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逆流2004 > 第21章 余波
    随着梁宇和大黑鱼的先后离开,美食街慢慢恢复原来的模样,虽然还有人议论刚才的事,但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慢慢散了。

    只是,一时间周安的摊位前很冷清,经过他摊位这里的食客,都下意识加快脚步,没人问他螺蛳怎么卖,更没人蹲下来买。

    连带着旁边那位大爷的烧饼都没人光顾了。

    不过,周安并不着急,大黑鱼今晚不卖了,不出意外,他这些螺蛳肯定能卖得完,美食街这里的食客流动性很大,刚才看见打架的那些食客要不了多久,就会全部走完,然后换上一批新的食客。

    届时,他的生意肯定会慢慢好起来,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他现在有点担心的是这美食街上的管理员,一会儿会不会来找他麻烦,摊贩之间干了架,周安相信管理这条美食街的人肯定会听到消息。

    周安担心这里的管理员不给他在这里卖了。

    ……

    美食街的管理人员比周安预计的来得更快,几分钟后,三名身着城管制服的男女来到他摊位前,领头的是一个年过四旬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面相也柔和,并不凶神恶煞,胳膊下夹着一只黑皮包。

    跟在他身后的一男一女都挺年轻,年轻男子理着个板寸头,个头中上,脸上长着一些酒刺,四处扫视的眼神有点凶。

    年轻女子,剪着齐耳短发,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姿色一般,胜在年轻,所以身段还算有几分看头。

    “大舅!”

    领头的中年城管先对旁边卖烧饼的大爷打了个招呼。

    “福生!你是来找这小伙子的吧?”

    卖烧饼大爷接过中年城管递来的香烟,一边点烟,一边问。

    周安:“……”

    刚见到这三名城管过来,周安还在想怎么说刚才打架的事呢,根本没料到城管来了,领头的那个却先叫了声舅舅,旁边卖烧饼的大爷,是这城管头头的舅舅?

    “嗯,大舅!我刚听到举报,所以过来看看!”

    “福生啊!你别听人瞎咧咧!这孩子昨天刚来这里卖螺蛳,老实得很!这么小的孩子就出来讨生活不容易,你别吓着人家孩子!刚才的事我都看在眼里,是大黑鱼找的这孩子麻烦,这孩子刚才一来,自行车都还没停下,大黑鱼就要来打他,还好,今天这孩子的把子一起来了,把大黑鱼收拾了一顿,但也没把大黑鱼怎么样,你别罚错了人!要罚也该去罚大黑鱼那家伙!”

    卖烧饼的大爷一口气说了不少话,而站在周安摊位前的中年城管也没有不耐烦,始终嘴角含笑听着,等大爷说完,他点点头,又看了看已经老老实实站起身的周安。

    “大舅!你说的我都听见了,但我办的是公家事,所以一切都还要按公家的规矩来!”

    中年城管说着,微微回头对身后的年轻男女吩咐:“你们去附近那些摊位和店里问问!记录一下周围目击者的证词,这里我亲自来问!”

    “好的,队长!”

    “是,队长!”

    两人领命而去,中年城管嘴角含笑,又打量周安两眼,和声道:“小伙子!你别紧张,大概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如果具体情况没有什么出入,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相反,我们还要为你主持公道,对大黑鱼徐绍勇进行处罚!”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周安把这两天大黑鱼找麻烦的事说完,中年城管胡福生拍拍他肩膀,安慰道:“行,你说的情况我都了解了,等我这边再确认一下,只要情况属实,我们管委会一定对大黑鱼作出处罚!像这种欺行霸市的行为,我们管委会绝不允许!”

    ……

    城西一个出租的小院。

    徐绍勇正在房间里治蛋,昨晚加上今晚,一次踢一次撞,他那里已经肿得厉害,走路都要叉着腿才行,否则两条腿稍微碰那里一下,就疼得厉害。

    消炎的药水涂在那个部位,每涂一下,徐绍勇就疼得龇牙咧嘴。

    两次栽在周安这半大孩子手里,徐绍勇心里又火又憋屈,吃了这么大亏,他当然要找回场子,可今晚出现的那个大高个,一只手就把他提起来的那个家伙放的狠话,又让他心里打怵。

    一只手提起他这样的胖子,一脚跺碎半块红砖,这样的猛人,徐绍勇饶是一向自诩见过大场面,想到和那样的猛人作对,心里还是发毛。

    嘴里叼着烟涂完那里,徐绍勇眯眼想了片刻,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这个号码标注的名字是——“大头”。

    每一个小地方,都有一些混社会的渣滓,这些人好吃懒做、好勇斗狠,自视甚高,却又混迹在社会底层,以欺负普通人来显示自己的本事。

    大头,就是银马县城一个混社会的刺头,是徐绍勇认识的人里,最有名的一个,属于那种三进宫,却依然死性不改的类型。

    电话刚拨出去,房门突然被推开,徐绍勇老婆一脸紧张,“绍勇!美食街的胡队长他们来了!你快收拾一下!”

    “胡队长?”

    徐绍勇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提起短裤,遮住要害部位。

    “大黑鱼!你在家就好!”

    美食街管委会的大队长胡福生带着那一男一女两个小年轻走到房间门口,看见大黑鱼衣衫不整,下身只套了一件短裤,胡福生眉头一皱,没好气道:“快整理好衣服!像什么样子!”

    跟在他后面的年轻女子早在看见的第一眼,就偏开了目光,神情反感。

    大黑鱼在那里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手机刚拨出去的电话却在此时正好接通。

    “喂?大黑鱼?你找老子什么事啊?说!”

    大黑鱼的手机比较便宜,便宜的国产手机音量有多大,大家都清楚,所以手机里的声音不仅大黑鱼听见了,门口几人也都听见了。

    本来胡福生他们还没有联想到什么,但大黑鱼一听大头的声音,条件反射就立即挂断通话,将手机往屁股后面塞,做贼心虚的样子落在胡福生等人眼里,是那么的可疑。

    胡福生狐疑地走过去从他手里夺过手机,一看通话记录里“大头”的名字,胡福生脸色就一沉。

    眼神不豫地盯着大黑鱼,冷声道:“徐绍勇!你可以啊!打电话找大头?嗯?你想做什么?欺负人家一个小孩子没欺负赢,还想找大头给你出头?你还要不要脸?你还想不想在美食街做生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