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冒充
    PS:感谢书友終是梦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玉简绽放光辉,那就代表昙渊大师遇见了对的人。

    只不过昙渊大师却没有声张,因为他还有些疑惑,那玉简所绽放出的光辉实在是太弱了一些,只能称得上是微光,根本就算不得是光辉。

    难不成是天枢道人用词有些错误,只要是玉简放光,那便算是遇到了自己想要弟子,而不是他想象当中的玉简之上光辉大盛?

    昙渊大师此时却是不知道,天枢道人说的是玉简碰上跟他卜算出的弟子有关存在,便会绽放出光辉来。

    李元若是在这里,那玉简之上肯定是光辉大盛,再也不用有丝毫的怀疑。

    但现在李元却是死了,那世间便再也没有能让玉简玉简光辉大盛的人了。

    所以现在跟李元有关的人在因果之上最近的是谁?甚至不是李元的父母,而是曾经斩杀了李元的楚休!

    如此一来,那玉简才会在碰到楚休之后绽放出光辉来,虽然只是很微弱的光辉。

    因为那光辉太弱,昙渊大师对楚休也是有些拿不准,他接过楚休的匣子,沉声道:“敢问楚小友在二皇子手下官居何位?”

    楚休摇摇头道:“昙渊大师误会了,在下虽然是代替二皇子来的,但却并非是东齐朝廷的人,而是关中刑堂的关西掌刑官。”

    昙渊大师闻言顿时微微的一皱眉,不是朝廷的人?难不成是玉简出了一些问题?

    而且昙渊大师远离中原几十年,他对于关中刑堂的印象还在之前楚狂歌刚刚扬名江湖之时,那时候的关中刑堂虽然已经有了楚狂歌这等俊杰人物,但出名的却只是楚狂歌,而不是整个关中刑堂。

    这时候那鲸天会的会主龙天英也是下了船,恭敬的站在昙渊大师的身后。

    龙天英的鲸天会来往东海跟东齐中原之地,往来贸易当中,对于中原之地的一些消息也是灵通的很,几乎跟中原武者没什么两样。

    所以昙渊大师立刻在暗中传音,询问一下关中刑堂以及楚休的一些消息。

    龙天英闻言顿时一愣,他虽然有些疑惑为何昙渊大师会想要楚休的消息,不过眼下昙渊大师既然这么问了,那龙天英也是立刻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如实的跟昙渊大师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昙渊大师也是一皱眉,思来想去,楚休跟批语中的形象有些相似,但却又不相似,不过仔细推敲起来,倒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路逢华盖遮两口,这是一个官字,而提到官,昙渊大师下意识的便以为对方是朝廷的人,应该说这是所有人下意识的反应。

    但现在昙渊大师才反应过来,批语只是一个‘官’字,又不是朝廷两个字,不在朝廷内,貌似也能为官,就比如楚休,现在他的职位便是关西掌刑官,正好对应了这个‘官’字。

    而潜龙在渊心难守则是有些对应不上,现在的楚休已经位列龙虎榜第六,说他是潜龙,怕是有些不妥。

    不过若是再仔细推敲的话,楚休虽然位列龙虎榜第六,不过他跟龙虎榜前五的那几位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楚休虽然是关中刑堂年轻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但现在无论是外人还是关思羽,他们都没把楚休当成是关中刑堂的继承人,只是有人推测,楚休有一定的可能继承关中刑堂。

    而像张承祯和宗玄等人呢?甚至从他们幼年开始,他们将来的命运便已经注定了,只要他们不死,那便是掌教或者是方丈的继承人,是未来注定的江湖巨擘。

    所以若是跟他们相比,现在的楚休倒也算是前途未卜的一条潜龙。

    昙渊大师沉吟了片刻,忽然问道:“楚小友,你现在身为关中刑堂掌刑官,更是位列龙虎榜第六,对于你前路,可有什么看法?”

    听到昙渊大师这么问,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

    这里可是有这么多人等着邀请昙渊大师去呢,还有吕隆基这个太子和宗玄这么一位同为佛宗的年轻俊杰,结果昙渊大师却是拉着楚休在这里闲聊,这算是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也没看出来,这楚休到底何德何能,能够获得昙渊大师的青睐。

    难不成是因为那楚休所拿的礼物?不过也有些不对,那盒子可是连打都没打开过,昙渊大师又哪里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而就连楚休此时都有些发愣。

    他是准备去夺李元的机缘这没错,所以最开始楚休便打算先接近昙渊大师,搭上话之后再徐徐图之,但他却没想到昙渊大师竟然会主动跟他说话,自己难不成真有气运在身,杀了李元之后便可以立刻顶替他吗?

