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神光冲霄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处处烽烟(二)
    正西方向,童宣韵、火重光、管定林、北平波带领冲霄卫小卫军来到一处荒瘠丘原。管定林脱队跃至一处一尺来宽的地洞前,幻形为人面蛛,自洞钻入地下。不到百数,丘原地层震颤开裂。童宣韵来到小卫军前方,指向正在扩延的地缝。汤心平出列,左手法书,右手灵剑,以不惜一切也要破散冷血魔邪为咒誓化现灵光天平。天平自地缝下方汲取到灵光,化为一个城形。荀多龙出列,来到天平旁侧,由得天平汲取神光。须臾,天平另一端多了一个小人,荀多龙样貌。

    灵剑闪现光芒,荀多龙小人一端下沉到底。

    荀多龙冲到地缝前,双手插入地缝,神魂巨人之神的力源全力展现,借着法书赐予的增幅,一声大呼,将那被管定林自地底切分的地下暗城给掀到了空中去。石城自天摔落,用以封城伪饰的护城土罩尽皆碎散,露出真貌,长宽三里。

    管定林自大坑跃回地面,看向不断揉手的荀多龙,心生感慨。他在这般年纪时还在和族里小伙伴们比谁尿得远。

    童宣韵来到城前,道:“八方界首伏潜神,装死没用,现身吧。”

    一人闪现城头,见只有百来人,且多是小孩子,心中大定,叫道:“童宣韵,没想到是你,更没想到你居然能发现地底潜城的动静。只不过区区百多人就想对付本神,自负如你,本神都要叹服。你那神魂一是移挪类,一是封缚类,辅助他人还行,领头独战。哼。”

    管定林道:“很抱歉,你猜错了。你这地底潜城根本不用费神去找,丘原方圆两百里的地下早就是一个巨大蛛巢,没有任何动静能瞒过我这个巢主。不过是想看看小家伙们都对神魂修悟到什么境地才让你多跑了一点距离。伏潜神,知会神仆出来吧,不然你未必能有机会扔出你那保命令牌。”

    伏潜神纵声狂笑。依附魔邪、圣血及神卫汇聚东城,虽是有强有弱,可人数数倍于小卫军。随着伏潜神下令,魔邪们倾城而出,杀声震天。然而未等冲近,地面崩陷,小卫军与魔邪们一同掉进了深深地底。小卫军们早有准备,准准落在悬空蛛丝上,三五成组,顺丝而滑,消失在大小蛛洞里。魔邪们望着遍布地底、四通八达的蛛洞,心知上当,却是倚仗实力与人多,各自分组,追向散逃小卫军。

    地面上,管定林跃进地缝,消失不见。

    童宣韵道:“伏潜神,那些孩子只是年纪小,你那些人没可能活着回到地面了。三对一,你还不叫人么?我的确非是强战,可只要让我找到机会,别说一杖重重的令牌,你想扭扭头都是没可能办到。”

    伏潜神已是断出火重光与北平波都是灵神巅峰,明白若要以一对三是凶多吉少,探手入怀,取出令牌掷空。

    隐伏的顺命神仆现身,臂缠晶鞭,三纵两跃,来到神城上空。不容神仆下落,一道白光自神城**出,体形于空中倍增,与神仆撞个结实。神仆没想到神城内有凶兽隐伏,可一向谨慎警惕,先前察觉有异时就以神光护体,除去被撞离神城,毫无伤损。

    白光落地,捶胸啸吼。是紫晶猿银月,八茵念父的兽伴。比之年前,无论灵光还是体形都要强了很多。原来先前入地,管定林稍稍破穿封城土罩,将封入丝茧的缩身银月挂在了神城排风口上,其后神血离城,银月破茧而出,自排风口钻入城中,若神仆不现身,就寻机袭杀伏潜神。

    童宣韵道:“伏潜神,你的选择将你的小命往后延了延。别对尊神神老有任何期盼,他们的处境只会比你更为凶险。”

    伏潜神大喝攻向童宣韵,半道身一转,杀向北平波。童宣韵神魂胜在辅助,只要先杀了北平波与火重光,胜算至少七成。

    童宣韵早算到伏潜神是声东击西,如电抽动缠在北、火两人脚上的神光丝。北、火两人身不由己,同时跨步,一步跨出就是三十步之距,不仅避开了正攻,还形成左右夹击之势。北、火两人各自极现神光,但毫无移挪攻战的意思。

    童宣韵道:“要小心哟,他俩人虽说逊你一个境界,但都能在极短时间内将神光强增至足以令你伤损的境地,就是必须专心一致,常理论,他们没可能做到,有我在,他们就不必为此烦神了。你真的要小心,他们怀里也都藏着一些源自邪盗女皇的怪玩意,对付男人最具奇效。最为要小心的是,千万别因此就忽视我的存在,给他们打上一下,你只会伤损,给我寻机打上一拳,你是生是死,各占一半。”

