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无限雷霆 > 第六十四章 搞XJ的没一个脑子正常的
    江府后门,黄羽拉着赵雅儿冲了出来,就打算找个地方脱掉夜行衣先回客栈去。

    “这是哪里来的小情侣,怎么半夜不睡觉,从人家后门出来呢?”

    一个旖旎无比的甜腻声音娇媚无比的调笑着,赵雅儿吓的一下抓住了黄羽的手,黄羽突遭变故也是心中一惊,不过接着就安下心来,猜到了来者是谁。

    一身红衣的天龙教八部众之一,‘夜叉’姬无双飘然落下,嘴角挂着好奇的笑容,双眼中却是漠然无比的神色,笑嘻嘻道:“你们俩说一说,为什么要穿着夜行衣从江府出来?要是不能给姐姐一个满意的答案,姐姐就要送你们去地府做一对野鸳鸯了呢。”

    动辄杀人的冷酷话语被她妩媚的道出,寻常人或许早已迷失在她的惊人魅力中,但在场两人一个是女的不受影响,黄羽这种奇门挂逼虽然还做不到靠自身力量影响外界,但是抵抗区区媚功完全不在话下。

    他深吸口气,冷笑道:“堂堂天龙教的夜叉,怎么还兼职给江府看后门的生意?”

    夜叉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娇笑道:“姐姐倒是看走了眼呢,没想到这位小弟弟竟然知道姐姐的身份……”

    “那便留你不得!”

    她眼中一寒,凤仙花汁染成红色的鲜红指甲一挑,朦胧夜色之中五指骤然带着寒意刺来,却是杀心已起!

    天龙教八部众之中,天王厉苍天与龙王厉苍龙武功之强可称天下前三,但是余下六人实力波动较大各有所长,不过放在江湖上也都是能震慑一方的狠角色,夜叉姬无双于剩下六人中武功能排入前列,更难的是心机阴沉,轻功卓绝,乃是几人中少有的正常人。

    阿修罗樊为离为情所困反社会反男性,迦楼罗任天翔为情所困反社会离群主义,摩呼罗迦为情所困本身又志大才疏,紧那罗和乾达婆倒是没有为情所困,但是她俩焦不离孟又没什么野心魄力,只剩下夜叉一人可堪一用。

    黄羽眼见夜叉夺命一击迎面而来,脑子里却还有心思转到其他地方,他虽然武功稀松平常,但是却在其他方面无人可及,夜叉固然有着一照面取他性命的实力,但是双方确有无可超越的信息差距,这是黄羽无人可及的优势!

    将抱住自己手臂的赵雅儿推开一旁,黄羽将另一手中的牛皮纸丢下,又从怀里掏出几个药包,朝着夜叉接二连三的丢了过去!

    昏暗之中夜叉看不清楚,还以为黄羽是丢出了暗器,江湖中人大多以用毒为耻,丢石灰粉这种手段是绝对的下九流行为,况且江湖中也有些大众认可的潜规则,不用毒就是其中之一。

    更重要是毒功之类的易学难精,一代江湖人都出不了几个好手,再加上江湖中真正的高手们无不内力雄浑,等闲手段根本没有用处,反而会激怒他们惹来狠手。

    因此暗器就是常用手法,有唐门在那立着牌匾,连少林寺的高僧们偶尔也会丢几颗菩提子,也就没人好去说用暗器的都是卑鄙小人,夜叉看黄羽年龄不大,下意识就以为他丢出的是暗器,虽然不解什么暗器能有拳头大小,但是十指如拨琵琶一般临空虚弹,就打算将这些‘暗器’打回,给年轻人一个教训。

    锋锐如刀的指甲轻易划破了牛皮纸包,扑面而来的药粉差点迷了夜叉的眼睛,狼狈之极的避开毒雾,一股奇香却又飘入鼻中,她一惊之心立刻运起内力封住口鼻,心中怒骂一声:卑鄙!

    夜叉凌空旋舞,红衣飘飞如同妖精般妩媚,衣带飘飞卷起风浪将毒雾吹散,这才全无方才妩媚模样,气急败坏道:“臭小子居然用毒!姑奶奶留你不得!”

    她运劲一提,就要上前杀了这对狗男女,本来她带着江湖四恶已经离开了江府,却看到这两人鬼鬼祟祟的从后门跑出,就想拿下来拷问一番看看是不是偷走了江府什么宝贝,却没想到差点阴沟里翻了船。

    一抬头却看到黄羽摘下了蒙面布冷眼看着她,夜叉这才突然觉得不好,身上突然一软,她低声惊呼道:“软骨散!你跟玄冥子有什么关系……”

    话没说完,她就已经虚弱倒地,昏昏睡去。

    黄羽面无表情的看着红衣女子摔倒在地,对于她错将沈澜的迷魂散认成了玄冥子的手段毫不意外,毕竟怪医之名并不算出名,也少有人听到怪医害人的消息,相比之下逍遥谷的叛徒玄冥子倒是如雷贯耳,尤其他挖了当年星宿派的遗迹和墓穴,据说找到了失传上百年的神功。