    不过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楚休便立刻平复下心境。

    他还没膨胀到认为自己乃是气运之子,站着不动就有机缘往下砸的程度,虽然他不知道昙渊大师这么问是为了什么,不过楚休还是下意识的把自己往李元的思维方式那边靠。

    此时的李元的前路应该是什么样的?按照楚休的分析,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前途未卜。

    他虽然是国公之子,太子的心腹,但实际上临国公府已经没落,而太子麾下的心腹也不只有他一人,最信任的也不是他。

    最重要的是太子本身便前途未卜,上面有吕浩昌死活不让位,下面还有吕隆光步步紧逼,所以吕隆基这个太子都过的前途渺茫,更别说是他这个依附于太子的人了。

    所以楚休也是怀着这种心情,叹息一声道:“昙渊大师说笑了,似我这等出身之人,又哪里能有什么看法?

    我楚休乃是草莽出身,在江湖上口碑毁誉参半,没有师门传承支撑,当初更是被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幸得关中刑堂收留才安稳一些,如今,也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听到楚休这话,在场的众人都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毁誉参半?你楚休的名声在江湖上有誉吗?

    而听到楚休这么说,昙渊大师的目光却是一亮。

    这楚休此时的心境倒是很符合批语中的第二句,他既然缺的是传承,那现在自己给了他传承,这便是画龙点睛,汇聚风云了。

    至于这最后一句话预测未来的批语嘛,昙渊大师倒也找到了理由。

    关中刑堂地处三国之地,位置异常的敏感。

    昔日楚狂歌都能够力敌万军,以武止戈,让两国军队暂时罢手,万一日后三国再次大战,楚休在得到他的传承后实力大增,很可能也会做出楚狂歌那样的事情,甚至会做的更好,使得三国休战,拯救无数百姓。

    不得不说,巧合有时候便是这么来的,楚休身上只跟批语有那么两分的相似之处,但昙渊大师却是硬生生根据这些蛛丝马迹推演出来了八分来。

    配上那还在绽放着微弱光辉的玉简,找遍整个江湖,李元死了,那可没人比楚休更加符合昙渊大师的要求。

    不过昙渊大师毕竟是将死之人了,他只有一次选择传人的机会,虽然楚休现在很‘符合’玉简和批语的要求,不过直觉告诉昙渊大师,他还是需要慎重一些为好。

    但就在此时,昙渊大师的内腑却是传来了一阵绞痛,虽然他外表看似无恙,但体内却是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

    昙渊大师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苦笑来,看来他连慎重选择的机会都没了。

    他的暗伤爆发的要比他想象的更加重一些,原本昙渊大师还以为自己能够撑几个月的,不过现在看来,他却是连撑几天都困难了。

    昙渊大师修炼的乃是佛宗功法,虽然不如大光明寺的炼体功法那般强大,但却也一样不弱。

    但这些年来昙渊大师却是一直都在不停的奔波交手,导致他体内的那些暗伤越来越重,此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根本就再也挺不下去了。

    身体已经不给昙渊大师选择的机会了,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依旧绽放着微光的玉简,昙渊大师对楚休沉声道:“楚小友,这次我来中原落叶归根,但却不想把我这一身武功也带到土里去。

    所以我便想要找个人传承我这一身的武功,让其济世救人,使其成为救人的武,而不是杀人的术。

    现在我准备将我这一身所学和最后一丝功力都传承给你,我也不需要你来拜师,你我之间只是授业,并不是传道,你可想答应?”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都惊呆了,谁都没想到昙渊大师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昙渊大师没有徒弟这点江湖人都知道。

    甚至大光明寺和须菩提禅院都这么有诚意邀请昙渊大师来这两个地方讲道,除了刷名声和敬佩昙渊大师外,心中也是有着一些小九九在的。

    昙渊大师既然没有弟子,那他是否会在讲道的过程中把自己的武道也顺便留在大光明寺或者须菩提禅院?

    结果谁也没想到,昙渊大师没把自己的武功留给须菩提禅院的人,也没留给眼下江湖上整个佛宗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宗玄,他竟然想要留给跟他非亲非故,还在江湖上声名狼藉的楚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