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斩阎罗!(2)
    ァ新ヤ~⑧~1~中文網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雨势,正在变大;

    按理说,楚江王营造出的这些黑色的雨水,应该一直是恒定的,它不会增也不会减,因为完全取决于楚江王的一念之间。

    但现在,

    雨开始变大了,

    新的雨水开始冲刷着地上的污垢,

    开始稀释着地上那些黑漆漆的水洼,

    这是一种清理,也是一种荡涤,

    抒情家会以“老猴子的死感动了上天”来形容这个画面,

    让苍天为之泪流。

    实际上,

    是因为老猴子体内血统的原因,

    赤尻马猴本就有着“龙”的血脉,对水的亲近感向来极强,它生命的消失,牵引出一场磅礴大雨,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雨来,为其送葬。

    雨水之中,

    老猴子就这样躺在那里,

    嘴唇嗫嚅着,

    回味总是美好的,也总是短暂的,

    因为美好而短暂,同时也因为短暂而越发觉得美好。

    只是,

    现在终究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老猴子的眼眸里,有着衰败,却没有悔恨和多少的留恋。

    看不破的叫命运,

    看破的则叫宿命,

    认不认,其实都是这个命。

    无关乎算计,无关乎谋划,

    因为早已认命,且甘之如饴。

    千年前的那个夏夜,它已经决定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那位。

    虽然自己不能像搬山那样,一路陪伴着他,

    但至少,

    自己可以在死前,

    站最后一班的岗。

    若有一日,

    他再度君临地狱,

    这路上,

    有自己添上的一块砖瓦。

    一团团晶莹的光泽开始从老猴子身上溢出,

    这是老猴子在大限来临之前,体内的最后精华。

    同时,

    他主动兵解了自己,

    融化了自己的灵魂,

    它本就不剩多少生命了,

    既然是送人,

    作为府君座下的第二只猴,至少是自认为是府君座下的第二只猴,

    总不能丢了府君的脸,

    得大气,

    也必须得大气。

    往事随风,往世也随风,

    那啥,

    下辈子?

    轮回?

    要了干嘛!

    活好这一辈子,已经够本了,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再来世,再苟一世,

    忒累,

    不如一起打包了送出去。

    楚江王的目光在四周逡巡,

    安律师的眼睛也在不停地扫视四周,

    只是,

    老猴子先前的那一捶,

    确实震荡了四周的气机,

    暂时屏蔽掉了楚江王对周围环境的具体感知。

    老猴子临死前,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他没太过感慨若是自己壮年时该如何如何,他只是疲惫了,也卸下了。

    下面的,

    就不是它的事儿了。

    搬山苦力早几年就没了,

    这王八犊子,

    抢了自己的位置,

    自己,

    是得过去找它好好算账去了。

    …………

    一道明黄色的虚影出现在了周泽的面前,

    周泽站在那里没动,

    他不需要动,也没必要动,

    一切,

    都得靠老猴子自己本人的主动。

    一如当初的平等王陆,

    在平等王殿被灭之后,自身也被十常侍追杀,走投无路之下,他主动结束了自己,主动奉上了自己,为的,是让赢勾给他复仇。

    赢勾当初信守承诺,

    十殿阎罗少了一个,

    十常侍,也少了一个。

    现在,

    只不过是之前的一幕再度掀开,

    有经验了,

    那就,

    一切照旧。

    “别让我等太久啊。”

    明黄色的声音笑道,

    回头,

    看了一眼远处楚江王所在的位置,

    又指了指自己,

    “老猴子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一个,我怕黑。”

    周老板点点头,应下了。

    老猴子的目光又再度在四周逡巡了一遍,

    它不是在最后一眼回望这个世界,

    而是在找那只自己曾见过的小猴子。

    它似乎还想再说什么,

    但回头望向自己那尊磅礴同时也在快速腐烂着的身躯,

    老猴子忽然觉得什么都没必要再说了。

    明黄色的身影主动走向了周泽,

    而后,

    慢慢地和周老板的身形开始重叠。

    恍惚间,

    野林子的里的那个夏天,

    老猴子在灵泉旁看见了正对着自己笑的搬山猿猴。

    “那是俺的泉!”

    “放屁,这是俺的地盘!”

    俩小猴子再度厮打了起来。

    一只猴子力气大,却没能占上便宜,因为另一只瘦子下手更狠更阴,总是能让力气大的那只吃亏。

    俩小猴子打着打着,

    打着打着,

    都会不时地向远处眺望一下,

    看看,

    那一身白衣的男子,

    是否又会悄然无息间的出现。

    …………

    一股暖流,

    开始席卷周泽的身躯,

    像是一具沉寂了许久的战争机器,

    终于被再度填补上的燃料,

    齿轮转动,

    一切的一切,

    都得到了激活。

    可能,

    时间不会很长,

    燃料耗光之后也会一切如旧,

    但,

    已经够用了。

    感知着体内的充盈,

    周泽缓缓道:

