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沧海商田 > 第164回 艰难的谈判
    华奋强送走王富豪之后,认为有必要叫他的法律顾问曾律师到自贡市来一趟,随即挂去了电话。

    曾律师接到华奋强的电话后,很及时地赶到奋强在自贡市的住宿地方,金月宾馆。

    曾律师是成都市有名的大律师,经验可说是相当丰富。他的个子比奋强矮一个头,方圆的脸,浓眉大眼,给人的感觉精明能干。他平常与人交谈时爱用手托着下巴,那是一副认真倾听对方说话的样子。他说话时,中气十足,每句话都经过思考,逻辑性很强,几乎让人无可挑剔。

    曾律师的办事效率极高,带着他的助手见到奋强后,没有废话,直接进入主题——先向奋强调查了解情况,然后收集了相关资料、证明材料,之后又到查封商场的商场现场查看,最后在宾馆内写出了他对GX区法院查封的处理意见,并向GX区法递交了对法院查封的异议书,要求法院解封。律师在查封异议书里出示了相关的证明材料,要求法院及时纠正对自贡商场查封的错误的做法,不能损害了奋强家具厂的正当利益。如果法院不及时解封,自贡市商场因查封停止营业期间所遭受的损失,奋强家具厂将对诉求查封的对方,给予加倍的经济索赔。

    曾律师把事情办完之后,就急着赶回成都市去了,他事务缠身,还有其他的案子在等着去办。奋强想挽留曾律师在宾馆附近的餐馆吃顿便饭,被他婉言谢绝了。

    -

    华奋强送走了曾律师,在返回宾馆的大门口时意外地碰见了郭刚。

    他疾走了几步,拍了郭刚的后背一记,招呼道:“好久不见啊。”

    刚娃转过身来,见是奋强,兴奋得差点儿跳了起来,嚷道:“强哥!强哥!”

    然后拉着强哥的手,问:“许久没见到你了,你到自贡市来干嘛?”

    奋强苦笑一下,回答:“投资的商场被法院查封了,到这儿来谈判的。”

    郭刚这时发现了奋强哥身后站着的陈福全,立马撇开强哥,走到陈福全的面前说:

    “陈经理,我正到处找你呢!我今天给你打传呼,你怎么不回呢?”

    陈福全立刻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传呼机翻看了一下,连忙抱歉地说:

    “对不起呀,郭厂长……我刚才在给华厂长和曾律师办事,没有注意口袋传呼机的声音。”

    郭刚一脸不爽地问:“你知道我今天来干什么的?”

    陈福全谨慎地摇了摇头。

    郭刚直接了当地说:“我今天来是向你讨个说法的!”

    奋强一听此话,忙问:“刚娃,你想讨什么说法?”

    郭刚回答道:“当然事关我的经济损失——我大批床垫被查封在商场里面,跟压货是一个性质……你说说我的一天损失有多大?”

    奋强叹口气,说:“我整个商场都被查封了,我的损失比你还大呢。”

    郭刚用手指着陈福全说:“你找他,他是商场经理,我们的损失都找他。”

    奋强只得无奈地笑道:“刚娃,你找错庙门了。”

    陈福全连忙解释道:“这个商场是强哥的。我只是这个商场的负责人而已。”

    “这商场是你投资的?”郭刚不相信地问,“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奋强点头说:“这个商场确实是我们与人共同投资的,据我推测,那个合伙投资方千方百计想把商场变卖给李东伟,所以故意制造麻烦让法院将商场查封了。”

    郭刚愤愤不平地说:“又是这个李东伟,他还嫌害你不够?这丧门星真是阴魂不散。上次的案子让这龟孙子溜了,这次不能再便宜他了!老子这回一定要找人修理他一下,看他今后还敢不敢再惹强哥你了!”说着,他用手打了一个响指——

    随即,从不同的地方上来几个与奋强一样高大的壮汉,其中一位上前问郭刚:

    “郭老板,有什么吩咐?”

    奋强摆手说:“对付这种无赖,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样对付他。他敢违法,自然有法律制裁他。”

    郭刚无奈地摇头,说:“哎,你与这种人讲法律,吃亏的人是你。不过……这回事情发生在自贡,感觉不好处理啊……这商场的查封,你准备怎么办?”

    奋强回答道:“我的律师已经向法院递交了异议书,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要不你跟我在宾馆里多待几天,有什么事,我们相互有个照应。下午我将与商场的投资方谈判,我想邀请你参加,看看对方还耍什么花招。”

    郭刚答应了奋强的安排,同意在宾馆里住下了。

    -

    下午,谈判的地点仍然订在德聚楼茶楼,不过今天双方都增加了谈判人员,王富豪带来了两个身材高大的壮汉,双双脸上看上去都杀气腾腾的。华奋强除了陈福全之外,增加了郭刚。为了以防万一,郭刚带了的五个兄弟被安排在了茶楼的大厅里喝茶。他们没有进入包间,但所在的位置离包间不远,并跟郭刚约定好了——只要看到电话信息暗示,或者屋子里传来动静,他们随时闯进包间里增援。

    待谈判双方到位,王富豪一反昨天的略软弱的谈判语气,明显仗着他身边有人,声音提高了八度,翘起二郎腿,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他喝了一口茶,开口道:

    “华厂长,你昨天所提出的两项选择,我们老板不同意。”

    奋强保持着一脸微笑,问:“难到你们的老板想继续查封下去?”

