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无限雷霆 > 第一百二十章 引子
    比武定盟主。

    这是黄羽的计划,这套路很老套,但是很好用,黄羽有意将这武林盟主的竞选拆开,设立东南武林盟主和西南武林盟主两个提议,东南的由诚王麾下那些盟友挑动各方参与造出声势,西南的就是他自己的私心,要借此为青城派扬名,同时敲打百草门、绝刀门、兽王庄等地处西南的武林大派,甚至能以此影响云南的毒龙教。

    虽然只是灵机一动,但黄羽越想越觉得可行,东方未明也被他的提议打动,要将计划呈给诚王,黄羽则立刻写信回山,要四位青城长老以青城派的名义广发英雄帖,邀请各方,至于目的,就说是为了对抗魔教就是了。

    虽然他如今是青城派掌门,但是毕竟当初就跟四位宿老说好青城山上一切事务都由四人执掌,洛阳城的青城坊就像是青城派的分舵,这种现代公司运营的思路对于江湖中人无疑非常新鲜,四位宿老也过了年轻热血野心勃勃的年龄,对于这种安排倒也没什么意见。

    ……

    “大师……啊,掌门!”

    打探情报的青城弟子走进屋来,行了一礼后下意识的就叫错了称呼,连忙改正过来。

    黄羽含笑点点头,没有在意这点口误,只是问道:“今日不是常规汇报的日子,有什么特别的消息?”

    这弟子连忙道:“掌门,近日江湖上有人传闻,说朝廷要秘密消灭武林门派。”

    黄羽哑然失笑:“这种消息不是每年都有么?今年特别在何处?”

    这弟子肃然道:“这次流传的消息,说朝廷已命陈崇英督促厂卫办理,有意以武林盟主的名头挑起争斗,还说我青城派也牵扯其中,与朝廷有着密谋……”

    “咦?”黄羽奇道,“说的有鼻子有眼,应当有不少人信了吧?”

    这弟子犹豫道:“是……东南武林不少门派都因此被惊动,胡建红叶庄、羊城黄家、江右铁剑门等几家都传出消息,要守望相助,互相支持……”

    “少林武当华山丐帮等大派呢?有什么消息?”

    “各地的江湖大派都讳莫如深,并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

    黄羽淡笑道:“有人推波助澜,有人浑水摸鱼,有人想借风借力……都很正常,他们说我青城派勾结,我们就勾结了么?换句话说,纵然勾结了,莫非还要和他们解释么?”

    这弟子一贯只负责打探消息,此时保持沉默站在那,黄羽挥挥手让他退下,在屋里静坐了一会,他突然眉头皱起。

    呼——

    破风之声忽然响起,端坐在梨花木椅上的黄羽突然站起身来,静了一会,才突然笑道:“没想到陈公公位高权重,却屈尊来到我这小地方。”

    “本座向来最是看中效力朝廷的俊才,纵然是折节下交也算不得什么。”一个清清冷冷的男子声音响起,声音略有些阴柔,却并不怪异。

    黄羽默然转过身来,面前赫然站着一个起码有八分酷似雨化田的白袍阴柔男子,身后站着两个身穿褐衫的威武年轻男人,但任何人一眼看过去,都必然被白袍男子吸引全部实现,只因其气势实在太强,比之黄羽随身的那柄月华剑还要让人感到锐利。

    气氛一时有些冷硬,黄羽笑了笑拱手道:“公公过誉了,只是公公突然到访,黄羽实在很是不解。”

    陈崇英一撩披风,大马金刀的自顾自在一旁坐下,看黄羽还站在那里,平平淡淡示意道:“不必这么拘束,权当本座只是以江湖人的身份来,至于来见你,自然有我的原因。”

    “在下洗耳恭听。”

    陈崇英淡淡一笑,笑容依旧很冷,“本座在江湖上的名声可不太好,你在听之前,都不想问些什么?”

    黄羽面无表情,平和道:“‘法外令’昭告后,天下人都已经习惯了朝廷不问江湖事,浑然将江湖当作了一个独立的天地,但这总归还是大明的天下,有些人做的太过了,被人教训还认为是别人的错。”

    “好,”陈崇英有些欣慰道:“青城派毕竟与少林武当一样传承已久,果然还是有些底蕴的,有你这样的明白人,是青城派的幸事。”

    陈崇英的眼神除了意外还有些深意:“既然你如此明白事理,有些事本座也就可以直说了。”

    黄羽欠身道:“公公请讲。”

    陈崇英笑道:“我有意拜访少林武当两派,和他们聊些闲话,只是我一人分身乏术,想要你帮我分担些。”

    黄羽思索了下,突然笑道:“不知公公可是已经有了安排?”

    陈崇英颔首道:“你很敏锐,青城武当同属道门,我有意让你去拜访武当。”

    黄羽笑着摇头道:“陈公公这却是外行人不了解内行人的门道了,我去武当并不合适。”

    “哦?”

    黄羽一摊手:“我青城和武当虽然同属道门,但是武当兴盛自张三丰,自古以来拜的乃是真武荡魔大帝,我青城派却自西汉之后,改为天师教一脉,大明太祖立国后不久,这满山道士又成了全真教龙门派的传人,所以我们两家不仅没什么香火情,反而还有些过节,这是其一。”

    “其二嘛,武当派剑法掌法都是不差,如今却没什么出色传人,卓人清勉力支撑武当声威已经不易,根本不需要太大的力气就能压下,反倒是少林寺的和尚们又臭又硬,以公公的武功路数,若是去了少室山,恐怕很难压下那些秃驴,若是杀得血流成河,面子上就不好看了,既然如此,不如将这硬骨头留给我来啃。”

    “何况武当山风景秀丽,却不像少室山满山光头和佃户,实在是煞风景,不知道陈公公觉得如何?”

    陈崇英顿时笑道:“明明是你让我舍近求远,我却还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也罢,本座就往武当去一趟,刚好领了朝廷的旨意巡视湖广一带今年的春耕进行的如何,两件事姑且一起办了。”

    黄羽也笑道:“那我就去找少林寺的三位神僧喝茶,刚好还有些东西带给他们,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向公公讨个东西。”

    陈崇英有趣道:“你要什么?就算是圣旨,本座叫人给你写一张就是。”

    这玩笑开得甚大,不过黄羽却不怎么在意,只是笑道:“圣旨就不必,只要陈公公一份手谕,且让洛阳锦衣卫千户所的人随我一起去趟少林寺就是。”

    陈崇英略一皱眉,随后便舒展开来:“你要这个做什么?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给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