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恶魔之愿 > 第八百七十四章 决战(四百八十九)
    琴心亲眼看到这个男子因为自己手中的剑无法刺入到那年轻人的喉咙中,竟然笑了,雨痕果决的抽身而去,那把剑在空中化作一缕蓝光回归剑鞘,一人一剑走的潇洒自然,荡气回肠。

    那个年轻人甚至还没从眼前的诡异一幕反应过来,雨痕竟然罕见的出声了......“离开这里......你不属于这......永远别再回来......“

    琴心此时也注意到,按照自己师傅交给自己的望气之法,她发现这个被雨痕放过的年轻人身上没有沾染哪怕一丝的煞气,而这便代表着对方没有杀过哪怕一个人,甚至连比较大的动物也没杀过。雨痕手中的剑竟然可以望气,达到和琴心一样的能力......这便是琴心始料不及的,但越是这样,她对对方的兴趣也就越大。

    还有一次。便是一次海贼团的集会之上,当时现场虽然只有神秘的军师主持,左护法出外执行任务,右护法则用一具蝙蝠样子的化身出席,七大长老,三大头领齐聚,现场高手林立,气势极为惊人,一般的高手在这样浓烈的能量气息中,定然会气血翻涌,心绪多少也会受到环境的影响,从而显得更加的亢奋和激进,而且这海贼团中都是些脾气古怪难惹之人,一言不合不是针锋相对,就是大打出手,而在台上的神秘军师却是无动于衷,右护法则煽风点火,恨不得现场的人立即打起来,总归是非常危险的集会,要不是那首领明确的说过,不许任何人在集会的时候杀人,不然这里恐怕会成为死伤最多的地点之一。

    但是琴心在有心观察之下发现,那雨痕长老竟然丝毫不受这里环境的影响,其别说心境受到影响,甚至就连呼吸都不曾紊乱一分,大有泰山崩于前而安坐之势,那把背在他身后的冰狐剑剑身上的蓝色剑纹忽明忽暗,配合上他的呼吸频率,竟然有着一种别样的韵味。

    但是这还不算什么,在所有人都难以抑制体内的杀机的时候,刻意坐在雨痕身边的琴心竟然神奇的发现,自己的心境竟然也受到雨痕的影响,生不起一丝的躁意,雨痕此时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块万年寒冰,冰冷而且透彻,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透过他看到本质,最后却发现,在这块万年寒冰的本质中,藏着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深邃而又神秘。

    在周围的人们吵到不可开交的时候,也只有雨痕和他身边的琴心以及另一边的一个女子不受丝毫的影响,而另一个女子赫然就是刚刚成为第四长老的紫姬。

    琴心发现,似乎这个叫做雨痕的男子对那个第四长老很是关注,虽然看上起雨痕的样子像是与世无争,镇定自若,但是实际上,对人观察极为细致的琴心却发现对方的注意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个叫做紫姬的女子。

    这种感觉初始的时候,让琴心感到十分的惊讶,但是随后而来的则是深深的失落。这对于琴心来说,就像是一直以来自己看上的一件玩具原来是有主人一样。让人十分的沮丧。

    琴心那本不该荡漾的内心在她发现这个秘密之后,瞬间变得起伏不定,那一瞬间,琴心似乎感到自己又一次的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这种感觉和当时师傅离开自己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心口,却发现怎么样也无法抑制那从灵魂深处触及到的痛楚,她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她之前茫然过,也失落过,绝望过,但是她早已经知道,自己心中的这种感觉是关于与男女之间的一种感情,雨痕的表现让她原本就鲜血淋淋的伤口再一次的被撕扯扩大,而这一次她依旧没有任何的办法去组织这一切的发生。

    琴心明白,自己应该是被这个叫做雨痕的男子迷住了,因为他是那么的接近自己心中向往的那个人,无论是外貌还是心神,之前的她不敢胡思乱想,因为她知道那不可能,虽然少女的小心思不断的撩拨着她的醋意,但是她终归是知道这个世界上是绝不容许一个晚辈对长辈的亵渎的,但是这个叫做雨痕的男子却堪堪打破了她为自己辛苦筑起的一座心墙,琴心从没有像遇到雨痕一样的感受到这个世界竟然是如此的绚烂多彩。原本依稀黑白的记忆慢慢的被眼前的色彩所覆盖,于是琴心终于有了用力活一把的欲望。

    而命运却是如此的多舛,生活这个不讲一丝情面的家伙当头给了琴心一棒,这一棒是这么的无情,这么的冰冷。这么的让琴心始料未及。

    关于雨痕和紫姬之间的事情,琴心也是事后才了解清楚的,这对痴男怨女,一个有情,一个无意,上演的正是一副标准的爱情悲剧,而琴心也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对这个雨痕有了不寻常的好感,所以对和自己处境相似的雨痕有了更深的理解。

    说实话,这雨痕和琴心二人的行为已经不是短短的暗恋二字可以概括的了。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切有因也有果。

    在那个时候,琴心就已经知道,这之后恐怕没有任何的其他人可以进入自己的心中了。但是她却不打算停下这段注定是折磨的虐恋,或许这在琴心的心中,这也是情的一种吧,即使是没有结果,即使是得不到对方的回应,但是自己心中至少有爱,那份缥缈无着的希望至少要比无情的绝望要好的多得多吧......

    雨痕的眼中含着最深沉的情,而他的剑中却是满含着无法散去的恨,这一情一恨之中便成就了这个具有冰冷气息的男子独特的气质。再说这雨痕背后的那把剑,充满了难以名状的煞气,琴心也很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把剑,竟然会有着如此浓郁的煞气。

    而且在琴心的眼中,那浓郁的煞气竟然开始不断的变换形态,最终甚至化为了一头黑色狐狸的头颅,朝着琴心猛地一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