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幽幽大秦 > 322章:一刃断喉,百步飞剑
    面前笔直而来的赤红色长枪是如此的显眼,盖聂挑了挑眉毛,这种赤红色的内力,让他想到了初来大漠就遭遇到的那个人,那个让他惨败的男人的内力颜色。

    一想到这里,盖聂更是不敢大意,古剑挥洒中高高抬起,一息之间的爆发,让盖聂的身上都出现了些微蓝色的光影。

    那是内力催动到极致表现出来的感受,面对这一击,盖聂拿出了真正的本事。

    短暂的凝聚了气势,古剑脱手而出,化为一道迅芒飞驰出去,在空气里甚至只留下一道残缺的幻影,比起以后的他,此刻的百步飞剑尚且充满了朝气与显意,也是代表了他这个年龄的气势。

    这纵剑术至高的必杀一剑一经使用出来,代表着盖聂眼下,对于对手的重视。

    虽然慢热,但必杀也不是只能用一次,这是现实,而不是游戏。

    飞驰的古剑与那赤红色的长枪撞击在一起,古剑与长枪同时崩飞了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盖聂眼神一闪,身形瞬动赫然而至,一把抓住落入半空的古剑,整个人身体化一道闪电,负手持剑冲了过来。

    这...本就是百步飞剑的第二段攻击,而在这之后,尚且还有第三个变招。

    “嗤!”

    可能是尚且还没想到盖聂会有如此变招,触不及防之下,古剑从脖颈上转了一个圈,随即被盖聂抽手划过,错落的身影之下,是高高扬起的鲜血洒落在这片土地上最是耀眼的鲜红。

    捂住自己的脖子呜咽着想要说些什么,但那失了内力的长枪垂落,也带走了他最后的气力。

    扑倒在地上的身影致死都捂住脖子,随后...鲜艳的玫瑰绽放在他的身下,那一份鲜红,委实耀眼。

    “队长?!可恶啊!”

    根本没想到自家的队长居然在这样的电光火石之间被人斩杀,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可是那扑倒在地上的身影却是真真切切的。

    一时之间,这些失去了队长的家伙们全都红了眼睛,纷纷怒吼一声,朝着盖聂扑了过来。

    此刻在他们的眼中,什么小黎,什么女神之泪,都没有杀死盖聂来的重要。

    微微凝神,盖聂将古剑横在眼前,这哪怕抹了别人脖子之后也未曾沾染上半点儿鲜血的古剑,此刻再度散发出了淡淡的光华。

    既然已经动手杀了人,盖聂也并不介意将这些家伙全都留在这里,对于他来说,杀一个人,杀一群人,杀掉所有的知情人,都是一样的。

    但盖聂只是刚刚摆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却见突兀出现的白玉京站在了他的身边,将手上兀自还在滴血的菜刀丢到了地面上。

    当白玉京的动作做完之后,那些嘶吼着要冲向盖聂的家伙们,或是在胸口,在脖颈处,在腰间爆射出无尽的鲜红,随即扑倒在了地面上,将这一袭砂砾土地,再度添上了别样的鲜红。

    这份血腥的气息,只怕会深深的落入这片土地上,再也无法消散掉。

    “你去了哪里?”哪怕再见一次,也依然对于白玉京的速度感到赞叹,或许正因为是这样,所以他才能够击败易经吧。

    长生剑白玉京,本就该是如此。

    “你该不会在路上迷了路,找错了地方吧?”

    “我只是临时去他们的后面找了找,看看有没有别的人藏起来,待我确定了之后,我这不就回来了?”

    说着,白玉京一把拍在盖聂的肩膀上,那促狭的语气里满是嘲讽的意味:“我说,和这些人你都能够打上这么半天,你这慢热的性子,也得改改了吧?”

    “和你无关。”翻了翻白眼,盖聂都懒得理会这个家伙。

    虽然眼下处于合作的阶段,但他本就不信任白玉京,虽然调笑的话语还有相处都可以,但真切的秘密,他是不会给白玉京知道,甚至是透露给他的。

    “无趣。”

    黑白的面具在此刻尤为恐怖,尤其是在这一地的尸体的基础上,更是让白玉京显得好似恶魔般。

    起码那些躲藏在在周围一直看着这里的人们,在看到白玉京的出场之后,登时一个个的都不再说话了。

    “你看,你戴着面具的模样,甚至比起死人还要显得可怕的多,这样的你,又如何能够做到取信于人?”

    敏锐的察觉到了周围这些镇民的情绪变化,盖聂没有错失这个机会,直接出声开始嘲讽起白玉京来:“倒不如取下你的面具,展露出真正的你,那样的话,不也显得你长生剑,乃是真正的仙人吗?”

    “我是不是仙人,本来就不是我自己说的算,是江湖上的朋友谣传的,他们喜欢叫我长生剑,就叫我长生剑,喜欢把我当做仙人,那就是仙人,我从没有说过自己就是。”

    说着,白玉京耸耸肩膀,继续说道:“与其在乎那些,我倒不如思考一下,这一地的尸体到底要由谁来处理?在这样的太阳下暴晒的话...”

    “我...你们快走吧,这些我们来就好!”在墙壁的后面露出半个头,颤颤巍巍的镇长惊惧的看着白玉京...的脸,甚至都有些口吃的说道。

    “我们,会把他们...埋葬的。”

    “这样吗?那就好。”说着,像是完全无视了镇长眼中那渴求你们俩快些滚蛋的眼神,盖聂和白玉京同时转过身,朝着小镇里走了进去。

    而看着他们走入小镇,也没有人敢于出声反对,毕竟这一地的尸体还有血腥气味尚且在这,谁敢有那个心思触及这两个刚刚见了血的魔王的眉头?

    “小黎呢?她受到了惊吓了吗?”

    “这些我也不知道,但那些人的嘴脸还有那种神情,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冷静下来好好说话的人,他们的杀心很强烈,我只能选择杀掉其中领头的队长,用来震慑他们。”

    “可是之前,那个队长不是最理智的吗?甚至他还难得的正经对待别人,也就是后来看到了小黎脖子上的项链,这才开始狂暴起来。说起来他为什么会突然激动?难道就因为一个项链?”

    “听他说,好似那项链似乎是什么女神之泪,在他们楼兰里是传说中的神物,女神落下的眼泪之内的,然后,被他们发现戴在小黎的脖子上。”

    “哦豁?玩蛋,护卫女神的战士们,搞丢了女神的项链,祭祀女神的楼兰,却消失了四百年?有趣,当真是有趣的很,有趣到,让我现在都忍不住想要去楼兰里看看,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副景色了!”

    “这一点,我与你相同。我也很想看看,楼兰之内究竟是何方神圣。”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小黎的家,也就是他们现在的家走去,迎着他们的背后的,是无数人惊惧而又哀嚎的目光。

    这两个煞星,进去了!他们进去了啊喂!进小镇了!

    这以后可得怎么活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