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乘鸾 > 376章 姿势
    苏图那个人,出卖色相有用吗?

    “开玩笑的。”明微哈哈一笑。

    侯良要气哭,都什么时候了,还逗他玩呢!

    “您还有什么办法?”他满怀希望地看着她。

    明微摇头:“没办法,我们继续跑吧,能跑多远是多远。说不定跑着跑着,碰到出来巡查的西北军呢?”

    “……”

    “那我们赶紧跑吧。”还是多福好说话,“跑得远一点,活着的机会就更大一点。”

    “没错。”明微一夹马腹,“走!”

    侯良只得重新上路,跟在她们俩个伤患身后狂奔。

    老天保佑,再给他们多一些时间……

    ……

    另一边,杨殊已经带着人出了北天门。

    那天他从梁彰手里拿到调兵手令,拉走了一千骑兵,出了雄关便一路奔驰。

    梁彰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西北军还是强军。

    这一千骑兵,领军有偏将,探路有斥候,不需要杨殊多费神,便安排得妥妥当当。

    只除了一件事,让偏将很不满。

    “杨公子,为什么我们要打着铁衣卫的旗号?”

    虽说他很向往铁衣卫,但不是就不是,冒名顶替有什么意思?好像现在这支队伍多么见不得人似的。

    杨殊道:“你们要是肯打仗,也可以撤掉。”

    “……”

    他语重心长:“我这也是为你们着想,打着铁衣卫的名号,消息传到京里去,圣上一看就是假的,对吧?但胡人不知道,铁衣卫还是挺能吓唬人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样的事为什么不干?省得你们事后背锅,不是很好吗?”

    “可是……”

    “当然,我是很希望你们撤掉的。跟胡人真刀真枪打一场,扬我威名才是好男儿该做的事。向将军,你觉得呢?”

    这位尚算年轻的向将军默默将话咽了回去,道:“就听您的吧。”

    跟胡人开战?听起来是挺热血沸腾的,但这责任谁背?身为统帅的梁将军肯定要负责,但具体执行命令的也会跟着倒霉啊……

    向将军觉得自己前途看好,还是别作这个死的好。

    他要打铁衣卫的骑号,就打吧,只当陪王孙公子玩一场。真遇到胡人的时候,自己稳住就行了。现在胡地的情形,他们也不会想打仗的。

    “对了,你们骑兵平时训练都有什么?”

    向将军心不在焉,回答他的问题:“刺枪、列阵、骑术……”

    “列阵传令,是听鼓声?”

    “对。”

    “这个我也学过,祖母以前教我玩的,不知道和你们的一样不一样。”

    话题就这么扯过去了。

    向将军一句句应付着,直到斥候发现了线索,交谈才告一段落。

    嗯,这位杨公子还真是懂得不少战场上的事,想想他祖父是博陵侯,祖母是明成公主,还真是比想象中的纨绔子弟强得多。

    向将军听完情报,神情严肃起来:“杨公子,前方有动静,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人。”

    杨殊的反应很冷静,问他:“她在什么位置?胡人的骑兵又在哪里?是不是已经发现她了?”

    ……

    那只鹰在天上盘旋了整整两天,明微知道自己是真的逃不过了。

    眼看着多福的伤口崩裂,她叹了口气,停下来。

    “不用跑了,他们很快就到了。”

    侯良一脸懵:“姑娘怎么知道?”

    “鹰叫得很频繁。”她说。

    侯良仰头看着那只威武的大鹰,叹道:“不知道现在投降,苏图还愿不愿意留我们一条命。”

    “不是没可能。”明微翻身下马,按住胸口咳了两声。

    “小姐……”多福担心地看着她。

    她安抚地笑笑,沉思片刻,说:“苏图恨我入骨,但目前并非没有半点生路。只是,如果被他掳回胡地,再想逃离就难了。”

    侯良马上说:“活着就好!”被多福瞪了一眼,干笑着补充,“活着就有希望,是吧?公子知道,肯定会派人来营救的。”

    多福的这才缓和下来,说道:“侯先生,你的节操不多了,节省着用。”

    “哈哈哈哈!多福姑娘真会开玩笑。”侯良想表现得轻快一些,最终也就是干巴巴笑了几声。

    “明姑娘?”他觉得,还是期待明微比较实际。

    明微喝了几口水,说道:“别急,我们不一定会死。”

    不一定,也是存在死的可能喽……

    苏图的到来,是必然之事。既然跑不了,明微干脆好好思索接下来的表现。

    死仇确实结下了,但要打动苏图,并非不可能。

    侯良看她走来走去,最后选了个小山坡坐着,便问:“姑娘想到办法了?这有什么讲究?”

    明微抬头一笑:“没有啊!等死嘛,先找个好姿势!”

    她仰头看天,那只鹰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看来,人马上就要出现了。

    ……

    “七哥!”纳苏奖给大鹰一块肥嫩的肉,便过来说,“她还在原地,我们很快就能见到她了。”

    苏图点点头。

    他的肩膀还裹着伤,但仍然坚持自己骑马。

    “真的要杀他们吗?”纳苏问。

    “当然。”苏图沉声,“那个女人的危害,你已经看到了。不杀了她,以后睡不安稳。”

    纳苏的情绪有点低落。

    苏图瞥过去:“怎么,舍不得?”

    纳苏小声说:“她们之前很好的。明知道我在撒谎,还是对我很好。”

    “哼!因为她们也要利用你。”苏图冷冷道,“你非要留的话,那个丫鬟可以留给你。但那个女人,必须杀掉。”

    纳苏很惋惜,摇头道:“算了。你杀了明姑娘,多福就会变成一个可怕的敌人。把她留在身边,太危险了。”

    苏图的情绪缓和了一些。这小子,还知道轻重。

    “你第一次见到中原女子,才会这样好奇。真喜欢的话,日后掳几个中原女奴就是了。”

    纳苏想解释:“不一样的,她们……”他想了想,又觉得找不到合适的词,只能遗憾地摇头:“算了,就这样吧。”

    虽然明姑娘和多福死了,他会很难过,但是,没有东西比雪狼部更重要。

    “走吧!”苏图说,“我迫不及待想看看她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