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吧文学网> 荒原闲农 > 第546章 杀鸡
    同样的事情也在四家坪村的果园里发生了一回,只不过没有人敢和胡师杰炸刺,从某方面来说,这此人认为文一道还是外乡人,而胡师杰是本乡本地的,而且还是有势力的人物,他们知道自己不能惹,也惹不起。

    “胡爷,胡爷,您就再给几天成不成,等我们的成本赚上来我们保证一分不少的发到他们的手中!”

    一个人伢子见胡师杰过来了,立刻想扔掉自己手中的烟,但是刚扔出去立刻又给捡了回来,因为他想起了四家坪村的规矩,这一个烟头扔出去,那可就是好几百块,至于耍无懒不给,他没有敢想。

    追上了胡师杰这位脸上堆满了笑容,不光是他,原本跟着他坐在墙角的几位也同时站了起来。

    “给你几天,给你们的时间还少啊?而且你们在四家坪村这边干活,有成本没有?四家坪村有人收你们的红包和礼物没有?如果有的话你们跟我说,我直接拎他去派出所!”胡师杰硬气的说道。

    “瞧您这话说的,四家坪是没有收咱们的费用,但是这不直接把钱发那些劳力手中了么,我们想收哪里还收的上来”。

    “收不上来就对了,你们那有这功夫直接再去组织人,我这边给你们扔个话,只要你们组织来的人,干活的第一周时间,我们把工钱依然交给你们,从第二周开始才会交给摘果工的手中”胡师杰说道。

    “胡爷,你看”

    “别我看!”

    “人家林场那边都没有这么搞,你这么搞合适到么?”

    “怎么着不知足?”胡师杰瞅了说话的这位一眼。

    “没有,没有!”

    立刻有人把这位从胡师杰的眼皮子前面拉了开去,推到了一边。

    “没就照这个办,有在这里堵我的功夫,说不准都能招两人了”胡师杰说道。

    这些人和胡师杰谈了一会儿,也没什么进展,然后便离开了四家坪村往镇上去,他们可不想在四家坪村混晚饭吃,因为在这儿吃上一顿够在镇上吃好几顿的了,现在他们已经被四家坪村撵了出来,吃饭得给钱了。

    到了镇上,大家往馆子里一坐,叫上了一桌子的小菜,一边喝着酒一边开始咒骂四家坪人的不地道。

    他们这边骂了几句之后,林场的那帮子人也垂头丧气的进来了,听到有人骂人,立刻来了精神,都是跑这门生意的,自然是认识的,于是拼了一张大桌子,十几个人一边吃一边骂胡师杰和文一道。

    餐馆的老板起先不知道不些人抽的是哪门子疯,不过听着听着便明白了,原来是胡师杰和文一道两人截了他们的生意,对于老板来说自然是站在胡师杰和文一道这边,觉得乡亲们找个活干不容易,你们这帮孙子整天什么事情都不干,一天就抽人家一半的钱,这不合适。

    如果这事搁在别的地方,这一半钱当然他们也拿不全,最少得掏出三分之一给工程招工的工头,但是四家坪和林场这边没有,至于为什么他知道,因为老板自家有人在两处摘果子。这一个月能干上七八千的收入。

    姓徐的喝的有点一麻二麻的,直接啪的一声,手掌拍到了桌上。

    “特么的欺人太甚,这个文一道我肯定要收拾他!”

    “我说老徐,你就别说大话了,咱们是鸡蛋人家是石头!”一个人哄道。

    “我特么就不信这个邪!”这位姓徐的一听更加生气了,冲着周围两桌人大吼了一句:“谁跟我一起去?”

    满桌了听了之后,瞬间鸦雀无声,起哄大家会跑到林场和四家坪村闹事?这些人可不敢!先不说西北人的剽悍,跑到人家村子去闹事,打死十有八九也是个法不责众的下场,赔你点钱了事,就算是人家不打你,捅到县里自己这些人也不会落个好,毕竟自己玩的就是灰色地带。

    “一帮没卵子的怂货,我呸!”这位姓徐的一看,更加怒了,直接站起了扭头便出了馆子。

    “这姓徐的不会真的去找四家坪村麻烦了去吧?”

    见姓徐的出了门,有人担心的说道,他到不是怕姓徐的惹事,而是怕这愣货惹事连到了自己。

    “我呸,你觉得姓徐的有这胆子?我跟你们说,现在正是扫黑除恶的时候,大家都还是老实一点吧,虽然这次咱们赚的少,但是总归是有的赚,大伙说是不是?”

    “唉可惜了,我还说再赚大半个月呢,这四家坪村的钱还真是好赚,可惜啰!”

    “这有什么可惜的,咱们再回去组织人手呗,只不过这次咱们可得学机灵一些,干活啊别太实诚了,咱们这边能懒则懒,多懒一天他们就得多给一天的钱”。

    “你以为人家都是傻子不成,人家是记件的,每天现在是收七筐,五个人一组,每一组每一天收满了七筐每人可以拿一百五十块,多出来的另有奖励,你还拖时间,你怎么拖时间?!”

