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八十四章 赵率教
    第三天。

    第三天野猪皮休息。

    很显然野猪皮也有点抓瞎了,连续两天的进攻,他唯一的收获估计也就是一堆伤亡数字了。

    “镇边门瓮城里烧糊的死尸加起来一百一十二具,你做的这种东西真是太狠了,这以后就是敞开瓮城的大门也没人敢进,这与火药包不同,火药包做小了和那些群蜂炮之类无异,做大了除你几乎没什么人能够使用,可这种东西任何一座城堡都能使用。”

    陈于阶说道。

    实际上类似手榴弹一样的手抛火器南宋就有了。

    但数十斤重的肯定没有。

    “总共死了多少建奴?”

    杨信问道。

    “咱们城下遗尸一千两百五十具,加上那些被炸得粉身碎骨的,被建奴顺手带回去的,估计两天毙敌一千七八,绝大多数都在城下堆着。不过咱们阵亡的也有五百多,倒是你说的那个烈酒消毒还真管用,轻伤的没几个因发高烧无法行动的,多数都能继续打仗。那些重伤的情形也好不少,这东西到底是何道理?为何非得是最烈的烧酒才能管用?”

    陈于阶疑惑地问。

    他当然不知道,那只是因为杨信没法测度数。

    目前大明最烈的烧酒实际上已经超过六十度,稍微蒸馏一下找个头号酒鬼尝尝,只要连他都受不了,那基本上就可以使用了。

    这个工作由曹文诏负责。

    “这个道理很复杂,说了你也很难懂的,总之哪天咱们的显微镜做出来你自己看看伤口有什么,再看看抹上酒精后会怎样,也就可以理解了。实际上不只是酒精,浓盐水也行,只不过没有酒精好用,但酒精的问题在于无法控制浓度,咱们总不能天天让老曹去喝。所以要是真大规模使用还是用浓盐水吧,另外还有就是包伤口的这些布子必须沸水煮,而且要煮的时间长一些,作用和酒精,浓盐水之类其实一样。只要消毒做好了,多了不敢说,战场上受伤士兵死亡率减少三分之一可以保证。”

    杨信说道。

    实际上大明还算好的,毕竟还有些真正的医生,中药西药孰优孰劣这个杨信真不知道,但这时候的中医是碾压西医的,欧洲直到普法战争时候还有过截肢一万三,最后居然死了一万多的夸张例子。

    而中国的医生至少知道下刀前先抹点胡椒盐水。

    “建奴!”

    头顶的喊声蓦然响起。

    城墙上立刻一阵混乱,那些正在休息的士兵纷纷起身,杨信和陈于阶也一脸凝重地看着远处,建奴的营门处无数骑兵涌出,中间还是野猪皮的黄罗伞盖,伞盖下他那一身明黄分外醒目……

    “他们为何喜欢明黄,他们不觉得这样看着就像死人?”

    杨信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他一直很疑惑,要说野猪皮为了体现自己是皇帝,那也应该穿赭黄袍,中国历代所谓的黄袍都是赭黄袍,民间禁止的也只是赭黄,没有皇帝穿一身恍如死人穿的明黄的。明朝皇帝真正礼服是衮冕,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皇袍,十二章衮袍加十二旈冕,剩下次一级的皮弁服,通天冠服都是礼服性质。所谓龙袍只是常服,早期的确是赭黄,但现在根本没有颜色限制,赭黄和红色为主,实际上红色更常穿,不过其他颜色也无所谓,紫色,青色都有。

    但唯独不会穿这种夸张的明黄。

    龙袍也不是什么皇帝专用的。

    四团龙袍藩王就能穿。

    所以皇帝穿一身红色四团龙袍和藩王穿一身红色四团龙袍并列的情况并不稀罕,唯一的不同是皇帝肩头左边红日右边白月。

    “这你得问野猪皮!”

    陈于阶说道。

    “他的审美比较独特!”

    杨信说道。

    不少于五千建奴骑兵结阵而前并且迅速到达城下三百米外,这里算是弗朗机霰弹射程的极限,不过实心弹仍旧能勉强够到,但打这么远的炮弹和扔个石头也就差不多了,不是准确命中伤不了几个人。

    紧接着骑兵阵型分开。

    然后数十名被俘的明军士兵被押出来。

    城墙上一片议论。

    这些士兵被建奴步兵押上前,一个个捆绑着低着头踉踉跄跄,基本上都带着各种伤,他们后面押送的建奴都拿着刀,很显然这是要上前处死,这两天损失惨重的野猪皮,想用这种方式打击城内士气,同时也提振己方士兵士气。毕竟城外看不到一具明军士兵的死尸,却堆满了他们的死尸,这对于攻城的建奴来说,明显是一件很令人沮丧的事情。

    “这是哪儿的?”

