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诸天之主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十绝关
    “悬浮百丈高空中?!”

    教皇在这一刻也变了脸色,一座都城何其重,而现在却悬浮于空中,教皇有些难以想象,究竟是一股何等磅礴的力量,才能将一座都城托起。

    而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手也是很不平静,这种伟力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面对拥有这种力量的敌手,他们实在不认为自己有获胜的希望。

    忽必烈看出了这些人所想,赶忙出言解释:“神都浮空,倒不是明皇真的拥有这般力量,而是明皇借助了大地与星空的力量!”

    “按照东方的说法,地有地煞,天有天煞,这些所谓的煞气,就是磁力,而重量,也是一种磁力,明皇借助大阵,引动了星辰的磁场,还有大地的磁场,抵消了重力的磁场,所以才使得神都飞起!”

    “这股力量虽然磅礴浩瀚,但却无法用来对敌,神都真正的厉害,还是熔炼天道人道之后,天人合一所带来的大道神力!”

    “这种力量,你们天主教称呼为显圣,你们希腊的主神将之称为创世,埃及的法老将之称为至高,只是称呼不同,其实都是一种东西!”忽必烈摆手道,前世他们世界上一群最顶尖的高手为了对付王道明联合在一起,自然也研究过王道明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除却九州大地之外,九州之外的荒蛮世界,各地都有传说,或者说是他们超凡力量的根源。

    与九州通过打磨性命,得窥永恒的仙道不同,九州之外世界的生灵,他们的超凡力量,有许多都不是通过自己的修炼而来,或是神赐,或是传承。

    而无论是神赐,还是传承的源头,都是被忽必烈称之为大道神力的东西,是天人变化之间,所诞生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现在明皇神都不过初建,还远算不上无敌,我们必须加快了,以防再添变数,若不然,要是让阵图覆盖整个九州,使得九州化作地上神国,到时就算我们人再多十倍,也没什么用处!”

    “我教给的你们的手段,都是克制明皇武功的东西,这一战,明皇纵使铸造了神都,也是必死无疑!”忽必烈说道。

    前世他们为了对付王道明,研究出来许多武学,因为很多都是他们共同研究出来的,所以忽必烈也知晓,现在传给这些人,都是最完美的契合。

    当然,忽必烈也留了几手,没有全部传出去,明皇一旦败亡,到时天下的局势就如当年始皇破碎虚空一般,秦失其鹿,天下共逐。

    只不过当时的动乱只限于九州之地,而未来,却是整个世界!

    没有人能舍弃成为真神的机会,忽必烈重活一世,自然要想办法扩大这个优势。

    ……

    帝都之中,至高之处,最后无穷无尽的日月光辉凝聚成了一个金色的帝座,星月逐渐恢复原状,而十五根冲天的光柱,亦是在这一刻消失。

    王道明迈步,最后端坐在帝座上,身形与帝座一同隐没。

    天地之间恢复了平静,不过先前的那一幕,却是深刻在烙印在了所有人心里。

    没过多久,帝都腾空而起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帝都,所有人直接沸腾了。

    也正是在这一天之后,王道明突然宣布闭关,朝政全部交由童元还有苏太傅两人处理,使得天下间,甚至出现了不少宦官弄权的传闻,言朝廷要重蹈昔年童贯之覆辙。

    ……

    “师尊,我们这是要去往何处?!”

    高空中,厉工用真气包裹着慕容仙,二人化作一道紫色的流光向着北方疾驰而去,慕容仙见到厉工颇有几分行色匆匆的意味,顿时出言问道。

    厉工回应:“十绝关!”

    慕容仙闻言,却是愈发疑惑:“十绝关十三年一开,非是人力可以开启,师尊你去了又有何用?!”

    厉工目光凝视虚空,淡淡道:“我自明皇处,得了开启十绝关的钥匙!”

    “不疯魔不成活,十年太久,只争朝夕,我若继续蹉跎下去,怕是毕生都难以追上令东来的脚步!”

    “纵使借着如今的大势,侥幸勘破了破碎虚空的门槛,也终究是差了一切,不如向死而生,极尽升华,迈出属于自己的路!”

    说道这里,厉工不禁感慨:“仙儿,我也是最近才悟出武道所求究竟为何,不是天道,也不是人道,而是我道!”

    “十年闭关,我悟了天道,七年红尘沉浮,我悟了人道,原本若是继续下去,顺着时代变革,再有三年,便是人道圆满,天人可以,破碎可得!”

    “但是如此一来,却是得了天人,却失了我,我不是明皇,有大智慧大毅力,在人间,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践行自己的道路,也不是令东来天资卓越,生来便为破碎,我思来想去,我所有的,不过是疯魔罢了,我的道路,便是在疯魔之中,不断变强,我是一个天生渴望强大的人,这便是我的路!”

    “你现在不过炼罡,说这些还早,但终有一日,你会面临我现在的选择,是顺天成道,还是逆天证我!”

    “希望到时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十绝关内不成破碎便成土灰!”厉工负手而立,“你我师徒一场,这最后一程由你来送,最合适不过!”

    “我坐关之后,你直接去终南山找王重阳,他会将先天经予你一观,他的武功,阴阳变化,合乎至道,或许可以解决你的人格之患!”

    “师尊……”

    这一刻,饶是以慕容仙的心智,心里都不禁生出了几分离别愁绪,几分不舍。

    魔门里的师徒传承,根本没有太多情谊,但厉工待却是慕容仙着实不错,视若亲女,饶是以慕容仙在魔门里锻炼出来的冷酷性子,心湖里也是荡起了涟漪。

    不过还不待慕容仙说完,就被厉工打断:“我辈武者,战天斗地,求得性命超脱,哪有那么多多愁善感!”

    九州广大,饶是以厉工现在半步破碎的武功,也是飞遁了两个日夜,才赶到了十绝关。

    十绝关,说是关,实际上却是一座山,坐落于草原上,其入口乃是一块高五丈,阔两丈的鹅黄色巨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