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控制用于实战呢?

    很简单,那就是让一个人自乱阵脚,去攻击他自己的同伴。

    正因为这灵魂万物冥道的特点——自由性。

    所以不需要苏霖一直控制着那个人,那个人自然会使出自己的招式技能天赋去攻击他的朋友。

    而且苏霖对好几个人释放的话,那么那些人则会成为苏霖的现实傀儡,不用苏霖再费精力去控制了。

    因此这一招灵魂之力和万物冥道的结合技能,又被苏霖称之为——万法傀儡。

    此时,雷局长自己肉眼可见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了,就这样跪在地上用自己的笔迹写出了刚才苏霖说都推荐信。

    而且赞美之词也是苏霖想好的,可以说这一封推荐信,如果躺在高层的手里,一定会产生很好的化学反应的。

    本来,苏霖就是来参加葬礼的,可没想到被算计。

    那么也好,将计就计,你的局长别当了,让给我的人吧。

    这就是苏霖的“也好”两个字包含的深意。

    眼下推荐信写完,苏霖再次给雷局长的胳膊施加了灵魂重压,一个用超声波攻击的局长,此刻却被完全给隔离在了局长办公室。

    因为苏霖事先知道她的攻击技能,所以给这个房间释放了隔音的淤泥之墙,因此雷局长就算喊破喉咙,外面什么人都不会知道。

    “行了,现在你可以去死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苏霖冷冰冰的说道。

    “你不会说会放了我吗!”雷局长心中愤怒的道。

    “我说了,是你写推荐信,而不是我操纵你写推荐信,你自己不动手,刚才还想反抗,你这样就能逃得了算计我的惩罚?你多大了,痴心妄想呢吧?”

    说完,苏霖也再懒得听这个人说一句话了。

    本来之前听说是女教官的,还以为能发生些什么小说里面的暧昧桥段的,没先到是一个三百斤的胖子。

    胖子也就罢了,还处处针对苏霖。

    特工训练营里面因为有吴局长压着,还暂时没这么多事。

    没想到现在吴局长刚刚下葬,就开始再一次算计苏霖了。

    我苏霖如果能使你这么轻易算计的,我早就死在不知道什么地方了。

    苏霖就这么简单的走了?

    当然不,苏霖立刻用九龙惊鸿诀释放了一个分身,并且这个分身,雷局长根本不知道,因为苏霖把他的分身给释放到了墙壁里面。

    建筑之力,是能够让他在墙壁里面存活的,而战神亡灵结束了他的压制工作,和亡灵们一起也被苏霖给收走了。

    可以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至于四周的隔音墙苏霖也给收走了。

    建筑之力想要不留下痕迹,是很简单的事情。

    因此可以说,除了现在雷局长跪在地上,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苏霖本人呢,也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局长办公室,而雷局长也被万物冥道给操纵到了坐在了椅子上,捂着胸口。

    雷局长本来以为不杀她了,就这么结束了,可是苏霖走后,灵魂重压还是没有消失!

    这种灵魂重压,不是真的身体的重量增加了,而是自身就感觉到鬼压墙一样的重量。

    情况表现在,现在雷局长坐在椅子上,椅子没有碎裂,而雷局长像是已经感觉到几吨的重量压在她的灵魂上。

    似乎灵魂马上就要被压碎了一样。

    同样的情况也表现在此刻旁边几个房间的执法者的身上。

    而苏霖走后,为什么这种状况还会持续?

    那就是因为墙壁里面苏霖的分身了。

    苏霖照的这个墙壁,也是在雷局长的办公室的书柜的后面的墙壁。

    所以外面还有书柜的遮挡,墙壁里面的苏霖的分社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现在控制他们的,就是书柜后面墙壁里面的苏霖分身。

    苏霖本体自己走了,也是要避嫌啊。

    不要谋杀局长的帽子扣下来,那可不行。

    平安的走到了专车的一路上,也被许多师生看到了。

    很多学弟学妹都想要冲过来找苏霖签字,可是苏霖明确表示不要过来,而且蓝靡的蓝色液体也像是游魂一样在苏霖半径十多米的范围一直画圈。

    就这样,相当于在众目睽睽之下,苏霖回到了专车上,蓝靡也飘到了驾驶室上。

    “没事吧老公。”韩汐研很是担心。

    “差一点就死在里面了,不过,死的人这次,并不是我。开车吧。”苏霖说完,也就倒在了椅子上。

    因为刚才一招又一招的接二连三的衔接,让苏霖的精神有些吃不住了,尤其是万法傀儡,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集中才能对一个S级的新人类产生作用。

    苏霖可以说现在还得死撑着让分身继续压制S级的新人类和一群B级C级的执法者,如何能轻松啊。

    宛如跑步跑了三公里实在累得不行了,还需要再跑一公里。

    这就是苏霖现在的真实写照了。

    不过当苏霖的车离开了十多分钟之后,有一个雷局长的助理去找苏霖,这也是被苏霖的分身感知到了。

    可是那助理一进去,一看雷局长捂着胸口像是很难受,助理询问道:“雷局长,你怎么了?”

    这个时候,墙壁里面的苏霖分身邪嘴一笑。

    “你的死期,到了。”

    于是苏霖的万物冥道掐住了雷局长心脏附近的一个血管。

    雷局长立刻感觉到了心脏的疼痛,于是想要张牙舞爪,可是她身上还有灵魂重压呢!

    而痛苦还是写在了雷局长的脸上。这样助理立刻就跑过去想要对雷局长进行急救。

    就在这个时候,苏霖也撤掉了周围几十个执法者的灵魂重压。

    这几个执法者知道是要对付雷局长的敌人的,这个时候赶紧冲过来,看见是助理在现场,以为他们要对付的是助理。

    要知道,“谋杀局长”的罪名,一样雷局长是不会主动揽在身上的。

    所以苏霖早就猜到了,雷局长并没有主动说出是杀掉苏霖,而是相当于伏击敌人这一类的话。

    因此当他们看到是助理在雷局长身边像是搞什么阴谋诡计一样,立刻积压了半个多小时的怒气瞬间释放。

    那助理的性命,立刻就被带走了。

    惨死在当场。

    而雷局长呢,心脏的血管被无形给堵住了数十秒,已经痛苦的休克了过去。

    并且在众执法者强烈呼喊和急救之中,雷局长就这么死了过去。

    墙壁里的苏霖这个时候自知大事已成,巧然间用建筑之力填补进墙壁里面,分身也巧然间……

    消失于无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