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会穿越的俗人 > 第一百三十七章、谈谈
    本以为会因为欣喜而难以入眠。

    汪曼春和林雨裳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场好睡。

    清晨,汪曼春于沉睡中醒来。

    猛然皱起眉头。

    有些震惊地解开睡袍,低头看着自己的皮肤。

    这些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

    谁糊在我身上的?!

    她摸摸手腕上的血玉手镯,略松了半口气。

    旋即检查起自己的身体。

    她心细如发,很快察觉到身上这一层薄薄的污渍似乎不是外来的……

    没继续多想,小心查看过卧室里外一切平静正常。一如寻常的早晨。

    院子里只有唐白呼呼哈哈地练拳声。

    她踮起脚,轻手轻脚走到浴室。

    来到门口,却听到里面水声哗哗。

    她一皱眉,恍然明白里面恐怕是林雨裳在洗澡。

    她彻底放下心来。

    但这不意味着她能忍受自己身上的异味。

    女人洗澡最麻烦。

    汪曼春不愿意等。

    汪公馆是欧式建筑。

    左右对称的那种,除了东边这个浴室。

    西边唐白和张雅的卧室边还有一个浴室。

    汪曼春不愿意惊动别人,蹑手蹑脚过去,卡吧一声关上门。

    心情放松准备洗澡。

    身上的脏东西不难洗,可一头乌黑的长发收拾起来就难多了。

    这时候忽然传来敲门声:“坏小子、快开门!让老师进去。”

    私下无人的时候,张雅和唐白两人互相之间的称呼多种多样。

    汪曼春眨眨美眸,有些无语。

    她知道两人是师生,但没想到,俩人现在还这么互相称呼……

    “坏小子!快开门。”张雅写的小王子已经完本。

    她最近在写的一本是西幻巨著——《杀与草之歌》。

    这书写起来真有些困难。

    一是她只看过剧,书没看多全。

    二嘛、顾名思义。

    这个书名变体现出来了。

    这个内容实在不好驾驭。

    杀!

    这个、张雅只杀过鱼!

    ‘与’这个字不需解释。它没什么意义。

    恩、最后一个字就很有说道了……

    别说,张雅体会剧情中王后瑟曦·兰尼斯特和她弟弟,詹姆·兰尼斯特之间,那令人窒息的感情,反倒能体会个七七八八……

    比如,现在。

    张雅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她最近也起的很早,每天努力地抄书,还以为时间差不多又到了唐白回来洗澡的时候。

    只把他不开门当作是一种情趣。继续叫门。

    里面的汪曼春,嘴角翘起。

    听着张雅隐晦的**,她忽然玩儿心大起。

    冷不丁猛地一开门。一下把张雅拽了进去。

    她的手臂、手掌,气息和唐白的全不相同。

    张雅募地瞪大眼睛,轻呼一声。身影陡然消失在门口……

    等后院晨练完毕的唐白走回来。

    看见三个女人水水润润、红红嫩嫩,模样分外娇艳。

    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顿时被张雅逮到白了一眼,他这才笑笑走上楼去。

    两个女人的力量和敏捷获得了很大提升。

    汪曼春把汪公馆的一栋限制小楼清理出来。布置成为锻炼房间。

    两个本就有格斗基础的女人,对于自己的神奇提升抱有极大的热情。

    简单的器械装进去。俩人进楼练开了。

    汪曼春甚至破天荒没有去上班。

    速度还暂时没法测试,两人跟哑铃推举较上了劲。

    一再加重力量试验。

    汪曼春受时代的局限,以及自己的一些经历,不觉得有什么异样。

    林雨裳眼中不断闪着精光,她每推起一次新的重量,就要计算一番。

    从五十公斤的热身重量开始,两个女人越推越重,一直推到两百公斤才开始感到吃力。

    林雨裳和汪曼春香汗淋漓地看着对方。双眼明亮。

    汪曼春想到:我还有血玉镯没用。血玉镯的力量虽然短暂但爆发力强,就是补充能量有些麻烦......不知道小弟从哪里弄来的这种药剂。

    林雨裳则默默把手背在身后,把唐白给她的戒指装备套上了。然后继续加重量。

    汪曼春皱起眉,没说什么,默默地帮忙。

    林雨裳的力量最高可以达到330公斤!

    再高就不成了。不过这是卧推重量。

    而卧推其实很容易发力,哪怕一个普通宅男,只要不是太过疏与锻炼,也能推起上百斤来。所以算不得什么。

    汪曼春桃花眼微微流转,落到林雨裳有若削葱般的手指上,瞳孔微微一凝。

    “戒指不错,小弟送的?”汪曼春淡淡道。

    林雨裳站起身拿起一条白毛巾擦了擦汗,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谈过正常的恋爱么?”

    内心并不如表面那般风轻云淡的汪曼春呼吸一滞:“什么?”

    “没什么。”林雨裳摇摇头,暗道:你刚才这句话好像在吃醋。

    她看着对方的手腕,又道:“你的手镯也不错。自己找来的?”

    林雨裳真的很好奇。

    经历种种故事,再加上亲眼见识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

    汪曼春早已不是原剧情中那个肆无忌惮,偏执狂的日本走狗。

    从她在火车上见到唐白的那一刻,她的路就偏离了剧情主线。

    更何况这个世界,也比原本的剧情更加复杂。

    汪曼春听林雨裳提到手镯,呼吸急促起来,她为这件红玉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东西对她而言重要程度超出寻常人想象!

    林雨裳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变化,却恍若未觉一般继续盯着汪曼春的手腕问道:“是从墓葬里挖出来的?”

    汪曼春沉默一阵,终于开口:“哪来的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墓葬里挖出来的......”

    林雨裳盯着她的眼睛,发觉她不似作伪。古墓里的东西他们神秘事务调查科也调查过,很多次采样却并没有什么异常。最多因为传世量价值较高而已。

    可如今现在这么多事情发生在她自己身上,她什么也不敢确认了。

    更不知道眼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民国时代,到底有没有超凡力量存在。

    她想了想,正色道:“也许我们应该谈谈。”

    汪曼春点点头:“好!”

    两个女人在小楼上密谋良久。

    唐白的一天却与平时不同。

    他遇上了刺杀。

    这年头信息流通缓慢,每天要知道新鲜咨询,非要读报不可。

    办公室里固然报纸齐全,可汽车速度不快,他一路上也颇为无聊。

    于是就养成了在路上看报纸的习惯......

    PS:在某知名地产做乙方文案。

    开园开盘赶一块了。

    真的灰常苦逼,这周就休了一个上午,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