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九百七十二章 德不配位
    在第二殿经受过重创,

    又燃烧本源近乎跑了小半个地狱,

    这一刻,

    楚江王的魂体本就如同风中残烛,摇曳不停,

    仿佛风大一点都能将其吹灭。

    更别说现在,

    一只手已经插入了他的身体,

    等于是本就站在悬崖边的他,

    又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

    一代阎罗,

    即将陨落在象征着阴司至高无上权力中心的城墙上,

    这不得不说,

    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这是一种无法逆转的结局,他的陨落,已经被注定了。

    下方,城内的很多浑浑噩噩过日子的官差们还不晓得,又一尊阎罗即将从这个世间消失。

    千年时间,哪怕是对于阴间的存在来说,也算很长了,长到好几代阴司的官差们,早已经习惯了泰山小庙上的高高在上,习惯了十殿阎罗的镇守一方。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优秀的体系,一切体系,只要是习惯了,那都是好的体系。

    安律师曾不止一次地在周泽面前像是个神棍一样喊着:“要起风了,要起风了!”

    可能,

    安律师本人也没料到,

    这一场即将席卷地狱的大风,

    居然是由自家老板,

    亲自开始的。

    平等王陆死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但因为那一次周泽和赢勾大闹地狱,被硬生生地搁置了下去。

    而这一次,

    一年半前自己按停的东西,

    即将又在自己手中重新开始。

    世事无常,却总有迹可循,画来画去,就越来越像是一个圆。

    …………

    第一殿,

    秦广王蒋站在深渊小地狱的一侧,

    伸手将身边的桃树一推,

    落英缤纷,

    树根被拔起,

    这棵地狱唯一的一株、当初好不容易才移栽下来的和阳间无二的桃树,

    坠入了深渊之中,

    结束了,

    留着它,

    也没意义了。

    再心爱,再珍惜的东西,

    都将不再有任何的意义。

    第二殿,

    幸存的几个紫带子判官横躺在废墟一般的第二殿宫墙一侧,

    几个人脸上都挂着麻木和迷茫的神情,

    仿佛,

    天塌了,

    是的,

    对于他们来说,

    这天,

    确实塌了。

    塌得莫名其妙,

    塌得猝不及防,

    塌得就像是一句玩笑,

    塌得大家伙现在还很是恍惚。

    前一天,王爷闭关还阳,

    今天,王爷陨落地狱。

    他们看不到什么风云大势,

    只清楚没了王爷之后,

    这第二殿,将迅速沦落到和被血洗过的第九殿无二。

    甚至,第九殿上下基本被血洗过了,已经空了,但他们,这些在月亮岩浆之下幸存下来的人,将被打上标签,继续面对着苟活的未来;

    可能,

    这反而会是一种更大的煎熬。

    第三殿,

    宋帝王余正坐在亭子里,

    听着苏先生唱戏,

    苏先生明明唱的是一段悲伤的曲儿,

    但宋帝王余却越听越笑得开心,

    开心得身子开始颤栗起来,

    手中的茶杯开始有茶水不断地洒落而出,却毫不自知。

    他要笑,

    他要开心,

    越是刻意什么,其实就越是在逃避什么。

    他不承认,

    不承认,

    绝不承认!

    第四殿,

    五官王吕站在血河边,

    望着河中不断翻滚的白骨,

    表情淡漠,

    一卷卷文档从其身后飘散了出来,落入了血河之中,开始消融。

    这些记载,这些文档,这些东西,都没意义了。

    新来的人,会重新做,不会珍惜这些,所以倒不如一次性地丢个干干净净!

    第五殿,

    阎罗王包坐在大堂上,

    望着自己面前的那尊狗头铡,

    目露沉思。

    狗头铡上,寒光依旧,

    但阎罗王包的眼神里,却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一抹精光。

    不复的是刚毅,

    剩下的,

    唯有蹉跎。

    第六殿,

    卞城王毕坐在苍茫的放逐小地狱高坡上,在其前方,有一座巨大的土坑,官差们押解着身上带着罪孽的亡魂开始执行活埋的酷刑。

    卞城王毕伸手抓起一捧冻土,

    放在自己的脑门上,

    慢慢地松手,

    宛若要将自己一起活埋,

    若是活埋能一了百了,

    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总比继续活下去,继续站在外面,

    看着那新人笑时,

    自己到底,

    该不该去哭?