    杨信问道。

    陈于阶把他的望远镜递给李如柏。

    在杨信北上叶赫部期间,第一批望远镜已经通过驿马快速送到了熊廷弼手中,虽然只有五具,但陈于阶作为徐光启的外甥,还是得到特殊照顾获得了一具。

    李如柏用望远镜看着外面。

    “这是延绥的兵!”

    他愕然说道。

    “是延绥的兵,那个腿受伤的是山海关副将赵梦麟侄孙,赵梦麟带着延绥的兵归杜松节制,后来一同战死在萨尔浒,他这个侄子带着部分家奴突围出来,此后一直在辽阳,他是如何被俘的?熊廷弼已经说过不会给咱们增兵,他在辽阳怎会被俘?”

    李如柏说道。

    这时候一名建奴军官上前。

    “城上听着,尔等援军已被我大金勇士歼灭,熊廷弼龟缩辽阳,尔等再负隅顽抗也只有死路一条,我大汗承诺,只要尔等归顺大金,大汗不会枉杀一人。至于二位李将军也是我大汗旧友,若肯归顺大金位当在李永芳之上,所不赦者惟杨信一人,若尔等执迷不悟,非要为杨贼陪葬,那这些人就是尔等的下场!我大汗乃是天命所归,灭杨镐四十万众如探囊取物,尔等难道以为就凭区区沈阳,能挡我大汗天威?”

    这家伙喊声。

    城墙的士兵们面面相觑。

    李如柏所说的那个将领,在后面急切的喊叫着,旁边一名建奴毫不客气地一刀柄捣在他脸上,那人紧接着吐出一口血水,那建奴颇为得意的笑着,但就在他的笑声中,那人身子一歪一头撞在了他腿上。

    那建奴猝不及防倒向一边。

    那人单腿一跳用背后的手就去夺他手中刀。

    后面另一名建奴立刻举刀斩落。

    但并排在另一边的受伤明军却猛然跃起撞在他身上。

    那建奴立刻倒下,他的刀正好落在赵梦麟的侄孙手边,后者绑着的双手立刻抓住刀柄,紧接着向上竖起,用后背顶着刀背连人带刀倒下,砸在那刚想爬起的建奴胸前,向外的刀刃瞬间没入他的身体。

    在那建奴惨叫着嘴里涌出鲜血的同时,赵梦麟的侄孙松开握刀的双手,紧接着套进刀柄,用一半卡在建奴骨头上的刀刃猛然一拉绳子立刻断开,紧接着他反手握刀拔出向外一撩,一名刚冲过来的建奴双腿肚子同时被划开。在这名建奴惨叫着倒下同时,他的刀已经顺势交到了另一只手中,向前一扑落在刚才救他的士兵身后,一刀割断他手上绳索。

    这时候两名建奴同时扑过来,他转身正好扎进一名建奴的身体。

    但另一名建奴却挥刀冲过来斩落,旁边一个没人管的士兵突然跃起,用背后双手以最快速度夺过被捅的建奴手中刀,后退一步替一条腿受伤的他挡住落下的刀,而他却拔出刀直接送进那建奴的小腹。

    两人的配合无比默契。

    那些建奴一片混乱。

    下一刻所有被捆着的明军士兵同时撞向自己身旁的建奴。

    “他叫什么?”

    杨信突然喊道。

    “赵,赵率教!”

    李如柏说道。

    他刚说完杨信已经从城墙上纵身跃下,踏着建奴填出的通道,转眼到了护城河对岸,而这时候赵率教和那两个士兵,已经迅速割断四个人手上的绳索。不过建奴也反应过来,迅速挥刀砍倒几个反应慢的,但反应快的同样也和身旁建奴混战在一起。因为要把他们突出显示一下,好让所有人都看到,所以斩首的位置离后面的骑兵还有七八十米,前面就一人后面两个充当刽子手的。

    他们的突然反抗一时间搅得这些建奴手忙脚乱。

    那名喊话的也愕然调转马头。

    但下一刻杨信就到了他后面,他本能般又回过头,一个铁拳凌空轰在了他面门。

    就在他惨叫着坠落的同时,杨信落在了他的马上,然后猛抽马屁股一巴掌。

    那战马疼得悲鸣一声,发疯一样狂奔向前,转眼冲到了混乱的战场,几乎同时对面建奴骑兵阵型中可以说万箭齐发,暴雨般落下的利箭瞬间遮蔽了这片战场的天空。

    杨信毫不犹豫地从马上跳落,紧接着抓起一个建奴挡在头顶。

    赵率教一把抓住跑过去的战马,靠着精湛的骑术瞬间钻进它肚子下,然后从天而降的利箭就将这匹战马扎成了刺猬,后者悲鸣着倒下,他迅速滚出。而这时候杨信也把自己头顶扎成刺猬的建奴拋出,然后转身向后狂奔,路过他身旁的同时顺手把他抄起,往胳膊下面一夹继续狂奔。

    天空中第二轮利箭落下。

    紧接着是万马奔腾的雷鸣般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