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时空探案录 > 第八十七章 墓地
    即便路子欣再不满,案件截止目前没有任何进展,加上薛沐寒也在明面上停止了调查。这个预言谋杀案就此放任了下来。

    薛沐寒自己心里清楚,常规手段去调查这个体系,是根本不会有什么收获的。这是必须在案发情况下做出干预,以意外方式对抗意外,打对方不能及时做出改变的时间差,才有可能获取情报。

    能够穿梭时空,这是薛沐寒最强的手段,也是这个体系的克星。原本不在计算之内的人出现,并且知道关联性,及时准确的造成突发情况,任何体系都无法来得及进行分析。

    没有征兆的前提的情报,对方也无法做出行迹推算。薛沐寒就像是个突入正常计划之中的意外,在对方无法应急的情况下介入,这算是最佳的办法。

    而路子欣,则没有这样的力量。

    在薛沐寒的心里,这是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情。

    他现在还无法确认自己将会面对一个怎样庞大的力量,但是就仅仅从眼下看到的这些信息,薛沐寒都有种无力感。

    或者等有一天,薛沐寒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才有可能和这样的体系对抗。

    话说回来。薛沐寒放下这个案子之后的几天,一切都很平静。

    时间就快要到实习期结束的时候了,薛沐寒的内心平静不下来。

    这几天时间,薛沐寒总结了自己之前参与侦破的无解案件,随即写成了论文,性格行为特征在犯罪过程中的表现。

    这个稿子交到了杨教授那边,杨教授已经要求薛沐寒近期之内结束实习,返回上京去。他对于薛沐寒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有着统筹考虑。

    得到消息后,薛沐寒抽了个周末时间,独自来到了自己父母的墓地跟前。

    他将墓碑清扫了一番,站在墓地面前,神情低落,一言不发。就仅仅是这么站着。

    天空渐渐阴沉了下来,一会儿之后,便是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薛沐寒依旧站着,突然,一个雨伞罩在了薛沐寒的头上。

    “听说你准备离开了?”

    递伞的人是黄厅长。他叼着根烟,站在薛沐寒旁边,缓缓地开口道。

    “那是杨教授的安排。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薛沐寒声音低沉的回答道。

    “你学成归来,连续破获大案要案。老薛知道了,也会为你自豪的。”

    黄诰叹了口气,他知道薛沐寒承受着多大的悲痛,薛沐寒父母去世的时候,薛沐寒才仅仅只有十六岁。

    然而就算是如此,薛沐寒却是没有被悲痛给击垮,拼命努力考上了警察大学,并且成为杨教授的弟子。一般人,光是去调节心情都需要好久,但是薛沐寒却能够顶着这些依旧获得好成绩。他的信念,并非一般的坚定。

    “让我当上警察,是我父亲的心愿。”薛沐寒笑了笑,“我总算没有另他失望。虽然母亲有点不愿意,但是,我想最后她还是会听从父亲的话的。”

    “那可说不好。你父亲怕老婆可是在厅里有名的。”黄诰哈哈笑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杨教授估计是想要你继承衣钵的,你总归是属于总部的人。”黄诰笑过之后,接着说道,“知道你快走了一定回来这里,索性有空,我也就过来看看,给你送行。”

    “我距离导师的要求还差得远呢。黄叔叔你也是杨教授的学生,应该知道他的严厉程度。”薛沐寒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

    “嘿,太过谦虚,可就显得虚伪了。”黄诰拍了拍薛沐寒的肩膀。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要给你交代。”黄诰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即从口袋之中取出一把钥匙。“你的父亲,在当初出车祸之前,让我帮忙保管一个银行的保险箱钥匙,本来是等他休假回来的时候,要交还给他的。结果。现在,正好转交给你。”

    “保险箱的钥匙?”薛沐寒愣了一下,这件事情他半点也不清楚,自己的父亲会存放在银行里什么东西?

    “好好努力吧。”黄诰笑了笑,把雨伞交给薛沐寒,自己往回走去,他的秘书两步跟了上去,给黄诰打上了伞。

    薛沐寒看了看黄诰,又看了看手中的钥匙,微微的叹了口气,继续站在自己父母的墓碑前,良久都未开口说话。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薛沐寒实习结束的时间到了。

    路子欣带着二组的成员,给薛沐寒开了个欢送会,顺带还邀请了李丝雨这个丫头,众人喝的酩酊大醉,张小加一个劲的要求薛沐寒留下来,这段时间,薛沐寒和张小加建立很好的友谊,张小加不想这个和他年级差不多的同龄人离开。

    他本身年级也不大,和老梁沟通不了,路子欣又是组长,他根本不敢去聊天,只有薛沐寒在的这段时间,张小加感觉自己有交流对象,日子不是那么寂寞了。

    可惜的是,薛沐寒并不会留下。他已经订了三天后的机票,准备返回上京。

    离开之前,薛沐寒还有一件事情要去做的。

    他去到了银行,找客户经理,要求打开自己父亲遗留下来的保险柜。

    办了大半天的手续,到了下午的时候,客户经理才带着薛沐寒去开启。

    自己的父亲留下来的保险柜里面,仅仅只有一样东西,那是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里面记录了一些工作日志,都是些很平常的内容,大抵上是自己父亲工作以来,破获的大部分案件的详细过程和具体安排,薛沐寒翻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然而,等到薛沐寒把笔记本带回家之后,仔细研读的时候,却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那就是笔记本的封皮之中,似乎有一个夹层一样,明显要厚出一些。

    薛沐寒拆开了封皮,却是从笔记本之中掉出了一页纸。

    这是一张A4打印纸,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着一些人名。薛沐寒大致上数了一下,大约有七八十号人。

    而在纸张的背后,上面用潦草的笔记写着一个英文词汇。

    “Player”

    薛沐寒皱着眉头翻看了两遍,没有搞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又算是在玩什么谜题?”

    薛沐寒苦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