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间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线索 (两章合一)
    贺奶奶给了任务,方若华百无聊赖地坐在‘文房四宝’亮堂堂的大堂里贴剪报。

    从报纸上剪切下来的,从网上下载下来的,有关郝董事长慈善事业的新闻,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百余条。

    大到赈灾救济,小到援助失学儿童,最近五年多,郝董事长用在慈善上的钱多达七千八百万。

    这还是目前能找到的部分,至于那些尚未找到的,估计怎么也要有一些。

    不过,郝董事长似乎不太高调,他不喜欢出席慈善晚宴,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被提及这些,大多是笑一笑,一带而过。

    “和今天云天集团那些工作人员的架势气派,好像不大一样。”

    不过想想也正常,就算郝董事长自己够低调,他手下的工作人员,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家花了钱,让这笔钱稍微起一丁点作用,也是应该的。

    邵侠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社区医疗服务站回来,很有些春风得意,显然是情感得到充分的满足。

    他溜溜达达,溜溜达达,一会儿摸摸这边,一会儿摸摸那边,眉开眼笑,偶尔路过的街坊邻居都笑:“这老房子着了火,还真是烧得挺厉害。”

    邵侠也不在意,时不时地在自家小员工方若华面前显摆,估计想听几句夸赞他宝刀未老之类的话。

    只不过,方同学在那儿整理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消息,实在不稀罕搭理他。

    邵侠也不恼怒,反而凑过去张头探脑。

    “这个郝董事长,郝正松是吧?唔,看样子好事是没少做,我估计,说不定是年轻的时候杀人放火金腰带,坏事做尽,老了怕招报应,所以做点好事赎罪!”

    方若华翻了个白眼。

    旁边同样打工的小哥转过头来,难得嘲讽自家老板两句:“云天集团的郝董事长您都不知道,网上多少小姑娘亲亲热热喊人家郝爷。”

    “这位可不是一般人,那个年代的高材生,学的计算机技术,第一笔创业资金是他卖出去的专利,后来以精准的投资眼光名扬S市。”

    “他老人家的云天集团之所以有今天,成为跨越房地产,互联网,多媒体娱乐等多方面事业的大集团公司,那是因为郝董的决策,从没有失误过一次。”

    “不是说他老人家做生意没有赔过,做生意有赚就有赔,他也不能例外。”

    “但他总能及时止损,或许是他老人家信奉以和为贵,讲义气,喜欢交朋友,帮助人,他自己失利的时候,那些生意伙伴们也很少落井下石,多会帮他一把,这些年下来,云天集团遇见什么大风大浪,都顺利过去了。”

    “而且他有一双儿女,也和现在那些纨绔们大不一样,两个孩子都读普林斯顿,学习成绩优异,品德良好。”

    “尤其是他儿子郝风,更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男神。”

    “说不定就是喜欢做慈善,是个善心人,老天爷也眷顾。”

    打工的小哥一脸崇拜。

    虽然方若华觉得,他脸上写着的其实是——既然那么有钱,不如给我一点,三千五千的不嫌少,当然,有个十万八万,那更好。

    唔,这小哥其实一点都不贪心。

    郝老板他们也回家睡午觉,方若华剪报没整理完,所谓的感谢信也尚未动笔,小麻花就来了微信。

    警方调查过那条白色的手链。

    可是那条链子上也没有什么标记,也不是什么奢侈品名牌,普通的银链子,哪里能那么容易就找到出处。

    “我只能看看能不能从视频里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栈道那边所有的视频影像资料,已经按照时间和地点线索整理完毕。

    “重点是元宵节那一天,还有五年前的,我们法医部门的尸检结果,那具白骨为女性,十七八岁,死亡至少有五年,复原容貌还需要时间。”

    虽然得了这么多消息,可小麻花还是愁苦得恨不得撞墙,“时间不多了,要是……那我们只能随便猜一个密码试试,一切听天由命。”

    方若华沉吟了下,正好中午也该下班了,揣上手机直接锁上门,就去找小麻花。

    她既然都插手,那还是认认真真做完的好,把能透露的信息都尽可能都想办法透露出来。

    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办公室内,几盆小盆栽因为缺少阳光和水,叶子稀疏,枝条枯黄……看起来岌岌可危。