    第七殿,

    泰山王董站在一幅画前,

    画中人白衣潇洒,身边还站着一只憨厚的猿猴。

    泰山王董慢慢地伸手,将自己头顶上的王冠摘了下来,放在了画前,

    感慨道:

    “丢了,都丢了,守不住了,真的守不住了。”

    从府君时代,到阎罗之一。

    泰山的道统,其实一直不在他手中,但他却活得像是一个象征意义。

    现在,

    连这仅存的象征意义也将被剥夺。

    没了,

    没了啊。

    第八殿,

    都市王黄冷眼看着下方在大鼎之中烹煮的万千亡魂,

    伸手,

    将自己最喜欢的一方砚拿起,

    丢入了柴火之中,

    以后,

    御笔朱批,

    再也用不上它喽,

    不如烧了去,烧了去,捎……了去。

    第九殿,

    一名红带子判官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目光空洞。

    第十殿,

    轮回王薛一把将桌上的案牍全都推翻,

    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

    当初,

    十殿阎罗少了一个平等王陆,

    代表着圆镜的破损,

    现如今,

    再少一个楚江王厉,

    意味着这种分崩离析已经无法阻止。

    每个人都在感慨,

    每个人也都在伤感,

    每个人也都在无奈,

    但每个人,

    都不是无辜的。

    唯一的一个不同的平等王陆,也已经彻底消散在了一年半前。

    刺儿头被早早地拔掉了,

    剩下的,

    就是一锅的青蛙,

    温水已经被烧成了开水,

    跑不掉了。

    楚江王慢慢地抬起头,

    继续看着周泽,

    密集的萤火在其身边开始逸散,这是楚江王最后残存的本源。

    不是自己主动交出来的,周泽都不会去吃。

    因为这意味着很大的麻烦,吃了,容易消化不良,也容易中毒。

    而且,

    这些本源早就所剩无几了,

    比之前老猴子临死前给自己的都要少太多太多,

    大部分,

    都已经消耗在了追逐的过程中。

    “为…………为什么?”

    楚江王还是不解,

    他此时和阳间被杀前的普通人一般,所追求的,无非就是个死,也想要死个明白。

    “我……做到过。”

    “然…………然后呢?”

    “它很难。”

    “然…………然后呢?”

    “所以,我知道你肯定做不到。”

    “…………”楚江王。

    今日,

    楚江王第三次想到了那道菜名。

    这事儿,我做到过。

    所以我知道他有多难;

    连我做起来,都这么困难,

    那么,

    以你的水平,

    根本就做不到了。

    所以,

    既然留着你的命也做不到,

    还是去死吧。

    很残酷,

    很现实,

    带着一种冷冰冰的质感。

    这一刻,

    楚江王清楚,

    自己的结局已经被注定了,

    无论他再说什么,无论他再许什么,

    对于眼前的这个男子来说,

    他都不在意。

    在他的眼里,

    他看见的是不在乎,

    是真的不在乎。

    他不在乎他曾经打下的江山,不在乎他曾经坐在白骨王座上俯瞰脚下的万里疆域;

    不在乎日月星辰的变化,也不在乎阴阳的改变。

    “我……我很好奇……当初的你……为什么要去阻止……”

    周泽慢慢地抬起手臂,

    一代阎罗,

    被他举起。

    本来是不打算和他多说什么废话的,

    但既然牵扯到了当年的事儿,

    也不妨多说两句。

    “因为……当初我坐在那个位置上。”

    语气中,

    带着不满,

    带着厌恶,

    像是遇到了一件麻烦,自己又不得不去处理,总之,很不情愿。

    因为当初我是地狱之主,

    当阴阳的变化要出现时,

    他只能上去阻止。

    毕竟在赢勾的字典里,

    没有“逃避”两个字。

    哪怕,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他成功了,他也因此陨落了。

    但他没有后悔,有的,还是那种对麻烦的厌烦以及……嫌弃。

    “最后…………最后…………一个问题…………”

    楚江王的声音已经很小很小了,

    随着残余本源的大部分消散,

    他的意识也在越来越模糊,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十个…………会走到今天…………今天这一步…………”

    为什么,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可能在还阳之前,可能在赢勾来到他的宫殿门口时,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但现在,

    他懂了,

    在他过泰山而不得入时,他就懂了。

    他的死,

    是十殿阎罗体系崩盘的关键一推,

    他的死,

    将宣告十殿阎罗的体系完全崩盘。

    老的,将下去;

    新的,将上来。

    菩萨骗了他,

    不,

    菩萨没骗他,

    当初他还阳前去问菩萨,菩萨和他说的是舞台,一个时代,一个舞台。

    他以为菩萨说的是赢勾,

    其实,

    菩萨说的是他。

    菩萨说愿意再等一甲子,

    阎罗们也都以为还有一甲子的风光,

    但其实,

    不到两年!

    菩萨,

    等不及了。

    是啊,

    他确实是等不及了,就等着我……死了。

    楚江王在等,

    在等赢勾给自己答案。

    赢勾看着他,

    开口给出了答案,

    在听到这个答案后,

    楚江王的身躯,

    彻底崩散,

    消散于这茫茫地狱阴间,

    在消散的刹那间,

    他似乎还在回味那个答案:

    “德……不……配……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