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混子的挽歌 > 第一四二三 改弦更张
    度假区别墅门前,我一句话出口,对面的瘦高个登时一滞,没有作答。

    他们这些人跟在白建明身边,与东哥我们的关系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跟随白建明,纯粹是为了利益,感情的因素很淡,正因为这样,他们其实对于白建明并没有多么深厚的认同感,但却一定要保住白建明,因为白建明如果没了,他们的经济来源也就断了,所以此刻他们跟我僵持在这里,更多的初衷,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

    我站在台阶上,看见瘦高个没有应声,跟他对视了一眼:“赌吗?”

    瘦高个听完我的话,目光如炬的看着我:“你觉得用一个看不见的筹码做赌注,我会妥协吗?”

    “咱们虽然立场不同,但有一个目标是共同的,那就是你不想死,而我也不想死,不是吗。”我看着瘦高个继续道:“我现在挟持刘总,目的是让你们放我的人离开,而扣押白建明,是为了让我能安全从这里离开,只要我的人走了,你会收到白建明的消息,我觉得于你而言,白建明似乎比我们更重要吧。”

    “把路让开!”瘦高个听完我的话,一抬手,身边的人同样退到了一边,跟刘源太手下的人一起把路让了出来,等人群散开,瘦高个伸手指着我:“如果我今天见不到白总,你会死的很难看,相信我。”

    听见瘦高个的威胁,我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小涛,带人走。”

    “小飞!”杨涛听完我的话,拳头紧握的开口。

    “走!!”我一声断喝。

    “撤了!”杨涛听完我的话,在原地沉默了数秒钟之后,带头向门外走去。

    “哥。”史一刚看见杨涛他们迈步,站在我身边,眼泪顺着眼角就掉了下去:“我陪你留下吧。”

    “别傻了。”我对史一刚笑了笑:“别回头,走。”

    史一刚听完我的话,使劲皱了皱鼻子,强忍着眼泪:“如果,如果你真的回不去了……”

    “谢谢。”我微微点头,没让史一刚把话说出口:“走吧。”

    ‘踏踏!’

    史一刚听完我的话,紧握着拳头,迈步走到了院子里,很快,大龙、小胖他们那些人,全都走进了院子里,随后拽开车门坐进了两台车内。

    ‘嗡!’

    引擎轰鸣声泛起,杨涛驾驶的一台车率先离开了院子,很快,另外一台车也穿过门口的人群,缓缓向外面驶去。

    等两台车的尾灯消失在路上之后,院外的那个壮汉把目光投向了我:“你的要求我们已经做到了,把我老板放了。”

    “放心吧,我不会伤害刘总的,但还得等一等。”话音落,我拽着刘源太缓步向别墅里面退了进去:“等我的人安全了,我会离开的。”

    壮汉听完我的话,伸手指着我:“你别得寸进尺!”

    “你也别逼我太狠。”说话间,我已经押着刘源太退进了别墅大厅,继续喊道:“全在院子外面等着,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后果你们自负。”

    ‘咣当!’

    话音落,我用脚一勾,直接把别墅的房门给关死了。

    “你很会骗人。”刘源太看见我把别墅的门给关上了,微微一笑:“没想到你这么轻易就把白建明手下的人给糊弄了。”

    “抽烟吗?”我没理会刘源太的话,掏出烟盒比划了一下。

    “我平时很少吸烟。”刘源太停顿了一下:“来一根吧。”

    听完刘源太的话,我迈步走到他身边,直接掏出卡簧刀,把他手里的绳子给挑开了,自己点燃一支烟,把烟盒扔给了他:“今天你得死在我手里。”

    “我这个人始终信奉一件事,什么事情不到终点,不可妄下定论。”刘源太说话间,自己点上了一支烟,被呛的咳嗽了两声:“我听他们都叫你小飞,对吧。”

    “嗯。”我点了点头,在兜里拿出了手机。

    “其实你今天还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刘源太笑了笑:“让你我都能更好的活着。”

    我笑了笑:“你让我投靠你?”

