没兄弟!

    转身,

    走出了书店,

    上了车,

    安律师坐在了驾驶位,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庚辰被放在了副驾驶位置,他摊开小手,道:

    “难道让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来开车?”

    安律师瞥了他一眼,

    忽然好羡慕他,

    因为他可能不晓得,

    自己到底因为自家老板,背了一口多大的锅。

    估计现在阳间的执法队,已经都收到消息,那帮疯子,正在嗷嗷叫地蜂拥过来寻找那个叫庚辰的家伙。

    但……

    呼……

    安律师很神伤,

    但这又是没办法的事,这件事,是他撺掇起来的,也不能怪老板不懂饭圈的美好和情节。

    自己酿的苦酒,只能自己喝了。

    车子发动了,

    安律师载着身边的这口大锅,

    向远处行使了出去。

    …………

    书屋的沉默还在继续,

    但没人敢跑来问老板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过了好一会儿后,

    良好的学习氛围才宣告结束,

    大家也就慢慢散了。

    周泽伸了个懒腰,从莺莺手中接过了咖啡,喝了一口,皱了皱眉,道:

    “怎么口味变了?”

    “新买的咖啡呢。”莺莺说道。

    “怎么了?”

    “安律师最近咖啡喝得比较多,每个月给我的卡里的买咖啡的钱也越来越多,然后,钱多了花不掉,干脆走了人家咖啡经销商的渠道,给老板你换了个更高档的。”

    周泽点点头,原来如此。

    来,

    端起咖啡杯,

    为安律师干杯。

    就在这时,

    周泽腰间震动了起来,

    有种二十年前bb机的赶脚,

    拿出来一看,居然是捕头令牌在震动。

    手指点了一下,

    “附近所有鬼差捕头,速来集合,失期论罪!”

    很高调的口吻,也很符合执法队那帮人的画风。

    周泽手指在令牌上捏了捏,

    这安律师才带着那口锅离开没多久,

    自己就得参加这个碰头聚会,

    开始捕猎了?

    这时候,刚刚离开的小萝莉他们也都回来了,大家手里都拿着各自的鬼差证,显然,他们也收到了信息。

    “坐标地点在扬州,对了,刚刚老安是往…………”

    周泽话音打住了,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老安那个二货,

    真的是离开市区后直接上高速往扬州那边去了?

    执法队那边是能掐会算么?

    拿出手机,

    周泽给安律师打了电话,

    那边很快接听了,

    还带着哽咽,

    “老板!”

    老板,你还是舍不得我的!

    “你是往哪里开的?”

    “我在扬沪高速上。”

    “哦,小心开车,别疲劳驾驶。”

    “…………”安律师。

    电话挂断了,

    周泽拍了拍手,

    对身边的一众鬼差道:

    “其余人留下来看家,鬼差,全都给我走!”

    ………………

    扬州距离通城并不远,坐动车的话只要一个小时,而且每天的班次都很丰富,基本不用等。

    也因此,

    当周泽带着书屋五个鬼差从高铁站走出来时,可能安律师这会儿还在高速上开着呢,这不得不说,还真带着一点黑色幽默。

    聚会的地点不是什么会所了,而是一家酒店的会议厅。

    周老板记得上次参加那位判官组织的试练时,大家是跑去上海郊区的一家会所里集合的。

    然后试炼场所居然是铁憨憨以前住的宫殿,不过后来,刚刚从地狱中走出来的自己,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把那些鬼差都当作补品给吞了。

    现在想想还觉得恶心,

    但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真香。

    到了酒店,大堂里坐着不少人,书屋众人也都是老油条了,也能分辨得出来哪些人是普通人,哪些人是鬼差。

    同样的,哪些鬼差也都在打量着进出着这里的每个人,毕竟不是专门的便衣警察出身,大家的演技和伪装都不怎么过关。

    好在扬州这阵子没出什么大的治安事件,否则这帮人鬼鬼祟祟的样子,说不定酒店前台都要打电话报警了。

    “你们在这儿先歇着,我上去看看。”

    显然,

    既然自己这个捕头也收到了执法队的“召唤”,那么不应该就只有自己一个捕头,大堂里坐着的这些鬼差,很大可能都是其他捕头带来的手下。

    周老板坐电梯上去了,

    小萝莉嘴里咀嚼着泡泡糖,道:

    “老爷上去了,咱这些做家丁下人的,就在这儿坐坐吧。”

    刘楚宇月牙以及郑强三个倒是在这里碰见了熟人,去打招呼了,他们本就是在外地的鬼差,虽说被周泽收了,但之前也都是在苏锡常“上班”。

    小萝莉和老张就单独坐在茶座上,显得有些冷清。

    老张是没圈子的,

    小萝莉以前倒是有圈子,

    当初大家还一起做任务来着,

    然后去了趟蓉城……

    “你喝点什么?”小萝莉问道。

    “菊花茶吧。”老张回答道。

    “ok。”小萝莉打了个响指,对身边的酒店服务员道:“两瓶冰可乐。”

    …………

    推开门,

    走入了会议厅,

    然后,

    周泽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里头,

    坐着大概十多个男女,

    标准的一水西服皮鞋,

    自己这个穿着休闲装的往这里一走,瞬间就觉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呵,

    要这么庄重么?

    周泽抽出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把手机放在了会议桌上,也没理会别人,就这么自顾自地低下头玩手机。

    这是正主还没到么?

    执法队的还没来?

    执法队的那帮家伙,应该不会特意穿西服过来吧。

    周泽可是记得自己刚刚杀的那仨执法队成员的脾气,裤裆以及裤裆里的玩意儿都没了却依旧我行我素,他们应该不会搞这种形式主义的。

    顺带着,

    周老板在心底还对这些同行捕头么竖起了中指,

    同时也是有些可悲,

    基层人员不容易啊,无论上头来的是什么角色,都得当大领导来舔。

    不过也怪不得他们,

    就像是那次自己和安律师聊的,为什么阴司风气这么差,搞得老张头和庚辰这种的反而是凤毛麟角,反而放眼望去,全是清一片的黑度不一的安不起。

    安律师当时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老板你和我们不同,你是有靠山,你是拔上去的,而我们这帮人,是从活人到死人再一步步地爬上去的。

    从进门到现在,

    周老板心里当真是闪现了无数个念头,

    他平时很少交际,

    以前很少,现在更少,

    同级别的捕头,他貌似一个都不认识,无论远近,都没什么交流,也没什么逢年过节的问候。

    这么忽然间来一次聚会,还真是有些别有感触。

    咦,

    怎么都不说话了?

    周泽抬起头,

    看向四周,

    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

    “你们继续啊,他们没来么?我是通城的。”

    周泽做了下自我介绍。

    然后,

    发现大家还在看着自己。

    干嘛?

    通城鬼差圈子这么有名的么?

    这时,

    周泽目光瞥到了墙壁那边,

    哟,

    居然还有ppt,

    难不成弄个“欢迎执法队领导来江浙沪视察工作”的标语?

    结果定睛一看,

    发现是“新时代房地产公司下季度房屋销售规划……”

    这,

    阳间的房炒不动了,

    要进军阴间市场了么。

    然后,

    周老板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他站起身,

    拿起手机,

    像来时那般,

    自然而然地来,

    又自然而然地离开,

    等把会议厅的门关上去之后,

    周泽长舒一口气,

    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略微发烫,

    默默地抽出一根烟,

    点燃,

    吐出一口烟圈,

    骂道:

    “艹,

    走错会议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