    方若华刚跟着陶冷进门,就被扑面而来的泡面的浓香给熏得打了两个喷嚏。

    小麻花讪讪一笑,顺手掐了蜷缩在椅子上的大队长一把。

    许默跟僵尸一样直挺挺地坐起身:“有线索了……”

    “咳咳。”

    小麻花咳了声,手忙脚乱地把许默桌上,椅子上,还有大腿上乱七八糟的零食袋子扫到垃圾篓里,才道,“呃,才开始十五分钟……元宵节当天下午,五点半以后,上栈道的一千二百四十一人,在目标地段拍过照的,也有一百八十三人……”

    方若华关上门,抬头看向前面的大屏幕,转头对小麻花道:“让我看看?”

    小麻花扭头看自家队长。

    许默颔首。

    方若华坐过去,占据小麻花的笔记本,颇为娴熟地调节成五倍速度播放。

    小麻花赶紧揉了揉眼睛,心下也是嘀咕:这会儿有点拍电影的架势。

    貌似只有刑侦电视剧里才会出现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之类的神异能力。

    他腹诽还没结束,就见方若华按了下暂停键,截图,信手把图片传给许默:“这个人完美地在摄像头中避开了正脸,不过,他不是元宵节上的栈道。”

    说话并没有影响到方若华。

    她的双眼依旧紧紧地盯着屏幕,一眨不眨,气氛紧张得连小麻花都不敢出声。

    许久,方若华又道:“在一月四号,五号,十一号,二十三号,还有一月七号,九号等,总之,东方之光闭馆之前和之后这个都有出现。”

    “你们看这里。”

    方若华恢复正常播放。

    许默,陶冷,小麻花等一干警察都围过来。

    就见到一个穿着冲锋衣,戴着大帽子,应该还戴着口罩的男人半趴在栈道扶手上笑。

    方若华耸耸肩:“我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虽然看不到正脸,可她确信,这个人就是画出藏有密码画作的那个男人。

    小麻花:“……”

    许默吐出口气:“确实,反侦察能力很出众。”

    方若华交代了一句,就又回过头来继续和视频较劲。

    小麻花轻声叹息,愁眉苦脸地看向陶警花,他们家的警花特别贴心地准备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颜色非常好看。

    然后,警花就眉眼温柔的把奶茶递在了方若华的手边。

    小麻花:“……我怎么觉得……失业危机正向我逼近!”

    他可是因为具有高超的计算机技术,而被警队特招来的精英人才,怎么可能失业!

    啪一声。

    方若华又按了暂停键。

    小麻花心里一激灵。

    大屏幕上就出现一张女孩子的照片,方若华点了点那女孩子的手腕。

    许默扫了一眼时间,是五年前的元宵节,他猛地站起身,高声道:“小麻花,把她的左手放大。”

    刚一放大,所有人都看出来,手腕上那条细细的白色链子,就是如今待在他们证物室里的那一条。

    “女孩子,十七八岁,银链,查这个女孩儿的情况,看失踪人口里有没有她的资料,把照片打印出来,下发各地,尽快。”

    整个办公室里一阵躁动,所有人都一扫懒散颓废的模样。

    小麻花做出瑟瑟发抖的可怜相,小声道:“方同学,我觉得你不光是有天分,还有运气,就是在你的衬托下,显得我们这些人特别没用。”

    方若华轻笑:“我也不想让你们显得更没用一点,但是……这女孩子穿的那双帆布鞋,应该是本市三中定制的,男女同款,十年不变,现在我房东家的小子升旗仪式穿的鞋还是这种。”

    小麻花:“……”

    “还有,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

    方若华把视频调整了一下,让大家来看。

    几个警察一脸茫然。

    许默蹙眉:“她好像没有离开东方之光?”

