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你好狠的心
    在很久很久以前,并没有“人”和“兽”的区分,人和百兽之所以区分开来,也不是因为人类学会了吃熟食刺激了大脑的发育,而是因为在机缘巧合之下,人学会了立牌坊。

    这就像是人类文明的灿烂光火,人其实一直在做着的是和野兽没什么区别的事儿,但在牌坊的光辉照耀下,显得神圣而高洁,最终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对立群体。

    就比如现在的冯四,

    配上点儿BGM,再加点儿凝重一点儿的滤镜效果,

    搁在明朝的电视剧里,就是典型的反抗宦官黑暗统治的正义人士形象。

    俩巡检,俩连优秀都谈不上的巡检,在冯四面前并没能掀起什么浪花,以前的冯四还是巡检时,对巡检这个群体基本都有着绝对的实力压制,更何况现在三级跳后黄带缠身,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还在书店里靠在莺莺的肩膀上顺着午后阳光打着盹儿的周老板还不清楚,

    自己的升官之路,

    已经浸染上了一层血色。

    当然了,哪怕是知道了,周老板也会装作不知道,这一点儿默契还是有的。

    退一万步说,安律师和冯四这二人当初在地狱到底是个什么形象,通过那么多的“正面人士”的反馈,周老板还不清楚么?

    但这俩人,确实好用。

    冯四在处理着尸体,其实这活儿倒是简单,虽然没有《鹿鼎记》里韦小宝的招牌化尸水那么夸张,但做到不留什么痕迹确实不难。

    唯一需要注意的还是对灵魂痕迹的清扫,以防止对方在被杀前曾留下过什么灵魂讯息或者暗记,不过,杀人越货栽赃陷害的事儿冯四儿和安律师都是行家里手,这收尾工作自然也是经验丰富。

    安律师还特意释放出自己从白狐妖丹那儿继承来的妖气,在这个院子里横七竖八地到处留下属于自己的气息。

    冯四随后再进行取材,做了一个鉴定报告,这俩刚刚被杀的巡检不久后就会上了阴司因公殉职的名单里去。

    事了拂衣去,

    安律师一个人开车回了书店,

    冯四则是单独离开了,他距离要回地狱的时间没多久了,在这之前,还得确认敲定自家老板升任通城驻扎巡检的事宜。

    二人的分别,倒是丝毫不显油腻。

    隔着车窗,一人一根烟,互道了一声“回见”。

    一个开着车,驶入午后泛黄的阳光里。

    一个走着路,步入了黑暗地狱的深渊。

    到书店时,刚停下车,安律师就看见坐在书店门口剥大蒜的老道。

    安律师赶紧下车,快步走来,关切中带着心痛地说道:

    “你这身子才刚好,怎么能让你这么忙呢,不行不行,我来,让我来!”

    老道愣了一下,把蒜袋往前一推,道:

    “行,我去里头看看还有什么要帮忙的。”

    “…………”安律师。

    就这么同意了?

    我就客气客气刷个好感而已……

    老道起身进了书店,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没办法,只能坐下来开始剥蒜。

    这双手,上午还收服了不少山神土地,还参与了杀戮俩巡检的过程,

    现在,

    得拿来剥大蒜。

    安律师倒是不反感这种随时随地被拖入生活节奏的感觉,

    就是眼睛被熏到了,

    有点酸,想哭。

    过了半小时,蒜都剥好了,安律师拿着装满新鲜可爱娇嫩蒜瓣的塑料盆起身进了书店,

    喊道:

    “剥这么多蒜干嘛啊?”

    “腌啊。”

    莺莺系着围裙走过来,从安律师手里接过了塑料盆,不忘嘀咕一下:

    “怎么剥了这么久,太磨蹭了。”

    “…………”安律师。

    可怜安律师上辈子过的是阔少的生活,死后也是在阴间混得风生水起,现在居然沦落到亲手剥蒜还得被嫌弃的地步了。

    “话说,僵尸不是怕大蒜的么?”

    安律师问道。

    莺莺拿起一片蒜瓣,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很脆,慢慢地咀嚼着,道:

    “谁告诉你的?”

    “僵尸片里这么放的啊。”

    老道在旁边呵呵道,“搁以前,很多人还以为大蒜能防非典呢,记得那会儿非典闹腾得最厉害的时候,在火车站还遇到有人脖子上挂一圈大蒜坐车的。”

    安律师闻言,笑道:“那旁边人会不会觉得他很煞笔?”

