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聂小妖之灵火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幻石阵法
    “吼……”

    柳扶风也对着小鼠妖叫了一声。

    直把小鼠妖吓得“吱吱”直叫,眼也不红了,牙也不呲了,到处找洞藏身,看起来可怜巴巴。

    “你养这小妖怪,迟早会倒霉的。”柳扶风说了一句,没再看它。

    突然,有一只血手“嘭”地拍到车窗上,然后向下滑,在窗上留下了一片似红又似白的血手印。

    这已不是第一次出现类似的场景了。

    但是还是把没有防备的两人吓了一跳。

    “看来又双叒叕要洗车了。”柳扶风无奈地说着,然后赶紧把门打开,蹿了出来。

    胖猪出来的速度也不比他慢。

    这是一个保安模样的中年男子,当他逃到这里后,已经耗尽了生命。后背已经被打的模糊不清了。

    “不好,那蠃猎人真的来了。”胖猪失声说道。两人看向二楼。

    只见二楼已经灯影闪烁,窗帘乱舞,看来已经交上了手。

    于是两人赶紧纵身上楼。

    到了二楼窗外,根本就不需要费力气就能看到内部,因为气浪已经把窗帘冲的飞舞不定。

    窗里,面具人与山木大师已经较上劲了。

    窗帘被冲击,就是他们的罡气交锋造成。

    根本没有想象的那样大打出手,只是在较暗劲。

    显然,山木不是面具人的对手。

    “你是黑煞教的?我与你教素无往来,我奉劝你还是识时务,别淌这趟浑水。”面具人说道。

    山木用生硬的中文说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有话好好说’。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若能代我的雇主解决的,一定办到。你看如何?”

    面具人嘿嘿而笑,说道:“你没有资格与我谈条件,若再耽误我时间,我连你一并收拾。”

    山木虽然处于下锋,但是他必竟也是有修为之人,所以自信还能拖上一拖。

    所以,他回道:“仙香供过,好话说过。还请阁下三思,给一尺薄面。”

    面具人猛然一指,骂道:“思你个王八碌碌!”

    他这一指,即迅捷,又霸道。带着尖啸声转瞬即至。

    这就是他最常用的“九幽鬼矛”。

    山木已有防范,凭空生出数道气墙,直到第五重,才将面具人的鬼矛攻势阻住。

    这气墙看起来就像片状石板一般。

    “真没想到,黑煞教的小崽子还有如此功力,当真是小瞧了。再接!”面具人一边说着,一边十个指头抡番击出,仿佛对着空中弹琴一般。

    山木就地一转,身边突然出现数道气墙。他嘴里大声叫道:“幻石阵法——”

    在不大的房间内,顿时立起数十道一米余宽、两米余高、十公分之厚的幻石,此起彼伏,十分纷乱。而且,每块石板上都有一个山木的人像,这样一来,很难能发现他本人所在。

    面具人显然也没想到这个黑煞教的后生有如此强大的法力,所以一时还没想到对付的办法。只能不断用他的乱指弹琴法发射鬼矛。

    正在这时,内室的门开了。

    丧邦走了出来,叫道:“两位大师住手。”

    听到他的声音,面具人和山木都住了手。而山木身形一转,到了赵邦的斜前方,算是占据保护的最佳位置。

    丧邦说道:“这位大师,我想我们是有一些误会。你所说的东西我知道,也想得到,但是老邢头就是不识好歹,死活不给。又不能弄死他,断了线索,所以我施尽方法,软磨硬泡,从他口中得知那宝物就在花圃之中,在一株红色摇钱树下。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

    他说的是实情,但是面具人怎么会相信?就算相信了,也不会留下活口。他此刻最后悔的是当日没想到宝物就藏在花圃中,而且当日他也发现了老邢头,只是当时胖猪等人正好与他打过照面后回家,路过花圃附近,他怕心却大家,所以才隐去。否则,也不要花废这么多的麻烦了。

    “老邢头说宝物已经被你得来了。”面具人说道。

    丧邦听了,也是一惊,急道:“诬陷!他这是诬陷!我派了几波人去,搞的死的死、伤的伤,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到底那宝物在哪。怎么可能被我得来了呢?老邢头在哪,我们一起去找他讨个说法。”

    面具人说道:“不用去找了,他已经死了。”

    “什么?他死了。”丧邦惊恐地说道。

    必竟,老邢头赵荇是他的亲叔叔,所以他也只是软磨硬泡,没动黑手。没想到他现在却被眼前这人给杀死了,他是悲极而怒。恶狠狠地指着面具人,说道:“有什么宝贝如此重要,竟然要你杀了我家十余口人,连他一个落魄老人都不放过?你……你简直就是畜牲……”

    面具人似乎不以为意,他的身形还是飘忽不定,忽闪忽闪。

    回道:“如果你知道那宝物在哪,今天或许还能有条生路。如果确定不在你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祭。”

    丧邦一挺脖子,说道:“我说过了,我没拿到那宝物。要杀就杀吧!”

