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干杯!
    ァ新ヤ~⑧~1~中文網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先开车去上海浦东机场,再坐上上午飞佳木斯的飞机,下飞机后,租车公司的人已经等着了,信用卡刷过预付后,直接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了鹤岗市区。

    今天,书屋众人就打算在这里休息了,等明天后再进山脉钻老林子找龙脉的位置。

    这次来的人不少,来的动物,也不少,总共订了五间房。

    周泽和莺莺一个房间,小猴子和安律师一个房间,许清朗和白狐一个房间;

    老张暂时一个人一个房间,因为稍晚一些,刘楚宇郑强月牙他们仨也会赶来,因为决定来得太匆忙,他们没时间来通城集合一起出发,只能从各自所在的区域找交通方式尽快赶来,最晚的一个,今晚夜宵前肯定能到。

    毕竟,找东西这件事儿,肯定是人越多越好。

    在酒店安顿下来后,

    白狐先出去了,这里是东北,虽然不算老林子里,但也算是她半个地盘儿了,身为早年从老林子里走出来的大仙儿,这次回来,总得出去打个招呼,各方面的小鬼小妖或者同门大妖什么的,多少接下来都会给点面子。

    不奢求他们来帮忙一起找龙脉了,哪怕他们愿意,周老板也不会让他们加入,但至少可以避免它们的添堵。

    许清朗来到了周泽房间,

    进来后,发现莺莺不在。

    “她人呢?”

    “说出一趟门不容易,顺手买几套房。”

    “呵呵,现在僵尸房确实越来越多了。”

    “没法子,你这个半妖不也这么多房子么?”

    “我,半妖?”许清朗耸了耸肩,“这还真是个挺新奇的称呼。”

    这年代,盘太大,人都不够接了,只能靠妖魔鬼怪来帮忙一起炒房才能维持生活的样子。

    很多城市开始抢人才降低落户资格找接盘侠,有钱买房的就是人才。

    其实倒是可以独辟蹊径一下,开发一下非人类群体的购买力。

    “其实这边的房子也不算便宜,网上爆出的是位置不好的安置房,不过这么一炒,这个城市里有房者估计要骂人了,自己的房子等于一下子资产跟着缩水了。”

    “行了,我们不是来聊房子的事儿的,说说吧,关于找龙脉,有什么方法么?”

    周泽在小沙发上坐了下来,面前放着莺莺出门之前给自己泡好的咖啡。

    “你体内的那位,不知道方法么?”

    “他啊,只会吃。”

    除了吃,什么都不会。

    “看看风水,我倒是没问题,但找龙脉,这个题目太大了,我都不晓得该怎么去下手,一般来说,王朝开国时,倒是会有那种大风水师出现,但他们的下场一般都不会很好。

    我只能通过阵法去感应一个大概的位置,再结合一下白狐的经验,确定一个差不多的区域。

    但你知道的,

    哪怕只是在地图上拿根针戳一下,放在实际里,也是个不小的区域了,终归到最后还得慢慢地靠人去找。”

    “这个得快,我刚给药店打电话了,老道还没苏醒。”

    “我就奇怪了,老道都这样了,你们出来前,怎么就不先帮老道续一下?”

    “他的情况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目前来看,其他的方法都不大可行,只有找到龙脉才有破局的希望。”

    “那行,我这就回去把阵法最后一点收尾一下,争取在零点前做好,等感应出一个大概的坐标后,我们明天就进山去找。”

    “辛苦了。”

    “老周,你这话说得也太客气了,都是为了老道不是,大家毕竟相处这么久了,虽说没奢望过什么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但至少也算是个朋友了,总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

    “嗯。”

    ……………

    和其他人的忙碌不同的是,

    安律师现在有点闲,

    他不是没想过让老板先去找老猴子看看能不能找个帮手来,

    但一切还是得看明后几天找龙脉的进展情况,

    人情这玩意儿,毕竟用一次少一次,如果实在是没找出什么头绪,再去请老猴子出马就是了。

    至于老猴子方便不方便出马或者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安律师不是没想过,

    毕竟一个那么牛叉的老猴子居然一整天就守着池塘吃鱼,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但,

    能用就好,

    管你是否有什么问题和麻烦呢,

    你不说,

    我就当没看见不清楚不了解。

    鹤岗的城市建设还是不错的,

    只是显得稍微有些冷清,

    街面上,

    商铺不少,

    大部分都是房产中介。

    这在国内很多的小城市里基本上是一种常态了。

    当然了,

    还有不少娱乐场所,

    若不是自己有一魄在白狐那儿温养着妖丹,

    安律师还真想进去放松放松。

    哦不,

    用赞美泰山的话语来说,

    是大家出来工作都不容易,应该互相安慰和帮助照料一下生意。

    “呼…………”