    夜叉为了避免江湖四恶误事打发他们先走,此时却也没了照应,不过她这毫无抵抗的情况若是落在江湖四恶手中,处境恐怕更加凄惨,黄羽眼看没人再出现,上前将昏迷过去的夜叉抱起,带着赵雅儿迅速离去。

    ……

    江府寿宴却被魔教之人打扰,随后更是听闻河洛大侠书房被贼人侵入,被盗走数本秘籍,江府遇到如此变故,前来贺寿的武林同道们也有些尴尬,毕竟大半个江湖的精英都汇聚在此,却没防备一群宵小之徒,简直给所有人脸上打了一巴掌。

    逍遥谷三人倒是看热闹的想法居多,毕竟逍遥派奉行隐世作风,虽然吸取数百年前祖师教训不再完全封闭,但在江湖上也是多听其名,少见其人,全派上下也不过百十号人,但是无一不是行家里手,否则也保不住这片基业。

    江天雄父子二人倒是风度依然的将众多有些尴尬的江湖同道送走,谷月轩带着两位师弟随后就回了逍遥谷,再将这一行见闻,包括黄羽向他请教的那些与【素心诀】有关的武学知识告知了师父无瑕子。

    无瑕子年过古稀,须发皆白,人也极为苍老,但是周身依旧充满活力生机,更胜寻常而立之年的人,逍遥一脉武学功法近仙似道,但凡能有成的,无不是如同神仙般的人物。

    手中捋着花白长须,无瑕子的声音浑厚如中年人:“这几个问题,为师的确可以回答,轩儿来日便可将答案告知那位少年,不过……”

    无瑕子有些疑惑:“这少年的武功根底,以我的见识,竟然从未听说过,倒是他与轩儿请教的这些问题,点破了我心中的一团迷障,解决了我一个困惑许久的问题……”

    谷月轩神色微动:“师父,可是那门绝学吗?”

    东方未明一脸懵逼的看着大师兄和师父互动,二师兄一脸高冷站在一旁,也不知道是不好奇还是已经知道是什么,终于忍不住道:“师父,大师兄,你们在说什么?”

    所谓长孙幼儿,老太命根,人一老了,就格外疼小的,无瑕子一听小徒弟疑问,捋着白须长笑道:“未明儿,我逍遥谷将要多出一门武林绝学了!”

    谷月轩极有眼力的在旁解释道:“未明,师父他老人家最近二十年来都在试图恢复一门失传已久的门中绝学,据说只有一位失踪的门中前辈曾经得到过传承……”

    “罢了,这事也不必要瞒着他了,”无瑕子突然叹道:“具体的你且去问你大师兄,为师当年还有一位师弟,轩儿所说的门中前辈,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师弟!他当年从门派典籍中寻到了一门绝世内功【不老长春功】的残缺传承,却瞒着不曾交给师门,自己去靠着邪魔歪道的手段强行练成了这门神功,直到他对我出手的那天,我才知道他一直瞒着我们!咳咳……”

    无瑕子毕竟年事已高,此时心神被当年旧事牵动,一时气急便咳了几声,东方未明年轻却机灵,急忙上前为无瑕子轻敲后背顺气,无瑕子颇为欣慰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夸道:“未明儿有心了,你们都要多学学他!尤其是你二师兄,若是有你三分懂事,我也不用整天担心他惹是生非!”

    “哼!”荆棘冷哼一声,斜眼看着东方未明,他不善的眼神让自己的小师弟打了个哆嗦,急忙将师父的注意力转走:“师父!难道你说的就是这【不老长春功】吗?”

    无瑕子气息通顺,站起身欣慰道:“不错,我已经想通其中一处困惑我许久的问题,再过一段日子,我就能借助门中其他绝学补完这门神功!想必我补完的这门【不老长春功】,和你们师叔所学的必然不同,但却更符合我们逍遥一脉玄门正宗的身份!”

    他又看向谷月轩:“轩儿,等为师将神功推衍完毕,就先传于你,等你哪天在江湖上再遇到那位黄姓少年,便传给他吧!这是我逍遥谷欠他的人情,若是无他的提问,我也想不通这个关窍!”

    谷月轩略微惊愕,不过随之就镇静道:“是,师父放心。”

    无瑕子嘴角带笑,慈祥的环视三名弟子,谷月轩一身正气,沉稳可靠;荆棘面冷心热,却太过好强自傲;东方未明聪慧机灵,最能举一反三,只是太过机灵却少了定性,免不了多做提点。

    这三位弟子于无瑕子而言,除了大弟子峥嵘已现,他自信余下两人都是石中璞玉,只需时间磨砺去表面浮华,再有他这位武林泰斗细细琢磨,未来的江湖,逍遥一脉的声威,必然由他们来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