    “没错。”刘源太也笑了:“我在沈Y的势力,不比万红仰小,他能答应你们的事情,我也能。”

    “你想多了,我就是颗棋子而已,改弦更张的事情,我做不了主。”我跟刘源太相对而坐,两个人都叼着烟在轻声交流,如果不是我手边那把不合时宜的手枪,看起来就像是朋友聊天一样。

    “或许,你能让我跟你背后的人聊聊呢。”刘源太镇定自若的看着我:“万红仰这个人,是个十足的奸诈小人,你知道他自从经商以来,手下的代理人换了几批吗?说真的,我都数不过来了,而且他手下的人,但凡要上位,就必须要除掉自己的顶头上司取而代之,这样虽然会危害他公司的稳定,但是也能保证他的权威性,这么多年来,但凡跟万红仰走的太近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你们也不会是个例外。”

    听完刘源太的话,我微微一笑:“我很好奇,你是从底层爬上来的,还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我算是折中吧。”刘源太吸了吸鼻子:“我祖上是生意人,到我这一代,家道中落,但还不算太惨,折腾了几年,也算小有成就。”

    “那就对了,你没经历过底层生活,所以你很难理解我的处境,我不可能因为我现在不绝如缕的处境,就要求所有人都为我付出改变,我得摆正自己的位置。”我叹了口气:“今天落到这一步,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命。”

    “但你不想死,我也不想死,对吗。”刘源太继续对我谆谆善诱道:“我不知道你身后的人是谁,但他跟万红仰联系,无非为了两点,金钱、权力,而这两点,万红仰有,我也有,如果你们选择万红仰,不仅今天你得死,而且你背后的势力,肯定也会被他所累,说真的,我绝不认为万红仰会是一个合格的合作伙伴,而你一旦选择了我,不仅你我都能活,你背后的势力还能得到一个更可靠的助力,何乐而不为呢?”

    听完刘源太的话,我比划了一下手里的枪:“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会相信你的说辞吗?”

    “人与人之间所有彼此信任的根源,都是需要有一个契机的,不是么。”刘源太笑了笑:“或许你我相识的时间不对,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此刻的沟通和交流,如今我们跟万红仰的厮杀,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白热化阶段……你知道吗,今天我们这个会议,其实是绝密的,否则你也不会这么轻松就能得手,本来按照我们的计划,从明天开始,万红仰集团就会逐渐受到我们的打压,直至土崩瓦解,没想到你们这些人竟然会忽然出现,说真的,我不怕输,可是我没办法接受自己输得这么不入流,思来想去,咱们如果俩想活下去,似乎只有这个妥协的办法可行,咱们彼此各退一步,你我都能活命,而且你们还能收获一个不亚于万红仰的新伙伴,何乐而不为呢。”

    听完刘源太的一番话,我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说服我?”

    “因为跟万红仰比起来,我更有人味。”刘源太莞尔一笑:“这个理由够吗?”

    刘源太话音落,房间内立刻陷入了安静,不得不承认,刘源太的一番话,确确实实说进了我心里,今天晚上,我挟持刘源太让杨涛和史一刚他们离开,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但悍不畏死和想不想死,终究还是两个极端,何况我们今天身处险地,完全是受到了万红仰的算计,由此可见,刘源太的一番话不是胡说八道,万红仰的确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他既然能把自己手下的蒙志杰和全满都已经进行了内部清理,那么舍弃我们这些没有任何感情的陌生人,他自然能够更加杀伐果断,说实话,如果这次来沈Y的事,是万红仰自己跟我说的,那我肯定说啥都不带搭理他的,但我们来这边,偏偏是受到了东哥的指派,这么多年来,对于东哥交代的事,我始终尽心尽力,甚至连对错都没去思考过,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就是万红仰这边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竟然把我推入了这个难以回头的泥沼当中。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我这边低头沉思的功夫,刘源太手中的一支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他微微欠身,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按灭,看着我:“如果这些事情你没办法做主的话,让我跟你身后的人谈谈,怎么样?”

    “呼!”

    听完刘源太的话,我按下了开机键,看见屏幕亮起,刘源太的神色也轻松了一些:“我从商这么多年,自问这个世界最难懂和最难以驾驭的东西,就是人心,你身后的人能拥有你这种死士,很厉害。”

    ‘铃铃铃!’

    我这边刚把手机开机,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我调整了一下情绪,按下了接听:“喂?”

    “你他妈怎么回事,整个破JB手机,关机干什么?!”我这边刚把电话接通,东哥的咆哮就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