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重生之傲娇军嫂 > 番外3 吾家儿长成
    灯红酒绿的夜晚,某个高档私人会所里,一群气质不凡的年轻人聚在一个包厢里。

    气氛有些不太轻松。

    明艳的历云手握一瓶洋酒,在众人的注视中,走到一脸玩世不恭的猎人面前,将酒瓶“嘭”一声,放到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猎人,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确定对我无情?”

    猎人表情不变,只是眼神从历云面上瞟过一眼,便看向别处。

    看猎人不说话,历云也不急,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似乎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

    向来跟护着历云的传奇先坐不住了,她伸出脚踹向猎人,却被猎人灵敏地格挡了回去。

    传奇瞪他:“你什么意思,给个痛快话,别耽误人。”

    猎人无奈道:“我是你哥!”历云就是一个小女孩,他怎么就耽误了人了,历云不懂事,你是我妹,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传奇不让:“你小心我告诉历舅舅,让历舅舅来修理你。”

    猎人头痛:“我大好的年华,一有为青年,现在就被栓住,天理难容啊!”

    “噗嗤!”有人笑出了声,传奇回头瞪向小小白,小小白举起双手示怂,他从小到大第一怕的人就是传奇这个表姐。

    “姐,我不是故意要破坏你气氛的,哥他抢我台词。”他一手指向猎人,委屈控诉。

    传奇头也不回道:“怀礼哥,把他给我叉出去。”

    于是她身后坐着的肖怀礼便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要伸手抓小小白,小小白赶紧缩头往外蹿,这个肖怀礼简直就是他们男人的耻辱啊,对传奇表姐言听计从的很,传奇说一,他绝对不会想二。

    传奇说让他叉自己出去,他定然会真将自己叉出去,为避免丢人,还是自家主动溜出去为上。

    门一关,小小白便笑嘻嘻地伸手去搭肖怀礼的肩膀,却被肖怀礼嫌弃地避了开来。

    明明连碰都没碰到,还做模做样地要弹一弹自己的衣服。

    小小白郁闷的很,他嘟囔道:“小李子哥,你要再这样,我就跟我楚姑姑告状去,让楚姑姑不喜欢你。”

    肖怀礼淡定的很,睨他一眼,淡然道:“楚阿姨更信任我,而且传奇对我的感情不会受任何人的影响。”

    小小白差点儿郁卒,这人太自恋了!不要脸啊,可他说的都是真话,这才是让他最最郁闷的地方。

    包厢里,历云固执地看向猎人。

    猎人无奈,只好对面前的姑娘耐心说道:“小云,你现在才二十二岁,大学刚刚毕业,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以后会见到更多的人,会发现世界其实非常大的。”

    好吧,就算是看再多人,最优秀有魅力的人还是他将卓尔!

    一旁一副女强人模样的肖怀华优雅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暗暗吐槽:撩了人又不想负责,哼!自命不凡的男人!

    历云仔细看着猎人,见他再无别的转变,蓦然拿起那瓶酒,仰头就是一通猛灌,猎人无语,赶紧给自己的双胞胎女汉子妹妹使眼色。

    传奇用嘴型威胁他:你就等着历舅舅来修理你吧!

    历云这小姑娘也是从小被大家捧在手心里,什么挫折都没经历过,这也算是一个小坎坷,让让她喝一点儿酒发泄发泄。

    等酒瓶里的酒下去了三分之一,传奇赶紧夺了下来,一把搂住小姑娘便往外面走。

    “姐陪你去别处痛快痛快,别跟这些臭男人们浪费。”

    等传奇和历云离开了包厢,猎人用手指指自己,问肖怀华:“我是臭男人?”

    肖怀华给他一个淡淡的眼神,说道:“送你一个感叹号!”

    猎人:“......”这都什么女人啊!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些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肖怀华优雅地将杯子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拍拍身上的衣服,便淡然地站了起来,风姿翩翩地往外面而去。

    “哎,你去哪里啊?”

    肖怀华头也不回,抬起手摆了摆,“回家。”

    猎人想了想,也站了起来,跟了上去,自话自说:“女人喝醉酒单独回家不安全,我就送送你好了,省的你真出了事,你哥还要找我麻烦。”

    临到门口,他一回头,视线犀利地射向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的颜珏和陈晓娇,用一副家长的口吻教训道:

    “你们两个还是学生,别整天往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跑,贪图享乐,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陈晓娇咯咯笑:“猎人哥,我们两的学习不用你担心,明年我们就毕业了,你要是再不走,华姐姐可就‘追’不上了噢。”

    捉弄罢猎人,陈晓娇和颜珏便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猎人更觉头疼,这些女孩子真是一点儿也不淑女,陈晓娇有个麦姨那么不着调的妈也就算了了,颜珏的爹妈可是京城里头一份的公子佳人啊,竟然也没有养出一个淑女来。

    罢!罢!罢!他管不了这些小姑娘,还是赶紧去送老姑娘肖怀华去吧。

    某高档单身公寓楼下。

    肖怀华似笑非笑地看猎人一眼:“时光还早,精彩才刚刚开始,不打扰你的夜生活,再见了。”说完便要往楼里走去,却被猎人伸手拽住了她的衣服。

    “我好歹送你回来,我口渴了,上你家喝点儿水。”

    肖怀华听到了便转身站好,低头掏出手机就拨号码。

    猎人赶紧抢了她的手机,说道:“大小姐,我就借你家点儿水喝喝,你给谁打电话啊,大晚上的。”

    肖怀华定定道:“我家没你喝的水,我问问楚姨,哪里有你喝的水。”

    猎人:“......高家长这一招,咱能不能不用了?”

    “我习惯。”

    听到这话,两人对视半响,眼神交汇处,电光火花,交锋激烈。

    最后,猎人叹气:“我认输。”说完便转身走人。

    到底认了什么输,他没有明说,肖怀华却看着他的背影笑了起来,心里默默地数着猎人的脚步。

    一、二、三、......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她正打算开口,猎人沮丧地停了下来,转头看她,喊道:“你这个蠢笨的女人,不是说九十九步后的那一步该你来走吗?!”

    肖怀华笑了起来,也喊道:“我喜欢看你走一百步,我记起家里好像有几瓶你爱喝的水,你还要不要上去啊?”

    “......废话,当然要!”猎人咬牙切齿地奔了过来,想要搂肖怀华,却被肖怀华灵敏地躲了开来。

    最终在电梯间里,猎人还是将肖怀华给紧紧抱住了。

    “电梯里有监控,你放手。”

    “不放,惩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