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宗女荣华录 > 第二三六章 我男朋友
    李女士不明白自家女儿为什么叫她去找秦翊。

    不过,她是真的疼爱女儿,也想救女儿出来,就想试着找一找。

    回去之后,李女士就把成晓月的话跟成立峰说了。

    成立峰就叫李女士不要插手,他亲自去京华大学找秦翊。

    在出发这前,成立峰专门在网上查了秦翊的资料。

    看到秦翊那一系列的事迹,还有他这些年所获得的荣誉,成立峰都觉得心惊胆战的。

    这秦翊真是太厉害了,简直就是学神本神,真正拿着人生赢家的剧本的天选之人啊。

    成立峰都怀疑秦翊是老天爷的私生子了。

    他心里存疑,不知道成晓月咋就认识秦翊了。

    自家女儿什么样子还不清楚吗,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学渣,学习不行,情商也不咋样,从小就拍戏,也没有时间去认识行外人啊?

    成晓月认识的全都是娱乐圈的人,咋就认识这种学术圈的人了?

    不管成立峰是怎么想的,他还是去了京华大学。

    他和李女士一样,都是疼女儿的,只要有任何一点能够叫成晓月出狱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站在京华大学门口,成立峰有点畏惧。

    他和李女士一样都是学渣,打小学习成绩就不好,后来是碰到了好时候,两个人勤劳肯干,运气也不错,才慢慢的积累了一定的财富,然后搬到京城来住,后来又开了一个小公司,家里的日子也一天天的好过起来。

    学渣打从骨子里对于学神就有一定程度的畏惧。

    成立峰想到呆会儿就要见那位真正的学神,这心里嘛……

    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还是成晓月告诉李女士的。

    成晓月自然是从赵川那里知道的。

    电话很快打通,过了一会儿,就有人接了,成立峰听到一个清润的男声:“请问哪位?”

    成立峰觉得嗓子干的很,他扯了扯脖子,又把衬衣的扣子解开一个才道:“请问是秦翊秦教授吗?”

    “是我,有事?”

    “是,是烟罗让我来找你的。”

    电话那边的人应该是急了,声音也显的大了几分,呼吸也争促起来:“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

    成立峰把他所在的位置说了出来。

    过了十几分钟,成立峰就看到一个穿着实验室白大褂,长的很俊朗的男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出来。

    自行车在成立峰面前停下,那个男人跨下车子上下打量成立峰:“我就是秦翊,我们先找个地方说话。”

    两个人就近找了一家咖啡厅,等会下之后,秦翊一双眼睛锐利的盯着成立峰:“烟罗这两个字是谁告诉你的?”

    成立峰心里直打鼓,可还是鼓起勇气道:“是我女儿。”

    “你女儿?”秦翊眉峰轻皱。

    “是。”成立峰缓了缓:“我女儿是成晓月,她是被人设计以藏毒罪入狱的,她不是那种人,没有藏毒,还有,我女儿前两天想不开在狱中自杀,现在在市一医院。”

    秦翊看似淡定的坐着,可他的目光却越加的深沉:“她让你来做什么?”

    “她说……”成立峰觉得成晓月的要求有点难以开口,可为了女儿,还是说了:“她说让你救她。”

    “我会先去看她的。”

    秦翊低头说了一句。

    咖啡端上来,秦翊只喝了一口就把杯子放下,拿出钱来放到桌上:“我实验室还有些事情,先走了。”

    成立峰赶紧把钱拿起来递给秦翊:“我请客吧。”

    秦翊没有推辞,接过钱起身就走。

    成立峰目送他离开,也没有心思喝咖啡,迅速的结帐离开。

    秦翊进了校门,就只觉得浑身都打颤,他真的太过激动了,激动到甚至于该迈哪一步都不知道。

    站在树下稳了稳心神,秦翊才回实验室,他努力克制着内心的起伏,将实验做完,然后又交待学生们几句话,这才换了衣服开车离开。

    秦翊没有回家,他直接去找关系到公安局申请了探视权。

    拿到探视权,秦翊就迫不及待的到了市一医院。

    当他推开病房的门,看到坐在病床上的那个姑娘时,眼圈都红了。

    成烟罗望着门口的秦翊,兴觉得昏昏沉沉,整个人都似是石雕的一般,动都动不了,便是脑子也停止运行,就只剩下一颗心呯呯的跳个不停,跳到她都认为那颗心会跳出来。

    秦翊把门关上,一步步走到成烟罗身边。

    他伸手,直接把成烟罗揽在怀里。

    在看到成烟罗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就是他的七娘,再错不了的。

    成烟罗紧紧抱着秦翊的腰,眼泪汹涌的流出来,将病号服的领口都打湿了:“对不起,都是我太自私了,当初自私的留下你,后来又自私的想让你离开,你离开的时候我害怕极了,我都不敢见你……”

    秦翊轻轻顺着成烟罗的头发:“我知道,你的心思我明白。”

    成烟罗抬头,一双眼睛跟兔子似的:“那你……怪我吗?”

    秦翊笑了:“不怪你,我永远都不会怪你的,我说过,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想办法捧到你面前。”

    成烟罗长叹了一声。

    她松开秦翊,抬头看着秦翊,笑的幸福极了:“真好,又能看到你了。”

    秦翊拉了把椅子坐下:“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成烟罗就把原身被人陷害的事情跟秦翊讲了一遍:“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了解这个社会,也不了解这里的规矩,只能叫你想办法了。”

    成烟罗心说这要是大齐朝该多好,不过是个监牢,怎么能困得住她?

    可现在这个社会先进的东西太多,高科技的武器也太多,她就算是武功再厉害,那也怕挨枪子啊,哪里敢放肆。

    秦翊笑着拧了拧成烟罗的鼻子:“没想到,我们家七娘也有害怕的一天。”

    成烟罗气的抬手就要打他,秦翊凑过去挨了一下:“没事,这事情交给我就是了。”

    很快,探视时间就到了,秦翊很不舍的离开。

    成烟罗在医院养伤,不知道外头发生的事情。

    可没过两天,整个娱乐圈都给轰动了。

    鲁召飞伙同成晓月助理陷害成晓月藏毒一事终于水落石出,也不知道是哪位神秘人在网上公布了一段录音,就是鲁召飞给成晓月助理打电话商量陷害成晓月的录音,还有鲁召飞买毒的证据,另外,还有成晓月助理和鲁召飞两个秘密进出酒店开房的记录等等。

    然后,成晓月的父母请了律师给成晓月翻案,控告鲁召飞和成晓月的助理白晶吸毒藏毒,载赃嫁祸,损害成晓月名声等等罪名。

    法院开庭,因为证据确凿,成晓月被释放,而鲁召飞和白晶被判赔偿成晓月精神损失费,医药费,名誉损失费,以及各种合同赔偿金以及损失费共八百多万元,同时被判刑。

    成烟罗出院的时候,是秦翊亲自来接她的。

    李女士正在病房给成烟罗收拾东西,秦翊敲门,李女士开了门,看到秦翊的时候满脸的笑:“秦教授好,我们家晓月的事情真的太谢谢您了,您有时间吗,我们请您吃饭。”

    秦翊看向成烟罗,眼角眉梢都是笑:“伯母好,我来接晓月出院的,另外,也想请您和伯父一起出去吃个便饭。”

    “呃?”

    李女士愣住了。

    成烟罗朝秦翊伸出手,秦翊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成烟罗笑着对李女士道:“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