    王富豪摆出得意地姿态说:“查不查封,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你以为法院是你家开的?!”郭刚不服气说了一句,“你说了算?——大言不惭!”

    王富豪却不改傲慢的态度,对郭刚说:“这里轮不到你说话,滚一边去!”

    郭刚一下子握紧拳头,气愤地站起来,直想揍王富豪。王富豪身边的两位壮汉也站了去了,双方剑拔弩张,怒目相向。

    奋强随即站了起来,把郭刚按在座位上,说:“我们今天是来谈判的,不是来吵架的,大家都消消气。”

    王富豪哼了一声:“谈判,我们有什么好谈的?我们老板说了,你们必须按照我们的意见办。只要听话,一切都好说。”

    奋强耐心极好,又问:“你们的意见是什么?说来听听。”

    王富豪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说:“我们的意见就是——你们必须无条件地把拥有的商场一半股份全部转让出去,价钱我们好商量。”

    奋强呵呵笑了下,问:“如果我们不同意呢?”

    “你们不同意,这是自找麻烦!别到时候跪着求我们,那时,有可能你们什么也得不到了!”王富豪摆出凶相说,“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何况你们并不是强龙,想必你们这几条小鱼在这里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哈哈哈,华厂长你掂量着办吧!”王富豪说话很不中听,而且笑得那么的张狂,看来这个小混混这种德行已不是一天二天,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哈哈哈!”郭刚也笑了起来,“你这个龟孙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你这是敲诈,强买强卖!”

    王富豪狠狠地拍了下桌子,说:“我们就是强买强卖,你能拿我们怎样?!”

    “我看你是欠揍!”郭刚气愤地以雷不迅耳的速度冲上去,猛得给了王富豪一计拳头,一下子把他从沙发上打翻在地。

    他身边的两位壮汉速速扑向郭刚!好在郭刚早已防备,一闪而过。此时,包间的门突然被踢开,郭刚带来的五个大汉,一拥而上,还未等王富豪的带来的两位壮汉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被撂倒,擒拿在地。

    王富豪爬起来想仗势骂几句,向郭刚反击,还来不及开口,又被郭刚重重地打了一拳:“你他妈的,不打你,不长记性!”

    这一拳把王富豪的门牙打掉了一颗,嘴唇也被打肿了,流了不少的血,痛的他哇哇直叫。

    郭刚带来的那位领头的大汉,抓起王富豪胸前的衣服,把他像小鸡似的提起来,眼睛瞪着其说:

    “再叫,老子让你以后再也叫不出来!”

    王富豪不敢叫了,他自言自语的嗫嚅着:“我亲哥……是、是在市长办公室任职的!你们这样闹事要,要想清楚后路……”

    郭刚带去的大汉听清楚王富豪的话后,举起拳头恶狠狠地说:“老子专打狐假虎威的,市长办公室的是吧?我看他敢把我怎样!”

    奋强赶忙制止:“兄弟,放过他不懂事。既然他说他是市长办公室的人,这就好办了。”

    郭刚问:“你跟这里的市长熟?”

    “当然。”奋强很肯定地回答,“他以前是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是我的老上司张锋,我与他接触了有一年的时间。半个月前我还与他通过话呢,我们一直没有时间见面……”

    奋强说着拿起电话与张市长通了话。张市长正在开会,但一听到华奋强关于商场被查封的事后,立刻派刘秘书到德聚楼茶楼了解情况,并在电话里说一定会合理合法地妥善解决这件事情。

    -

    刘秘书一到德聚楼茶楼,只见包间内已是杯盘狼藉,物品损坏不少。

    王富豪看见副市长秘书,开始一个劲地叫屈,要报案,要将华奋强等人绳之以法。

    刘秘书无奈地在王富豪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他才停止了哭闹,乖乖听从刘秘书的调解。

    奋强见好就收,对刘秘书说:“这包间里损坏的物品,我负责赔偿。关于商场被查封的事情,劳您费心给我们调解一下,我仍然坚持我原来的两项意见。”

    刘秘书对捂着嘴的王富豪说:“你听到没有?人家的两项意见,对你们没有一点损失,你们为什么不合作?把一件本来很好的事情搞成这样。你们好好谈,不至于谈不成。好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今后大家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别再闹事了。再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随即,一场闹剧式的谈判就这样结束了。

    -

    华奋强不知道商场以后的结局怎样,不过他从刘秘书说话的语气可以看出,应该还是偏向他这一方的。况且张市长对他承诺过,一定会把商场被查封的事合理合法地处理好,他知道,张市长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