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逆流2004 > 第21章 长腿表姐
    没有竞争对手的生意果然比较好做,这天晚上不到八点半,周安桶里的螺蛳就全部卖完,换来他口袋里厚厚一沓大大小小的钱。

    一百的没有,多是五块、十块、二十的小钱。

    但即便如此,那厚厚一沓钞票给他的感觉还是很开心。

    他没在摊位上数钱,利索地收拾好东西,跟旁边卖烧饼的大爷打了个招呼,就骑车回家。

    一到家,把自行车放入杂物房,拿上钓子等物,又出去挖蚯蚓下钓子,等忙完这些回来洗了澡,回到自己房间他才有闲暇数今天晚上卖了多少钱。

    而此时时间已经深夜十一点多。

    就着书桌台灯的光,周安点了两遍,确认今晚卖了31份螺蛳,共465块钱。

    至于成本?因为螺蛳都是他自己去河边摸的,所以成本很低,这465块,最少有450是他的纯利。

    2004年,这样的小买卖,一个晚上如此高的利润,似乎不可能,但事实摆在眼前,眼前这一小堆钞票比任何理由都更有说服力。

    周安知道这主要还是因为他的螺蛳不是买的,他做的可以说是无本买卖,代价是他自己辛苦一点。

    这样的赚钱速度,他是满意的,就算是重生前的2018年,他在酒店上班,每个月也就六千块钱,赚钱速度还不如他现在这个小买卖,只是胜在工作稳定,没现在这么辛苦而已。

    现在唯一可虑的是:他这生意能不能持续这么红火,每天一桶的螺蛳是否都能卖完,卖得出去才有这样的利润,如果生意不好,卖不出去,那利润再高,每天也赚不了什么钱。

    目前他这生意只做了两天,很多人可能只是想试试他这螺蛳的味道,吃的满意,他这生意才能做的下去,吃的不满意,那他这生意自然就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这一点,周安心里很清楚,不过,他对自己做的螺蛳味道有信心!也对目前银马县城的五香螺蛳市场有信心。

    银马县城爱吃五香螺蛳的人群不小,但目前五香螺蛳味道做的特别好的,在他的印象里还没有一家。

    他记得银马县城好像要等到2010年以后,才渐渐有一家小龙虾和五香螺蛳都做得非常出色的小店。

    至于目前嘛……没有!

    ……

    次日清晨,周安一身露水,拎着那只破旧的白色涂料桶从田野里回来,桶里装着他今早收回来的钓子,和十几条大小不一的黄鳝,大部分还活着,在桶里爬来爬去,黄橙橙的颜色看着非常喜人。

    快进村的时候,他看见前面路口的一棵老槐树下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身影。

    男的,他认识,是那个娘炮“大水”周淼。

    女的,周安也知道是谁,但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是周淼那位漂亮的长腿表姐。

    周淼,和周安同龄,从小一起长大,周安对他很熟悉,懒得多看,周淼那位长腿表姐令周安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

    今天她一身白色运动服,纯白,在乡下这样一尘不染的纯白色服装很亮眼,亭亭玉立地站在周淼旁边,大长腿依然惑人,白皙的瓜子脸、长发飘飘,也依旧美貌动人。

    这样的大美女,就算置身国内第一流的大都市,也是回头率爆表的大美女一枚,何况是周家村这样的小地方?

    再次看见她的身影,周安心里泛起层层涟漪。

    随着周安走近他们,长腿美女目光瞥向身旁的周淼,周淼内向性格,明明和周安从小一起长大,此时见了周安,却微微脸红。

    周安看见他上前一步,似乎鼓了鼓勇气,露出笑脸跟他打招呼,“安子!听、听说你这两天都在搞黄蛇,今、今天搞到了吗?能不能……能不能卖一点给我?”

    长腿美女在一旁面露微笑。

    因为站的近,周安可悲地发现自己比她好像要矮半个头,这还是她没穿高跟鞋的情况下。

    心里的心思没有表露,周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随手把白桶往他们面前一放,大气地说:“大水!说什么卖?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想吃黄蛇,只管拿去!只可惜今天钓的不多,你带东西了吗?没带东西的话,赶紧去拿!今天这些黄蛇都给你了!以后想吃再跟我说!”

    “这……这怎么好意思?我、我还是给钱吧!”

    腼腆的周淼受宠若惊,脸皮涨得更红了,他身旁的长腿表姐也有点讶异表情,但脸上的笑容却更甚了,亮晶晶的眼睛看看周安,又看看周淼,明显对周安有了些好感。

    “嗨!给什么钱啊!拿去!别拿钱寒碜我啊!就这么十来条黄蛇要什么钱?”

    周安皱眉摆手,似乎有点不高兴了。

    周淼还在犹豫,他自问自己和周安没这么好的交情,但他身旁的表姐却从周安的言语表情上,以为他们是关系很好的发小。

    当下笑吟吟地跟他说:“阿淼!既然你这位朋友盛情难却,那你就收下吧!别这么墨迹了!”

    “这……好吧!那,安子!那就谢谢你了!”

    周淼脸皮涨红着,终于迟疑着答应,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红色方便袋来,弯腰去白桶里抓那些黄鳝。

    只是,很遗憾的,这家伙从小大概是从来没有抓过黄鳝,桶里那几条死黄鳝,他倒是勉强抓进袋子里,但那些还活着的,他却抓一条漏一条,黄鳝体表那层滑腻腻的粘液非常滑,他根本就抓不住。

    连抓好几次,硬是没将一条活的抓进方便袋,急得脑门都出汗了。

    周安嘿嘿一笑,“嘿!你牵好袋子,还是我给你抓吧!”

    说着,一手拎起白桶,一手伸进去,四指虚握,只有中指外翘如钩,只用一根中指,钩住一条黄鳝一夹,就扔进周淼的方便袋里,同样的动作,重复十几次,桶里的所有黄鳝就全部钩进周淼袋里,一次都没有失手。

    这是抓黄鳝的独门手法,用整只手去抓,反而抓不住,只用一根中指一钩一夹,却是十拿九稳,一条也滑不走。

    周淼看得眼睛发直,似乎想学周安的手法,他旁边的长腿表姐也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很新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