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觅仙道 > 第239章 大意轻敌,危在旦夕
    “小家伙,看来你是敬酒不吃,想要吃罚酒了。”

    见了秦炎的表情,段姓老者已知此事不能善了,叹了口气:“小辈不知死活,看来你是对老夫的实力有所误解。”

    “误解?”

    “不错,不妨实话对你说,老夫曾是金丹老祖,是为了顺利取得天绝散人的宝物,所以才不惜自碎金丹,来到此处,怎么样?你现在依旧以为,能够与老夫相抗衡么?”

    “哦?”

    秦炎笑了起来:“前辈如此诚恳,也罢,来而不往非礼也,秦某也将我的身份,告诉于你。”

    对方听了,脸色一喜,看来对方终于心中害怕,认识到彼此的差距,要知道刚才抢夺玉盒,因为不确定里面是否真有宝物,所以他并没有出尽全力,充其量,也就三分之一。

    “我其实……是天绝散人的师弟。”

    “啥?”

    段姓老者愕然,刚才那满脸的小得意,顿时僵在了脸上,随后勃然大怒:“无知小辈,居然敢消遣老夫。”

    “唉,我是说真的。”秦炎一脸的无辜。

    对方越发愤怒,认为受到了戏耍侮辱:“好,好,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老夫就将你抽魂炼魄,一样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话音未落,他动手了。

    袖袍一拂,精纯异常的法力蜂拥而出,往身前一合,竟然幻化出了几道犀利的剑气。

    “去。”

    一身轻叱。

    破空声传入耳朵,那几道剑气恶恶狠狠的劈砍向秦炎的头颅。

    几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那剑气几乎是一眨眼,就来到了秦炎的身前。

    出手不凡!

    若是对付普通筑基初期的修士,这一招已绰绰有余,然而换成秦炎,却明显不够看。

    少年的反应很快。

    仅仅是一个跨步,便将那剑气躲开。

    对方未免也太将自己小看,他正欲反击,然而那段姓老者的脸上,却露出一丝狰狞之意:“小家伙,你上当了。”

    “什么?”

    话音未落,对方手中法诀一变。

    “嘭!”

    巨响声传入耳朵,那几道剑气居然自己爆裂了开来。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灵芒乍现,接着无数的青丝从剑气爆裂的气浪中,蜂拥了出来。

    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向着秦炎飞射,数量之多让人瞠目结舌,根本躲无可躲。

    段姓老者的嘴角边满是讥嘲的笑容,刚才已经交过手,自己明知这小家伙实力不俗,又怎么会用普通的手段对付?

    眼前这一招看似简单,但对时机的拿捏,对于法力的操控,要求都极为严格,根本不是普通修士能够做到的。

    威力当然也很了得,别说对方仅仅筑基初期,就算后期存在与他异地而处,也会饮恨陨落。

    这就是经验老道的好处。

    秦炎也确实大惊失色。

    自己还是有些小看了这老家伙,不愧是金丹老祖,即便金丹已碎,也极难对付。

    自己有些托大了。

    但他也仅仅是有些懊恼而已,并不畏惧。

    千钧一发之际,秦炎从怀里取出了几张灵符。

    正欲祭出。

    “嘿嘿,没用的。”

    对方却再一次冷笑起来了,伸指冲着前方一点。

    霎时间破空声变得尖锐至极,那些青色细丝飞行的速度也一下子快了倍许。

    “不好!”

    秦炎脸色大变,这一下他根本来不及将灵符祭出,也没有时间作出任何其他反应与动作,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青丝,将自己浑身上下包裹,他的脸上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

    段姓老者则高兴得哈哈大笑起来,满脸得意:“小家伙,这下你可以安安心心的去死。”

    下一刻,如雨打蕉荷,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停传入耳朵,秦炎的护体灵光犹如纸糊,从头到脚浑身上下,皆被那如同飞针一般的青色细丝击中。

    因为青丝太多,以他为中心,灵光耀目,竟将整个人影都遮挡住,完全看不清楚。

    段姓老者越发得意,脸上满是残忍的笑容,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两人斗法,通常前面几招都是试探,然而他却反其道而行之,一出手便是杀着,你别看他没有祭出宝物,眼前这招却是其成名绝技,威力无比,尽管如今和全盛之时没法比,但每一根青丝的威力至少也相当于一件中品灵器。

    单个或许还没什么,但数量这么多,一旦被近身,便是金丹老祖,也非大为头疼不可,至于区区筑基初期的修士,自然是死无全尸。

    不过他有手下留情,会给对方留下最后一口气,以便施展搜魂之术,谁让这家伙冒充魔云少主,区区一筑基初期的修士,不可能有这么大胆子,所以一定要找出他背后的幕后主使。

    这个念头尚未转过,那段姓老者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不妥,那感觉来得突兀,但他反应也极为迅速,不及细想,身形一晃,便已退后了数丈……

    轰!

    一声巨响。

    碎石满天飞舞,他脚下的岩石,突然一点征兆也没有的爆炸开来,随后一道黑影略一模糊,便由地底一窜而出。

    竟是一身高丈余,浑身上下漆黑如墨,头上长着一对犄角的怪物。

    惊人的妖气冲天而起。

    “这……”

    段姓老者瞪圆了眼珠。

    “妖族!”

    他不由得失声惊呼。

    这方小世界出现妖怪不稀奇,可这家伙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突然冒出来地?为何自己一点也没有感应?还有刚才那小家伙他到哪里去了?

    一时间脑海里冒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而秦炎施展出妖化变身也是不得已,原本这个底牌他并不准备暴露,而是打算在关键时刻给对方买一招狠的。

    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如此狡猾,一出手就是杀招啊,自己一时不察,几乎陷入了万劫不复,连灵符都来不及祭出。

    这种时刻哪里还顾得上藏拙,于是化身妖魔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唯有此神通能帮助自己化险为夷,毕竟妖魔的肉身强悍无比。

    那青色细丝数量虽多,然而单个的威力却是太弱,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秦炎化险为夷。

    但莫名其妙被对方摆了一道,他心中也是郁闷无比,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便使出了一招土遁术,配合妖族强大的蛮力,准备给对方来一个意想不到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