    “好!”面具人一句好没说完,数十声呼哨声对着丧邦击来。

    这是攻人之必救。所以山木也不得不立即施法,奋力挡住他的攻击。

    只是,这次面具人显然用了更大的功力,而且山木要分精力保护两人,所以,山木所设的防御石板每次都被击穿到最后一块,有几块还穿透了,直接击到他的身上。

    所以,山木也受了伤。

    胖猪看到了,心里一惊,正想上前去帮忙,没想到胳膊被柳扶风给按住。

    柳扶风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木头人,今天竟然有一点点开窍。看来,这蛇杖不只是能把他的功力梗打开,还能把他的脑洞梗打开。

    “呜……噜噜噜……”

    突然,房间里响起了类似风笛似的声音。

    这声从细微逐渐变得响亮,仿佛从地下钻出来的鬼魂一般。接着变得很吵,让人心神涣散,心烦意乱。

    原来是山木吹的口簧管。

    正如柳扶风所猜测的,山木还有招数没有使完。他也想看看这些黑煞教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况且,黑煞教的几个出场人物每人都有一件乐器,他看了半天也没见到这个西装革履的人乐器在哪。原来,是口笛,藏在口中。

    “干嘛,他这是要打泰拳?”胖猪听到这笛声后,轻声嘻道。

    柳扶风说道:“这是口笛,又不是爪哇笛。”

    胖猪说道:“我打赌山木撑不到三分钟。”

    柳扶风问道:“算不算我们出手?”

    胖猪惊得愣在当场,惊讶地看着柳扶风。他没想到这个木讷的家伙今天竟然能说出如此有水准的幽默。

    这时,柳扶风已经拉开阳台的平移门,无事人一样闲逛了进去。真是的,在人家的阳台上闲逛,也真是的。

    胖猪回过神后,立马跟上。边跟边叫道:“当然不算。”

    “怎么又是你们?”面具人气道。

    山木却问道:“你们是谁?”

    山木并不认识二人,所以一边擦着嘴角的血,一边疑惑地看着二人。

    柳扶风拿出自己的证件,打开,对着在场的人一扫,然后收回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胖猪则取出出警记录仪,夹在自己衣襟上。

    柳扶风说道:“我们是警察。这里发生了暴力事件,我们前来处置。你们三人,立即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快点!”

    丧邦说道:“原来是柳警官,柳旋风。你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久仰、久仰!初次见面,果然仪表非凡!”

    柳扶风听了,心中一喜,套话就是好听。自己今天一天都没洗漱,折腾的像个街头落魄的小乞丐,还被他说成这样,真是感觉好虚、好假、好舒服。

    所以他上前抱拳取宠般问道:“你认得我就是柳旋风哪?真是不好意思,我呢只是取得了那么小一丢丢的成就,真是不足挂齿呀,见笑,见笑!”

    丧邦接着说道:“柳警官,只是现在的情形,不是你们警方能解决得了的。我奉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非常危险。”

    柳扶风听了,指指山木和面具人,问道:“你是说他们危险?”

    丧邦没有出声,算是默认。

    柳扶风对他点了一下头,说道:“既然你说话这么好听,又为我个人安全着想,这个忙不帮也说不过去。”

    接着他掏出手枪,拉上枪机,然后装腔作势地对着山木更是对着面具人说道:“你们这深更半夜的跑到人家大老板家里来打架斗殴,干哈啊?想勒索啊?”

    面具人对柳扶风的拳脚功夫有些了解,虽然他的功夫是有两把刷子的,但是对自己根本构不成威胁。只是他见识过胖猪的本领,再加上山木,知道今晚的行动难能成功。

    于是他对着丧邦说道:“看来今夜你有贵人相助,那你的脑袋就暂寄在你的头上。这笔账改天再算。”

    说完,身形再闪,一阵恍惚后,消失不见。

    柳扶风持枪追至门外,左右瞄了又瞄,都没发现踪迹,只见到了走廊里的尸体。再前围栏前靠了靠,向楼下望了望,大厅地上也躺了几具尸体。

    又是灭门大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