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仙界大爆料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疯狂!苏纯下面那玩意是朵花?!
    “苏纯怎么突然倒下去了,难道渡劫失败了?”

    “不能够吧,如果心魔劫失败,那可是非死即残啊,这是怎么回事?”

    “不明白,不过雷云已经散去,具体什么情况,只能等道缘仙宗的消息了,除了这么大的事,道缘仙宗肯定不会隐瞒的……”

    “……”

    通过光幕,众人只看到苏纯天雷入体之后的一瞬间,然后整个人仰天倒了下去,紧跟着雷云散去,所有的一切,又诡异的恢复平淡。

    就在所有人都一头雾水的时候,道缘仙宗众人却坐不住了,几乎是法相苏纯异样的第一时间,九峰峰主齐齐出动,身影一闪便来到苏纯渡劫所在地。

    “嘭!”

    大袖一挥,接住身体不断下落的苏纯后,李云宗的眉头不由深深皱起。

    “师兄,他应该没事,修为已经突破至元婴后期,识海稳固,元神饱满,并没有被心魔如题,看来这最后一道心魔劫,这小家伙是成功渡过了……”

    青云收回庞大的神识,看向李云宗开口说道。

    听到丹木峰峰主,青元的话后,李云宗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怀里双目紧闭,呼吸均匀的苏纯,眼中露出一抹欣慰。

    不过就在此时,青元的眉头,却是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察觉到青元神色间异样后,站在一边的阴难真人双眼微微一眯,开口道:“师弟可是还发现了什么不妥?”

    听到阴难发话,包括李云宗在内的几人,目光都不由看向青元。

    “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妥?”

    看到青元面上的纠结之色,李云宗的眉头也不由一皱问道。

    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青元脸上的纠结之色越发的强烈起来,看了看熟睡的苏纯,又看了看李云宗等人,最后无奈长叹一口气。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刚才在探查这小子元神的时候,发现了他与众不同的元婴……”

    听到青元的话,众人眉头不由都是一皱,不明白青元是什么意思。

    见众人脸上满是不解后,青元也不卖关子了,直接道:“你们自己看看就知道了,以本座的见识,尽从未见过如此怪异之事!”

    闻言,众人心中的好奇心也不由被勾了起来,在征求李云宗同意后,纷纷探出神识,看向苏纯的识海元婴所在。

    “这是……”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额,本座,竟无话可说……”

    “呵呵,有趣,有趣,这小子……挺个性……”

    “……”

    这一刻,道缘仙宗这九大高层的三观被刷新了,浩瀚修仙界,他们自问见多识广,无论什么样的元婴都见过。

    有体内蕴含九色元婴的,也有体内元婴是双子的,甚至剑修之中,有人的元婴都是一柄剑。

    就算再个性一点的,比如什么老虎,狮子,凤凰,神龙之类的,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毕竟浩然修仙界,各自法门不同,出现一两个异类都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苏纯这种情况,他们却是闻所未闻,前所未见,九峰峰主中,唯一的女峰主,凌华仙子在看到苏纯的元婴后,更是俏脸绯红,眼神古怪无比。

    “这小子修行的功法是道缘心经没错,所以不存在体内有什么异类功法一说,导致元婴变异。”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元婴是元神融合而成,而元神说白了就是一个人的根本,所有一切的体现。”

    “这小子下面那玩意是朵骚气十足的花骨朵,这说不定,他身体下面那玩意……”

    这时,脾气火爆的赤炎峰峰主,离火突然大声吼道,可是他话刚吼到一半,紧跟着就见其他几人突然对他怒目而视。

    “你个蠢货,给本宗闭嘴!”

    这一刻,李云宗突然感到脑仁疼,就算心中有所猜测,你特么吼什么吼,不知道现在光幕还没有关闭吗!

    听到李玉宗的呵斥,离火原本还是有些不服的,可紧跟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砖头看向不远处的光幕。

    顿时,整个人面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他知道,刚才的话,已经被光幕之主那混蛋听到了,而且,现在可是现场直播啊!

    “走!”

    狠狠的瞪了一眼离火后,李云宗抱着苏纯,直接便消失在原地。

    然而他们是走了,可修仙界,上域,却是炸开了锅。

    “卧槽,卧槽,卧槽,老子刚才听到了什么,离火真人刚才喊了什么!”

    “这消息也太劲爆了我的天,苏纯下面那玩意是多花骨朵?我得个亲娘啊,这是什么操作,难道天才,就真的这么与众不同?!”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苏纯成为澜帝亲封的十八皇妃,却始终没有住在澜皇宫的原因了!”

    “我也似乎发现了一些真相,卧槽,那可是苏纯啊,传说中的男人,他下面那玩意,竟然,竟然是朵花?!”

    “呵呵哒,请注意你的用词,是花骨朵,不是花!”

    “……”

    与此同时,上域,天澜帝朝所在地,澜皇宫上空。

    当听到李云宗等人说苏纯没事,并且成功渡过最后的心魔劫后,姬桦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可是紧跟着,在听到青元说苏纯的元婴有问题后,她跟苏墨的心都不由揪了起来。

    然而,当听到离火真人的话以后,姬桦足足在原地愣了半晌,随后一张俏脸“唰”的一下就变得苍白起来。

    过了这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事,她自然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小白”了,自然明白离火真人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这,怎么可能呢,可元婴是一个人元神的体现,元神就是,就是……”

    这一刻,姬桦只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同时,脑海中的念头,更是千转百转,回想着苏纯跟自己接触时的点点滴滴。

    每次都是自己主动,每次都是自己主动联系苏纯,而且苏纯似乎从未对自己表现出其他男人见到自己时,该有的表情。

    所谓细思极恐,说的正是姬桦当下的状态,当一切巧合,遇到某个看似合理的契机后,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变得与事实吻合……

    然而此时,呆住的不止是姬桦,还有站在一边的苏墨。

    不过与其他人的震惊,难以置信相比,苏墨倒是冷静了一些,也许,苏纯底下那玩意是不是花骨朵,她是最有发言权的。

    毕竟,当年她可是与苏纯大被同眠,坦诚相待过的,“当时的感觉,似乎,似乎不像是花骨朵啊……”

    当然,她毕竟没有亲自见识过,在加上当时她也很是害羞,所以就没敢细看,现在听到离火这么一说,顿时也有些不确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