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凤鸾腾图 > 第一百九十五章:朝堂之事
    “许大人也是为了朝廷么,要谢,也理应是本王才是”

    “老臣惶恐”许文翰起身很是恭敬的说道。

    宇文烨在见他这样子只是轻声一笑,不再说什么。

    来此,也只是因为规矩要回门,现在也进行的差不多了,所以,也不再耽误,带着芓歆一同离开了这儿。

    “父亲,你为什么要跟宁王说这话?告诉他不是等于将这事儿推给他了么?而且,你这邀功的机会岂不是就没有了?”许光易很是不悦的说到。

    许文翰再听到他这话很是淡然的对他看了下“你懂什么?你以为这是香饽饽啊”

    “陛下将这件事儿交给您,您若是漂亮的完成不是就引得陛下的重用了么?”许光易很是不解的说道。

    再听到他这番话许文翰只是淡淡的对他看了下,没有说什么,一甩手就直接离开了。而许光炎他们很是了然的一笑,什么都没说,一同便离开了,只留下一脸怔愣的许光易。

    什么意思这是?

    而宇文烨与芓歆一同向王府的方向走去,淡瞥过去,就看到了一脸沉思的宇文烨,忍不住问道:“王爷,可遇到了什么事儿?”

    “没什么”

    “可你这样子可一点儿都不像没事儿的样子啊”显然,芓歆压根就不相信他的话。

    见她这样子宇文烨忍不住一笑“你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

    “瞒不住就跟我说说呗,弄不好我能帮上你呢”

    “这件事儿还是你外祖父跟我说的”

    “嗯?外祖父?他都跟你说了什么啊?”芓歆很是不解的问道。

    “你应该知道这科举快到了吧”

    听言,点了点头“这我当然知道,这么大的事儿能不知道么?可是——这有什么问题么?”芓歆很是不解的问道。

    “就是这个科举,你外祖父跟我说,这些考生的答卷就显得很是平庸,可是你要知道,能够到了这一步的怎么会是平庸之辈呢?”

    “嗯,这的确不应该”芓歆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倏的,想到什么继续言道:“可是这件事儿轮不到你吧”

    鼻腔冷哼一声“这件事儿父皇是交给你祖父办的”

    “哦?既然如此那他应该没必要让你知晓的啊”芓歆不由得一声轻笑。

    “这件事儿明显就是一件得罪人的活儿,你外祖父明显就是不想拿这烫手的山芋啊”宇文烨忍不住笑道。

    “可不是么,是挺得罪人的,这件事儿只要是个有脑子的都能想到这件事儿没那么简单,这科举可是经过一层一层的筛选的,哪有让平庸的人晋级到最后的?这明显的就是存在的问题,而能造成这样的结果自然很明白的”

    “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可是问题就在这儿,是谁干的?”

    “绝对不是一两个人”

    “一两个人也掀不起这样的风浪出来。”

    芓歆在听到这话微微的点了点头,倏的,想到什么“说到这儿,我倒是想起一件事儿来”

    “哦?什么事儿?”宇文烨很是不解的看着她。

    “我之前不是有段时间离开了一阵子么?”

    “嗯,那会儿李玄可没找你”宇文烨一脸轻笑道。

    听言,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就凭他?怎么可能,除非是我自己想要让他找到”

    宇文烨在听到这话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芓歆继续言道:“那会儿我离开的时候,可是遇到了一件事儿呢,宇文影的驸马可是横的很,他们撞了一个人不说,还对被撞的那个人蛮横不理,之后可算是绕过人家,我便与那个被撞的人谈论了会儿,他跟我说了些事儿”

    “哦?什么事儿?”

    “就是这科举”

    “嗯?你快说说”宇文烨急切的询问道。

    点了点头,道:“他是一个秀才,就是因为家境贫寒一直得不到晋升”

    “怎么会呢?只要有才华怎么会得不到晋升?”宇文烨很是不解的问道。

    “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之后告诉我,这个晋升,看的不是才华,而是能力”

    “这也没有毛病啊,有能力么”

    “不不不,这个能力可不是指你的才华,而是你的财力还有权利”

    “这叫什么话?难道只要有财力和权利就可以让这些平庸的人一步一步的晋升?”

    这些在听到这话微微的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说白了,不是买来的就是逼迫来的”

    “这帮败类”宇文烨气的一拳狠狠的砸了一下马车

    “这件事儿我之后也去查了查,正是如此,那个人说的不错”

    “一定要把这幕后人给揪出来,不然——会引起动荡的”

    芓歆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是一定的,但是不是现在,对方肯定影藏的很深,不然早就被揪出来了,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重新的安排科考,这次参与的人全部换掉,而最终的主考官一定是要有一定的地位,同时,这个人的名声要很清廉,这样,才会引得那帮学子再次信任,不然他们还是会有些顾虑的”

    “那你觉得那些人比较合适呢?”宇文烨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这不是拿我做乐子的么?这我哪儿知道啊,这朝堂中的事儿我哪儿知道么”

    “嗯,你是不知道?你知道的可是比谁都清楚”

    “这就不对了,我要是知道的话那还得了?”

    宇文烨在听到她这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很快,马车就停了下来,门帘被挑起,芓歆先走了下来,可是宇文烨却并没有想下来的意思

    “愫愫,你先回去,我还有点儿事儿出去一趟”

    听到这话芓歆也没有再多问,点了点头,嘱咐了几句便转身先进了府,目送她进了府,脸色一变,直接撂下了要去的目的地“去长陵王府”放下帘子,马车便行驶起来,朝着一处驶去。

    “主子,黛隐那边传来了消息,那个柳言书想利用几天后的太子生辰那天行动”

    “行动?行什么动?”芓歆在听到这话很是不解的看着她。

    而斓依在见她这样子一脸的无语“主子,还能因为什么啊,她可是一直想做太子妃呢”

    听言,一脸的恍然“哦,还没死心啊”

    “主子,看你这话说的,她会死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