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雅圣女却是趁着这一停顿,直接遁了出去,而李嗣自然是紧跟着追了过去。

    李嗣这边行动的同时,那白衫女子见李嗣各种宝物不断,也大感头痛了起来。她原本觉得,区区一个元婴初期修士如此厉害,虽然把她讨厌的红雪圣女给杀了,但也只不过仗着几种诡异的神通罢了。

    但一来她的神通也不差,修为又比对方高,应该很顺利地将对方拿下才是。可没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对方就已经释放出四五件神通不小的宝物,而她除了已经被毁的发带之外,一直被对方压住攻击,这让一直在辽吉修士中倍受尊崇的她,心里怒火渐生。

    但此女也知道,对方有如此多宝物护着,单靠普通功法和法宝,恐怕是很难重创对方,更别说灭杀了。尤其是眼下她自己还身受重伤,而方貌似除了消耗了些法力,死了几十只飞蚁,竟然没有任何的损伤。

    白雅圣女冷哼了一声,终于决定亏损些元气,也要施展杀手锏一举击毙对方。不过眼下,首先不能再让对方靠近她了。

    想到这里,此女心念一动之下,手上的紫球再次发出耀眼的光芒。与此同时,李嗣的身形,也浮现在了白衫女子身侧三四丈之处。

    身形一晃之下,人蓦然欺身到了女子身前丈许处,一只手掌闪电般探出,无声息地按在了女子身前的紫色护罩上。

    不过,李嗣眼见攻击如此轻易得手,可是护罩中的女子却是一动不动,没有施展任何法术避开。李嗣心中一惊,大感不妥。

    就在这时,光罩中的女子蓦然冒出淡紫色的光芒,紫色的长发随风扬起。李嗣刚一击破那层紫色光罩,就被一簇头发给缠住了手掌。

    结果金色光芒和那紫色头发一接触,李嗣只觉得手臂一震,瞬间眼前一黑,被那甩过来的紫色长发一扫。明明其动作缓慢不快,但他却是无法避开,眼睁睁地看着那长发甩到了身上。

    李嗣心中大骇,“砰”的一声,胸前一阵剧痛,整个人一下被击的倒射飞出。足足被弹出几十丈之远,李嗣才勉强调整身形,有些摇晃地停了下来,一只手按着前胸,满脸震惊地望向女子。

    只见女子脑后的紫发已经长至七八丈,并平行着散开着,浮在半空中。紫发上还闪着莹莹紫光,白衫女子赤脚浮在半空中,冷冷地望着李嗣一动不动。

    而后面李嗣的各种紧跟攻击的宝物,全都被这满头紫发轻易地击飞,比先前所化的紫光,似乎厉害得多。这时李嗣只觉嗓子一甜,忍不住一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出去。

    李嗣心中暗自一沉,这个亏吃得可真不小啊!这还是他进入修真界以来,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想到这里,他轻轻地吐了一口体内的浊气。

    然后低首朝胸口看去,胸口处的长袍已被击得粉碎,露出里面的一件战甲来。这件战甲还是当时匡长老用来换他的寿元丹,但此时这战甲已经深凹进了一大块,还裂开了数道拇指大小的裂纹。

    李嗣倒吸了口凉气,胸前的剧痛似乎也越发的厉害,阴着脸抬首望了白衫女子一眼。结果正好看见女子目光在他战甲上扫过,脸上露出一丝失望和讶色。

    哼!李嗣冷哼一声,索性单手一扯,猛然将身上的长袍撕开,将银白色战甲完整露出。随后手上往战甲上轻轻一抚,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原本战甲上的凹陷破裂处,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弥合起来。

    转眼间,就恢复了原状,犹如崭新的一般。当初他拿到战甲时,知道这战甲还有自动恢复的功能,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

    当然了,这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恢复了,实际上,只是外表这一层,使得这战甲看起来完好无损。但是如果再来一击,那么这战甲是怎么都抵挡不了的。

    李嗣当然不可能主动说出来,只见那白衫女子面色微微一变,眼中露出吃惊之色。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冷冷地看向李嗣,心中对他的杀意又多了一分。

    白衫女子不再多想,一只素手轻轻一掐诀,口中念着悦耳又晦涩的咒语。片刻之后,一团青光落在了她的手心处。

    光华一敛,竟然是一支凤凰衔珠的桂冠,金光闪闪,只是刚显露出来,李嗣便从它身上感觉到一股惊人的气势。只见白衫女子小心地把桂冠戴在了头上,金色桂冠加紫色长发,竟然是如此的镶合。

    看到如此情形,李嗣隐隐感到不妙,虽然不知道这又是何厉害宝物。但看此女如此郑重,还有那惊人的气势,李嗣便知道这不是凡物。

    心中各种念头飞快转动之后,李嗣身上白光一闪,化身为一道遁光漫天飞舞,将所有宝物都收拢的一干二净。然后前后披风一扬,人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某一方向的浓雾边上,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了雾海中,白衫女子见此小嘴大张,满面愕然表情。

    她自从修为大成以来,不知和多少旗鼓相当的厉害对手斗法过,可未曾落败,就毫不犹豫转身而逃的高阶修士,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此女马上就恼怒地清醒了过来,口中一声娇叱之后,脚踩紫光,头顶桂冠,人就化为一道紫光。随后紧追而去,同样没入浓雾中,不见了踪影。

    两人一前一后,你追我赶,白光紫光闪动不停。转眼间,两人一路飞了不少的路程,越飞那白雅圣女便越来气。

    因为进入雾海中之后,不可避免的就遇到了不少辽吉修士和中原修士,而每次李嗣遇到了辽吉修士都要放出十几只飞蚁去攻击。

    这一幕被白雅圣女见了,自然是惊怒非常,可是她又不能停下来去杀那些白蚁。两人的遁速差不多,只要她多停顿几秒,就追不上李嗣了。

    本来白雅圣女以为李嗣还要再飞很长时间,没想到只过一刻钟,李嗣便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着白雅圣女,冷笑不语。

    “怎么突然驻足不逃了?哼!是知道逃不了吧?不对,是说留有后手吧?”女子紫发飞舞,头上的桂冠闪着金光,冷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