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就比如现在,刚去公墓那边给那位被人贩子杀害的按摩店大妹子过完五七的老道,

    他本人还不清楚,自己已经被远在扬州的老板,赋予了一项新的神圣使命。

    芳杏儿走了,据警局里的人说,她家里人从老家来了一趟,但因为很快就爆出了杀人凶手也都死了的消息,见拿不到什么赔偿,她家里人干脆直接走了,连芳杏儿的尸体都没管。

    停尸间里搁了挺久,这又不是无主的尸体,警方也不方便按照对待无主尸体的流程去处理,你这万一处理了,死者家里人又忽然冒出来指责你要赔偿怎么办?

    这种事儿,又不是没有过。

    后来,老道从老张那里听说了这件事后,去警局签了认领书,把尸体领了回来,又亲自掏腰包,买了处公墓,把芳杏儿下葬了。

    在外人眼里,可能老道这个举动有点傻,无限接近于二百五。

    但老道却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芳杏儿在出事儿之前,给自己织了件红色的毛衣,哪怕是看在那件毛衣的份儿上,自己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外加,芳杏儿其实死得挺伟大的,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份比较敏感,不适合大肆宣传,可能不会是这么冷清的局面吧。

    芳杏儿的丈夫和儿子,都是靠芳杏儿一个人在外头“打工”挣钱支持。

    一个在老家耍钱,一个在上大学,俩男人,吸附在芳杏儿的身上渴着劲儿的吸血,但当人走了之后,却真的没人再多看她一眼了。

    老道挺替芳杏儿不值的。

    但这种事儿,实在是多了去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漠,似乎已经逐渐成了时下风气的主旋律。

    走出了公墓园区,老道坐上了车,这车还是许清朗的。

    老道最近没打算买车,

    因为他发现一个问题,

    书屋里的车,忒容易坏了。

    要么是被撞毁要么是被炸飞,

    总之,

    使用寿命真的是短得可怕。

    也就老许和安律师那种不差钱儿的主儿,才能够一辆车刚报废,就美滋滋地去选新车去。

    小猴子一直留在车里,面前放着一袋花生正在剥着。

    老道坐进来后,小猴子抓起面前的一把花生果肉,送到了老道面前。

    “吱吱吱吱!”

    爷爷,吃!

    老道笑了笑,接过了花生,往自己嘴里放了几个,又往小猴子嘴里放了几个。

    一人一猴,倒是在车里其乐融融。

    发动了车子,回书店,路上经过了一个农贸市场,老道去买了些水果干果之类的东西,等到书店后,先去隔壁药房,给那里的芳芳她们送了点儿水果,又看望了一下勾薪。

    勉励他安心养病,争取早日出院。

    勾薪应该是听进去了,眼含热泪。

    回到书店,把水果摆好,再把干果这类的东西归置到地方,老道又拿起了扫帚,开始扫地。

    以前书屋的清洁都是死侍做的,但自从死侍被黑小妞隔三差五地种到地里之后,这清扫的活儿,就空下来了。

    老道自然而然地就接手了过来,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扫好地后,又拿起了抹布开始清洁桌椅。

    老板常坐的那个沙发,倒是不用老道去管,只要老板在家,莺莺会每天给那个沙发更换沙发套。

    有时候,老道也挺羡慕老板有个莺莺的。

    长得漂亮,又懂事又贴心又愿意为你付出一切还有钱的女友,

    哪儿去找?

    这比拍韩剧还魔幻呐。

    忙活来忙活去,

    到了天色将暗时,老道终于停歇下来了。

    白狐迈着优雅的步子从书店门口走了进来,跳上了一处茶几,匍匐了下来,透着玻璃窗,看着外面的夕阳。

    橘色的光辉撒照在了白狐的身上,

    别说,

    还真有一种油画的味道。

    白狐安然自若,自从变成五条尾巴之后,白狐就给人一种斩断三千烦恼丝的感觉;

    没以前骚了。

    “吃饭吧。”

    许清朗走了出来,把饭菜摆放在了桌上。

    老板带着五个鬼差都走了,书屋现在能吃饭的人并不多,所以许清朗也没做多少,几个小菜,大家凑合着吃一下。

    其实味道都很不错,尤其是中间的那个鲫鱼汤,无非是三条鲫鱼再加了几块豆腐进去,但汤味鲜美,老道一个人就喝了三碗。

    饭毕,

    老道端着板凳坐在书店门口,

    你说在纳凉吧,这天气也不适合纳凉,老道只是纯粹地坐在这儿,看着步行街上过往的男男女女,一副空巢老人的既视感。

    少顷,

    许清朗走了过来,递给了老道一杯茶。

    老道伸手接过,低下头,喝了一口。

    “唉,别说,老板他们走了之后,还真觉得这屋子挺冷清的。”

    老道点点头。

    “行了,你继续在这儿看着,我出去一趟,买点原材料。”

    虽说庚辰和安律师一起离开了书店,但许清朗的傀儡术还得继续修炼下去,这玩意儿,也确实耗费材料。

    得亏他是个有二十几套房的男人,

    否则还真玩儿不起。

    老道继续在门口坐着,在他的前方,霓虹闪烁,编织着这喧闹夜色下的主色调。

    在老道头顶原本安律师的房间窗台口,

    小男孩扶着窗户站在那儿,

    目光,

    遥望远方。

    她不在的第一天,

    想她!