    “等久了吧。”

    之前,

    一直沉默,沉默,沉默,沉默的你,

    该说话了,也该活动了。

    你等了许久的“龙脉”,你念念叨叨许久的“龙脉”,

    呵,

    终于等到了。

    “准…………备…………好…………了…………么…………”

    周泽点点头,

    “来吧。”

    “来…………了…………”

    顷刻间,

    周泽的气质陡然一变,

    原本的和煦变得如同寒冰一般冷锐,

    可能,唯一没变的一点,仅仅是二人都相似的那种散漫。

    周泽伸手,

    雨珠打在了掌心,

    “滴答……滴答……”

    下一刻,雨停了。

    这里的雨停了,不是不下雨了,

    而是这方天地之间,

    所有的雨珠全都凝固在了空中,

    仿佛被按住了暂停键,

    一切的一切,

    都陷入了停滞。

    周泽缓缓地抬起头,

    他迈开了步子,

    开始在雨帘之中行走。

    …………

    老猴子死了,

    这一点,

    楚江王清楚,他已经感受到了。

    但让楚江王有些不解的是,

    老猴子死前的那些话,明显不是在对自己说。

    在这里,

    在楚江王眼里,

    能够有资格站在一起对话的,

    只有三个。

    自己,

    老猴子,

    还有那只已经被自己法身的手掌给抓住的疯狗。

    怎么可能,

    还有第四个、

    楚江王走了过来,

    他走到了安律师的身边,

    和安律师一起站在了老猴子正在腐朽的庞大身躯前。

    “嗡!”

    安律师只觉得自己身子一松,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有些惊恐,

    也有些哭笑不得,

    惊恐的是,

    这位的身份,真的太可怕太可怕了,

    自己刚刚还说想和对方斩鸡头拜把子。

    哭笑不得的是,

    不管自己是否承认,

    刚刚的自己,

    虽说只是当了个传声筒,

    却可能是这辈子以来,

    他,

    安不起,

    最高光的时刻,人生巅峰!

    只可惜,附近没有人把这段拍下来,否则再做一下后期处理,把后面的中年男子给p掉,应该值得自己回味很久很久了吧?

    “知道为什么要用你来传话么?”

    中年男子问道。

    安律师依旧跪在地上,

    眨了眨眼,

    这一次,

    他不敢再有丝毫的嬉皮笑脸,

    而且,

    度过了“哭笑不得”的这个阶段之后,

    安律师猛地回忆起自己先前“那王八犊子被干趴下了”的种种表现,

    一股森然的凉意从脊椎骨那边瞬间蔓延到了全身。

    这真的是,

    老寿星吃了成吨的砒霜啊!

    但人家的问题,你又不能不回答。

    先前不知道身份时,可以嘻嘻哈哈,现在,不可能了。

    就像是在澡堂子里时,大家都光着身子,没有什么身份尊贵高低,但等离开了澡堂,衣服穿上,明显就感到了不一样。

    “您是不想撕破脸皮?”

    安律师试探性地回答道。

    楚江王摇摇头,

    然后伸手想接一下雨水洗洗手,

    同时道:

    “只是嫌晦气。”

    “哦,原来是这样。”

    忽然间,

    安律师愣了一下,

    因为刚刚一直击打在自己身上的雨,停了。

    就像是你之前正走在嘈杂的街道上,结果忽然被屏蔽了一切的声音,这种落差感,让人感到惊愕,同时感到很无所适从。

    更让安律师震惊的是,

    这雨,居然就停在了自己的身边,这是梦里才能出现的画面吧,却真实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愧是阎王,

    真特么的牛逼!

    安律师抬起头,

    想看看这位楚江王,

    同时习惯性地想把马屁送上去。

    但他嘴巴张了一下,

    却没发出声音,

    因为他看见刚刚正准备接水洗手的楚江王,

    此时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

    不是他弄的?

    只是,

    楚江王毕竟是楚江王,

    千年以来,

    风波浪涛不知经历了多少,

    他有那份自信,也有那份气度。

    此时,

    楚江王负手而立,

    斜前方,

    他的那尊法身继续手里攥着黑影,也一样负手而立。

    悄无声息的出现,

    又有和弥留之际的老猴子对话的资格,

    想来,

    应该也是老古董级别的人物。

    前方的林子里,

    缓缓走出了一道身影,

    一层迷雾笼罩住了对方的面容和身形,

    让人看不真切其身份。

    但安律师却猛地打了个寒颤,

    这感觉,

    这气场,

    这逼格,

    我艹,

    是大大老板!

    这一刻,

    安律师聚集了两世为人的莫大勇气,

    安律师毫不犹豫地赌上了自己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安律师站了起来,

    安律师伸手指着自己前方的楚江王,

    安律师怒发冲冠,

    安律师义愤填膺,

    安律师大骂道:

    “呔,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你知罪么,伪王厉,”

    现在好像是双倍月票,大家把月票都投给龙吧。

    (的  (м.X81zW.cō)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