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白夜宠物店 > 第770章 搬迁中的子午路
    白话看着得体男人消失,目光回到宠物店里的阴灵上,一个挤一个,如果不是阴灵可以无形地存在,身体穿过展柜,恐怕根本进不来宠物店里。

    白话虽然已经学到了让水下阴灵能在陆地上活更久时间的咒语,但店铺里放这么多阴灵,不方便自已的经营,于是只能让金乌上。

    “把它们收起来。”白话有一张可以收纳诸多阴灵的嘴,只要它一张嘴,眼前的水下阴灵可以全部消失。

    金乌没有说什么,而是微笑着对白话摇晃尾巴,然后站起来,突然张开嘴,一只只阴灵瞬间化作黑色的烟雾,一缕缕钻进了金乌的嘴里。

    白话是生意人,现在有了生意,得体男人已经离开了,宠物店里有徐妍坐镇,重新激活了灵宠,又跳下了展柜,活动在地面上,白话也应该去做事情了。

    “你看着,我去驯化灵宠了。”白话对徐妍说。

    徐妍是个好伙伴,对白话的安排向来不有异议,而且驯化灵宠她也帮不上忙,坐在宠物店里迎接顾客是最好的安排,于是点头同意了。

    驯化室里依旧漆黑,白话打开了光,才迎来了一点点的光明,在红光之下,视线还是不那么清晰,不过不影响白话的工作,而且他工作的时候,面对的灵宠与自已只有几尺距离。

    金乌作为一个承载阴灵的器皿,在白话而要阴灵的时候,它必须出现在面前,而且以往的灵宠驯化,这必须在场,那怕什么都不干,也得留在现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这只二掌柜不是什么都不干的。

    白话在驯化室里驯化灵宠,徐妍在外面迎接顾客,彼此配合,白话在驯化室里驯化了好几只灵宠,今晚徐妍也还有收获,白话听到了外面的来客,当然在不须要白话的时候,一般都是徐妍能处理的顾客,而这类顾客多半是人类,修道中人。

    ……

    日子平平淡淡,对于白话来说,至少是,很快几天过去了,白话一直没有迎来得体男人,而驯化室里,苏醒过来的灵宠已经有十余只了,白话准备在年前,最好是在宠物店搬迁之前,把得体男人送来的阴灵全部驯化出来,至于要捕捉的阴灵,白话还没有具体计划。

    像鲸这类大型的动物,白话想亲自参与其中,不过他并不擅长捕捉这类大型的动物阴灵,而且白话也不擅长游泳,这类鲸必须要到大海里才可能寻觅得到,内陆河里恐怕不可能有鲸。

    离宠物店搬迁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而白话刚刚起床,就接到了隔壁老王的电话,下午还得去验收店铺装修。

    子午路上的店铺又少了许多,只有稀稀拉拉的店铺留着,一些在搬迁中,林嘉伟的宠物店要搬迁到什么地方,白话还没有听说过,不过它的宠物店还没有搬迁。

    午饭之后,白话没有回宠物店,而是走在子午路上,午后依然有温暖的阳光,白话就趁机走了走林嘉伟的伟歌宠物店。

    白话和徐妍走到伟歌宠物店的门口,林嘉伟正在收拾,把宠物都装好,站口停着一台车,车上已经搬上去了很多宠物,显然这是在搬了。

    林嘉伟自已在店铺里收拾,几个搬运工往车上搬笼子。

    “林老板,这是搬了?”白话没有听到过任何林嘉伟搬店铺的消息,或许他认为白话很忙,白天忙着睡觉,晚上要经营店铺,所以没有打扰他,请他帮忙。

    林嘉伟听到白话的声音,扭头笑对白话说:“没办法,要搬了,总不能做钉子户,而且房东都乐意拆了,我也阻止不了。”

    林嘉伟其实喜欢子午路,毕竟目前子午路上就他一家宠物店,完全没有竞争压力,可这一般,好的地方很难找,找到了竞争压力又大。

    “放心,到时我们再回来。”白话的主意已经定了,他还会回到子午路的,至于其他人,白话不敢肯定的。

    白话和林嘉伟聊了会,当然都是些平时聊的那些,还有白话的一些心里话,问题为什么搬迁不找白话帮忙,林嘉伟的理由也让白话自已尴尬。

    “对不起,我的作息有些怪异。”白话回答。

    “没关系,我知道大家都忙,所以我请了搬家公司,这样效率会高很多,不过到时店铺开张,你得来捧场。”林嘉伟说。

    “放心,我们到时肯定来。”徐妍回答。

    又聊了些,白话才离开,去找老王了。

    子午路上冷清了许多,所以老王白天已经不开门了,学着白话,要到晚上才开门营业。

    载着老王,一起去验收装修,白话边开车边问徐妍:“下午去找你介绍的人,把那画画出来。”

    年快到了,白话想再去看看付碧兰夫妇。

    徐妍知道白话说的是什么,马上答应了。

    老王不明白,出于好奇问了一嘴:“白老板,画什么?”

    “画鬼,我们想去看看付碧兰夫妇。”白话与老王说。

    “你们不是看过他们吗?”老王想不大明白,毕竟这对夫妇是祸害白话的人,怎么白话总对它们念念不忘,还会去看它们。

    “嗯,不过没什么收获,这次我想应该会有的。”白话与老王说。

    白话相信自已的判断,所以他在去看付碧兰夫妇之前,要有所准备,免得到时这对夫妇受到伤害,冤死狱中。

    “……”老王听不明白白话的话,想问问,但车已经到了,于是下车不再询问。

    新店铺,只打开了老王的冥店的大门,宠物店的大门紧闭。

    现在有一个问题,在子午路时,白夜宠物店的大门在白天是紧闭的,而且连白话进出都得走后门,直到半夜宠物店开门时才会打开大门,但在这里,宠物店没有后门。

    “怎么弄?”白话问金乌,不是白话没有想过这个后门问题,而是白话故意不说,在新店铺装修好了之后,再来问金乌,白话不愿意再走后门了,这个门的事情必须在这里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