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无限雷霆 > 第十七章 心动
    攀着河谷两侧的山壁爬下的过程并没有那么顺利,毕竟他们要靠徒手攀登而不是用直升机下降到坠毁区域,难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好在爱丽丝人工智能的机器少女虽然外表看起来只是普通少女,但是行动能力远不是人类可及,而黄羽的身体素质也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很多,这就让人两人的的行动比原本想象的简单很多。

    踩着浅水区的石头和露出水面的地方深一脚的浅一脚的靠近直升机残骸所在的区域,黄羽的视线在脚下和前方不断切换,嘴上却对爱丽丝疑问道:“爱丽丝,你可以攻击人类?”

    爱丽丝·德拉塞尔抿着嘴小声道:“本来是不可以的,不过成为轮回者之后,写入我程序内的限制就消失了……可是我还是不想攻击人类,我只想当个研究员。”

    “……那你攻击艾达·王是因为?”黄羽看着她。

    智能少女将头扭过去看着水里的游鱼:“你不是说过队友就要互相挑选吗?一路上都是你在保护我,我也要证明我能保护你啊。”

    “……谢谢,你做的很好。”黄羽道。

    沉默了一会,爱丽丝问道:“我们要去救的,就是那个和我同名的人吗?”

    黄羽点点头:“复制体爱丽丝,电影剧情的逻辑关系太过混乱,强行联系的复制体身份在这个混合剧情中可能并不可信,不过至少安布雷拉现在控制不了她,救她出来对我们的安全很有帮助,而且……”

    他有些犹豫的看着爱丽丝·德拉塞尔:“我必须要说,因为我觉得这样很有趣,直升机里的可能是爱丽丝、吉尔、卡洛斯或者还有其他人,无论救出哪个,都能让这个世界的未来更加混乱,虽然这对我们来说不一定有什么意义,但是却能让这个世界的未来多一点希望……”

    “可是,这也会让我们的处境更加危险吧?”

    “是,但剧情本来就已经被我搞的一团乱了,再多些变化也不会有什么区别……”黄羽试图用语言描绘出自己的出发点:“而且,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循规蹈矩的去遵守原著剧情,那样对我们来说其实更不可控,因为几乎没有哪个经典电影或者游戏的重要剧情不是主角靠光环在关键时刻开挂渡过的,对主角来说可能顺理成章,但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可预料的危机,与其那样,还不如借助我们的预支来搅乱剧情,然后按照判断推动改变的主线。”

    “比如我们扫荡了蜂巢,抢走了红后的主板,却为我们打开了一条安全的后路,如果茫然的等着原本的灾难大爆发,我们很可能死在丧尸的围攻或者安布雷拉小队的扫荡中,主神的任务是很关键的提示,我觉得他似乎在提醒我们该注意到什么,但我还没有明确的思路……”

    黄羽念念叨叨的说了很多,他心里有不少想法,但却没有办法条理清晰的表达出来,不过很奇怪的是爱丽丝·德拉塞尔对他说的东西都表现出理解的样子,反而让黄羽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下话头,却没想到爱丽丝一脸天真的问道:“黄,你和瑞贝卡是恋人了吗?”

    “诶?啊?……是的……”黄羽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承认了下来。

    爱丽丝看着他:“可是,我们的身份……”

    黄羽沉默下来,脚下一滑,咚的一下踩进了一处水坑里,等他把脚拔出来,才勉强笑道:“我……不知道怎么说,你可能理解不了,不过在那种情况下,有些事情完全是本能反应……”

    爱丽丝一手捻着几缕自己的头发,若有所思的噢了一声,接着突然抬起手指着前面:“快看!”

