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矫治之恋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奥妙
    统一后四人一起喝酒庆祝。酒过三巡,蔡老板心血来潮说:可是我有一个请求,孙艳美,你得答应我,我采用卑劣手段包养你这事不能去揭发不能外传。

    孙艳美正经八百说:我也要脸面,只要你去自首,上交非法所得,当然包括藏我的金屋及给我的存款,并放弃我,我会保密的。但是我也有一个要求,把你那套烧煮技巧及合理配方也传授给我,我离开你后要回到养父母那儿去开店。

    蔡老板一口应承。

    由于相处二地,要在二方同时自首,赵建中当晚就赶去买机票。孙艳美带着钱玲去养父母家。进门孙艳美抑止不住激动喜气洋洋大喊大叫:爸妈,我找到亲妹妹啦!说吧就拉着钱玲站到了养父母面前。养父母仔细一看也呆住了,养母语无伦次说:艳美,你是我们的独生女儿,没有亲妹妹,你们只是相像,这是特殊。

    孙艳美大吼:爸妈,我们已作了DNA基因鉴定,是百分之百的亲姐妹,如果我是你们亲生那明天咱们也去作一个亲子鉴定。

    养父母如泄了气的皮球瘪了。养母涕泪交集说出了奥妙。

    原来孙艳美养父母结婚五年后还没生孩子,他们急了,就动了领养的年头。可是让村上人知道领养,孩子会被人看不起,孩子不能健康成长。他们开动脑筋,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在外谎称是怀孕了,七个月后养母就四处宣传,家中因没人照顾,要到远地山区父母那儿去产子,乡亲们见她挺着个大肚子当然信以为真。她到了父母家就托人贩子要买一个婴儿,可等了几个月还是没有买到,总不能长期住在父母家,大半年后她只得回家。她又宣传,家中因为没人带孩子寄养在母亲家了。上天不负有心人,二年后终于高价买到了一个不足二周岁的女婴,于是就堂而皇之抱回了家。孩子大哭大闹要回家,乡亲们误以为从小就有外婆抚养,突然抱回来不习惯,哭闹很正常。因此村上人都没有怀疑这孩子是领养的。况且孙艳美养母还买通娘家医生,开了一张出(接)生证明,养母凭借这证明顺利为孙艳美报了户口。因此乡邻亲戚都没怀疑孙艳美是领养的。

    孙艳美听完讲述,扑在养母怀中哭,她说:你们养了我,就是我的亲父母,我也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们,离开这里,但是我也应该去认我的亲生父母,明天我就与妹妹一起回家。

    赵建中买好了明天早晨的三张机票,天亮后三人就同机回家。一路颠簸来到店中,同事们惊讶问:钱玲,这几天你到哪儿去了啊?是与老板一起出去谈情说爱了吧?

    钱玲嫣然一笑正式公布:我要报告大家二个喜讯,一、我的确与老板在谈情说爱了;二、老板还为我在千里之外找到了姐姐,这二天我是去认姐姐了。

    同事们早已听她说过为找不到姐姐而忧愁,突然听说她找到了既惊又喜,有人问:你把她领来了吗?

    钱玲答:我特意领来给大家看,她就在外面。孙艳美已听到里面的对话,她不请自进。大家看后惊叫:确实很相像。有人问:老板,你怎么会在千里之外发现呢?

    赵建中当然不能道出其中的奥妙,只得既真又假说:

    为了开店二年前我曾到千里之外去拜师学艺,取经,去年我师傅病了,我赶去看望,一天在街上闲逛,发现一个扒手正在扒一位艳女的钱包,迅雷不及掩耳我冲了过去,钱包已到了扒手手中,被我抓了个正着。艳女对我感激不尽,她嫣然一笑对我说:谢谢!好熟悉的声音啊,我不由自主瞅去,一看忍不住喊了出来,钱玲,你怎么会在这儿?那艳女粲然一笑,说:帅哥,你认错人了。这时我才定睛细看,虽相像可她比钱玲妖气谄谀,皮肤更细腻白蜇,我脱口而出:对不起,你太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误认了。

    她打开钱包说:帅哥,你今天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原来她钱包中有一条金项链,一只钻戒,还有许多现金,还有几张艺术照,还有存单。她对我感激不尽,为答谢,她邀请我去饭店吃饭,我也没推辞,于是我们有了话题。聊天中我知道了她的地址,分手时我还问她要了一张照片。

    店中都知道钱玲曾丢失了一个姐姐,我把照片给钱玲看后她己确定无疑,于是我就带着她去作DNA鉴定。一拍节合,他们确系亲姐妹。

    众人哗然。钱玲笑着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伙计与顾客齐拍手,祝贺老板与伙计好事成双!祝贺钱玲找到了亲姐姐!

    赵建中与钱玲不约而同打听店中的生意。赵建中母亲说,顾客稍有减少,大多数顾客还赞,味道正宗了。生意少了,我们就用延长时间,开夜排挡来弥补,因此基本持平。赵建中欣喜说:今天我们喝酒庆祝,今后卤菜要吃啥就拿。

    职工暗想,以前抠门不许我们吃卤菜,如今却一反常态变为豁达大度,一定是恋爱了心情好了。可是除了赵建中及钱玲,谁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

    赵建中更坚定了自首的决心,晚饭后打电话给贾静霞,约她当面谈一谈。钱玲则带着姐姐回家中认亲。

    晚上,钱玲带着姐姐敲开了家中的大门,她首先进屋惊喜说:爸妈,报告你们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找到姐姐啦!

    父母异口同声问:她在哪儿?钱玲答:她就在外面呢。

    齐走出大门,可找来找去找不到孙艳美。钱玲自言自语:她明明跟我一起来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钱玲急得极喊:姐姐,姐姐!你在哪儿?

    可没人应,钱母逗趣:钱玲,你知道我们思女心切,是编个姐姐哄我们吧?

    钱玲说:妈,这种大事开不得玩笑,我怎敢哄你们呢。

    大家开始四处寻找。皓月当空,家前屋后都找遍可杳无踪迹。钱玲心想,难道她不愿认亲生父母逃回去了?可转尔有想,人心都是肉做,找到亲生父母这是人生大喜事,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逃走呢?一定是事出有因,有奥妙……于是三人分开往外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