    也不知道她在扬州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有没有被欺负。

    在其隔壁的隔壁房间里,

    莺莺坐在书桌前,

    面前摆放着一些理财产品介绍,她看了半天了,但看来看去,就越来越觉得,似乎最好的理财就是不理解……

    在房产数目上已经超越许清朗的莺莺今天不是很快乐,因为据说国家马上要出台房产税了。

    愁啊,

    愁啊,

    可不是么,

    别人家的女仆伺候好主人就是了,还能每个月领取不菲的工资,到莺莺这边,自己还得贴钱给老板过上每天喝猫屎的日子。

    想了想,

    莺莺还是决定等老板回来让老板来做决定吧,

    但她马上又皱了皱眉,

    老板似乎不喜欢被这些事情烦恼呢!

    莺莺身子往椅子上一靠,

    拿起旁边的热水杯,

    喝了一口热水,

    而后把桌子上摆放着的可以拿来打扑克都够的一大叠房产证丢入了抽屉里。

    起身,

    莺莺往床上一躺,

    而后马上又站了起来。

    虽然老板不在家,

    但有些习惯她也被潜移默化了。

    床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没洗澡前,不能玷污它。

    莺莺下去洗澡了,

    半小时后,

    莺莺回到了卧室,

    在床边靠外的一侧躺了下来,

    打开了台灯,

    拿起床头柜上的《女仆的自我修养》,开始重新温习。

    她只睡外侧这部分,因为里头的位置,是老板的。

    一边就着台灯看书一边听着窗外的风声,

    莺莺忽然有种错觉,

    那就是老板此时正躺在自己身边,正在熟睡着,这风声,是老板均匀的呼吸。

    看了大概一个小时的书,

    莺莺把书合上,

    就在这时,

    她看见房间衣柜的窗子那边像是出现了一道人影。

    莺莺有些疑惑地起身,走了过去。

    在镜子里,

    她看见了自己,

    但慢慢地,

    镜子里的自己衣服开始发生了变化,

    从原先的睡衣变成了一套很复古的衣服。

    孔雀羽织成的裙子,精致的手环,以及脚踝上的晶莹的镯子。

    “你是谁?”

    “你是谁?”

    莺莺摇了摇头,

    镜子里的她也摇摇头。

    终于,

    莺莺明白过来了,后退了几步,又重重地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转身,又回到了床上。

    她闭上眼,

    开始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

    消化掉旱魃的遗泽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自然而然地肯定会受到她的一些影响,但只需要自己内心平静下来,就能将其克服掉。

    渐渐的,

    莺莺的意识开始陷入混沌,

    她,

    睡了过去……

    “关门咧,关门咧!”

    深夜了,老板把书店的卷帘门给拉了下来,以往书店会营业到后半夜的,但现在书店里一个鬼差都不在,留到后半夜也没什么意义,又做不成生意。

    关门,上锁,老道拿着毛巾和脸盆去卫生间洗漱,

    小猴子也拿着小脸盆小毛巾以及儿童牙刷,跟着老道一起洗漱。

    “喉…………頽!

    哗啦啦!”

    老道擦了擦脸,

    伸手抓了抓猴子身上的毛,

    道:

    “毛又长了,明儿给你理一下。”

    小猴子点点头,用小水杯接水开始漱口。

    这时,

    老道的手机响了,

    “谁的电……咦,老板的。”

    老道赶忙接了电话:

    “喂,老板。”

    “老道,你在书店么?”

    “我在啊,老板,啥事儿啊。”

    “哦,我这儿有个朋友这次要跟我一起回来,她想在通城好好玩一玩,想找个导游。”

    “这没说的,老板你的朋友也就是贫道的朋友,让贫道来当这个导游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大概明早回来,到时候你到高速路收费站这边来接一下。”

    “啊,这么急啊,不先到店里吃顿饭么?”

    “不用了,她还有点事儿要办,你只需要负责带路就好。”

    “行,老板,么问题啊!

    保证完成任务!”

    “好的,就这么说定了。”

    “OK,老板!相信我吧,肯定不会给你丢脸。”

    “嗯,你从没让我失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