    老道回忆了一下,摇头道:“这倒没有,周围人都跟他讨要点儿大蒜拿手里当护身符了。”

    “这也可以。”

    “那会儿情势挺紧张的,出门在外的人体会最深吧。”

    莺莺拿着蒜进了厨房继续忙活了,自打自家老板苏醒之后,莺莺进厨房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也是,只有一个女人真正在乎你爱你的时候,才会用涂抹着精致指甲油保养得很好的手去为你拿起锅铲。

    小男孩穿着一身小西装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安律师看见他,眼睛都泛红了。

    “这蒜味,这么冲的么?”小男孩有些好奇道。

    安律师有些艰难地点点头。

    这时,外面来了一辆物流卡车,车上走下来一个戴着帽子的工作人员,对方推门进来后问道:

    “请问,这里是徐先生家么?”

    “找错了,没…………是的,请问什么事?”

    安律师马上反应过来。

    “这是我们送过来的家具。”

    几个工人开车门卸货,把一个大包裹搬运了进来,看样子还挺沉的。

    “徐先生在哪里?我们这里需要他签一下字。”

    周泽此时刚刚起身,走过来,对安律师点点头。

    安律师拿过笔代签了。

    等对方走后,

    除了在厨房里忙活的莺莺和老许,其余人都聚集在了大包裹前。

    收件人竟然写的是徐乐,这倒是有意思了。

    “打开吧。”周泽说道。

    老道和安律师一人一边拆开了绳子和胶带,包裹很快就被打开,露出来的,居然是一个保险柜。

    保险柜的颜色是深绿色的,给人以一种很厚重结实的感觉。

    安律师尝试了一下,没打开,回头对周泽道:

    “老板,已经上锁了。”

    其实,保险柜这种东西,对于一些公司和机关来说,作用确实很大,但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来说,使用价值就很鸡肋了。

    尤其是网购上买来的保险柜,拿个锤子基本就能砸开,怕声音动静太大的话,裹上一条被子再砸就可以了,也就是给小偷增加个锻炼身体出出汗的机会。

    不过,周泽这里倒是不需要找什么锤子,书店里拳头比锤子还硬的人也是一抓一大把。

    指甲长出了一点,

    周泽直接用自己的指甲顺着保险柜的缝隙位置往下切,

    柔顺得像是在切豆腐一样,给人一种强硬和温柔对比之下的异样美感。

    “哐当!”

    保险柜的门脱落了下来,

    里面是一个用黑色塑料袋包裹着的东西。

    安律师擦了擦手,这种活计,肯定是他来啊,这点政治素养还是有的,也不用吩咐,直接把这东西拿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始进行拆封。

    黑色的油纸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等解开了一大半后,安律师的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从指尖的触感以及现在所呈现出的形状,他已经大概猜出来里面是个什么东西了。

    “老道,关门。”

    安律师提醒道。

    “好。”

    老道马上去把书屋的门锁起来,大灯打开,同时把玻璃窗那边的窗帘都拉上。

    反正书店什么时候关门都没什么区别,以前是还想着晚上有鬼上门,最近鬼门关没开,连鬼都不见了。

    一直保持着天天开门的习惯,仅仅是潜意识里觉得开个店不赚钱还一直亏钱感觉很傻缺,开个不赚钱的店还不开门的更傻缺。

    终于,最后一层黑色油纸被撕开了。

    这东西的庐山真面目呈现了出来。

    老道眼睛眨了眨,有些害怕地往后缩了缩脖子,好在这是在书店不是在其他地方,他的安全感还是很足的。

    安律师则是舔了舔嘴唇,

    小男孩目光凝重。

    周泽则是走上前,

    将这东西拿在了手上,

    放在自己面前,

    轻轻地转换,慢慢地端详着。

    这是……半张脸。

    只是,因为半张脸的意识已经被周泽吸收了,所以这只剩下了形体。

    安律师看着周泽,道:“我去给蓉城那边打个电话问问,有人进了那个封印的场所把它给取出来了?”

    周泽摇摇头,

    道:

    “不用了,那边的封印没被破开。”

    “嗯?”

    “蓉城青城山下面封印的,我没记错的话,应该会是右半张脸,这个,是左半张脸。”

    当初,半张脸反出赢勾,独立了出来,赢勾失去了三千年的积累,半张脸作为狗村儿的希望和偶像,走上了秒天秒地秒空气的王霸之路,然后被不知名的存在分解镇压了下去。

    “咳咳…………”

    周老板忽然感觉胸口有些闷,咳了起来。

    “老板,这是什么意思?”安律师问道,“是挑衅,还是宣战?”

    周泽摇摇头,

    手指在半张脸头骨后头轻轻摩挲着,那上面,还有几个字,只是周泽并不想当众念出来,这事儿,和书屋没多大的关系。

    因为那几个字是:

    “你好狠的心。”

    ————

    本章说到七号就会恢复了,我知道,大家很难受,其实……龙更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