    伏潜神明白童宣韵既是威吓也是实话实说,稍稍扭头,看了看顺命神仆处后扭回,心中对顺命神仆不再有期待,将所有希望放在神裁院与尊神神老上。

    童宣韵小步绕行,不时抽动神光丝,移变北、火两人方位。

    半步天涯出现了,为防备一尺之半,伏潜神不敢停留原地,四下移挪,绝不让童宣韵有三人合击的机会。忽地脚下一绊,身形滞歪,伏潜神不看就知是踩中了蛛丝陷阱,这才明白先前那人入地不仅仅是要协力小卫军。然而想通已是迟了,童宣韵的半步天涯在短距离下快过瞬移,带着北、火两人三方合击。伏潜神深知一旦被困入一尺之半的封缚神技就是九死一生,两相其害取其轻,急以神魂聚合土灵,化为神技缠山崩,拦攻童宣韵;咬牙斜冲,以弱势觉醒辅以余下神光,抢先迎上北、火两人。

    轰然巨响,北、火两人与伏潜神三败俱伤。北、火两人不用烦神移挪,各自取出无忧灵浆服下,重蕴神光。

    伏潜神抹去嘴角血水,移挪更速,地面旦有不妥就以神光强踩强震,心中却知若不能先行除去地下潜行人,这场生死斗战能拖半个时辰就是顶天了。然而伏潜神方法用尽也没法甩开童宣韵的缠战,得到那一线入地寻人杀人的空隙。

    其实入了地也没用,他那神魂虽是专擅地行潜隐,可管定林的神魂蛛身一样专擅,还多了布设陷阱,攻敌不足,逃命有余。

    另一边,顺命神仆看着紫晶猿手中那大小长短随心变化的木棍,明白刚刚那敲在背上的要命玩意必是它。会玩棍子的猿兽很多,可绝不会如人一般去雕琢魂器棍,连蕴有极神意缚的晶魂鞭也能挡抵的木棍,更非一般雕琢师能为。顺命神仆想到了狄冲霄,心下生寒,改攻为守,与伏潜神一般,将希望寄于尊神神老会来援救之上。

    竹毒西北一处小山谷,金飞环自谷沿而下,所过之处地下刺升出长短粗细不一的金灵柱。到得谷底,一个粗圆浑身刺的钢柱破地而出,刺上挂着一个人,四五十年纪,头圆身矮。金飞环将指点在钢柱上,钢柱缩变为一只蚁兽,连须长丈七。

    那人掉落地上,沉声道;“噬金魔蚁,你是邪盗女皇金飞环。”

    金飞环道:“正是本女皇。地金神老,我家小金极为喜欢你的味道,除非你能舍弃神魂,否则你既躲不了也逃不掉。元灵金觉醒中食金一类神魂能修到你这境界的我只遇过你一个,你食金化金、我熔金锻金,我们的神魂算是互克,好好玩一场吧。”

    “你会来,定是狄冲霄的缘故。”地金神老叹道:“老夫早知会有这么一天,这些年来,很多时候,老夫真不知是死了的好些,还是继续活着好些。金飞环,不管今天是生是死,老夫有些话要留下,老夫杀过很多人,可没有罪血在内。”

    金飞环道:“竹毒没有多少事是我家坏小子不知道的,一年前我发过誓不再杀人,所以你遇上的是我,而非疯妹子,或是两只凶狠大犬。但活着未必就是福,我有很多法子让你生不如死,好比借着小金将你食过的金灵全部抽离体内,令你神魂残损无法恢复。然而即便我有心饶你,你也不会忏悔赎罪,因为神主不一定就会输给我家坏小子。所以我们这一场斗战无可避免,不在我,在你。”

    “确是如此。”地金神老手中化现金灵杖,向金飞环攻去。

    竹毒西南边界,四位长须老人自溪旁岩石站起身,静静看着来人停下。

    巨力神本是谨慎,见着眼前四人,心生狂喜。只要杀了这四人,他就能趁乱逃出竹毒,只要有八神盟作靠山,无论是狄冲霄胜还是神主赢,都将无可奈何。

    一老人道:“巨力神,师伯祖,我们等这一天等很久了。上苍垂怜。”

    巨力神道:“在别人眼里你们是天下无敌的指天四圣,在我眼里,指天四猴罢了。狄冲霄真是暴殄天物,竟会将神花花露用在你们四只猴子身上。”

    老人怒啸,与同伴一瞬同化白毛巨猿,两两合化,变为一对巨猿。双猿再合,化为三头巨猿。

    当年若非神主出手,巨力神确是不敌,如今岂会被难倒,胸前显现兽相,变化为吞天巨兽。

    三头巨猿再行怒啸,旁侧溪水一阵颤动,又有一只三头巨猿自水内现身。三头巨猿两两相合,猿相不变,神光再增。

    巨力神惊骇不解,指天四圣只得四人,哪来又一个四猿相合而成的三头猿?!!

    三头巨猿六只猿手中各现晶莹剑刀,向巨力神狂斩而去。

    巨力神一看就知是尊神境凝晶而成,心知今天不拼命就必会送命。巨力神散去吞天兽形,经胸前兽图变为一只食猿巨雕,绝死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