    打了个呵欠,

    又看了看天色,

    今天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路上和飞机上度过的,这会儿,其实天已经快黑了。

    想了想,

    还是懒得回酒店再吃饭了,

    随便找个地方对付一下得嘞。

    安律师进了一家烧烤店,

    说是店,其实也是摊,面积还挺大,时间太早,客人这会儿还不是很多。

    安律师进去时,只有外面角落里有一个客人坐在那儿吃着。

    随便点了些东西,又要了几瓶哈啤;

    安律师也在外头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

    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扭开封口,彼岸花口服液下肚。

    哈……

    食欲一下子就来了,

    再来一口冰镇的哈啤,

    生活的滋味儿一下子就开始弥漫。

    安律师这会儿有些庆幸取出一魄的影响无非是X欲那点事儿罢了,

    你想的时候肯定非常想,但那玩意儿不去做也不会死掉,若是影响的是食欲,那才叫真的难受。

    “怪不得古代那么多人为了吃饭割了自己去做太监了。”

    安律师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敬了历代太监们一杯,

    这一刻,他和他们在吃饭和那活儿上取得了一定的共鸣。

    “你刚喝的,是什么口服液?”

    比安律师更早一步来的那位客人忽然转过身问道。

    “维生素口服液,补充钙铁锌的。”

    “哦?”中年男人似乎对这个很是好奇,问道;“哪个牌子的?”

    “三鹿的。”

    “三鹿的?”

    “对,这个牌子老好的了,我从小喝到大。”

    “是么,那你身体应该一直很好。”

    “对啊,一直很好,除了前阵子刚做了结石手术。”

    “哦,是身体内长石头了么?”

    “是啊。”

    “哇,那太可怕了,身体里居然还能长出石头。”

    “那可不是。”

    “石头多了,良心是不是就硬了。”

    “哟,保不准还真这样。”

    安律师以为对方是在和自己瞎聊,故意配合着自己,毕竟,现在谁不晓得三鹿到底是什么东西?

    总觉得这家伙挺上道的,说不定还是个说相声的。

    反正也没其他事儿,

    安律师先给对方递了一根烟,

    对方接了。

    安律师干脆起身,把啤酒拿起来,放到对方桌上,在对方身旁坐了下来。

    招呼道:

    “喂,老板,菜上这儿。”

    安律师先给自己点了烟,

    对方也把烟咬在了嘴上,

    安律师凑过去,

    帮对方点了。

    “呼…………”

    “呼…………”

    安律师见对方居然是直接吸了烟没吐出来,咽下去了。

    “我艹,兄弟,你这烟抽得可真凶猛。”

    “呵呵。”对方笑了笑,道:“平时不抽烟的。”

    “那就别学,学这个不得好,这玩意儿,祸害其实没毒P强,但说实话,戒烟不比戒赌容易。

    因为反正不贵,又抽不死。”

    “我记得有阵子,鸦片挺多的。”

    “现在哪还有鸦片啊,过时了,呵,不过前阵子我倒是弄到一个大烟杆子,啧啧,一直忘了去买个烟丝来试试看。”

    大烟杆子还是许清朗上次从俩小猴子开的店铺里按照周泽的吩咐搬回来的,被安律师发现了。

    “来,一起走一个。”

    二人一起碰杯,

    然后一饮而尽。

    “舒服,畅快,还是觉得东北的串儿最好吃,最符合我胃口。”

    对方也笑了,但笑得很含蓄。

    恰好这时候安律师的打火机掉到了地上,安律师弯腰去捡起来,发现对方脚旁边有两箱子电池用塑料膜包装着放在那儿,各大小各规格各型号都有。

    “兄弟,你买这么多电池干嘛的啊?做这方面生意的?”

    “不是,家里没电,就多买了点。”

    “哦,那你老家的居住环境太差了,这儿房子也不贵,不是还有卖几百一平的安置房么,你在这儿买个呗,至少不断电不断水的,把家里人也接过来住这里。”

    “家里人比较多,不是很方便,我工作也忙,没时间住这里。”

    “唉,这就没办法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说到工作,我以前也有份工作。”

    “哦?什么工作?”

    “也算是公务员吧,但你知道,上面领导太特么傻叉,各个跟个二缺似的。

    后来老子实在干得没劲了,这才辞职下海做个体。

    跟那帮傻叉混,没前途,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呢。”

    “哦。”

    “哦什么哦,干杯,喝酒!”

    (的  (м.X81zW.cō)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