    “有这什么,到时候在筐上做手脚不就成了,他们还能一筐筐的检查啊”。

    你还别说,这帮人干正事不成,搞这些歪门斜道一个顶两个,很快无数的馊主意就被摆上了台面。

    大家这边正商量在热火朝天呢,那边电视里传来的播音员的声音:“现在播送一条招工信息,四家坪村和林场招摘果工,如能按时完成任务一百五一天,当天节包三顿饭……”。

    招工说的很详细,干活的地点,工钱是如何算的,并且还要立下劳动合同,总之洋洋洒洒的说了五六分钟。

    县电视台就这一点好,只要是给了钱,把你的招工信息放到县长讲话后面都没有问题。

    “我去!”

    看到电视里的消息,这一桌人都傻住了,他们其实不是找不到人,也不是说手头就这点人,而是想着今年两地的水果那么好,先干干然后最后要要挟一下多弄点钱,谁知道原本的打算被胡师杰和文一道给打乱了,现在正准备回去再找人手过来,看到电视屏幕上的招季节工广告有点傻眼了。

    他们这些人吃的就是差价,有信息的时间差,也有门槛差别,像是这次四家坪和林场招季节工就是属于信息差,很多乡下的农民并不知道这边招工,知道的也不过就是附近了村落,原本村落就是老人,就算是都来能有多少人?

    现在这县里电视这么一放,信息差就没有了,他们还怎么赚钱?想干活的直接跑到招募点应征就行了,谁愿意把自己辛苦赚来的血汉钱给他们这些人伢子。

    “这特么的……”

    “我糟你……”

    这下子像是触了这些人的逆鳞,一个个扯着嗓子骂了起来,骂的那叫一个大声啊,引得路上的人时不时扭头向小馆子里看上一眼。

    骂了差不多十来分钟,这些人也没有心思再吃喝下去了,于是纷纷掏钱汇了账,然后三五成群的离开了馆子,回家的回家,回县城的回县城。

    有几人是真的忍不住了,借着酒劲想去给砸自己饭碗的人一些教训,于是大家凑在一起,一合计,又给第一个离开的老徐打了一个电话,于是五六个各自抄上了家伙,到了半夜的时候开了一辆小三轮,向着林场出发。

    四家坪他们是不敢去的,就自己这几块料指不定就扔在那里,于是他们觉得林场还可以欺负一下,因为林场地生打工仔,文一道仅仅只是老板而已。

    到了林场,几人便抽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几个家伙,然后跳下三轮子便大步流星的向着胡师杰的宿舍这边走了过去。

    谁知道还没有到门口呢,突然间便听到一声狗吠!

    汪!汪!汪!

    原本这些人常在林场出没,林场里的狗都认识他们了,只得觉得今天这些人回来的有些晚,但是现在看家的土狗们觉得这气氛不对了,一个个杀气騰騰的,于是立刻出声吠了起来。

    有一只狗吠,那全林场所有的狗都在一时间叫了起来。

    无数已经躺到了床上的林场工人们也都在瞬间翻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场景并不奇怪,这个时候总会有人打歪主意,想过来偷上几箱子水果,干点不劳而获的事情。

    前两年这事还挺多的,不过随着林场工人大棒子收拾了几拨之后,附近的贼就没有胆子过来了,所以今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到林场来偷东西。

    几乎是林场所有的人都起来了,不光是老爷们操上了棍棒,就连女人和半大的孩子也都拿上了家伙,有的婆娘干脆就顺手拎了个擀面杖子出来了。

    话说的慢,但是林场的工人可一点也不慢,出了窑门发现黑漆漆的窑门口停着一辆小三轮,而且几个人影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真接抄个家伙上呗。

    “小偷,别打死了!”

    随着有人喊了一句,一群抄着棍子的汉子先冲了上去。

    不得不说西北的汉子们真是野,谁没有打过十儿次架,对于这样的战斗早就是熟烂于心了,也没有人去击打危险部位,手中的棍子照着胳膊大腿或者直接冲着肉多的地方招呼。

    没到两分钟,几个拿着砍刀的汉子就被淹没在了人海当中,满场只剩下叫骂声,还有不住的求饶声。

    “我去,怎么听着像我们伢头?”

    原本在外面观战的人转头问道。

    旁边的一位听了点了点头:“不是像,而是特么的就是,走,去揍这孙子去,半个月拿了我一千块钱的好处!”

    “对,揍他,他们不带家伙直接上拳头!”

    有这一拨就有另外一拨,好家伙很多都听出来有自己的伢人在其中,别说是干活的汉子了就是婆娘也捋着袖子上去揍人了,最少被抽成的也有八九百块,多的甚至近两千,这些人的心中能不恨么。

    于是在林场员工退下去之后,这帮人又挥着老拳上了,而且比林场员工打的更狠。

    文一道今天晚上并不在林场,因为他回四家坪村的家里休息去了,于是林场的管事这边给派出所打电话。

    派出所自然是向着林场这边了,就算是想向着这些混混,他们也得有这资格作决定呢。

    于是这帮人因为持有管制刀具,并且蓄意人生伤害被刑事拘留了,拘留的第二天这事情便传到了一些人的耳朵中,惹恼了一些正在积极上进的人,人家这边正安排省市领导来看一下县里的变化呢,领导刚准备成行,你们就给人家来这一出,那不收拾你收拾谁!

    于是这案子办的快,判的也更快,最少的一位三年,姓徐的因为组织经营黑社会罪,直接被判了十二年。

    这判决一下子把所有的伢头给吓住了,别说找村里和林场的麻烦了,现在连两地的边也不敢沾了。