    方若华神色凝重,点了点头:“这小姑娘没有下齐云山。”

    东方之光就位于齐云山上,玻璃栈道建在半山腰,整个山现在已经开发完毕,但是在五年前,其实还有很多地方属于未开发地段。

    附近的好些居民知道几条秘密通道,可以从山的侧面,或者后面,直接进入东方之光,而不必买门票。

    “当然,摄像头有盲点,而且拍照用的摄像头,一到快关门的时候就会关闭,如果她离开的很晚,没有拍到也不是特别稀奇,但是,不光栈道上的摄像头没有拍到,直梯上的监控摄像头同样没有她离开的画面,连大门口的摄像头也一样。”

    方若华长叹,“再加上那一具白骨,我只能猜测,她大概真的再也没有从齐云山上下来。”

    办公室里一时静了静。

    这真是个让人不舒服的猜测。

    半晌,许默轻声呢喃:“你的观察力和运气,真是万中无一,以后……”

    他想了想,还是没说以后当警察的话。

    好好的女孩子,以后做什么不成,为什么要做警察?

    当警察有什么好的,看看陶冷,蹉跎至今连个男朋友都找不到。

    她不乐意找同事,两个警察结婚,那日子没法过了,可是她又不是文职,虽然说起来在公安局工作是挺好的工作,真正和她谈恋爱,那是少有男人能受得了自己的女朋友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命工作。

    陶冷拢着方若华的肩膀,看了眼这姑娘干干净净的眉眼,心里又是有一团火冒出来。

    “幸亏我们若华没被那个混蛋当妈的给毁了……”

    她一看到现在的若华,就想起几个月前的若华。

    混迹街头,一身杀马特造型,早早失学,小太妹一个,未来几乎注定。

    “要是咱们若华没有振奋起来,真一辈子颓废蹉跎,于小青拿什么赔!”

    “咳咳。”

    陶冷说得好像自己是顶重要的人物,可这世界其实,缺了谁都照样转。

    “找到了!”

    小麻花吸了吸鼻子,把自己已经有点酸痛的手指放在嘴里含了几下,压着嗓喊。

    瞬间,各种资料显示在大屏幕上。

    “齐韩,女,十七岁,父母双亡,头几年一直是由两个叔叔,一个姑姑轮流抚养……后来她拿父母的赔偿金买了一小套房子,独自在外居住,偶尔才和亲戚们通个电话。”

    “五年前她高考前夕,忽然离家出走,只给家里人发了封短信,说她已经找到人生目标,要离开S市去别的地方发展。她的叔叔和姑姑等亲戚,只找了几天,找不到人也没人报案。”

    小麻花叹了口气,“可以想得到,学校方面必然是想着尽可能地息事宁人,怎么可能因为个孩子离家出走就报警?”

    这年头和以前可不一样,人人都是只顾自己,别说失踪,就是有人死了,只要不是自己的至亲至爱,也没人当回事。

    方若华似乎也有一点怜悯这姑娘:“大概就是……五年前,在东方之光出了事。”

    许默站起身把外套穿上,拿起装有密码杀手资料的档案夹:“小麻花你继续查齐韩的关系网,还有那个不敢露脸的男人也调查一下。”

    “把她的地址发我手机,咱们走。”

    希望这个新浮出水面的姑娘,能帮助他们破解密码,让郝正松得救。

    齐韩买下的房子,在五年前看来可能比较偏僻,如今却是毗邻市中心,地理位置颇为优越,虽然是比较老的小区,恐怕一平米也得四五万。

    “齐韩的叔叔和姑姑们家庭条件都不坏,她消失五年,这些亲人也没有对她的房产有想法。”

    陶冷啧啧称奇,“虽然有些冷漠,不过,都不是坏人。”

    尤其是和若华的亲妈一对比,这些亲戚们都显得佛系许多。

    小麻花的声音从蓝牙耳机里传出来:“这小姑娘真是没几个朋友,有一段时间好像名声不太好,学校里传说,她男女关系挺混乱……”

    “十五栋,四零一室,就是这里。”许默走出电梯,脚步一顿,神色陡然戒备。

    方若华也本能地放轻了手脚。

    许默走过去,拿手在朱红色的门上蹭了下,非常干净,只有一点浮尘。

    荒废五年的房子……

    方若华低头看了眼地上的鞋印,还有一些斑驳的水渍:“肯定有人居住。”

    陶冷一惊:“齐韩的叔叔他们都说,这房子空了五年。”

    许默蹙眉:“问问物业,看这一家最近有人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