    黄羽心中一动,抬头看着前方,只见不到五十米外的水中,一架完全坠毁的直升机正冒着黑烟,而在直升机附近,赫然有着两女一男三人正昏迷不醒的倒在水中或者露出水面的光滑岩石上。

    ‘爱丽丝、吉尔……卡洛斯?’黄羽在心里清点了一下,等走近时才发现,疑似卡洛斯的人已经全身冰冷,早已死透了不知多久,女主角爱丽丝身上的伤口不少,但却已经愈合了大半,这种愈合能力毫无疑问不是人类能做到的。

    反而是吉尔身上多处骨折,身上几处伤口都在水中泡的发白,黄羽和爱丽丝·德拉塞尔急忙为她抢救,轮回者爱丽丝还在与她同名的爱丽丝身上抽了一管血液。

    “你不是说她的身份和基因都很特殊吗?所以我打算回到空间后研究一下。”看到黄羽疑惑的表情,爱丽丝很自然的解释道。

    黄羽无言以对,况且他也觉得这样很正常,剧情世界中的一切对于轮回者来说都是资源,队友有这样的认识,反而让他有些高兴。

    清洗伤口、包扎,接下来如何离开反而很令人苦恼,最后只能由黄羽背着吉尔,爱丽丝背着女主角爱丽丝,毕竟吉尔有伤,身形高大的黄羽背着她比爱丽丝更合适。

    离开的时候黄羽看了一眼腕表,平静如常。

    ……

    热水从喷头中洒下,落在少女奥图有致的酮体上,氤氲的白色蒸汽中一切若隐若现,有着说不出的奇妙味道。

    良久,水龙头被关上,瑞贝卡扯下浴巾将身上的水擦干,将浴巾往身上一裹,五指张开笼着头发走出了洗手间。

    洗手间外的卧室装饰简单,无论是家具还是电器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张全家福,有些发黄的边角没能留住逝去的时光。

    咖啡桌上摆放着两个一次性餐盘,煎好的速食牛排正摆在盘里,配上了几片胡萝卜和菜花作为点缀,黑胡椒汁淋在上面,固然是简单的一顿饭,但也是匆匆亡命逃出的人们难得能安心享用的了。

    瑞贝卡毫不在意的裹着浴巾坐到了凳子上,示意黄羽为她切下一片牛排,轮回者好笑的用自己的叉子喂了她一片,另一手的餐刀虚点她的浴巾:“你就穿成这个样子出来?这简直是对我的挑衅。”

    瑞贝卡骄傲的昂了昂头,修长的脖颈曲线延伸到了撑起浴巾的深邃中:“我只怕你是个胆小鬼,据说中国男人都很胆小。”

    “胡扯,”黄羽失笑摇头:“你是从哪听来的假消息,我们可是全世界排名前三尊重女性的男性群体,你这样讲,看来我不为同胞证名都不行了。”

    他放下餐刀,毫不客气的抓向瑞贝卡,短发少女大方的挺胸迎上,唇齿依偎,牛排和黑胡椒的香气夹杂着旖旎的味道,一个长长的深吻过后,瑞贝卡喘着气道:“其他人呢?”

    黄羽两眼放光,一只手已经不老实的伸入了浴巾之中,边摸索着回答:“德拉塞尔和克莱尔在整理将哪些东西放到网络上去,另一位爱丽丝在照顾吉尔和雪莉,这里只能让她们暂且休养一下,我们还是要尽快离开这里前往更远的地方。”

    瑞贝卡脸颊上渐渐发红,轻咬着下唇,双眼迷蒙的看着黄羽:“查尔斯……”

    黄羽吻了吻她,轻声道:“瑞贝卡……等到将你们安置下来,我可能会离开很长时间。”

    瑞贝卡的双眼顿时清明过来,她惊讶道:“离开?你要去哪里?”

    黄羽勉强笑道:“你知道我和德拉塞尔的身份,我们俩在这里,难保安布雷拉不会有什么办法找到你们,所以我们必须离开,我有个计划……但是风险会很大……”

    瑞贝卡主动张开修长的手臂抱住了黄羽:“查尔斯,我们是恋人……有什么风险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担!”

    “但我不希望让你陷入危险,”黄羽反手抱住瑞贝卡,双手难得老实,浴巾之下的弹滑挺翘触手可及,“我不想你陷入危险,瑞贝卡……我已经决定了,我不知道这个计划会持续多久,但是……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一直都得不到我的消息的话,就忘了我吧……”

    “不!”泪水从瑞贝卡的双眼中流出:“我已经失去了父母,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黄羽抱紧了少女,让她将眼泪肆无忌惮的落在自己的胸口,轻轻拍打着她光滑的背部,轻声道:“我知道,我知道……亲爱的,对不起……”

    浴巾在无声无息中滑落,有些事情总会在情动时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