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副本世界飞升者 > 第三十一章龙脉之穴,五色之土
    昌河附近,葛家寨。

    修建简陋的木塔,矗立在小山丘附近。

    名为葛家寨,实则是一处盗贼村。

    整个村落里,世代盗贼。

    天色阴沉,凉风吹拂,带着淅淅沥沥的雨丝。

    林正阳他们,顺着乡间小道,绕过这处村落。

    沿途就有一个带着斗笠,卷起裤腿,扛着锄头的农夫与他们擦肩而过。

    林正阳手里多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凌乱地用毛笔写着:

    “润溪之东,大阳县北,葛家宗祠,孕五色土。”

    笑了笑,指尖闪过火苗,忽的一下,纸条化为灰烬,飘扬而下。

    “去葛家祠堂。”

    一行十人,都是降临者,各自有武艺法术在身,一两里路,不过五六分钟就到。

    一片缓坡上,被围墙围成的建筑依稀在望。

    青瓦、白墙,红木门,庄严肃穆,蔚为大观。

    虽然场地不大,但是别有一番气派。

    “倒是有心思了。”

    林正阳望了一眼,平淡地点评着。

    “龙穴可不是那么好占的,这葛家寨也就是个看守。”

    一个精通望气的降临者眯起了眼。

    “白气浓郁,没有异象,这是很常见的族气,我看不到龙脉的气。”

    “正常,龙气最擅长潜藏变化,又牵扯到一方人道变革,自然有很多阻碍。”

    “你的望气术能看一家一姓,看城镇尚可,看一个省市就剩能辨个吉凶,牵扯到这种动辄五六个省的大龙脉,就没用了。”

    “还是得先看风水脉络,水源清浊,地力厚薄,然后综合判断,才有五六分把握。”

    “不过我地师一脉,自有秘术,心中罗盘,演化地理风水,见一斑而窥全貌,号称地理宗师,若论风水地理之道,犹在世间所谓风水大师之上。”

    又一个自学了地师的降临者,说着就蹲下身来,自地上抓了一把土,往空中一扬,随后看准了一个方位,走几步,停一下,有时侧耳倾听,有时闭目默诵。

    片刻之后,他回头道:

    “就在里面,一定有龙穴层次的吉位,是不是真的不好说,但是至少是附近最强。”

    宗祠很安静。

    这种地方,平时一般不住人。

    林正阳他们没有走正门,轻巧地踏着围墙,自侧后方翻了过去。

    入目所见,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柏。

    “到了。”

    带路的地师,循着常人看不见的脉络,歪歪斜斜地,走出了一条小径。

    “这里似乎有人布置过,跟着我的步伐走,能避开麻烦。”

    几人依言而行,分毫不差,自树林里穿行乐过去。

    穿过树林,在一处荒地上,那个降临者停了下来,笑了笑。

    “葛家人到底福薄,葬不进真龙穴。”

    他指着脚下一片看似寻常的沙土:

    “这下面,就是龙脉结穴,吐珠之处,我猜的不错的话,很可能土分五色,形同法坛。”

    林正阳挥手,一阵旋风凭空生出,盘旋在方圆三尺内,急速转动,氤氲好似墨汁一般浓厚,好似利刃挖掘下去,顷刻间,就把表层的沙土和下层一片浮土掀起,按照林正阳心意,挪至一边。

    再看下去,下方果然是五色土。

    黑色,红色,黄色,青色,白色,应五方五形。

    东方属木,青色土。

    南方属火,红色土。

    西方属金,白色土。

    北方属水,黑色土。

    中央属土,黄色土。

    “这就完了?”

    这五色土就按照五行方位分布着,整个加起来,也不过是勉强能葬下一个普通人。

    “就是这样,没了。”

    边上几个人好奇地捻了一把土,看了看:

    “很普通的泥土啊,完全没有什么特殊。”

    地师见他们不信,有些不悦:

    “当然是普通泥土,关键不在于泥土怎样,这都是外表,内在还是龙脉能量的流动,跟泥土本身关系是有,但是不大……这就是普通泥土,至少在龙气显出来之前都是这样。”

    “好了,别争了,是不是真的不重要,就算是假的,我们也能用得上,反正我们的目的是在这个世界打前站,又不是非要夺取整个世界。”

    林正阳站起身来,看向四方。

    随后吩咐道:

    “一会儿我要动用军团权限,借助主神伟力,以龙脉能量为源泉,制造出屏蔽天机的铁幕,让后续人员直接降临。”

    “预计会有一定动静出来,声光效果都有可能,你们要做好阻拦的准备。”

    “放心!军团长!”

    几个人都是面色一正。

    “五阶以下,绝无问题!”

    “就算是五阶地仙,至少拦住一小时!”

    “嗯,当心昨天那个女人。”

    林正阳点点头。

    他带来都都是精锐,降临者当中的精锐。

    他们本就是军团中的佼佼者,都有四阶灵魂,精神投影过来。

    虽然转生,但是都能自行觉醒记忆,修为恢复得都还不错,基本在三阶左右。

    九人联合起来,外敌阻挡轻而易举。

    目送着他们分散开来布置阵地,林正阳抽出匕首,在指尖擦破。

    噌的一下,火光四射。

    军用的匕首卷刃了。

    林正阳尴尬地收好匕首。

    忘了自己成就不死之身了。

    林正阳自己逼出一点血珠,自指尖弹出,没入天然五色土中。

    随后,似乎是触及了什么条件,丝丝缕缕的淡紫之气,氤氲而上。

    很快,弥漫成烟。

    紫烟好似很沉重,贴着地面,缓缓浮游。

    好似受到吸引,靠近林正阳之后,合身没入身中。

    林正阳浑身一震,好似巨鲸吸水一般,将这股紫气纳入。

    通体舒泰,好似六伏天干渴时喝下大碗冰汽水,爽!

    紫气弥散都速度越来越快,林正阳吸引紫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渐渐的,出现了汽笛声。

    远远地,闷闷的,变了调,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嘶吼。

    平地卷起狂风,紫气却在风中岿然不动,好似完全处于另一种纬度一般。

    任凭外界什么动静,大风怎么吹,这股氤氲紫气依旧自顾自以自己的速度被林正阳吸引着,没入他的身中。

    林正阳感受到自己的精神,与脚下这片大地联系在一起

    他好似化身为这数百里方圆都土地,千百年间,经历了人世推移,社会变迁,地质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